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布莱克出面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山北将军府非常的大。

    这一次,举办寿宴。

    其实,分为两个场所。

    一个在大厅当中,虽然,这些豪贵都能够收到请帖,但是在枯山主星里头,也算不得真正的厉害。

    真正牛逼厉害的人物,都聚集在大厅后头地雅客间当中。

    雅客间当中,那里面坐的,才是真正的名流豪士。

    能够列坐雅客间,都是一方大阀的家主级或者高级长老级以上的大人物。

    就连山北将军,也要对他们恭敬有加。

    亓官腾,虽然是亓官大阀的第一继承人,按理说,有资格列坐雅客间。

    但是,亓官大阀的家主和几个长老来了,他们都坐在了雅客间。

    一个大阀家族,也不好占据太多的位置。

    毕竟,雅客间的座位,都是有限的。

    自然,亓官腾这个年轻后辈,要给自己家族里头的长辈们,让位置。

    亓官腾,倒是山中无老虎,一个人,凭借着个人的身份,在将军府的大厅里头,称霸王了。

    大厅里头的动静,比较大。

    打斗声激烈。

    坐在雅客间里头的布莱克特使,主动请命,要带一些军士,去看看什么情况。

    布莱克特使,是第七战区里头的红人。

    本身已经被册封为一星上将,个人修为,也是极为强悍,达到了机甲战皇。

    有实力,有地位,有魄力。

    布莱克特使带队而出,顷刻间,大厅地混乱,立马是被遏制住了。

    布莱克昂首阔步,大步流星地来到了重伤的亓官腾的面前。

    “亓官公子,你是怎么了?”

    布莱克皱着眉头,说道。

    其实,布莱克心里头是瞧不起亓官腾这样的人。

    亓官腾虽然,背景很厉害。

    亓官大阀里头,也有好几个机甲战皇坐镇。

    但是,他布莱克何尝弱了?

    他自己就是机甲战皇,背后有整个银河军当靠山。

    他就算对亓官大阀不敬重,亓官大阀,也不敢对他一个银河军内部编制一星上将下手。

    亓官腾混迹上流社会,自然认识,大名鼎鼎的第七战区特使布莱克上将!

    “布莱克上将军,刚才,有个服务员,在打我!”

    “请你为我作主呀!”

    亓官腾,如逢救星,连忙说道。

    布莱克神色一冷,嘴角微微上扬:“哦,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就敢打亓官公子呀!”

    布莱克心中,更是鄙-视亓官腾。

    一个堂堂亓官大阀里头的第一继承人,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打了,这要是传了出去。

    亓官大阀还不是被人笑死了!

    “纨-绔,纨-绔呀!若是,将他放入军队当中,磨砺一两年,才可以真正成长!”

    布莱克和亓官大阀里头的一些老人,还是有些交情。

    虽然,鄙-视,轻蔑,不屑,但是,终究亓官腾是自己的小辈。

    敢打亓官腾,布莱克就要为亓官腾作主!

    “放心,我会为你作主的!”

    “要死的,还是活的!”

    布莱克声音孤傲无比。

    亓官腾狰狞无比:“麻烦,布莱克出手,不过,给我留个活口,我要好好地折磨他,我要他知道厉害!”

    布莱克,点了点头:“好!”

    几乎是一瞬间,南天就所有军中特种兵,给围困住了。

    特种兵们,手持着机枪,对准南天。

    只要,布莱克一声令下,这些机枪机会开火,将南天给打成筛子。

    大厅里头的那些豪贵们,都被特种兵们的铁血气势,给震慑住了。

    他们纷纷倒退。

    一些人,更是指着布莱克,满脸震撼!

    “你们看,那个中年男子,军装上挂满了勋章。那不是上将级的象征吗?”

    “对,对!我曾经,有幸和布莱克上将说过话!布莱克上将,第七战区的红人,官居特使,执掌杀伐!布莱克上将,是可以直接和第七战区的区域总长直接对话的。”

    “我滴天哪!第七战区的区域总长?我记得第七战区的区域总长,是紫渊卫当中的一个青印紫渊卫吧,官拜四星上将,仅仅比山北将军低一级。”

    相比较,亓官腾,又算什么呢?

    若为,亓官大阀,亓官腾就这点可怜地机甲战王实力,在战乱的枯山主星,绝对是活不长久。

    “军中的实权人物!”

    “上将级的大人物!布莱克上将出手,这个服务员必死无疑!“许多人都是窃窃私语。

    之前地那个雀老板,之前,看见,南天将亓官腾打成重伤,先是非常的惧怕。

    现在,布莱克出场。

    雀老板的心,一下子就定了!

    “哼!臭小子,就算是你再强大。能够比布莱克将军厉害吗?布莱克将军,久经沙场,执掌杀伐,拥有精兵助阵,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雀老板,心中冷笑。

    骄骄,也是冷眼看着南天。

    骄骄俏-脸-冰寒,还带着几分讥讽。

    “南天,南天!你还是那么地冲动!真的,以为你自己,有点武力,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吗?”

    “这一次,能够让一个上将出手,你死得其所了!”

    骄骄冷笑。

    南天身旁地那个姿色的不错的,女服务员,哪里见过这等场面。

    这个女服务员,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一个女子,在这个时候,总是无助的。

    女服务员没有办法,只得紧紧地攥-住-南天的手。

    “我怕!”

    女服务员,轻声道。

    南天摸了摸这个女服务员的头。

    “你叫什么名字?”

    南天问道。

    “我叫珠珠!”

    “嗯,好,不要怕,一切我呢。对了,我叫南天!”

    南天哈哈一笑。

    骄骄不屑地扫了一眼南天:“南天,你都死到临头,还敢调-戏少女?”

    “真是不知者,无畏!”

    骄骄对着南天,喊了一声。

    布莱克正准备,大施身手,对着南天,一阵好打。

    遽然间,布莱克愣住了!

    “南天?”

    “什么,这个服务员,叫南天?”

    布莱克脸色一下子,惊骇无比。

    南天虽然,换上了白色地服务生装扮,但是,应该有的英俊挺拔一个不少。

    之前,布莱克也是粗心了,没有细看南天一个“服务员”。

    现在,布莱克,仔细一瞅。

    “我滴个嘛呀!是南天大人!”

    “南天将军!”

    布莱克冷汗涔-涔!

    是呀,能够以平凡地“服务员”之态,重伤亓官腾,天下有几许人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