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怒发上冲冠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南天神色尴尬,糯糯以为南天误解了自己。

    糯糯红着脸,轻声细语地说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哦!我糯糯不是那样随便的女生。刚才在山洞里头,你救我于雪豹之口。现在,又救我和叶甜姐姐免遭匪寇羞辱,”

    “我对你单纯的敬佩与崇拜,绝无他意!”

    糯糯说道最后,耳根都羞红了。

    “嗯,我知道的。你和叶甜都不是随便的女孩纸。另外,我叫南天。我现在要走了,拜拜!”

    南天潇洒一笑,就要带着余白和肖锋走了。

    叶甜和糯糯立马追了过来。

    “诺,这是我的一个香囊,你救了我,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的。这个香囊是我亲手缝制的,里面是我家乡土生土长的薰衣草。”

    糯糯从内衣里头掏出一个香气扑鼻的香囊递给南天。

    南天脸皮厚,直接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并且感叹了一句:“现在,这个年代,还有你这个心灵手巧的姑娘,真是少见了!看到你这个香囊,真的好生让我怀念古武时代的一些闺阁大小姐。”

    叶甜也不甘落后,只不过她是市长千金,真正的豪门贵女,从小娇生惯养的,可不会什么缝制香囊。

    叶甜很是果断,将自己一直贴身佩戴的羊脂白玉给了南天。

    南天脸皮奇厚,深呼吸了一下,感受着这羊脂白玉上叶甜的体香,赞不绝口:“这块玉丝毫不比香囊要差呀!”

    叶胜脸色一黑。

    叶胜有些不悦地对叶甜道:“小妹,这块玉可是爸爸给你的传世之宝,守护你一世平安的,一直要到你真正遇上心上人的时候,才能把玉给别人!”

    叶甜执拗地摇了摇头:“哥哥,妹妹自己有主见的。你就不要掺和了!”

    南天一听,也不好意思收下这羊脂白玉了,就要还给叶甜。

    可是,叶甜死活不愿意收,非要把玉给南天。

    南天也没办法了,只能收下。

    南天看着叶甜含情脉脉地表情,嘴角一咧:“额,姑娘,我真的有急事,要先走一步了!日后,若是有事相求,可以来东阳市第99直辖区的军事机器审计职业学院来找我!报上我的名字,南天,就行了!”

    南天说着,便带着余白和肖锋匆匆离开了。

    见到南天走远了。

    叶胜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凝重。

    “小妹,我有些话,我必须要说清楚!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叫南天的,是怎么能够在神禁之地召唤出机甲!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的机甲修为只有六等机甲兵!”

    “当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有那么强大的肉搏能力,但是这些种种,都不足以提高他的地位!他刚才也说了,他只是一个职业学院的吊丝学生而已!”

    “他现在的地位,能力,权势都不足以和小妹谈恋爱的!小妹是爸爸最喜欢的女儿,爸爸是市长,权势滔天,不可能看上这个女婿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尽快断了这份念想吧!还有许多豪门贵公子,在等着你呢!”

    叶胜对着叶甜郑重地说道。

    “哥哥,我就是......”叶甜还想说些什么,却是被叶胜直接堵上了。

    “小妹,你不要多说什么了!回去之后,我就会把这件事情告诉爸爸,爸爸的手腕你是知道的。”

    叶胜有些冷漠地说道。

    一旁的糯糯倒是有些开心。

    因为,糯糯出身草根,根本没有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她可以自由地追求她的恋人。

    ......

    南天回到审计学院后,就准备训练他的骨干成员们。

    自打从大雪山回来后,南天知道超一级本科的大学学生,真的很牛逼!

    自己的手下们,还需要多多磨砺!

    眼看,距离百校机甲联赛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了。

    南天让手下们都投入了更加严厉的地狱训练当中。

    南天自己也是排开一切,刻苦地提升着修为。

    很快,三天后,南天的机甲修为就变为了五等机甲兵。

    这在军事机器审计职业学院也是破了记录。

    在军事机器审计职业学院,建校的几十年的历史中,没有任何一个学生能够在在校阶段,成为五等机甲兵的。

    南天的名字,再一次被校领导们大肆宣扬了一番。

    南天也收到了老师发的,一大堆“三好学生奖状!”

    还有什么“优秀学生干部”奖状,“文明学生”“十佳大学生”等一系列奖状。

    反正只要学校有的奖状,老师全给南天发了一张。

    每一天,南天在教室中的桌子都塞满了各个班级女生写的情书,还有一些娇滴滴的鲜花。

    当然,南天并不在意。

    因为,南天忙着各种各样的自己的事情,根本无暇来上课,逃课,旷课早就是家常便饭了。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着,直到有一天,南天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是南天妈妈打过来的。

    妈妈说,爸爸被人打了,现在在医院里头,让南天赶快回去看看。

    南天顿时一怒!

    敢欺辱我南天的亲人,我一定要他付出的血的代价!

    南天拳头攥得“咔吧咔吧”响。

    南天先是在电话这头安慰了一番妈妈,然后便出了学校,打了一辆出租飞车,直奔东阳市第99直辖区第一人民医院。

    南天到了病房,就看见了浑身插着各种各样管子的爸爸。

    南天的爸爸伤得很重。

    南天的妈妈神色憔悴,悲痛不已。

    “妈妈,妈妈!”

    南天忍住没有哭泣,上前握住了妈妈粗糙的双手。

    “儿你来了!”南天的妈妈语气疲惫不堪,显然是为这个小家庭操碎了心。

    看着妈妈并不大的年纪,头发上却是染染白发,南天心中揪心一痛。

    前世古武时代,南天无父无母,只有一个传授他绝世武艺的师傅。

    今世,有一个圆满的家庭,南天绝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

    南天看着爸爸身上的伤势,双眼血红,怒发上冲冠!

    南天尽量平顺了语气问道:“妈妈,爸爸这伤是怎么回事?”

    南天妈妈一叹气道:“儿呀,你的爸爸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去赌场看看,有时候也会玩几把。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是被赌场的人给打了!好在,你爸爸被好心人送到医院比较及时,现在倒是没有了生命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