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一章:光头松
    ,精彩小说免费!

    “冷静,冷静。千万要冷静呀。”

    老刘头,忙不迭抓住南天的手。

    “这个光头大汉,名为光头松。”

    “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光头松,不简单呀。他在我们地下势力里头,也算是颇有势力的一个人。”

    “得罪了光头松,我们再这里,就不好做事情了。一群毫不相干的孩纸罢了,与我们还能有什么瓜葛。多管闲事,干什么呢!”

    老刘头,呵呵一笑。

    “光头松!我管他有什么本事,如此凶残,杀人凶残,欺辱孩童,虐待孩童,坏到如此地步。必须要杀!”

    南天语气冰冷。

    那边,正在玩篝火的光头松,面色难堪。

    光头松,站了起来。

    “呵呵,我听说,有人想干我呀!”

    “操,胆子不小呀。今天是地下大佬聚会,这里都是我的人。敢跟我搞,我分分钟钟,弄死死!”

    光头松目光,冷峻地盯着南天。

    光头松是一个暴躁的脾气,在地下大佬里头,颇有名气。

    这一次,也是老刘头站在了南天的旁边。

    有老刘头帮助南天,震慑一二,光头松也不敢过于造次。

    老刘头,忙不迭地打圆场。

    “哈哈!大家都少说二句。我们都简单一点。今天是一次难得的荒城地下世界聚会,我们都是荒城附近,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大家都不要太造次。”

    老刘头,呵呵笑道。

    “老刘头,你辈分高,在我们圈子里头,是老资格的人物。我们都听你的。我光头松,算是你的一个后辈,你说话,我听!我接受你的面子!”

    光头松拱了拱手,主动退让一步。

    老刘头,也是拍了拍南天的肩膀。

    “老板,光头松,都主动退让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见好就收了。”

    老刘头,嘻嘻一笑。

    南天眉头皱了皱,响起了此,行的目的。

    南天微微颔首。

    南天在老刘头的指引下,落座。

    小酒保一双眼眸,精光喷吐,始终是一直护卫着南天。

    小酒保自打进了这个地方,就不在是忸怩了。

    转而是一副精悍的面容,一看就是资深强者。

    南天能有这么强大的保镖,也是间接地表明了身份。

    老刘头,也是向着大家介绍道。

    “来来,各位,这是我的老板。新认的南老板。”

    老刘头卑躬屈膝地说道,脸上堆满了笑容。

    丝毫不见,当初,叱咤地下世界的狠辣与枭雄气质。

    这么一出,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他们清楚得很。

    南天的身份不简单。

    不是大金主,老刘头身份摆在哪里,不需要如此恭敬的。

    别看,今天到场的大佬人数众多。

    其实,真正能够算得上话,比老刘头地位高或者说是伯仲之间的,不超过三人。

    光头松是三人之一!

    “南老板,恭喜发财呀!”

    “南老板,好!”

    “南老板,日后,还需要你多加照顾呀!”

    “南老板,我来敬你一杯酒!”

    ……………

    许多地下大佬们,都是对着南天,不停的拱手。

    他们,都是客客道道无比。

    现实的情况,谁又能说清楚。

    唯有,光头松胸口里头,憋着一口火,没有多说话。

    他自己,也没有走过去给南天敬酒。

    南天却是,主动倒了一杯酒,端了过去,走到光头松面前。

    “听说,人都叫你光头松。我南某,面子不大,比较薄。今天也不多说话。先敬你一杯酒,我先干为敬。”

    南天仰头,喝干了酒水。

    光头松点了点头,按照地下世界的规矩

    。南天这是抬举光头松。

    光头松,必须要回敬南天

    光头松连忙起身,自己斟满了一杯酒。

    “不敢当,不敢当呀。”

    “南老板,想必生意做的很大,能让老刘头主动介绍。南老板不简单呀。南老板,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来,南老板,我也敬你一杯酒!”

    光头松,也是仰头喝干了酒水。

    “好,豪爽!”

    南天笑了笑。

    “南老板,我也不见外了。日后,我们都是好朋友了。你南老板,有什么事情,我光头松,只要能帮忙的,一定过去帮忙一下。”

    光头松,哈哈笑道。

    南天摆了摆手:“好。光头松,你这样说,我也放心多了。”

    “我南某,不想要都要求你什么事情。我希望你放了所有孩纸。能够送回自己家的,送回孩纸的家。”

    南天缓缓地说道。

    光头松听罢,浑身一愣。

    “将小孩全部放了?”

    “呵呵,南老板,很会说话呀。你知不知道,我光头松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收入来源,全部靠这些孩纸。我光头松,干这个拐,卖孩童这个生意已经很多年了。你小子,是不是见我比较挣钱,特意想要过来,分一羹?”

    光头松眼眸当中,寒光逼人。

    “已经干了好多年?”

    南天也是恶从胆边生。

    天知道,这个光头松,这么多年了,到底干了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小孩纸被光头松无辜地迫害至死。

    南天愤怒地甩出几张银行卡。

    “不要这个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南天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光头松,眉毛一拧。

    “几张银行卡?打发要饭叫花子?我也不是寻常的人。我在哪里有几万个孩童。一天她们不知道能够乞讨多少钱!”

    光头松,冷笑道。

    “操!几万个孩童?光头松,我本来好想要有,饶过你。可是你罪大恶极,不杀不行。”

    南天,杀气彻底暴露而出。

    光头松也不是任怂的货色。

    光头松一下子爬了起来。

    “卧—槽!想要杀我?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光头松,拍了拍手。

    从老宅子的四周,立马是走过来几十个蒙面刀手。

    几乎,每一个刀手,手上都拿着一把骇人的长刀。

    “杀!”

    “杀!”

    “杀!”

    ……:……

    蒙面刀客们,很是嚣张。他们都是光头松培养的精英武士。每一个都拥有至少**品机甲战皇的实力。

    小酒保却是丝毫不惧,小酒保侧目对着这些人大喝道:“你们要干什么呀!”

    “快滚!冒犯了大人,你们万死莫赎!南天大人,是无敌的。”

    小酒保,冷眼说着。

    光头松更是生气:“一个下人,还敢如此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