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四章:粮库
    ,精彩小说免费!

    “没有想到,现在,都搞这么麻烦了!”

    老刘头,也是啐了一口。

    粮草调度官,点了点头:“是呀,刘爷,你有所不知,这个命令,是昨天,才通知全军的。现在,各个部门,已经遵照严格执行了。”

    “行,我不管那么多事情。”

    老刘头,撇了撇嘴巴。

    南天也是眉头一皱,他去粮草库,可不是游玩的,也不是收购粮食的。

    南天是要炸掉粮草库的。

    这样一来,有个粮草总调度官,始终跟着。

    南天行-事,也颇有不便。

    不过,事到如今,也容不得,南天多加挑剔了。

    现如今,各大粮草库,都驻守精兵强将。

    如果,非要硬闯的话,南天知道,自己肯定会打草惊蛇的。

    这不是,南天所乐于见到的。

    “就按照你说的。你先带我去,最大的粮库看一看!”

    南天吩咐道。

    粮草调度官,拱了拱手:“行,我这就带南老板去看看。”

    “现在,枯山主星,都不太平。粮草都紧缺的很,我想南老板,是想要贩卖一些吧。我还是有点权力的,可以私自给南老板一些货源,不过,价钱嘛,老板,你也应该知道的,走私军粮,是大罪,查地很严。老板,要给足价钱呀!”

    粮草调度官,眯着眼睛,贪婪地说道。

    “行行,价钱好说,我给你市场价格的三倍!”

    南天阔气地说道。

    “好勒!一切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粮草调度官,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

    “老板,事情,我已经给你办好了,这里也没有我的事情了,我就先走一步。”

    老刘头朝着南天拱了拱手。

    “嗯,好!”

    南天,点了点头。

    老刘头当即离开了,不停留半分钟。

    老刘头,他们都是这样的,一分钱干一分事情。

    向来是雷厉风行的很!

    见到老刘头走了,粮草调度官,也不拖沓了,主动向前,给南天带路。

    粮草调度官还叫自己的手下,开来一辆飞行车。

    “我们荒城目前,城内最大的粮草库,离这里,还挺远的。还是坐车过去吧!”

    说着,粮草调度官,打开了车门,作了一个恭敬地“请”的动作。

    南天也不客气,招呼小酒保一块上车。

    粮草调度官跑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出发,前往最大的粮草库!”

    “是,长官!”

    飞行车引擎发动,速度奇快,在荒城的天空上,飞了好几大圈,最后,降落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粮草库旁边。

    这里,位置不好,交通不是很方便,但是,周围,却是驻扎着,一排又一排肃穆的军士。

    南天下了车,粗略地估摸了一下。

    就单单一个,这个粮草库,附近,驻守地军队,就不下于十来万人。

    最重要的是,一旦,这里发生了枪炮声音。

    司令部,坐镇中-枢,可以随时过来支援。

    到时候,引来伪军的主力部队,就算是真正的圣者,也得避退。

    “大人,我带你过去!”

    粮草调度官,在头前引路。

    沿途果不其然,有许多路障。

    许多站岗的士兵,都在盘问。

    不过,粮草调度官,一直手里头,提着一个硕大地官印。

    这个官印上面,雕刻着一个大大的“粮”字。

    金光闪闪,很是耀眼。

    士兵们,都认识,哪里敢阻拦。

    毕竟,能够拿上这种官印,可是总调度官以上的大官。

    “长官,好!”

    “长官,好!”

    沿途,不少军士,还朝着南天他们,依次行礼。

    南天却是眉头一皱,心中暗道:“只要官印就行了呀,也没有看见,有那个士兵,在具体检查人员!”

    很快,顺着走廊,在粮草总调度官的带领下,南天和小酒保,来到了粮草库地大门口。

    粮草调度官挥了挥手,朝着左右吩咐道:“开门!”

    “枝丫,枝丫!”

    厚重地仓库大门,被推开了。

    乍一从外边,往里头看,诺大的一个仓库,显得非常漆黑幽深。

    “你就这里等我一下,我自己去看看,就行了!”

    南天朝着粮草总调度官,说道。

    “这怎么能行呢!”

    粮草总调度官,微微摆了摆手:“还是,我跟着老板,一块去看看。这个仓库很大的,我不给老板引路,老板,你怎么能够看好粮食呢?”

    南天见推脱不掉,也只能同意了。

    这周围都是不少军士,一旦,闹翻了,发生了擦-枪走火,就把事情给闹大了。

    那不是,南天所希望看到地情况。

    “好,你跟过来吧!”

    南天招了招手。

    小酒保,倒是对这个粮草总调度官,印象很不好。

    之前,这个粮草总调度官和小酒保对轰了一掌,小酒保略微吃了些亏。

    “关门!”

    粮草总调度官,一进来,就命人关上粮库大门。

    小酒保,冷声问道:“你动作这么快,干嘛?”

    粮草总调度官正要,辩解一二。

    南天抬了抬手:“关了门好呀!”

    “关了门,外边的冷风,吹不过来,也暖和一点!”

    南天,呵呵一笑。

    这个粮草调度官,遽然间,大步一踏,整个人,带着几个手下,豁然间,跳到了另一边,距离南天的位置,也是很远。

    “你这是干什么!”

    小酒保,顿时警觉起来,浑身绷紧,暴喝一声!

    “大人,小心!”

    小酒保,在南天的耳畔,提醒道。

    南天也是眼神如刀,冷然一笑。

    “真的是小看你了!让你的人,都出来吧!”

    南天冷声道。

    粮草总调度官,拍了拍手掌。

    “蹬蹬!”

    顿时,从粮库里头,钻出来,近千个荷枪实弹的精英军士。

    在这些军士里头,还有一个斜眼男子。

    斜眼男子,一身戎装,身上挂满了勋章。

    看起来,级别比这个粮草总调度官,都要高出许多。

    粮草总调度官对着斜眼男子,恭敬地敬礼。

    “副司令,辛苦了!”

    粮草总调度官,恭声道。

    原来,这个斜眼男子,是荒城伪军司令部里头的,一个副司令级别的高官。

    “副司令,都出马了?怎么,你们的司令,拓跋生亮,还不知道,我来了?”

    南天遽然间,冷冷一笑。

    “南天,你这个敌军首领,死到临头了,你休要猖狂!”

    粮草总调度官,暴怒地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