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秋猎
    ,精彩小说免费!

    宫廷卫士不敢怠慢,忙接过请帖,仔细核对。

    南天嘟囔道:“不用这么仔细,这是你们的人,在几个时辰前,送给我的!”

    那检查的宫廷卫士,一愣,但是工作仍旧是一丝不苟的。

    韩公子面色一沉。

    “你这个贱民,休要口无遮拦,就凭你,也能搞到请帖?”

    “你真的当你是谁了?卫士呀,就给我好好的检查,保不准,这个贱民,拿出来的请帖是假的,仿冒的呢!这可是死罪一条!”

    韩公子,厉声呵斥道。

    哪知,那宫廷卫士忽然间,跪倒在南天的脚下,双手托着请帖,归还给南天。

    “先生!”

    核查请帖的宫廷卫士,恭敬地说道。

    韩公子还有些不明所以!

    韩公子心中腹诽着。

    韩公子想不明白,这件事情!

    香公主,聪慧过人,看出了些端倪。

    “这请帖上的字,是文王陛下亲自书写的,没错,那笔应该还是文王陛下,最为珍视的金毛玉龙笔沾染上御用百年墨汁,才写出来的!”

    香公主用手帕,捂着嘴巴,失声说道。

    香公主宛如秋水的眸子里头,掩饰不住,那浓浓地惊讶!

    这一次,香公主更惊讶了,比先前的惊讶还要高上一个层次!

    其实,习武之人,都是有些很好的记性。

    那一日,南天救了人,又敢于和韩公子争锋相对,着实让香公主记忆尤深。

    但是,南天在香公主的印象里头,也顶多不过是,一个比较热心肠,乐于助人的一个普通商客罢了!

    今日,又见南天。

    香公主首先惊讶于,南天能够拿出请帖!

    再次惊讶于,南天能够拿出一张与众不同的请帖!

    每一年,秋猎,文王都会发很多请帖。

    但不是,每一个请帖上面的字,都是文王亲笔写的。

    正常情况下,文王只给当朝正一品官员,又或者世家大族的主事人写!

    南天这样,怎么看,也不像是正一品官员,更不是像是某个世家大族的主事人呀!

    “见字如见人,文王亲笔所写的请帖,就如同文王亲至!我也要行礼!”

    香公主喃喃低语一句,旋即向南天款款地行了一礼。

    南天没有想到,自己手上的请帖,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呀!

    嘿嘿,既然如此!

    南天眼眸一冷,幽幽地冷光扫射到了韩公子的身上。

    “你还给我跪下!”

    南天暴喝一声!

    韩公子脖子一挺。

    “什么,叫我向你一个贱民下跪,不,不!这不可能的!我不会向你下跪!”

    韩公子怒吼道。

    南天晃了晃手上的烫金色请帖。

    “哼,我手上的请帖,可是文王亲自所写,有文王提写的字!见字如见人,你不下跪,就是对文王不敬!哼,那么也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我就是当场杀了你,也是占理的!”

    南天大喝道。

    韩公子终究是害怕了!

    文王,是大王,对大王不敬重,那么后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杀头!

    韩公子咬牙切齿地,面庞扭曲地朝着南天下跪。

    南天哈哈大笑,走上前,摸了摸韩公子的头。

    “对嘛,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态度!不然的话,是要杀头的哦!”

    韩公子屈辱至极,心中恨不得,将南天当即碎尸万段。

    看着韩公子一脸憋屈的模样。

    香公主也是不禁好笑。

    韩公子以前在韩家的势力,在向阳城里头,可谓是无恶不作,到处烧杀抢掠,在城内的青年一辈里头,还没有能够让韩公子吃瘪的存在。

    南天的出现,无疑是一个异数。

    香公主为人谦和,平日里,最是看不惯韩公子的为人。

    “行了,滚吧!”

    南天一脚踢在了韩公子的屁股上,让韩公子吃了一个猪啃屎。

    韩公子见南天手上有请帖,不敢正面对抗,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

    韩公子心中暴躁无比,已经在怒吼着:

    见韩公子走远了。

    香公主迈着款款莲花步,来到了南天的身旁。

    “敢问,先生,你从哪里得到的请帖?你是什么身份?”

    香公主疑惑地问道。

    南天呵呵一笑:“这个重要吗?我告诉你,我就是一介平民,你相信吗?”

    香公主可爱地“扑哧”一声:“自然不信,一介平民,能够拿到文王的亲笔请帖?”

    “你爱信不信!”

    南天洒脱一笑,快步离开了。

    在不远处,文王等一些权贵,已经搭建好了棚子,摆好了酒席。

    南天来到酒席上。

    南天一瞥眼,就看你见了公孙长智。

    身为相国的公孙长智,就坐在文王的右下首,地位尊贵无比。

    坐在文王左下首的,是一身戎装的,面色阴厉的韩劲武。

    至于,坐在文王对面的,则是一个美妇人。

    这个美妇人,来历可不小,她是香春宫现任掌门。

    传闻,香春宫的掌门曾经与文王有过一段恋爱,文王爱掌门爱得死去活来。

    但是,终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文王与香春宫掌门,没能结合在一起。

    不过,由于这一层关系,整个文王封地,倒是无人敢惹香春宫。

    就连香春宫掌门,最喜爱的女徒弟,都被文王破例,赏赐了公主爵位,冠名“香公主”。

    见人都来的差不多了。

    文王起身,端起来酒杯。

    “诸位,都是精英!又逢一年一度秋猎,还是老规矩,就让一些年轻人们去掺和着,好好玩一把!还是像往届那般,谁家的子弟,猎杀的异兽最多,就是本届秋猎的冠军!我呢,则会答应冠军一个小请求!”

    文王哈哈大笑着,说罢,仰头喝干了,杯中之酒。

    众人见文王敬酒了,也不敢继续坐着了,纷纷给文王回敬。

    “诺,我们都听从大王的!”

    公孙长智最后以相国的身份表了态,铿锵有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