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四章:问题
    ,精彩小说免费!

    “你竟然掏出了我的宝贝,我跟你拼了!”

    默抠神色狰狞至极,扑闪着,吼叫着,身上的铁索链条,都是哗啦啦地抖动着。

    不过,好在默抠已经中毒太深,身上的真气力量,根本无法动用而出。

    这样的架势,也就吓唬吓唬别人罢了,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啪!还敢反抗,南天尊主,拿你东西,是给你面子!”

    茅质朴神色一冷,拿起鞭子,就朝着默抠的身上,狠狠地抽打着。

    默抠惨嚎连连。

    南天神色淡漠,没有一丝同情。

    南天清楚,若是自己被默抠给俘虏了,自己和茅质朴将会遭受更加难以想象的酷刑对待。

    相比较而言,自己和茅质朴算是比较不错的了。

    “你从来得到这个玉佩的?”

    南天神色冰冷,失去了玉佩,没有了天魔大神的法力加持。

    默抠瞬间萎靡许多,吞天化魔功,也是开始逐渐停歇。

    这门晦涩难懂,难以修炼的魔功,单单靠着默抠自己是无法修炼成的。

    魔功无法自行运转。

    默抠就失去了抵御南天的能力。

    在南天精神力的威慑下,默抠毫无防备地和盘托出,所有事情。

    “这个玉佩,是我五年前,在黑焚煞谷的总部的天池里头洗澡,突然窒息,感觉被水怪拖了下去,沉入了池子底部。然后,我昏迷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胸腔里头有一个古怪的玉佩。随后我的修为一日千里,甚至我不需要努力,自己都能够增长修为。”

    “我整日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就这样,我还破入六品皇境,修行了谷内晦涩的吞天魔功。长老看我有天赋,更是赏赐给我外门执事一职务。若非我年龄已经大了,内门的那些长老们,肯定会收我为真传弟子。”

    默抠缓缓的说着,没有一丝隐瞒。

    “说来也是奇怪,每一年,我们黑焚煞谷外门执事以上的官员,都要去谷内的内部医院,进行体检。那么先进的仪器透射设备,什么x射线呀,都无法看到我胸腔里头有异位。而且,我自己也感受不到任何异样和痛苦,就像这个玉佩,从来都不在我的胸腔一般。”

    默抠感慨道。

    “好了,先不说这事情了!”

    南天挥手叫停。

    南天朝着茅质朴使了使眼色。

    “质朴,你应该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吧,现在去问吧!”

    南天朝茅质朴说道。

    茅质朴点了点头,抓起默抠的衣领,喝问道:“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大长老茅质滑一死,你就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在我茅氏世家里头,大肆虐地杀人!”

    默抠畏惧地回答道:“我在茅质滑身上下了一门古老的血咒,只要茅质滑身死,我就知道了。而且,为了保持隐秘性,我和茅质滑一直是单线联系。”

    “茅质滑一死,我就没有办法离开了。你们茅氏世家总部外头的迷幻森林,还有毒药山谷,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一个人,虽然修为高超是六品武皇,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你们茅氏世家又有那么用毒的高手,一旦我长久居住下去,必然要败露,到时候必会死得很惨。我必须要凭借魔功的神奇,在短时间内,让你们交出一个嫡系子弟,带我离开这里。血洗茅质滑的宅院,就是我和你们交涉的手段。”

    “而且,我认为,茅质滑死了,肯定是因为,我和他之间秘密交易被发现了。不然的话,茅质滑是大长老,在茅氏总部里头,谁人敢杀他?谁又有理由可以杀他?”默抠冷冷地补充回复道。

    “你急了!你的判断失误了!不是我杀的茅质滑!不过,我倒要感谢你,谢谢你,这么焦急地跳了出来,让我看清楚了,大长老茅质滑的本来面目,也让我认识到了茅氏世家现如今存在的危机!”

    茅质朴,面色森冷。

    “你们黑焚煞谷,图谋我茅氏世家,害我孙儿之死,这件事情,我不会放任不管的!”

    茅质朴冷声说道。

    默抠不禁嗤笑一声:“与我们为敌?与黑焚煞谷为敌?我奉劝你,击杀了茅质滑,就已经够了,再搞一些其它的没有意义。你还以为,你们茅氏世家是当初那个古武时代的茅氏世家吗?”

    “我黑焚煞谷,现在已经林立各大星球,强大的势力,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我们黑焚煞谷的高层,其实根本没有对你们抱有天大的在意,毕竟,现在的茅氏已经不是当初的茅氏了!”

    “如若不然,哪怕,你们有迷幻森林,毒药山谷,作为庇护,我黑焚煞谷派遣一个内门长老过来,依旧可以将你们给全部夷为平地!我黑焚煞谷的内门长老,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圣境高手,举手投足,毁灭星球!”

    “我奉劝你们,最好赶快放了我,否则的话,你们都要遭受我黑焚煞谷无穷无尽的怒火!”

    默抠有些自傲地说道。

    诚然,作为与唐家,天音阁这样的巨头势力比肩的黑焚煞谷,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黑焚煞谷一出手,天地都要讶然失色!

    “够了!”

    茅质朴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拔-出-腰间,啐了剧毒的长刀,一刀子,寒光一闪,砍下了默抠的人头。

    “将他拖出去,丢入蛇窟!”

    茅质朴冷冷地挥手。

    立马有仆从,过来,将默抠的尸体给拖了下去。

    一个六品皇境,堂堂的黑焚煞谷外门执事,就此死无葬生之地。

    茅质朴朝着南天鞠了一躬:“南天尊主,我莽撞了。”

    南天摆了摆手:“不,你办得很不错,人杀的可以。像那种人,就应该杀掉,决不能够留情。况且,我们也问出了我所需要知道的事情了。”

    茅质朴点了点头:“嗯,尊主说的对。”

    “接下来,是我想要问你一些问题了。来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跟我慢慢地说。”

    南天和茅质朴走出地牢,来到一间雅间,相对而坐。

    “南天尊主,请您问,有何问题?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茅质朴恭顺地说道。

    “我想问,为何,茅氏世家,衰败如此?”

    南天目光灼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