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八章:符文之力
    ,精彩小说免费!

    “高少的府邸,在哪里?”

    南天声音冰冷,仿若从九幽当中,传来一般。

    “高少家的府邸,自然是高家府邸。高家的府邸,是我们陌殇城里头,最高大雄-伟的。你看,就在那个方向!那个矗立着白色高塔的,就是高家府邸的最中心!”

    女子,给南天指了指方向。

    南天顺势看过去,心里头有了大致的方向。

    “好,我知道了!”

    南天微微抱拳,便拨开人群,向高家府邸奔去。

    女子莞尔一笑,自言自语地朝着身旁的一个护卫轻声道:“我这样做,是不是会害了他。高家是四大家族之首,在这陌殇城里头,就是土霸王级的存在。一个连符文之力都没有的人,怎么可以从高家的嘴巴里头,虎口拔牙?”

    护卫声音淡漠:“这世间生生死死,弱肉强食,自然法则。一个连符文之力都没有的人,死了就死了。大小姐,何必放在心头?”

    “我们怜悯那个小子,告诉那个小子,他的小妹妹的下落,也只不过,是因为我们看不惯高家。想给高家找一点小小的麻烦罢了!”

    这个护卫缓缓地说道。

    “说的也是,我们走!”

    女子也没有将南天放在心上。

    旋即,这个女子,带领着自己的上百个护卫,匆匆离开了。

    在陌殇城里头,没有律法。

    只有,四个强大的家族。

    四大家族定下的规矩,就是律法。

    所以,高家大少,无法无天,在陌殇城里头,欺男霸女,肆意滥杀无辜,也没有人敢对抗。

    毕竟,死去地都是一些小孩纸,那些小孩纸,又大都是平民们的孩纸,无权无势,哪里斗得过武力强横的高家。

    南天一路狂奔,不多时,南天就来到了高家府邸的大门口。

    高家府邸的大门口,也是气势非凡。

    两个石头打造的狮子雕像,威风凛凛的,矗立在大门口。

    在府邸的门口,更是有着几十个雄壮的士兵,在来回巡视着,保卫着高家的安全。

    南天毫不客气,直接是在大门口,大喊一声:“哪一个是高少,快快给我滚出来!”

    南天声若洪钟,气力十足。

    一时间,惊动了许多人。

    高少,可是陌殇城里头,了不得的大少爷呀。

    南天这么侮辱高少,许多人,都是吓得浑身发抖。

    “这个人,没有好下场的!”

    不少人,对着南天指指点点。

    南天毫不在意。

    那些护卫们,首先是惊动了。

    这些护卫们,面露狰狞。

    一个看似队长的人,直接是跨步而出,跳了过来。

    “大胆小兔崽子!高少,你都敢侮辱,真是找死!”

    这个队长,凶恶地叫道。

    “弟兄们,给我上,直接将这个侮辱少爷的人,给砍死掉!”

    护卫队长,直接下令。

    .........

    此时此刻,在高家的府邸里头的一个大厅内。

    一个脸色泛白的尖嘴猴腮的青年,正在指挥下手下,捆绑着飞天狗熊。

    至于,滦滦,也是被青年,用粗大的铁链子给捆绑起来了。

    在亚特兰蒂斯的特殊法则限制下,滦滦没有了法宝,自身的一些机甲异能,也施展不出来。

    基本上,滦滦就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了。

    毕竟,滦滦不同于南天。

    南天苦修古武,精于炼体。

    南天还有**力量。

    滦滦,啥都没有。

    现在,只能任由这个青年摆布。

    这个青年,长得非常阴暗,让人看起来,非常的不舒服。

    一张泛白地脸蛋,更是显得阴险狡诈和歹毒。

    正所谓是:白脸小生。

    滦滦对着青年大骂道:“你这个王八蛋,快点放我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

    青年鼻孔朝天,正在点燃蜡烛。

    “我管你是谁?”

    “现在,小丫头,你现在落在我手里头,还不是,都得听我的。”

    “在陌殇城里头,我高家就是最大的,你喊破喉咙,都没有用!”

    青年高傲地说道。

    “少爷,那个狗熊,捆绑好了,您准备怎么处理?”

    一个护卫,屁颠颠地跑了过来。

    提起这个狗熊,青年连色不由一冷。

    为了抓-住-滦滦,将滦滦带回来。

    青年派了自己的不少精锐护卫。

    那些护卫各个身手非凡,都是青年,精挑细选的。

    可是,这一次,他们都是吃了大瘪。

    足足有上百个精锐的护卫,被大狗熊的熊掌给拍死掉了。

    青年胆寒无比,最后,还是高家的家主,派来暗中保护青年的三个供奉,出手了。

    他们将飞天狗熊,给打成了重伤。

    青年的余下护卫,一拥而下,自然是将飞天狗熊和滦滦给制-服了。

    岂是,飞天狗熊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只不过,在穿梭空间隧道地时候。

    飞天狗熊为了保护滦滦,被许多道空间乱流给击伤了。

    那些空间乱流,化为一股股的空间离子,侵入飞天狗熊的体内,给飞天狗熊,造成了巨大的内伤。

    从外表上看,飞天狗熊,正常的很,其实,它已经重伤了。

    只不过,飞天狗熊忠心耿耿,不想让滦滦担心,就什么都没有说。

    青年一行人,能够降-服飞天狗熊,不过是“乘人之危”,或者说是:歪打正着。

    飞天狗熊看着滦滦被抓-住-了,很是愤怒,虽然重伤,浑身无力,鲜血直流,但是,一双眼珠,瞪得斗大,血红无比,怒气冲天。

    “嗷嗷嗷!”

    飞天狗熊,一直在嘶吼着。

    青年听得心烦。

    “再给我狠狠打,打得这个畜生,不能叫为止!”

    “还有,就是,给它留一口气,等将这个女娃子,玩好了,我就要活吃了它的肉,方可解我的心头之恨!”

    “我很呀,那可是我的上百个精锐护卫。那些护卫,各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存在,最弱的人,符文之力都达到了七段!就被这个畜生给全部杀了!一百个普通护卫,悉心培养,才可以培养出一个精锐护卫呀!”

    青年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而且,那个三个高家供奉,为了降服飞天狗熊,或多或少,也是受了不轻的伤,他们也需要调养十天半个月的。

    从来没有吃亏地高家青年,这一次,算是吃了一大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