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后来
    鲁元不是不想亲自去找宁儿,只是宁儿被他伤得太深,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原谅他,他去了,她见到他,很有可能会刺激到她的情绪,激化两人之间的矛盾,所以,还不如先不去见她,等她气消了再相见为宜。

    再者,他也很想知道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跟这个棋盘山和那个古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神秘关系,他若留在这棋盘寺里,说不定还会再做那样的梦,会从梦中找到答案呢。

    本着这样的想法,他才留在了棋盘寺里的,宁儿那边他已经安排妥当,不会有什么事,他也不想这么快去见宁儿

    于是,大长公主逼他去找宁儿的时候,他就用公事繁忙,要留在吉州城附近随时等候军令为由,拒绝了母亲的要求。

    荣欣大长公主听闻一向公私分明,听闻他要留守在这儿等侯军令,也就不再勉强他,在庙里上了香,点了灯后,就带着人回去了。

    鲁元在庙里又住了几日,还请庙里的和尚们在那棵树下做了三天的法事和水陆道场,来超度另一个宁儿的亡魂。

    做完法事当晚,鲁元依旧宿在了棋盘寺里,打算明天就走,去找宁儿去。

    然而,那晚,一个奇怪的梦不期而至。

    梦里,他看见另一个自己身披战甲,目光冷厉坚毅,陪着湛王带着几十万大军声势浩荡的杀回到京城,推翻了建安帝,拥护湛王登基称帝。

    画面一转,他看见自己的妻子,也就是邓安安,她一身凌乱的凤袍,梨花带雨的跪在另一个自己的面前,痛哭流涕的忏悔,求饶。

    “鲁哥哥、鲁哥哥,你一定要理解我,我当初那么对你也是被逼的,陈皇后的人在外面散布谣言,说咱们有染,陛下耳根子软,竟对此深信不疑,当时我要是不那么做,皇上一定会容不下你,一定会置你于死地”

    “鲁哥哥,虽说我让人弄残了你,但好歹你还留着性命不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看,你现在不就又东山再起了吗?要是当日我没有先对你下手,留着陛下对付你,你现在早就轮回转世了,焉能有今天的出头之日?”

    “所以,所以”

    “所以,我应该感谢你喽?”

    另一个自己煞气弥漫的看着她,声调没有一丝波澜,眼睛的滔天怒火却足以将她烧成灰烬。

    邓安安看着这样的他,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鲁哥哥,你生我气了可是,我也有不得已啊”

    “邓安安,昔日我为了保护你不被皇后害死,倾尽所有的帮你,帮你杀人,帮你排除异己,一路扶着你走上后位,帮你的儿子成为太子。而你,就因为几句流言蜚语,就让我家破人亡,生不如死,你下令阉了我,抄了我的家,使我母亲心悸而死,我的宁儿为了我劳苦奔波,死在发配的途中,害我们夫妻阴阳相隔,害我此生都要在悔恨和思念中度过,这些,都是拜你这毒妇所赐,这个血海深仇,我鲁元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鲁元心头一颤,原来,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竟然被邓安安给割阉家被抄了母亲心悸而死宁儿也发配的途中死了,而这一切,都是拜邓安安所赐

    这个毒妇,在这个世界里竟把自己害的这么惨,亏得他还娶了她,一直不忍伤害她呢!

    “鲁哥哥,你别恨我,我也是没办法啊,陛下疑心甚重,我若不那么去做,皇上也一定不会放过你,只怕你会死的更惨!”这个曾经狠狠的利用他,后又无情的将他打入地狱的女人,披头散发的跪在他的面前,声泪俱下的诉说着。

    另一个鲁元呵呵一笑,“我平生第一次听到这么无耻的狡辩,这些年来,我一直再想跟你再见面的情形,我想过你会求饶,想过你会死扛到底,唯独没想到你会这么无耻的替自己狡辩,邓安安,我鲁元真是有眼无珠,放着宁儿那么好的妻子不爱,竟会倾心于你这么无耻的女人”

    “鲁哥哥”

    听到鲁元对她的评价,邓安安备受打击,她咬着嘴唇泪眼婆娑的看着鲁元,一脸的可怜兮兮

    她也知道自己对他做过什么,今时今日,她也已经不敢奢望他还会爱着自己、原谅自己了,只求他能高抬贵手饶自己一条性命,她就谢天谢地了

    然而,那个鲁元对她的恨太深了,深到恨不能讲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的地步,又怎么可能放过她?让她好好的活着?

    只是,他没有亲自动手收拾她,而是把她交给废皇后陈妙莲的母家人了。

    昔日她为了登上后位,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坐上太子的宝座,跟陈妙莲俩斗得你死我活,最后陈妙莲败北,陈家也被她几乎荡尽铲平了,使陈家这个显赫一时的大家族如今落魄到只剩百余人的地步。

    陈家的人都对她恨之入骨,恨不能将其抽筋扒皮,碎尸万段,邓安安落到陈家人的手中,绝不会有好下场的,多半是被折磨致死,也可能是生不如死,这两种结局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她应得的,也是鲁元乐见其成的。

    其实,即便是陈家放过她(当然那也是不可能的),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这次没有亲手杀她,而是将她送到陈家由陈家发落,不是因为他还顾念她什么,而是因为他曾为了她大肆的针对陈家,陈家的凋零大半出自他的手笔,如今他把她送到陈家给陈家出气,也算是自己对陈家的一个补偿吧!

    他看见另一个自己,目送着邓安安被人押走,眼中的熊熊怒火渐渐褪去,随之便是一片黯然,仿佛里面的生机瞬间消失一般,双目也变得空洞起来了!

    “宁儿宁儿咱们的大仇已经报了,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他望着北边的天空,喃喃的低语着,“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去找你了都是我不好,让你等了这么久,你一定等急了吧别急,我很快就去陪你了”

    一边说着,两行热泪滚滚而下,瞬间决堤了

    15277763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