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章:生死逃亡
    “轰轰!”

    “砰砰!”

    金甲骑士长和尼尔森等人,与采石会和叛徒黑面,展开了激烈地战斗。

    余白背着南天,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肖锋则是领着小弟们,给余白垫后,时刻注意着后头的追兵。

    “事到如今,只有去那个大峡谷深处,才有一线生机!”

    肖锋说道。

    “嗯,对的!”

    “老大,你一定要坚持住!”

    余白十分担心南天的伤势。

    现在,是危机的逃命时刻,他们根本来不及给南天治疗。

    此刻,南天很是虚弱,中了“大裁决术”的余波,四肢无力,生机衰竭。

    但是,南天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该死的!”

    “千防万防,没有防得住,黑面这个叛徒!大祭司,黑面,我迟早让你们后悔!”

    南天攥紧了拳头,狠狠地说道。

    教会的“大裁决术”,是一门很是古老的术法,很是厉害,尤其是黑面执行长半神强者释放出来。

    南天不敢耽误,趁着现在,还有些力气,连忙从生命之界里头,取出了一些生命之泉,大口地饮用而下。

    “咕噜!”

    “咕噜!”

    有生命之泉,提供生命精气的补充,南天的伤势算是缓解了许多。

    不过,令南天欣慰的是,自己的钢甲护心镜,并没有碎裂。

    显然,没有自动触发。

    护心镜,有自动护主功能,只去抵挡必杀一击。

    黑面执行长的“大裁决术”余波,虽然威力惊人,能够重伤南天,但是不至于直接秒杀南天,因此钢甲护心镜,没有自动激发,也算是情有可原。

    “钢甲护心镜是索伯大帝,空间戒指里头的至宝,这个东西还在。我的性命,就多一个保障!”

    南天心道。

    不过,现在,南天当务之急,是要赶紧趁着这空档时间,来调理身体,能够恢复一点实力,就恢复一点实力。

    并且,南天开始运转着九天神龙真气,将“大裁决术”残留的因子,给一点点地踢出掉。

    那一边,金甲骑士长,激发了燃烧生命的秘法,战力惊人,一人独占黑面执行长,七当家,独狼团长,三大半神,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黑面执行长,心中焦急,此刻他被拖住了,若是南天跑掉了,侥幸未死!

    到最后,他吃不了兜着走!

    大祭司的狠辣,黑面执行长最清楚不过了。

    南天若是死了,那还好,一了百了!

    若是,南天未死,安然回到了教会总坛,事后罪责起来,大祭司肯定会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最后还把他黑面给拉出来,当作替罪羔羊,来平息教宗一系的怒火!

    “南天必须死!”

    “金甲,你我同是出自教会,你光明骑士团有燃烧生命年轮的秘法,我宗教裁判所就没有吗?”

    “燃烧吧,造作吧!邪恶魔皇,请赐予我力量!”

    黑面执行长,也是动用了某种秘法,实力立刻飙升。

    金甲骑士长,则是神色一凛,愤怒无比:“黑面,没有想到,你们大祭司一系核心高层,竟然抛弃了信仰,投靠了邪恶魔皇!光明神皇在上,您的信徒,愿意替您荡尽这世间的邪恶!”

    金甲骑士长,在也不留手,实力全部爆发而出。

    “呵呵,邪恶魔皇和光明神皇,在西方天界里头,都是同等级的存在,你凭什么来压制我!”

    黑面执行长,浑身上下黑气缭绕,显得阴森恐怖。

    七当家和独狼团长,围攻金甲骑士长,则是各怀心思。

    七当家想要去追杀余白和肖锋,南天他倒是不在乎。

    独狼团长,则想要快点解决战斗,好收了钱财,然后回大本营。

    “该死的,余白和肖锋,他们那些个狡猾的家伙,快要逃得没有踪影了!”

    “不能,再跟这个教会疯子耗着了!老子,可不信仰什么狗屁光明神皇,邪恶魔皇的!”

    七当家,心中打定主意。

    “独狼团长,麻烦你在这里,支撑一下。我去追击余白和肖锋,这两个副帮主!”

    七当家见独狼团长不吭声,连忙补充一句。

    “事后,我再单独给独狼团长,一笔丰厚的酬金!”

    “好的,七当家,真是见外了!我独狼这活儿自然接了,七当家一路小心。混天帮余白和肖锋,是出了名的滑头,狡诈!”

    独狼团长,一听到还可以得到一笔丰厚地酬金,自然是满心欢喜,一口应诺而下。

    这黑面执行长,激发秘法后,实力暴涨,一时间与金甲骑士长竟然不分上下。

    独狼团长,从中辅助攻击,也是乐得轻松。

    “嗖!”

    七当家不在啰嗦,直接飞身而走。

    半步神者的精神力,很是强大,已经开始向神念转换了。

    “万里追魂!”

    七当家直接隔空锁定了目标,虽然,余白和肖锋带着南天,已经逃得很远了。

    但是,仍然被七当家给快速地追上了。

    这就是半步神者的可怕之处。

    见七当家抽身离去,黑面执行长也是笑了起来,

    “金甲,你我一生斗了无数次。以前,虽然,你胜利的多,但是,你这次败了,败得彻底!那个采石会的七当家,也是半神,追击过去,南天和他的兄弟们,根本无法抵挡!哈哈!“

    黑面执行长,十分阴险,见到自己,无法立刻拿下金甲骑士长,便使出了攻心之法。

    金甲骑士长,面色难堪,神之子,是他效忠,要一辈子以骑士誓言,保护的人!

    对于南天的安危,金甲骑士长,胜过自己。

    “噗!”

    金甲骑士长,吐出一口鲜血。

    “黑面,今日不管如何,我金甲上天入地,也要斩杀你!”

    金甲骑士长,怒火中烧,半神之威,让整片苍天,都变成了血红色。

    “战!”

    “死战!”

    “不死不休!”

    金甲骑士长,手持骑士长枪,悲怆怒苍天!

    ...........

    “肖副帮主,你看有人过来了!”

    有小弟,指着后头,一个极速飞来的黑影。

    “是他,采石会的七当家!”

    肖锋如蒙大敌。

    “快,速速向后撤退,我们距离大峡谷地穴深处,只差一点距离了!”

    余白也是叫喊着,背着南天,速度又提升了一大截。

    “跑!”

    “逃!拼命的逃!带着老大,安然度过此劫!”

    余白和肖锋心里头,呐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