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三章:收买?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光头松死了?”

    “这不可能。光哥,是我们荒城地下世界里头,数一数二地强者。试问荒城,谁能够动得了光哥?”

    粮草总调度官,面色清冷地说道。

    “杀光哥的,是一个听说是一个叫啥子南老板地人!”

    粮草调度官地仆从,上前说道。

    “操!”

    “南老板?那个南老板?”

    粮草调度官,一下子愤怒了!

    说着,他的眼睛,瞅了瞅南天和老刘头。

    这钱,老刘头,带着南天,过来,给粮草调度官引荐的,就是说是南老板,远道而来,想要借用一下粮草官印。

    “南老板,很面生的名号!”

    粮草总调度官,瞪了瞪南天。

    “刘爷,我敬重你,你应该知道我和光哥地关系。当初,没有光哥的帮助,我坐不到现如今的位置。”

    “现在,光哥被杀了,这件事情,我必须要管!”

    粮草总调度官,冷冷地拂了拂袖子。

    老刘头,有苦说不出。

    这个粮草总调度官和光头松,的确有很深地利益关系。

    一般人还不知道,甚至,粮草调度官的一些仆从,都不知道呢。

    但是,作为在地下世界里头,厮混了这么久的老刘头来说,这些都是知道地。

    老刘头拱了拱手:“官人,还是那句话,一码事情归一码。借我官印一用,你放心,报酬,肯定少不了你的。我的这位老板,是一个大金主!”

    老刘头,缓缓地说道。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情!我和光头松的关系,你是知道的。我的确很敬重你,刘爷。你是老辈人物,平日若是借用官印,很简单地一件事情,哪怕现在,都是战争时期,我都可以借给你。”

    “可是,现在,不行!我要弄清楚一件事情。刘爷,我问你,你身后的这个老板,是不是杀了光哥地南老板?希望,您不要骗我,我自己也是有些势力,知道-真-相,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粮草调度官,注视着老刘头,郑重地问道。

    老刘头叹了一口气:“我身后的,就是南老板!”

    小酒保顿时跳了出来,怒瞪着粮草调度官和老刘头。

    “老刘头,你闭上嘴巴!”

    “光头松,是我杀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有本事,找我算账!”

    小酒保,冷声道。

    他是原先黑衣军里头的精英密探,实力不仅矫健,而且为人处世,一切以上峰为准!

    南天是小酒保的长官。

    小酒保,要为南天档一切。

    这个粮草调度官,也不是手软的货色。

    “你的老板,都没有说话,哪里轮到你,叽叽歪歪的!”

    粮草调度官,双-腿-一条,扑向小酒保。

    “轰!”

    两人对轰了一拳。

    “噗嗤!”

    “噗嗤!”

    两人共同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高手!”

    粮草调度官,神色一凛,肃然起敬。

    小酒保也是气血翻腾。

    这个粮草调度官,不是弱货色。

    他的实力,可是巅峰一品机甲战皇,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半步皇者之境。

    南天大步上前,拍了拍小酒保的肩膀,给他传送了一些真气过去。

    这才让小酒保,好过了一些儿。

    “你没有事情了吧!”

    南天问道。

    小酒保点了点头:“我现在,好了些。多谢大人,我丢脸了!”

    南天摆了摆手:“这个伪军,有些意思。实力还不错,我来处理,你且退到一边。”

    “诺!”

    小酒保立刻应命,退到了一旁。

    粮草调度官,也是攥紧了拳头,目光冰冷地瞪着南天。

    与此同时,这个粮草调度官,开始在暗自打着手势。

    他的府邸里头,也有不少护卫。

    那些护卫开始,悄悄地围了过来。

    最为关键地是,南天用精神力,已经感知到了,有一些护卫,开始出去了。

    他们应该是去求援。

    在荒城里头,伪军有一个司令部。

    司令部里头,驻扎着大量的军队。

    一旦,伪军的大部队,开赴过来。

    南天纵然强大,也在荒城里头,待不住了。

    “非要把事情,闹到哪一步吗?”

    南天冷冷的问道。

    “不是我想要,而是你,杀了光哥。光哥,对我有大恩,他的仇,我必须要替他报仇!”

    粮草调度官,语气坚决。

    南天摇了摇头:“你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我的人,已经去司令部了,很快,就可以搬过来救兵!”

    “倒是,我看看,是你地**坚-硬,还是我军队的大炮,火枪厉害?”

    粮草调度官,一脸冷笑。

    南天哈哈一笑:“冥顽不灵。光头松,以前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就是了。这几张银行卡,你先看看!”

    南天说罢,丢给了粮草调度官,几个银行卡。

    粮草调度官,脸一板。

    但是,还是耐不住,自己的冲动。

    粮草调度官,给自己的手下,吩咐了几句。

    手下拿着银行卡,快速地去查了一遍。

    不一会儿,手下回来了,已经将银行卡给查好了。

    手下在粮草调度官的耳边,低语几句。

    粮草调度官,浑身一愣,有些麻木,转而喜笑颜开。

    粮草调度官,挥了挥手:“南老板,固然是豪爽阔气!我佩服无比。”

    南天微微颔首,心道:果然都是酒肉朋友,一切都是利益呀。明面上,说得好听,为了什么光头松,实际上,一旦给的钱多了,什么都解决掉了。

    老刘头也松了一口气,笑了笑:“是呀,官人,你这么做,才对。毕竟,光头松,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一切都是利益为大。你不要过于执着了!”

    荒城的粮草总调度官,这个官,很重要,可以算是半个最高层了。

    只不过是,手上没有什么兵权。

    否则的话,粮草总调度官,都不需要和光头松,那样的地下大佬,那么的在一起厮混。

    “刘爷,说的对。我现在,都听南老板的。南老板,是大金主,我可要好好伺候!”

    粮草调度官,低头笑道。

    南天挥了挥手:“将你的粮草官印,借给我用一用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你不用多管了。”

    粮草调度官,笑了笑:“南老板,可是要去各大粮库?”

    “现在,是军事戒严期间,光有官印,也不行,必须要我亲自跟着,各大粮库的大门,才能打开。”

    粮草总调度官,缓缓地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