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恶魔皇间的战斗
    ,精彩小说免费!

    罪筏恶魔皇,露出一口黄牙,面目狰狞,魔力全开,凶猛地杀向蜘蛛皇后。

    蜘蛛皇后也不孙色,与罪筏恶魔皇打在一起。

    两大恶魔皇斗得是昏天黑地,不可开交!

    到最后,蜘蛛皇后将自己的本体——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都给显现而出!

    “噬魂蛛毒!”蜘蛛皇后,使出了自己的天赋技能!

    相比较于蜘蛛之网的束缚作用,噬魂蛛毒更具有攻击性。

    那些毒液,都是蜘蛛皇后多年的积累,哪怕是资深恶魔皇被毒液击中,也会中毒,最后五脏六腑腐烂而亡。

    不过,罪筏恶魔皇尤其是庸手,怎么会站在那里,任由蜘蛛皇后-进行攻击。

    “罪恶之屏障!”

    罪筏恶魔皇的绝招是用坠魔岭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恶魔信念,淬炼而出的一个护盾。

    这个护盾,能够抵挡世间绝大多数的物理攻击和灵魂攻击。

    蜘蛛皇后的噬魂蛛毒的攻击,被屏障给挡下来了。

    蜘蛛皇后,冷然一笑:“罪筏,你的进步很大呀!”

    罪筏恶魔皇,哈哈一笑:“上一次我惜败后,自然要苦练绝技!”

    “现在,小蛛蛛,你还是乖乖投降吧!”

    蜘蛛皇后眼珠子,绽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光彩。

    “去吧!”

    蜘蛛皇后张口一吐,一滴黑色的液体,射-向罪筏恶魔皇。

    罪筏恶魔皇,根本没有将这放在眼里。

    他对他的“护盾”可是放心得很。

    可是很快,罪筏恶魔皇就笑不起来了。

    那一滴黑色的液体,竟然穿透了罪筏恶魔皇的护盾,眼看着,只差咫尺,就要击中罪筏恶魔皇了。

    罪筏恶魔皇想要进行空间穿梭,不料,蜘蛛皇后八个蜘蛛触-脚,联合起来,各自封闭了八个方位的空间通道。

    现在,罪筏恶魔皇已经被锁定了,根本逃不掉了。

    “呵呵,现在怎么样,罪筏!你之前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滴毒液,是我真正的精-华所在。我十年苦修辛苦砥砺才能够生产这么一滴!”

    蜘蛛皇后胜券在握,冰冷地说道。

    罪筏恶魔皇知道那一滴黑色液体,所蕴含的恐怖毒性,估计就是数万个中高级恶魔,都能够被毒死!

    “不要!”

    “海嚣大哥,快来救我!”

    罪筏恶魔皇惊慌失措,张牙舞爪地叫喊着。

    生死一刻,那一滴黑色的毒液,在罪筏恶魔皇一两寸的地方,遽然间停滞了!

    只见,海嚣恶魔皇傲然一笑,侧立在罪筏恶魔皇的身旁。

    与此同时,蜘蛛皇后的八只触-脚,也被海嚣恶魔皇给打飞了出去。

    空间封锁不在!

    海嚣恶魔皇带着罪筏恶魔皇,降落于地,与蜘蛛皇后相对望着。

    “收!吸!”

    海嚣恶魔皇自断一根章鱼触-手,朝那黑色的毒液飞去。

    触-手碰到那毒液,触手上面的吸管,全部鼓足了吸引力,将毒液全部吸入。

    然后,顷刻间,那章鱼触-手,迅速地枯萎,萎缩,腐烂掉了。

    不过,那黑色的毒液,就此消耗殆尽。

    海嚣恶魔皇魄力的确大,不过这对于海嚣恶魔皇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损失。

    海嚣恶魔皇的本体是一只巨大的海里头的章鱼。

    海嚣恶魔皇的触-手,现在都有几十个,就算断去一两个,过不了多久,也会长起来。

    蜘蛛皇后面色难看,海嚣恶魔皇的强大出乎了她的预料。

    被视若杀手锏的一滴黑色毒液,举手间,就被海嚣恶魔皇给破解掉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少年过去了,虽然,蜘蛛你进步很大,但是我要杀你,只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海嚣恶魔皇,倨傲一笑。

    作为执掌血海港这么一片富饶地区的统治恶魔皇,海嚣恶魔皇有他骄傲的本钱。

    “现在,你的毒液都用光了!就是被拔掉了牙齿的老虎!我不会亲自出手杀你,就让我的第一干将——蓝鲸恶魔皇,来干掉你!”

    海嚣恶魔皇说罢,从他的身后,走出一个体态异常魁梧,身躯庞大无比,透体蓝色的鲸鱼恶魔!

    血海港是一个大地区,比红土坡,坠魔岭都要大许多。

    在血海港上,不仅有海嚣恶魔皇一个恶魔皇存在,还有另外一个恶魔皇——蓝鲸恶魔皇!

    “你死后,你的领地会被瓜分。蓝鲸恶魔皇,将会接替你的位置!”

    海嚣恶魔皇,不咸不淡地说道。

    蜘蛛皇后脸色越发凝重,她的压力太大了!

    这一次,罪筏恶魔皇,海嚣恶魔皇他们是斗真格的了!

    血海港和坠魔岭也不是普通的联手!

    本来,一个罪筏恶魔皇就够难缠的了!

    现在,海嚣恶魔皇,蓝鲸恶魔皇又再次涉局,红土坡真的是危在旦夕了!

    蓝鲸恶魔皇,低头俯视着“瘦弱”的蜘蛛皇后。

    蓝鲸恶魔皇手持着一个数百米长的大棒槌,耀武扬威地吆喝着:“蜘蛛皇后,久仰你的大名!今日,就让你死在我的大棒槌下吧!”

    蓝鲸恶魔皇一脚踏出,大地震颤。

    牛头恶魔王忠心耿耿,上前怒视着蓝鲸恶魔皇:“你这个大鲸鱼,休要猖狂!”

    蓝鲸恶魔皇,瞥了一眼,”小不点“牛头恶魔王,感受着牛头恶魔王身上,微弱地气息。

    蓝鲸恶魔皇狞笑一声:“区区恶魔王,也敢挡着我的路,真是该杀!”

    说毕,蓝鲸恶魔皇大棒槌砸下。

    蓝鲸恶魔皇下手又快又狠,蜘蛛皇后想要去救援自己的手下,都来不及。

    “轰啦!”

    可怜牛头恶魔王,也算是比肩人类当中的半步机甲战皇级高手,在蓝鲸恶魔皇手底下,连一击都承受不来,就变成了一堆肉泥。

    “牛头!”

    “牛头!”

    “你杀了牛头,我要你偿命!”

    蜘蛛皇后,愤怒至极!

    “噗嗤!”

    忽然间,一柄尖刀,没有任何预兆地插-入了蜘蛛皇后的体内。

    蜘蛛皇后喉咙一甜,不禁吐出一口鲜血。

    一回头,却发现是管家恶魔王下的黑手。

    “砰!”

    蜘蛛皇后一手挥斩而下,将管家恶魔王劈砍成了两瓣。

    不过,恶魔王们的生命力都是挺强的。

    饶是这样,管家恶魔王也没有死。

    蜘蛛皇后双目血红,她没有料到自己最赖以重任,最信任的管家恶魔王会对自己下黑手。

    “为什么!”

    蜘蛛皇后,冰冷地问道。

    刚才,插-入蜘蛛皇后体内的尖刀,不是普通的刀。

    那刀口上面,喂了专门克制蜘蛛的毒药。

    不过,蜘蛛皇后魔力充沛,暂时是压制住了这毒性的爆发。

    管家恶魔王吃痛地叫着:“不为什么!因为,我一直是罪筏大人的手下!”

    “罪筏大人,快点救我呀!”

    管家恶魔王叫着。

    蜘蛛皇后瞬间将目光,移向了罪筏恶魔皇。

    罪筏恶魔皇抱负双臂,点了点头:“管家恶魔王,是我多年前就安排在你身边的一枚棋子!”

    “不过,放心,我不会救他的。他已经受了重伤,利用价值也完了。是时候解脱了,小蛛蛛,你想杀就杀吧!”

    罪筏恶魔皇,绝情冷酷地说道。

    死心塌地为罪筏恶魔皇做事情的管家恶魔皇,面色惨白。

    加上,身体被劈砍成两截,更是痛苦难耐。

    鲜血染红了管家恶魔王全身。

    “罪筏大人,我如此尽心尽力地为你做事情,你竟然如此对我!”

    管家恶魔皇,痛苦至极!

    罪筏恶魔皇,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能够为我而死,也算是你的幸运!”

    蜘蛛皇后,冷眼瞥了瞥罪筏恶魔皇:“你的心,真是狠!”

    “咔嚓!”

    蜘蛛皇后一边说着,一边被背叛了自己的管家恶魔皇给剁碎掉了。

    管家恶魔王,死得不能再死了!

    “蜘蛛皇后,现在该你了!”

    蓝鲸恶魔皇狞笑一声,大棒槌砸向蜘蛛皇后。

    蜘蛛皇后身法灵活,自然是躲了过去。

    不过,蓝鲸恶魔皇可不是那么好对付。

    单纯论战力,蓝鲸恶魔皇与罪筏恶魔皇是一个级别的。

    蜘蛛皇后现在两大天赋技能:蜘蛛之王,噬魂毒液,都用完了。

    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也是渐渐地落于下风。

    最为致命的是,随着体内魔力的消耗,蜘蛛皇后自己体内的毒性,也开始爆发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我蜘蛛皇后一生纵横四海,红土坡就是我的殒命之地?”

    招架着蓝鲸恶魔皇,越来越凌厉地攻击,蜘蛛皇后心中不禁升腾起一丝悲戚之感。

    就在这个关头,罪筏恶魔皇又加入了战局。

    “蓝鲸兄弟,我与你一起吧!哈哈!小蛛蛛这娘们,还是挺厉害,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蓝鲸恶魔皇也点头,和蜘蛛皇后打倒现在,他也是估摸出了蜘蛛皇后惊人的实力,也不敢托大,毕竟他还不是强大无匹的海嚣恶魔皇。

    罪筏恶魔皇朗声一笑,与蓝鲸恶魔皇开始强强联手!

    两大恶魔皇前后夹击,很快就将蜘蛛皇后给逼-迫到了绝境。

    眼看着,蜘蛛皇后就要被击毙了!

    南天慢慢悠悠地,从远处,腾空飞来。

    南天,哈哈一笑:“蜘蛛皇后,没有想到,你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呀?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