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治病
    ,精彩小说免费!

    南天去药材铺抓完药,便急匆匆地回到了柳家大院。

    再次看到,纳兰清若,南天发现纳兰清若的脸庞更加惨白了。

    南天连忙抱起纳兰清若。

    “纳兰姐姐,你怎么样了?”

    南天焦急地问道。

    纳兰清若淡然一笑:“溪名,姐姐没事。”

    “按照我的吩咐熬药吧!”

    “好的,姐姐,我这就去煎药!”

    一边听着纳兰清若的吩咐,南天一边熬着药材。

    但是,听着听着,做着做着,南天条件发射性地站了起来。

    “姐姐,你的方法有些错误。溪名,帮你改进一下吧。”

    纳兰清若有些惊讶:“溪名,你对药学有些研究?”

    南天微微点了点头:“也不是很精通,也就在刚才,溪名,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全部是关于医药的。我相信我的那些记忆,不会错的。”

    “姐姐,你的病,我也看出来根本来了。待会,等我用改良过后的方法,把药煎好,再给姐姐你针灸推拿一番,定会让姐姐药到病除,从此再无痛疾。”

    南天笑道。

    纳兰清若眼眸中,浮现一抹亮光:“我也很期待。溪名,姐姐,料定你以前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南天傻傻地挠了挠头:“姐姐过奖了,我就一个普通人,是纳兰姐姐的小弟弟。”

    待到药材煎好,南天给纳兰清若服下。

    纳兰清若的脸色红润了一些。

    “弟弟,你煎熬的药材,果然和我以前的不一样。喝下去,暖暖的,十分舒服。”

    纳兰清若说道。

    南天有些尴尬地道:“姐姐,舒服就行。不过接下来,姐姐,若想把此病治本的话,我可能要冒犯一下。”

    “冒犯一下?弟弟,你还能冒犯我什么?只要能治好我这毛病,弟弟就尽管冒犯吧。”

    纳兰清若微微一笑。

    “那我就放心了!”

    南天点了点头。

    话音一落,南天蓦然出手,一把将纳兰清若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霎时间,衣衫褪尽,露出了纳兰清若绝美光洁的胴-体。

    “啊!”

    纳兰清若惊叫一声。

    “姐姐你不要紧张!我马上进行推拿和针灸!姐姐,你先忍耐一下。”

    南天一边说着,双手按在纳兰清若的身上,不停地进行着有规律的抚摸与按摩。

    这种手法很特别,其实这是南天潜意识里头,传承自古武时代神医的旷世医术。

    南天一边推拿着,一边运足真气。

    南天的神龙真气,十分神奇,沿着南天的手掌,一寸寸地,进入纳兰清若的经脉中。

    纳兰清若受损的筋脉与内脏,都被奇迹般地快速修复着。

    南天推拿过纳兰清若全身后,南天又找来一套银针。

    “姐姐,我来给你针灸,这个过程会有一些酥麻,你忍耐一下。”

    说吧,南天双手一张,银针一个个落下。

    每一个银针都扎着了纳兰清若身体内关键的穴位上。

    “嗯,嗯......”纳兰清若轻轻地叫了叫。

    “哇!”的一口,紧接着,纳兰清若吐了一大口黑色的鲜血。

    这些鲜血,都是淤积在纳兰清若体内的毒素。

    “好了,一切都搞好了!”

    南天高兴无比。

    纳兰清若本想责怪南天。

    但是,看到南天那清澈单纯的眼神,没有一点儿的邪念。

    纳兰清若顿时气也消了。

    “看什么看,快给姐姐,把衣服拿过呀!”

    纳兰清若美眸一番,嗔怪一声。

    南天憨憨一笑,点了点头,旋即把衣服递给了纳兰清若。

    纳兰清若连忙穿上。

    南天不禁喃喃地道:“纳兰姐姐,你脱-光衣服,真漂亮!”

    纳兰清若俏脸一红:“只有脱-光衣服的时候好看吗?”

    南天连忙摇了摇头,跟拨浪鼓似的:“不是的,不是的!纳兰姐姐,穿不穿衣服,都好看的!我都喜欢看!”

    “贫嘴!”

    纳兰清若轻骂一声。

    心里头,纳兰清若也是纠结无比,自己保守了这么多年的身体,竟然就被这个大胆的弟弟给看光了,摸遍了。

    不过,好在,南天的医术真的很厉害。

    服药过后,再加上一番推拿,针灸。

    纳兰清若感觉身体充满了生命力,以前的病疾都好了。

    没多久,柳河又过来了。

    柳河带了很多礼物,都是要讨好纳兰清若的。

    纳兰清若自然清楚柳河这个花花公子的本意,纳兰清若始终是拒绝着柳河。

    柳河显得有些耐烦了。

    柳河愤怒地道:“纳兰清若,你知道吗?因为我柳家包庇你们一行,现在申屠家已经得到了消息。申屠家的一些杀手,都开始对我的妹妹下手了。我们两大家族,即将因为你挑起一场大规模战争!”

    “我们可以离开!”

    纳兰清若坚定地说道。

    柳河顿时泄了气,还没有得到纳兰清若的肉-体呢,柳河怎么会善罢甘休。

    “不不,纳兰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赶你们走呢?我已经和父亲商量好了,马上就为你们传送门,送你们去风行省。不过,这个需要一点准备时间。你们再等等吧。”

    柳河讪讪地笑道。

    纳兰清若冷冷地道:“希望,柳少爷,没有骗我们!”

    南天对这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柳河,很是反感。

    “纳兰姐姐,我们现在就走吧。我实在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南天说道。

    还不待纳兰清若说话。

    柳河就阴测测地对着南天低语道:“怎么了,小子,害怕了?你可别忘记了。明天下午,我们之间还有一个比试呢!”

    “当然,如果你若是害怕了,可以灰溜溜地逃跑。我不会追你的,哈哈!”

    柳河阴毒地说道。

    南天咬了咬牙,愤慨无比:“我才没有害怕呢!”

    “那好,明天下午,我们不见不散!”

    柳河大笑着离开了。

    “溪名,你和柳河有什么比试?你可不能冲动呀!”纳兰清若面色有些担忧。

    南天点了点头:“嗯,放心吧,姐姐!溪名,心中有度。”

    纳兰清若展颜一笑:“那就好,那就好!”

    翌日下午,一个柳家护卫过来通知南天。

    南天知道比试的时间到了。

    是该和柳河,一决高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