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法杖的来历
    ,精彩小说免费!

    “哒哒!”

    一阵马蹄声传来。

    从街市的四面八方,涌出来一大队骑兵。

    骑兵的数量很多,瞬间,就将橙衣老者,灵悦郡主等人给围了起来。

    “有埋伏!”

    橙衣老者,也是反应过来了!

    “保护小姐!”

    橙衣老者,护在灵悦郡主的前头,手持长剑。

    四个锦袍大少,走了出来。

    这四人依次是:卡洛斯·威拉德,菲利普·巴尼,阿尔瓦·华莱土,埃迪·加布里埃尔。

    他们四人,依次是:连武公府,红山公府,阴智公府,火云公府的接班人。

    阿尔瓦冷冷一笑:“父亲大人,说得没错。天策侯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在这里丧命。”

    “你们果然是从地道里头出来了,我们可是等你们等了很长时间了!”

    阿尔瓦,狰狞地说道。

    四大公府里头,就属阴智公府最善于用权谋,一些奸诈之术。

    橙衣老者面色冰冷:“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天策侯府的地道在这里?”

    卡洛斯撇了撇嘴巴,抢先道:“我们四大公府,既然敢对你发难,自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这些年,我们四大公府,在你天策侯府里头,安插的间-谍,多了去!”

    橙衣老者心下一咯噔,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安全地护送小姐离开!”

    橙衣老者心里头,坚定了这个信念。

    “你四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也想留下我等吗?”

    橙衣老者,冷喝一声。

    “老家伙,杀你,我们四人还不够吗?”

    火云公府的埃迪,怒喝一声。

    当即,埃迪出手,箭矢如飓风一般,射、出!

    橙衣老者,手中长剑挥舞了一下,将这箭矢打落在地上。

    “火云公府的秘传箭术,不过尔尔,泛泛之辈!”

    橙衣老者,不屑地说道。

    埃迪大怒。

    “一起上,宰了这个家伙!”

    埃迪叫着。

    四位大少与橙衣老者缠斗在一起。

    大少们身后的骑兵,也是冲了过来。

    天策侯府的百名死士,也是立马出击!

    这百名死士,都是高手,各个都是九级斗尊以上的修为。

    他们专修杀伐之术,舍生取义,在战斗中,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斗力。

    四位大少带来的兵卒,虽然很多,足有五六千人。

    但是,有一时间,还真奈何不了,橙衣老者他们。

    灵悦郡主,被死士们保护着,毫发无损。

    “不要纠缠,尽快杀出去!”

    橙衣老者,抬腿一脚,将卡洛斯踢飞了出去。

    卡洛斯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筋断骨折。

    四位大少当中,少了一个,橙衣老者的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橙衣老者飞身而出,抱起灵悦郡主,就要离开。

    左右有死士开道。

    菲利普一着急,扑了过去。

    橙衣老者毫不手软地,一剑刺出,将菲利普的胸口给刺穿了。

    “少爷,少爷!”

    立马有红山公府的私兵上前,将菲利普抬回去救治。

    四少当中已经有了两个重伤。

    “小-比-崽-子,就凭你们,想拦住老夫,你们还嫩着呢!”

    橙衣老者冷哼一声。

    他毕竟是成名许久的斗王了!

    “嗖!”

    一支尖利的箭矢,从暗处射-来,没入了橙衣老者的小腹里头。

    箭矢上面,还刻印有两个子“火云”。

    橙衣老者脸色惨白,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在地上。

    一个独眼男子,从旁边的巷子里头,走了出来。

    独眼男子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弓箭。

    埃迪兴奋地叫了一声:“七叔!”

    原来,这独眼男子是火云公府的人。

    “王凯特,咱们许久没有见面了!”

    独眼男子,冷冷一笑。

    “刚才,你蔑视我火云公府,秘传箭术的话语,我都听得一清二楚,现在你可服气?怎么样,我火云公府的箭术,还不错吧!”

    独眼男子似乎认识橙衣老者。

    橙衣老者:“只恨当年,我没有用剑,直接杀了你!”

    独眼男子哈哈一笑:“没有杀我?你刺瞎我一直眼睛,此等大仇,我一直记着呢!”

    橙衣老者,心里头系着灵悦郡主的安危,没有心思在这里耗着。

    现在,整个王都都在缉拿天策侯府的人。

    若是在这里,拖久了,等四大公府的高手齐聚,到时候,在想要走,可就没有办法了!

    “走!集合成一个方向,不惜一切代价,立刻突围!”

    橙衣老者一手拉着灵悦郡主,一手提着长剑,大喝道。

    “杀!”

    死士们,悍不畏死地杀出了一条路。

    灵悦郡主,看着橙衣老者受了重伤,也是心痛无比。

    “王叔,王叔!你不要有事情呀!”

    “王叔,坚持住!”

    灵悦郡主说道。

    橙衣老者勉强一笑:“放心吧,小姐!老奴会护着你一直安全的。”

    “滴滴答答!”

    小腹上的箭矢,还被独眼汉子,淬上了毒药。

    现在,毒性爆发,橙衣老者内息紊乱,眼看着,命悬一线。

    “撕拉!”

    突然间,地上一个黑影,遽然成型,变成了一个黑袍男子。

    “杀!”

    黑袍男子,二话不说,一剑而出,刺穿了橙衣老者的胸口。

    阿尔瓦,也是兴奋起来:“二伯!”

    原来这个黑袍男子,是阴智公府的高手。

    “九级斗王!”

    橙衣老者突然青筋突起,整个人憋着一口气,然后率然出手。

    同样是以剑相刺,刺中了黑袍男子的左臂。

    黑袍男子,不得已倒退了出去。

    “你们两个九级斗王,不是我的对手!永远不是!”

    “走,小姐,我带你突围!”

    橙衣老者,已经在逆转气血,开始使用秘术,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潜能了。

    独眼男子,微微皱眉头。

    他没有料到橙衣老者如此强悍,中了箭矢,被毒药袭入体内,现在又被阴智公府的高手,给刺穿了胸膛。

    可是,就这么一个家伙,现在还有倒下去。

    信念!

    支持着橙衣老者的,完全是胸口里头的信念,不屈的信念!

    灵悦郡主愤怒极了!

    “你们这群混蛋,如此对我王叔!我要惩罚你们!”

    灵悦郡主,随手拿起南天给她的法杖,默念咒语。

    一个魔法水球抛掷了过去。

    “轰隆!”

    “轰隆!”

    这魔法水球威力大得惊人!

    本来,灵悦郡主是初入中级魔法师,顶多使用三级魔法。

    可是,现在,这个魔法水球的威力,明显是远远地超出了三级魔法的水平。

    准确的来说,已经达到了四级魔法的威力!

    灵悦郡主一个魔法水球下去,足有五六百个骑兵应声而死。

    黑袍男子,独眼男子,还有埃迪,阿尔瓦,都是一惊!

    “没有想到,灵悦郡主,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呀,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是高级魔法师了,未来晋升魔导师,也不无可能!你可是一个大大的隐患,今日你必须死!”

    阿尔瓦,阴狠地说道。

    灵悦郡主,自己也是有些吃惊。

    灵悦郡主,清楚自己的实力,这么厉害的魔法,按理说,自己是释放不出来。

    可是现在,却是真实地释放而出。

    “莫非是,这个法杖!是这个法杖的缘故?”

    灵悦郡主,开始注意着,自己手上的这个毫不起眼的法杖。

    仔细一看,那法杖上的珠子,还真的是晶莹剔透,流光溢彩,隐约间透露着不凡,静下心来去感悟,还能够感受到一股博大的龙威。

    黑袍男子见多识广,遽然间脸色变了又变,他似乎也开始注意到这个法杖。

    “这是,西玛帝国名震天下的资深魔导师费迪南的巨龙法杖!”

    黑袍男子,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想起来了!五年前,我和阴智侯,去西玛帝国皇宫里头朝拜西玛大帝的时候,在费迪南的手上见过一次!”

    黑袍男子恍然大悟。

    “费迪南?”

    “资深魔导师?”

    提起费迪南的大名,埃迪,独眼男子他们都是有所耳闻。

    毕竟,魔导师的数量,比斗王实在要少太多了!

    而且,费迪南还是资深魔导师!

    人的名,树的影!

    费迪南的余威,震慑很广!

    “可是,前线战报上,不是说,费迪南魔导师,被人斩杀了!斩杀费迪南的是一个咱们王国新晋升的侯爵,名字叫:南天的人吗?听说,这个南天和北疆的守北公关系很好,他应该在北疆呀。杀了费迪南,这个巨龙法杖,应该是南天侯爵的战利品才对!”

    阿尔瓦冷静地分析道。

    “说,灵悦郡主,你手里头,怎么会有这个巨龙法杖?你和南天侯爵,是什么关系?”

    阿尔瓦,喝问道。

    南天不仅是普通的世袭侯爵,还是法兰王国守北公的挚友,更是官居从一品的荣誉大将军,手握实权,加上战功赫赫,最近颇为受到国王陛下的赏识与尊敬!

    阿尔瓦不想这件事情,牵扯到南天。

    灵悦郡主,也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侯爵南天?

    那个呆瓜?

    他给我的是,竟然是名震天下的费迪南魔导师的巨龙法杖?

    身受重伤的橙衣老者,心里头也是在翻江倒海着。

    他没有料到,自己屡次侮辱,看不起的青年人,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历!

    橙衣老者,后悔不已。

    埃迪是个暴脾气,见灵悦郡主不说话,也是暴跳如雷:“阿尔瓦,跟她废话什么?直接杀了她,就是了!南天侯爵,再厉害又如何?他还敢和我们四大公府为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