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弹指灭万敌
    ,精彩小说免费!

    南天正准备问话呢,突然间,灵悦郡主,发出了哭声。

    南天连忙上前,询问:“怎么呢?灵悦?”

    “南天,快,快,救救王叔!王叔,对我跟亲生女儿一样。我不能让他死掉。”

    灵悦郡主哭泣道。

    “救救他吧,南天!”

    灵悦郡主,哀求道。

    南天偏过头,也是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橙衣老者。

    橙衣老者现在,很虚弱,脸上毫无血色,再也没有了往日斗王强者的气势。

    橙衣老者咳出一口黑血,目光慈爱地看向灵悦郡主:“郡主,我能够看到您安全,我很满足了!老奴,真的满足了,老奴的身体,老奴知道,让老奴安心的去吧!”

    南天伸手给橙衣老者诊脉。

    “他已经病入膏亡,毒素入侵了他的骨髓。除非,现在有灵丹妙药才可以救活他!”

    南天淡淡地说道。

    “哦,对了,还有,他刚才应该是燃烧了自己的生命潜能,这更是致命呀,现在哪怕是有灵丹妙药,都不一定能够救活他了。”

    南天如实说道。

    魔辰上前,看了一下橙衣老者的伤势。

    “伤得很严重,倒是有救的办法,可是不现实!”

    魔辰摇了摇头。

    灵悦郡主,非常焦急:“南天,救救王叔!王叔其实是个好人的。”

    南天向魔辰看去:“魔辰兄弟,你有什么,办法就直说吧。”

    魔辰叹了口气:“我说过了,我的办法,不现实的!非常不现实!”

    “说吧!”

    南天道。

    “如果,现在有仙丹一枚,可以救他一命!可是,仙丹,我们哪里有呢?燃烧了生命潜力,又中了剧毒,非仙丹不可续命也!”

    魔辰道了实情。

    “呜呜~~”

    灵悦郡主哭泣着,十分难受。

    灵悦郡主,攥着橙衣老者的手。

    “王叔,王叔.........”

    灵悦郡主,呼唤着。

    “小姐,你不要担心,南天侯爷是人杰,跟着他,让他带你活命!勇敢的......活下去......活下去!”

    橙衣老者说罢,头一歪,彻底断了气息。

    “王叔!王叔!”

    灵悦郡主,伤心至极。

    南天看着难受,摸了摸灵悦郡主的头。

    “郡主,节哀顺变吧!”

    南天安慰道。

    “哇......呜呜........”

    灵悦郡主,抱着南天痛哭了起来。

    “王叔,从小就照顾我,一直疼爱我,对我非常的好,不亚于我的父亲。可是,现在,王叔却死了,死在了我的面前。南天,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

    灵悦郡主,眼睛都哭肿了。

    曾经,活泼可爱的姑娘,现在也是变得忧郁沉闷了。

    “灵悦,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父亲,应该在侯府外被人围攻着!”

    南天说道。

    灵悦郡主,顿时提起了精神。

    “对了,父亲也在危难之中,走,我们快去救我父亲呀!”

    灵悦郡主焦急地说道。

    “天策侯实力高强,还有府邸中高手想保护,一时三刻,敌人奈何不了天策侯。不过,在之前,我们需要做一点事情!”

    南天眼眸一冷,一把将阿尔瓦给提了起来。

    “说,我问你几个事情!”

    南天冷声呵斥道。

    阿尔瓦害怕丧命,忙说道:“我什么都说!”

    “好,那你告诉我,你们四大公府,用来栽-赃-陷-害天策侯府的证据在哪里?你们这个计划,有什么纰漏之处?”

    南天问道。

    四大公府污蔑天策侯府的是,造反谋逆,一旦天策侯府平反了,后续的问题,都解决了。

    南天不可能长久呆在王都,这件事情,如果不妥善处理,搞不好,灵悦郡主和天策侯,一辈子都要流亡,处处受到王国的通缉。

    只有从根源上,把问题解决了,才会是好办法。

    “大人,这个我不知道呀!这种隐秘的事情,只有我父亲阴智公知道。如果,大人想要了解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找我的父亲阴智公。想必我父亲,还是很喜欢和大人,您这样的盖世豪杰,当朋友的。”

    阿尔瓦,娓娓而谈。

    “啪!”

    南天一巴掌,抽过去,直接打的阿尔瓦捂着脸蛋,不能动弹。

    “都到现在了,你还跟我玩心眼!你是不是想死呀!如果说,埃迪,菲利普,卡洛斯,他们不知道的话,我还相信。但是,你这个家伙,一肚子坏水,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你在公府里头地位不低,阴智公,绝对会让你参与一些大事情的谋划里头。”

    “你现在告诉我,你不知道谋反这件事情?”

    南天大吼道。

    “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呀!”

    “求求您了,放过我吧,想问清楚,可以找我父亲阴智公呀!”

    阿尔瓦低声道。

    南天点了点头:“好吧,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留着也是没有什么用处!干脆,我送你上路吧!”

    说着,南天手持流星宝剑,就要砍掉阿尔瓦的头颅。

    在剑刃距离阿尔瓦脖颈,还有一寸左-右距离的时候,阿尔瓦顿时瘫软在地上,苦苦地说道:“我说,我什么招了!”

    南天的宝剑,旋即停了下来,没有在斩过去。

    “不过,大人,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请求大人,你事后,不要杀掉我。我选择了这一条路,已经算是与公府决裂了。”

    阿尔瓦磕着头。

    南天收下宝剑。

    “行,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

    南天嘿嘿一笑。

    阿尔瓦旋即,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全部给说了出来。

    原来,四大公府,早在许多年前,就开始在南域布置各类探子。

    这些探子,专门负责在南域各地,假装天策侯的人,开始于沙湖王国的人进行地下交易。

    并且一些探子,也确实在四大公府的帮助下,成功地在天策侯的南域常备军团里头,担任了高级军官。

    这样一来,长此以往,自然是积累了许多原始证据。

    最为重要的是,最近一年内,沙湖王国的高层,也确实起了侵犯法兰王国的念头。

    在这个导火线下,四大公府联合告状,国王陛下,不信也得信。

    “其实,我们四大公府,这一次能够一举成功,还有一个关键人物。”

    阿尔瓦交待着。

    “谁?”

    南天追问着。

    “那人是天策侯的一个心腹大将,我们四大公府去告状的时候,把他也给带上了,在国王陛下面前,他的指证非常重要。毕竟,国王陛下,不是傻子,他知道因为城卫军的事情,我们四大公府与天策侯早有间隙!”

    阿尔瓦说着。

    “那个人,怎么样了?你们把他如何了?”

    南天眼前一亮,要是这个人,出来反过来,举-报一下四大公府,到时候,天策侯的冤情,也可以洗清楚了。

    “他死了,被火云公亲手杀的。这样一个人,我们自然不会留他活得太久.........”

    阿尔瓦说着,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危在旦夕,命悬一线了。

    “南天大人,您可是说过了,不能杀我的!”

    阿尔瓦重新,申明一下!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

    南天笑了笑。

    “对了,你们这件事情,这么天衣无缝,没有破绽吗?”

    南天,晃了晃手上的流星宝剑,一丝寒光,正好照在阿尔瓦的脸上。

    阿尔瓦吓了一跳,连忙脱口而出:“不是的,我们有一个记事本,是四大公联合签名的,上面记载了我们四人共同谋划事情的详细经过。每一页,四大公都会依次签字。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四人当中,有人中途叛出。”

    “那个记事本,在哪里?“

    南天怒喝道。

    阿尔瓦说到现在,总算是说出了关键所在!

    那个有四位大公的签名的记事本,一旦找到了,呈给国王陛下,天策侯的所有冤情,就全部清干净了!

    “记事本,是一个月换一个地方,在四大公府,轮-流换着存放。这个月,正好放在我们阴智公府。”

    “大人,如果您想要的话,我可以带您去取!”

    阿尔瓦,好心地说道。

    南天自然这其中,肯定有炸,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再者,这里有南天和魔辰,两大高手在,根本不用怕阿尔瓦的小花招。

    不过,为了顾忌天策侯的安全。

    南天叫魔辰先去,侯府外,帮助天策侯抵御一下敌人。

    灵悦郡主感激无比。

    魔辰对南天道:“南天兄弟,我过去的话,你可要千万小心呀!”

    “嗯,放心吧,我会小心的!那些魑魅魍魉,还奈何不了我的。”

    南天,哈哈一笑。

    “灵悦郡主,那边府邸的战况,比较凶险。你跟我一起吧,我们去一趟阴智侯府。”

    南天淡淡地道。

    灵悦郡主点了点头:“我听你的!”

    “走,你头前带路!”

    南天一脚踢在阿尔瓦,的屁股上。

    阿尔瓦浑身一凛,哆哆嗦嗦。

    “嗯,我给大人您引路!”

    阿尔瓦道。

    其实,在阿尔瓦的眼眸下,隐藏着一抹骇人的寒光。

    “好小子,竟然敢如此对我。现在,你的同伴又走了一个,你既然敢和我去阴智侯府一趟,我就要你有来无回。我阴智侯府数百年基业,高手如云,我待会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龙潭虎穴!”

    阿尔瓦心里头,阴狠地想着。

    南天早就将阿尔瓦的小心思,看清楚了。

    但是,目前的情况,十分特殊,那个记事本,必须要拿到。

    阿尔瓦虽然存了坏心思,但是那个记事本,应该有百分九十的概率,就在阴智侯府里头。

    南天牵-着灵悦郡主的手,将灵悦郡主护在身旁,然后用剑刃,逼-着阿尔瓦头前带路。

    阴智公府距离这里,有五六里的路程。

    好在,南天三人,修为都不弱。

    五六里的路程,快步行走起来,只用了十几分钟。

    看着眼前的府邸,看着牌匾上的“阴智公府”的四个大字,阿尔瓦心里头开始兴奋了!

    “少爷!”

    公府外,几个护卫,见到阿尔瓦回来了,忙不迭地躬身道。

    “大人,我们进去吧!”

    阿尔瓦朝南天笑了笑。

    “进去!”

    南天点了点头,阿尔瓦领着南天和灵悦郡主,进入了公府。

    阿尔瓦开始左拐右拐,带着南天和灵悦郡主,来到了一个院落当中。

    这个院落四周都是封闭的。

    “记事本在这个院落里头?”

    南天眉头一皱,随口问道。

    阿尔瓦当即,身子向后一退,离南天远远的。

    “自然不在这里!但是,这里却是你们的葬生之地!”

    阿尔瓦,冷冷一笑。

    南天倒是没有惊讶。

    “没有想到,你这么找急动手!”

    南天呵呵一笑。

    阿尔瓦眉头一皱:“死到临头,你还笑得出来?”

    话音一落,阿尔瓦的身后的墙壁上,立马是涌出了几百个公府高手。

    其中几个人,气息不弱,都是斗王级高手。

    在王都里头,经营了这么久。

    阴智公府的底蕴,也是不错的。

    虽然,阴智公带了不少人,出去和天策侯大战了,但是留在公府里头的,依旧有不少人。

    “一进大门,我就用隐晦的密语和护卫们沟通过了,护卫们通知了府中高手。现在,全公府上下,都处于战备状态。我公府里头,所有的战斗力量,加在一起,足有万人!哈哈,我看你还怎么逃出去!”

    “怎么样,怕了吧!跪下来,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我兴许还可以放过你一条性命!”

    阿尔瓦,张狂地大笑了起来。

    南天神色不变:“记事本,还在你们阴智公府里头吗?”

    阿尔瓦哈哈一笑:“自然在,但是你还有命来拿吗?”

    “今日,就算是一级斗王,都要饮恨当场!况且,你身边,还有一个累赘,灵悦郡主!”

    阿尔瓦道。

    灵悦郡主,也是知道,情况的危急。

    灵悦郡主推了推南天:“南天,你快走,不要让我拖累了你。你修为高强,可以自己冲出去的。”

    南天微微摆了摆手:“就这点人,其实不够我杀的!灵悦,你不必担心。”

    “阿尔瓦,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武学!”

    南天气沉丹田,声若洪钟,威势惊人!

    “上,将他剁碎了!”

    阿尔瓦愤怒的吼叫着。

    上万公府兵卒,如同洪水一般,像这里狂涌而来!

    “流星!”

    流星机甲附体。

    “我南天赖以成名的是剑术,世人皆知我剑术无双,但是却鲜有人知,我南天的指法,同样惊人!”

    “给我灭——苍冥一禁指!”

    南天一指头弹出,恐怖绝伦地气势,横扫而过。

    “啊!”

    “啊!”

    宛若灭世大魔出没一般,上万阴智公府私兵,全部殒命当场!

    弹指灭万敌,只在潇洒一笑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