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韩公子
    ,精彩小说免费!

    南天一行人刚刚步入向阳城里头,就遇到一队骑兵。

    这一队骑兵蛮横无比,头戴黄毛钢盔,肩带骷髅勋章,手持鲜红色的鞭子。

    “散开!”

    “散开!”

    骑兵长,当头呵斥道。

    几个妇女老妪,因为走得慢一些,被长鞭打中,顿时是皮开肉绽。

    还有一些孩童,因为跑得慢一些,更是被一些凶狠的骑兵,直接一刀砍去了脑袋。

    那孩童的脑袋,就这样,骨碌碌地滚落在了地上。

    在骑兵们的身后,是一辆四匹金马拉乘的豪华马车。

    这豪华的马车,外边装饰豪华无比,金银华贵,彰显的光彩夺目。

    在马车的车顶之上,还有一面金丝缝纫,玉石镶嵌的旗帜。

    旗帜上面是一个大大的“韩”字!

    只要,在向阳城里头,生活过一段时间,便知道,这是城内顶尖世家大族——韩家的直系锦旗!

    非韩家的直系子弟,不可悬挂!

    韩家是向阳城里头的老牌世家,千载春秋,一门九相国十八将帅,辅助了九任“文王”!

    当朝文王,清点的相国就是韩相国。

    还有,当朝文王账下的闻名远扬的四大将帅,有两个将帅姓:韩!

    韩家在文王封地里头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甚至有传言,曾经文王想上报天子,给韩家一个“二等诸侯王”的爵位。

    不过,因为此事,受到了诸多势力的阻扰和一些其它因素的干扰,最终作罢!

    但是,韩家的威名,依旧不可小视,在整个混战国度里头,都是威名赫赫的!

    正巧,南天带着邹船长走了过来。

    一个少女领着一个老翁,想要躲避这群凶蛮的骑兵。

    但是,这群骑兵已经如影所至。

    骑兵张,狞笑着举起了大刀,就要将老翁与少女给砍死掉。

    眼看,老翁和这少女,惨遭骑兵们的虐杀。

    南天眼眸一瞥,凌厉逼人的真气,爆射而出。

    那骑兵长惨叫一声:“啊!”

    翻身从马背上,滚落了下来,摔了一个猪啃屎。

    骑兵长气愤异常,高高地举起斩马刀,怒吼道:“是谁?到底是谁?想搞事情吗?”

    “麻蛋的,不知道,我是韩公子手下的人吗?”

    骑兵长一边怪叫着,一边命人,将四周封锁了起来,开始寻找可疑人员。

    至于,那个老翁与少女,也被骑兵长派人给控制了起来。

    南天啐了一口。

    “弟兄们,上!”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侠骨柔肠在!

    南天既然出手相助了,就不会放任这个老翁与少女被欺辱。

    南天领着邹船长拨开人群,走在前头,与骑兵长面对面。

    骑兵长不屑地看了看,南天一身普通的打扮。

    “一群贱民,你们赶快给我滚蛋!否则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骑兵长冷冷地说道。

    南天指了指老翁与少女。

    “将他们放了!”

    南天郑重地说道。

    “放了他们?嗬!他们公然袭击我,罪大恶极,必须要处死!”

    骑兵长恶狠狠地说道。

    “袭击你?哈哈,实话告诉你,刚才,让你翻身摔落在马下的,是我!”

    南天冰冷的说道。

    这个骑兵长,南天已经用武神系统,将他看了遍。

    这个骑兵长的修为,也就是七品武尊。

    这样的货色,南天弹指可杀!

    果不其然,话音一落。

    一道流光,划过!

    骑兵长的脖颈处,喷出一道血柱。

    骑兵长殒命了!

    一时间,大街人群哗然!

    跟随而来的骑兵们,也是大惊失色!

    一个个手持兵刃,警惕地看着南天,将南天和邹船长等人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杀了骑兵长官,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跑了!”

    百十来号骑兵,怒笑连连。

    南天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随意地挥了挥手。

    一股凌厉的旋风,凭空生起!

    然后,“轰然间”,将几个骑兵卷飞了出去。

    南天将那个老翁和少女,救了下来。

    “走!今天,谁敢阻拦一步,我就立马干掉他!”

    南天冷冷地说道。

    这群猪狗不如的凶恶之人,连妇孺老少都杀,南天也不会跟这些禽兽客气!

    南天说罢,拉着老翁和少女,就要离开。

    百来号骑兵,畏惧南天的手段,但是,迫于压力,又不得不上。

    这一次,甚至都不用南天出手。

    邹船长及其随从,在一旁,都替南天干掉了那些骑兵。

    “铿锵!”

    “砰砰!”

    “当当!”

    打斗声异常的激烈!

    终于,惊动了,坐在后面豪华马车里头的人。

    一个看似管家打扮的短须男子,掀起马车帘子,走了下去。

    “贱奴!蠢货!竟然让人打扰到了,公子赶路,罪无可恕!”

    短须男子摇头晃脑地斥责了,自己的一干骑兵。

    旋即,短须男子阴冷的盯上了南天。

    “你们这些大胆刁民,竟然打扰到公子!更是罪该万死!今天,老奴亲自出手,必要把你们全部擒获,然后凌迟处死!”

    短须男子恶毒地说道。

    南天瞥了瞥了这个短须男子。

    这个短须男子修为的确很高,是一个二品武尊!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高高在上般的存在。

    但是,南天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这个家伙!

    “韩钟,你又在行凶作恶了!”

    轱辘轱辘,车轮转动。

    在另一条街道上,一辆彩虹马车驶入了过来。

    这个彩虹马车,显然也是有大来头,马车的车顶之上,插着一个面宽大的,随风飘扬的彩旗。

    彩旗上面,绣着一个清秀端庄的“香”!

    在向阳城里头,经常生活的人,肯定知道,这是向阳城里头顶尖豪门势力——香春宫的公主车鸾。

    那清脆,好听的声音,就是从公主车鸾里头,传出来的。

    韩钟这是韩家的一个管家,哪里比得上,公主尊贵!

    韩钟停手,朝着车鸾,鞠了鞠躬:“公主,您误会了!老奴,只是处理一些害虫!”

    “韩钟,你还想狡辩?当我不知道吗?这些年来,死在你手上的妇孺老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

    “你现在给我闭上嘴巴!叫你家公子出来,我要和他好好谈谈!”

    车鸾里头,传来一阵轻斥。

    韩字马车里头的,真正主人坐不住了!

    一个面目阴翳的,黄衣青年,手里头轻轻地摆着扇子,走下了马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