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雪宗内变
    ,精彩小说免费!

    兴德长老,讪讪一笑:“宗主,我这不也是为了宗门好嘛!”

    “现如今的情况,您也是听清楚了,其它势力都不愿意伸出援手,唯有北水宗的左总管,愿意给我们帮助呀。”

    “宗主,大是大非面前,还请您早些决断呀!”

    兴德长老匍匐于地,一副“尽职尽忠”地嘴脸。

    原来,早在好几天前,兴德长老就与北水宗的左行缪,搞-在了一起。

    有兴德长老做内应,左行缪一行人自然是畅通无阻。

    尹清冷眼看着兴德长老,愤怒地一掌扇在兴德长老的脸上。

    “兴德长老,何为大是大非?”

    “让宗门丧失辱权,真的好吗?”

    尹清愤怒地说道。

    兴德长老,在雪宗里头,也算得上是三朝元老,辅佐过三位宗主,德隆望重。

    兴德长老被打,宗门内一些人,纷纷阴阳怪气了起来。

    “宗主呀!兴德长老,也是为了雪宗好,你怎么可以打兴德长老?”

    “兴德长老当长老的时候,你还是一小屁孩呢!”

    “是呀,宗主你只会欺负宗内之人,左行缪,左总管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反抗?你身为一宗之主被一个总管给打了,不丢脸不?”

    兴德长老一系人马,纷纷指着尹清。

    尹清身为雪宗之主,也不是白当的。

    方长老等绝大多数人,还是支持尹清的。

    方长老等人纷纷与兴德长老的一系人马,开始了唇枪舌剑!

    整个宗门的高层会议,变得乱哄哄的!

    尹语雨见到如此乱象,心里头不禁是痛苦万分。

    对于宗门子弟来说,宗门就如同家,宗门在,则家在!

    宗门灭,则家亡!

    更何况,尹语雨还是尹清唯一的女儿,是雪宗的大小姐。

    尹清受伤了,现在又气愤,悲愤交加中,又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内伤又严重了几分。

    尹语雨连忙上前,搀扶住尹清。

    “父亲,父亲!”

    尹语雨连连呐喊着。

    尹清神色灰暗,攥紧了拳头:“唉,是我无能呀.......”

    “不,不是的,父亲,您不是无能!”尹语雨哭喊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弟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这弟子额头上面满是汗珠,显得极为慌乱焦急:“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

    尹清撑住伤势,沉声问道。

    “启禀宗主,炎宗发起了攻击,在沧海沿岸,打死了我们许多弟兄们!”

    这弟子高声说道。

    “什么,炎宗发动攻击了!”

    “他们有多少人马?是何人带队?”尹清问道。

    “是炎宗的副宗主烈无刚带队,他纠集了几十万兵马呢,我们现在是损失惨重!”

    “情况紧急,事情紧迫!还望宗主,速速带领精锐去迎敌呀!”

    弟子回答道。

    尹清脸色一沉,挥了挥手:“下去吧,我知道了!”

    “诺!”

    那弟子退下。

    会议厅里头,一众雪宗高层面面相觑。

    兴德长老揶揄地说道:“嘿嘿,宗主,炎宗的副宗主烈无刚的实力,可不差呢!您现在受伤了,恐怕无法带队吧!”

    尹清面色铁青,恨不得,现在将兴德长老给击毙,但是奈何宗门已经残破,不能在内斗。

    尹清强忍着怒气:“我还能再战斗!”

    方面大耳的方长老,主动请缨,抱拳而言:“宗主,您要保重身体呀!您是主心骨,可千万不能够倒下了。您先去好生修养才是最要紧的呀!老夫,虽然不才,但是愿意替宗主,披甲执锐,抗击炎宗之敌!”

    尹清脸色这才有些缓和:“幸亏方长老了,方长老一路小心!”

    “诺,老夫自当让那些炎宗的兔崽子,付出代价!”

    方长老领着自己几个兄弟,快步而出。那些人同样都是雪宗的长老,实力不俗,有他们在,抵抗住炎宗是可以的。

    兴德长老目光闪烁,望向方长老等人的背影,多出了一丝狠辣。

    “父亲,我扶你去休息养伤吧!”

    尹语雨说道。

    尹清点了点头,在尹语雨的搀扶下,去了宗门药堂。

    大约几个时辰过后,正在药堂里头,养伤的尹清,遽然间被兴德行老他们给惊醒了。

    兴德长老领着一伙人,围在了尹清的面前。

    兴德长老面色沉重:“宗主,方长老他们战死了!被炎宗副宗主烈无刚给生生地砸成了肉泥!”

    “什么?”

    “方长老他们战死了?”

    尹清惊讶无比,脸色煞白一片!

    “前方斥候已经来报,情况实属!除却方长老外,另外五六名长老,同样战死了!”

    “炎宗更是屠戮了我雪宗二十万子弟。一万雪卫更是葬生于大海。现在如今,炎宗气势汹汹,更是逼近我们大本营一百里!”

    “情况十万火急,还望宗主早做决断!”

    兴德长老不慌不忙地说道。

    尹清杀意四射:“怎么决断?”

    “自然是同意左总管的要求,寄希望于北水宗了!”

    兴德长老,坚定地说道。

    “变卖宗门权利?割地赔款?还把我的女儿,给他拉过去当奴隶?”

    “这绝对不可能!”

    尹清怒目而视。

    兴德长老,冷冷一笑:“宗主,我看你是舍不得,将你的女儿给拉过去吧!相比较于割地赔款,你是能够接受的吧。哼,宗主,那你可不要这么自私自利,我雪宗,可不仅仅只有尹语雨!雪宗,还有上百万弟子!”

    “为一人之得失,损百万弟子性命,这样值得么?事已至此,也容不得你拒绝或者是拖沓!”兴德长老冷喝一声。

    “来人,给我将尹语雨抓起来!另外,将尹清给我控制住!”

    兴德长老一声令下,身后一众高手一拥而上。

    尹清愤怒无比,自然不会让兴德长老胡来。

    可是,此刻,尹清想要动用机甲异能,却是发现,浑身乏力,更是胸闷,力竭。

    兴德长老一掌就将尹清给打趴下来了。

    “哼,药堂里头有我的人,已经给你注射了特殊药剂,现在你根本无法动用机甲异能!”

    兴德长老,不屑一笑。

    “父亲,父亲,救我!”

    “救我!”

    尹语雨哭泣着。

    可是,兴德长老带来的都是宗门高手,尹语雨一个女子,如何反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