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痛打落水鸭
    ,精彩小说免费!

    “好,既然如此,那就该和沈三洁,算一算账了!不然的话,别人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南天哈哈一笑,爽朗无比!

    尹语雨颔首:“愿陪君去!”

    说着,南天和尹语雨,一起去了紫羽学院。

    和雪宗交好的监察处的副处长,早已经等候着了。

    “尹儿,你来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监察副处长,淡淡一笑。

    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威严高大的男子。

    其中,一个气势不弱于监察副处长。

    此人方面大耳,身材宛如铜人!

    这人,就是紫羽学院里头,大名鼎鼎地执法队的副总队长,执掌学院内刑法事务。

    “叔叔,我们去把那人,抓过来吧!”

    尹语雨,道了一声。

    “好!”

    监察副处长,笑了笑。

    本来,对于帮助南天,是碍于尹语雨的身份相求。

    现在,南天同样名声不弱!

    首席执政官,天北侯,两尊“大佛”,隐隐站在南天的身后!

    敢问盛华城诸君,何人不侧目?

    监察副处长,也是难度放下-身板,冲着南天拱了拱手:“这件事情,我会还南天同学,你一个公道!”

    南天,同样还礼:“多谢,副处长出面!”

    沈三洁此时此刻,还在三十五班的教室里头,上着课。

    毕竟,沈三洁只是一个银牌学员,还不具备像南天这样钻石学员的诸多特权。

    “砰!”

    两个执法队员,粗-暴地踢开教室的门。

    在里头的上课老师,都被吓了一跳。

    本想要呵斥,但是见到来人。

    监察处的副处长,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

    监察处的副处长身后,还跟着一个更为高壮的男子。

    执法队的副总队长,学院里头,杀气最大的人!

    这老师,是文职教师,见到这一尊,凶神恶煞的主,自然是闭口不言,退到一旁,课暂时也不上了。

    教室里头的学员,还有些奇怪。

    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三洁也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准备看着,接下来,会发生事情。

    “把他抓起来!”

    副总队长沉声一喝。

    两个执法队员上去,就是沈三洁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队员们,还不由分说地,给沈三洁嘴里头,塞上一团棉布,沈三洁,连叫声都发出不了。

    “带走!”

    监察副处长,挥了挥手。

    沈三洁被惊恐地带到了,学院里头的审讯室!

    除了沈三洁,还有几个伙同作弊,作-奸犯科的,徇私舞弊的学院公职人员。

    他们,都被绑在刑法大椅上!

    在审讯室的首座上面,坐着的是几个教务处的领导。

    正中央的是教务处的处长,紫羽学院里头,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

    “你们可知罪?”

    教务处长,冷喝一声!

    这个时候,沈三洁,他们嘴巴里头的棉布,被取走了。

    “罪?处长,我们何罪之有?”

    “我们都是老实人呀!”

    沈三洁,极力狡辩着。

    “哒哒!”

    这个时候,南天与尹语雨走了出来。

    看到南天,沈三洁,本能地仇恨了起来!

    但是,沈三洁,不是傻-子,,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他都听说了!

    那一日,虽然沈三洁,没有跟随永北侯去工厂里头,找南天的麻烦。

    但是,事后永北侯回到侯府,灰头土脸,气愤难耐,阴霾密布,让沈三洁,这个胆小的纨绔子弟,深深地知道了南天的恐怖!

    沈三洁,这些天,也老实多了,再也不敢寻南天的麻烦。

    但是,现在,自己被绑着来到了,学院的刑罚室,又突然见到南天!

    沈三洁,就算是猪头脑袋,也一下子全部明白了!

    “可恶的南天,你竟然害我如此!我与你拼了!”

    沈三洁,狰狞地咆哮道。

    南天神色不变:“我若没些手段,从入院以来到现在,都不知道,被人害死多少次了!你还有脸,说三道四,着实凶恶!”

    “来人呀,掌嘴!”

    南天摆了摆手。

    抛开其他身份不提,抛开后台背景不提!

    南天毕竟还是紫羽学院的钻石学员!

    当即,便有执法队员,听从南天的命令,刷刷地就是上去给沈三洁,几个大嘴巴子,将沈三洁打成了大猪头。

    “再来老虎-凳,伺候!”

    南天声音,古井不波。

    立马有老虎凳大刑,给沈三洁用上。

    很快,沈三洁的叫骂声,就被惨叫声给代替了。

    “放了我,放了我!”

    “我爹是永北侯,你们杀了我,我永北侯府,不会放过你们的!”

    沈三洁,大喊道。

    首座上的教务处长,挥了挥手,示意停止。

    监察副处长,接着就开始陈述,沈三洁,所犯下的罪名:“沈三洁,本为我院银牌学员,却死串通学院老师,进行作弊,陷害他人。”

    “更是违反了学院规定,从黑市买来未知的头盔,想要害死同学,罪大恶极!”

    监察副处长,声音不大,却是句句说出,却是震慑得沈三洁,心头震撼不已,心下恐惧蔓延!

    “大人们呀,我是被冤枉的!”

    “我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学生,怎么会干出那些事情呢?”

    沈三洁,叫喊着。

    尹语雨,冷笑一声:“若是,没有证据,我等岂敢污蔑你,堂堂永北侯府的三世子!”

    雪宗是传世大宗,在浩瀚主星上,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为了调查这件事情。

    尹语雨派遣了许多雪宗精锐,并且调动了和雪相关的许多势力。

    如此破费周折,事情,自然是也是处理得滴水不漏!

    监察副处长会意,拍了拍手。

    首先,便有人,将教南天课的那个政-知老师给抓过来。

    随后,又有人押送着一些票据和签名字条,端送上过来。

    “把事情都说清楚吧!”

    监察副处长,拍了拍那诊治老师的肩膀。

    这人,本就是软骨头,哪里受得了,监察副处长的气势威压,现在,形势斗转。

    他只得一五一十地交待了。

    至于,那些票据和签名字条,则是,沈三洁,托人从黑市购买,那个未知头盔的铁证。

    现在,事情,全部交待清楚了。

    沈三洁,面若死灰,知道一切都完了!

    至于,那些绑在刑法大椅上的公职人员,则是协助,沈三洁,将那个未知的头盔,替换掉学院标配头盔的帮手。

    现在,等待他们的,将是院规的森严处罚。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教务处长,脸色难堪。

    紫羽学院的月考,期末考,年考,向来考风考纪比较严。

    就算偶尔有人作弊,但也不至于,闹出,要害人性命的事情。

    那个未知的头盔,教务处长,也派人去打听过了。

    那头盔,具有许多玄奥之处,寻常人士,带上去,定是有死无生。

    但是,从外表和功能上,又和学院标配的头盔,几乎完全一样。

    南天这一次,能够安全脱险,并且取得八十分的高分,真是阿弥陀佛,天大的幸运!

    沈三洁全身颤抖,脸色煞白。

    “大人,我知错了!以前是我一时糊涂,犯下了如此大过!还请,大人们,原谅我吧!”

    “你们再给我重新,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沈三洁,哀求道。

    南天玩味一笑:“给你一个机会?”

    沈三洁,像是看到希望一样,小鸡一般,点头:“是呀,南天大人,您现在是我们盛华城大名人,日后注定飞黄腾达,何必我这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想计较呀!”

    南天哈哈一笑:“不,我就要计较!今天,我就要痛打落水鸭!”

    “鸭?”

    沈三洁脸色一怔。

    “不是落水狗吗?”

    沈三洁随口道。

    “不不,你在我眼里,连狗都不如!你哪里,有我那小黑好!”

    “你就是一只鸭-子,任人都可以践踏的鸭-子!”

    南天,哈哈一笑。

    说罢,南天向监察处副处长,执法副总队长,还有教务处长,拱了拱手:“还望,诸位领导,秉公处理此事!”

    “对待此人,就要严惩不贷!”

    南天,高声说道。

    众人都知道,南天现在,势头如日中天!

    加上,沈三洁现在又犯下了大错,理应重重处罚。

    “将沈三洁,重打一百大板子,断其筋脉,削去紫羽学院银牌学员之名,降级为铁牌学员,三年内不得提升!”

    教务处长,拍板道。

    “诺!”

    执法副总队长,沉声应命,立马让人拖着沈三洁下去,执行刑罚。

    沈三洁大喊大叫着:“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永北侯府的三世子!”

    “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教务处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若非看在永北侯的面子上,沈三洁,今日,你还想要活命吗?”

    “紫羽学院,自然有紫羽学院的规矩,永北侯的手,触及不到这里!你就乖乖的,在学员里头,当上三年最为低-贱的铁牌学员吧!”

    说罢,教务处长,目光柔和地看了看南天。

    “南天同学,对此处理结果,你还满意吗?”

    教务处长问道。

    他是学院里头的处-级干部,有紫羽学院当靠山,等同于银河军内部编制的中将军衔官员。

    南天笑了笑:“挺满意的了!不过,让处长,得罪了永北侯,我南天,有些过失呀!”

    教务处长,哈哈一笑:“永北侯又不是天北侯,我还怕他不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