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杀亓官腾
    ,精彩小说免费!

    亓官腾面色苍白,吓得嘴唇发紫,嗷嗷地吐着血。

    亓官家主是亓官腾的爸爸。

    亓官腾深知自己的老爸和四个家族长辈的厉害。

    他们是亓官家族的底蕴和纵横枯山主星的根本所在。

    无论是亓官家主,还是余下的三个家族长老。

    他们都威名赫赫,死在他们手里头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可是,现在任他们有滔天实力,也是人头落地,身死道消。

    “怎么可能!当初,他在海蓝星上面,不过是区区的机甲战士。现在,才过去多长时间呀。竟然能够剑斩机甲战皇了!”

    骄骄,满脸地难以置信。

    说起什么:银河军内部编制四星上将,紫渊卫青印卫士。

    以骄骄的身份的眼界,对于这些并不是很懂。

    但是,亓官家主他们这些长辈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的。

    大厅中人,亦然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我滴个乖乖呀!亓官家主和三个长老,全部毙命。这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青年,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超级高手!”

    “是呀。亓官大阀,一连损失如此之多的高手。他们危难了!”

    “估计,日后,再也无亓官大阀的名头了!”

    “亓官腾他们要惨了。惹怒了如此强大恐怕不是轻易一死,能够结束的。”

    围观的豪贵们,窃窃私语着。

    他们本就是墙头草,谁强大,就依附于谁。

    他们此刻看向亓官腾的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

    “嘿嘿,小子,叫你平日里头猖狂,现在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倒霉了吧。”

    有人心中,暗笑。

    雀老板的同党们,也已经是浑身麻木,眼神空洞。

    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惹了南天这么强大的存在。

    他们和雀老板有着密切的生意往来。

    一旦彻底追查,他们也要殃及鱼池,跟着倒霉受罪。

    他们深怕,南天一个釜底抽薪,将他们全部株连掉。

    毕竟,强者一怒,可是要血流成河的。

    在场中人,唯有布莱克眉头紧锁。

    “唉,亓官大阀,现在枯山主星上面的新贵。家族中高层强者,层出不穷。除却,亓官家主等强者。还有一个亓官老祖。”

    “亓官老祖,是百年前的人物。亓官老祖当初,和山北将军关系甚是密切。只要,亓官老祖不死。亓官大阀的根基就不会动。他们这些外围的豪贵,哪里清楚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大门阀的可怕?”

    布莱克冷眼,扫了一圈,周围的这些人。

    布莱克,可谓是土生土长的枯山主星人。

    布莱克在枯山主星上面的关系网,十分大,盘根错节,说是“枯山通”也不为过。

    最重要的是:布莱克乃银河军内部编制一星上将,又是第七战区的特使,是区域总长的红人。

    布莱克,知道许多枯山主星上面的事情。

    “山北将军曾经都是受过亓官老祖的提携。这一次,南天将军是鲁莽了。一连击杀四大亓官大阀皇境高手。这已经是与亓官大阀结下了血海深仇。”

    “而且,亓官家主等人死在将军府。于情于理,山北将军,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唉,南天将军,年纪轻轻,终究是不会隐忍。”

    布莱克,心中暗叹。

    “登登哒哒!”

    南天将亓官家主等人的人头,踢了过去,一直骨碌碌地滚到了亓官腾的脚下。

    亓官腾尖叫一声。

    “跪下!”

    南天眼神冰冷,三品皇境的实力,凸显而出。

    亓官腾立马匍匐于地,不停的磕头求饶。

    “还有你,臭婊~子还不下跪,给大人赔礼道歉!”

    亓官怒喝一声,看着骄骄,然后一把拽着骄骄的头发,将骄骄粗~暴地按倒在地上。

    “都是你!都怪你!若非,你得罪了南天大人。我亓官大阀何尝会与南天大人起冲突。你这个臭三~八,臭婊~子!”

    想到,自己亓官大阀里头四大高手,尽数被杀。

    亓官腾,愤恨无比。

    对于,罪魁祸首之一的骄骄,亓官腾是恨之入骨。

    “腾公子,你当初,可不是这么对我说话的。”

    “腾公子,你说,你要好好地疼爱我一辈子!”

    骄骄羞愤地说着,眼睛里头满是泪水在打转。

    “煞~笔!老子是骗你的。你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青~楼的女子。我亓官腾只是,把你出来,好好玩玩!”

    “哼,现在,你惹恼了南天大人,还不赶紧地认罪伏诛!”

    亓官腾恶狠狠地看着骄骄。

    骄骄脸色煞白,失去了最后的依靠,她已经是大海中的扁舟,随时会沉没。

    南天目光冰冷地,瞥了一眼亓官腾。

    “你不配执掌亓官大阀。”

    “卑鄙无耻,推卸责任,当杀!”

    南天瞬间给亓官腾,宣判了“死~刑”。

    布莱克带着珠珠,快步而来,忙不迭地大喊一声:“剑下留人呀!”

    南天却是丝毫不停手,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咔嚓!”

    流星宝剑,挥砍而下。

    亓官腾这个门阀公子哥的人头,顷刻之间滚落于地。

    鲜血从脖颈出,喷洒而出,还溅了骄骄一脸。

    骄骄吓得浑身冷汗,大声尖叫。

    “够了!住嘴,否则,让你吃一剑!”南天冷眼瞥了瞥骄骄。

    骄骄,顿时一个哆嗦。

    “南天,你饶了我吧。就当看在我们当初谈恋爱的情面上。”

    “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饶了我吧。南天。我好像要享受大把的美好时光。”

    骄骄,语无伦次地说到。

    南天神色清冷。

    “可是,我若是饶了你。你日后是否,还会针对我?”

    南天,冰冷地说道。

    “南天,你现在都是如此厉害的人物了。还会惧怕我一个区区的机甲战师吗?”

    “我哪里能够比得上你!”

    “我现在只想要苟且偷生。你就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吧。当初,上学的时候,你可是那么的爱我。”

    骄骄说着,声泪俱下。

    南天手中宝剑,停滞了。

    诚然,南天对骄骄没有什么感情。

    但是,当初,南天夺舍重生的这具身体“南天”,对骄骄是无比喜欢的。

    “罢了,我已经是纵横星海的皇境强者,又有老龟这等圣境高手。何须担心一个机甲战师级的弱女子。”

    “就当我弥补原本“南天”的吧!”

    南天,心中感叹道。

    “滚!滚的越远越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下次,再相见,定然杀你!”

    南天,冷喝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