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溪名大人
    ,精彩小说免费!

    ,最快更新重生之机甲武神最新章节!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你!”

    江全发出一声冷笑。

    “斩!”

    江全劈出一道青色的能量旋风斩。

    南天根本没有打散躲。

    任由旋风斩,劈在自己身上。

    “轰!”

    烟尘四散,众人都以为,南天不死也得脱层皮。

    哪曾想,南天毫发未损。

    不过,原本被南天放在衣兜的猛虎兵符,掉落了下来。

    南天呵呵一笑,就要弯腰去捡。

    江全眼尖,也看到了猛虎兵符。

    不过,当看到猛虎兵符的那一刻,江全浑身一震。

    江全自从当上了风行省大都督后,就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但是,那古老沧桑的兵符,一出现,一股森然的寒意,就没由来地侵入了江全的全身。

    江全的记忆一瞬间,就回到了以前,自己在风行省机密档案时,翻阅特级档案的时候,见到过的图片。

    那图片所描绘的就是那兵符。

    档案上面,有一段描述:得猛虎兵符者,得嚎哭深渊三百万鬼兵,鬼将!

    “三百万鬼兵,鬼将!”

    江全不禁冷汗涔涔。

    风行省虽然军警加上银河军外部编制的军士,一共也有上千万人。

    但是那上千万驻军,都不是精兵,或者说,他们都是一些虾兵蟹将。

    一些弱小的上古军士,根本无法幻化而成鬼兵,鬼将!

    嚎哭深渊的那三百万鬼兵,鬼将,都是上古军士中精锐中的精锐!

    精锐中的精锐对上虾兵蟹将,孰强孰弱,结果显然易见。

    江全一下子傲气全部消失不见了。

    “敢问阁下,这个兵符,你是如何得到的?”

    江全小心翼翼地问道。

    南天拿起猛虎兵符,晃了晃。

    “你是说这个?我闯过了嚎哭深渊的三大鬼门关,从而得到的。”

    南天淡淡一笑。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看来,那个兵符,就是档案上,所记载的猛虎兵符。可以顷刻间,召唤出三百万鬼兵,鬼将!”

    江全心中一凛。

    江全再也不敢一丝狂傲。

    江全褪去机甲,卑谦地跪倒在南天身边。

    “鄙人江全,先前不知大人身份,招惹了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江全恭恭敬敬地说道。

    周围的人看傻眼了!

    这里可是风行省呀!

    江全可是风行省的大都督,位高权重,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在整个双子星上,能够在官位上比江全高的,也就寥寥几人。

    但是能够让江全单膝跪地的,只有双子星的主宰——漩涡基地的守备!

    难道,这个穿着土掉渣的青年毛头小子,是漩涡基地的守备?

    肯定不是!

    漩涡基地的守备,经常上各大媒体,在场众人都见过,漩涡基地的守备是一个中年男子,可不是一个毛头小子。

    那这个人,又是谁?又有什么来历?

    江全已经位列一省大都督了,还要行跪拜礼!

    天呐!

    难道这个小子,是一个来自高等级星球的大家族子弟,或者银河联盟高层的高官的子弟?

    众人心中揣度不定。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轻视南天了。

    南天呵呵一笑:“我只是一个来自普通乡镇的青年而已,你是大都督,何必要称呼我为大人!”

    “起来,我们再打一架!”

    南天勾了勾手指。

    江全苦笑不已。

    江全心中:“天呐,您可是手握三百万鬼兵,鬼将的人!我不称呼你为大人,还要称呼谁为大人?你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军阀,要灭谁,就灭谁呀!我还敢和你打架比武?”

    当然这些江全,可不会傻乎乎地说出来了。

    关于,猛虎兵符这件事情,在风行省的机密档案室里头,都属于绝密级别。

    按照规定,是严禁外人知道。

    这件事情,就连江全的儿子江傲昊都不知道。

    童震他们更是模模糊糊。

    “不不,大人,尊贵无比。我怎么敢和大人较量!这一件事情,我已经彻底的认知清楚了。全部都是小儿的错,还请大人不要计较!”

    江全讨好地说道。

    一边说着,江全招来了江傲昊。

    “爸爸!”

    江傲昊有些不满地说道。

    江傲昊不明白,为甚,以他江家的实力,还需要向南天低头。

    “快点跪下,向大人赔礼道歉!”

    江全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道。

    江傲昊一下子就扬起头,满脸怒容:“凭什么呀!爸爸,你可是手握千万大军的大都督,我们何须要向整个土鳖子道歉!”

    “我看他很不爽,爸爸,赶快把他杀掉!”

    江傲昊不知死活地说道。

    江全气得直发抖。

    开玩笑,和一个手握三百万鬼兵,鬼将的人这样说话,难道嫌弃自己命长了?

    江全“啪”的一巴掌,直接把江傲昊打翻在地上。

    江全摁着江傲昊的头,就往地上“砸”,不停地给南天磕着头。

    “咚咚!”

    直到最后,江傲昊的脑袋都血流满地了。

    “大人,你可满意?”

    江全卑谦地说道。

    南天摇了摇头:“这小子,得罪的不是我,而是婷兰小姐。是否能够赔罪,还得看婷兰小姐的意思!”

    南天说着,一边同童婷兰牵了过来。

    童婷兰对眼前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

    南天竟然挥手间,就让权倾四方的江全大都督跪拜了,而且还亲自抓着江傲昊来赔罪。

    童震给童婷兰打了一个眼色,告诉童婷兰见好就收,不要太得寸进尺。

    毕竟,江全威风犹在。

    江傲昊也是江全唯一的儿子。

    童婷兰嗫嚅了一下,告诉南天:“把他放了吧!溪名,我不想你掺和太多。”

    南天微微一笑:“没关系的!你想怎么处置这个家伙?尽管说,不要担心!”

    童婷兰善解人意地摇了摇头:“把他放了吧。”

    南天呵呵一笑:“算了,这个恶人,还是我来做吧!江大都督,你把他给处决掉吧!这种人渣,留着估计还会祸害不少人!”

    江全浑身一震。

    “溪名大人,你真要处决犬子?”

    “大人,我想求情.......”

    江全“可怜巴巴”地说道。

    南天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这件事情,不容回旋!必须处死他!”

    “这一次,若非有我在,想必,这里就要血流成河了!而我,若有强横的修为,恐怕也要死无葬生之地吧!”

    南天语气森寒。

    “是!”

    江全铁血无比,看南天下了决定,江全也没有片刻犹豫。

    手起刀落,江傲昊就被斩杀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