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我会好好的补偿你
    宁儿的乳娘知道大将军看不上她,去见的时候心惊胆战的,见面后还没等说话,就噗通一声跪下来,痛哭流涕的向鲁元认错。

    “大将军恕罪,是老奴一时疏忽,没有照顾好姑娘,请大将军开恩,饶老奴这一回......”

    意外的,鲁元并没有发火,更没有暴跳如雷,甚至还很平静、乃至于带着几分低沉的情绪,说:“起来吧,她留下的那封信呢?”

    乳娘听了,赶紧把信拿了出来,躬着身子双手举过头顶。

    长随拿着信交给了鲁元。

    接到信,看到信封上那娟秀熟悉的笔迹,鲁元一下子想起了梦境里那个宁儿,心情顿时沉重万分!

    他打开信,信是宁儿写给母亲的,大致内容就是在向母亲道歉,请她恕她不辞而别,因为怕她想回姑苏老家去,怕母亲不允,所以才不辞而别的。

    对于他,她只写了六个字——緣已尽,不强求。

    也就是说,她主动放弃了宁夫人的位置,跟他脱离关系了。

    他一直以为宁儿对他死心塌地,至死不渝,没想到她竟主动离开了,还跟他划清了界限,大有此生不再相见的架势。

    鲁元的心里很阴郁。

    明明是他不想娶她,恨不能一下子跟她脱离关系,但是这会子真脱离关系了,他竟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心里空荡荡的,像被挖走了一块似的。

    真是见了鬼了!

    鲁元沉寂了一会儿,说,“这几天,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比如,她有没有跟你说起过她做过什么奇怪的梦......”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因为梦境里只有他们俩,还做得那么真实,真实到他也以为那些事儿都是真的,只是不敢确定,所以他很想知道她是否也做过类似的梦,他们之间到底还有什么他还不知道的关系!”

    乳娘眼珠子转了几下,就把宁儿最近的表现都如实的汇报给了他。

    “姑娘很少睡觉,每次老奴进帐子看时,姑娘都是在偷偷的掉眼泪,特别是您把红姨娘带回来那天,她披着衣裳坐在那儿看着您院子的方向,整整坐了一夜,也掉了一夜的眼泪。第二天从大长公主那儿请安回来,姑娘就突然说要回姑苏去,老奴还以为她是一时呕气,就随口劝了几句,姑娘也没有再提起,后来姑娘还病了一场,差点儿烧死......”

    鲁元一震,他忽然想起宁儿发烧的那晚,她断断续续说出来的那些话。

    “元哥哥……你要坚持住啊,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我不嫌弃你……残了,只要你……不嫌弃我……,后半辈子,宁儿陪你……一起过……”

    “元哥哥,你千万别……想不开啊,你要是死了……宁儿也活不下去了……”

    当时他听到她那些话,还以为是烧糊涂了顺嘴说出的胡话,因为此时他正仕途顺利、春风得意,根本没有残,也没有想不开活不下去,可是,她为什么惨兮兮的说那些话?那些话,要是对梦里那个落魄的自己说说还成,但是对现在的自己说,简直......难以理解?

    蓦地,他又想起了梦里宁儿对那个落魄自己说的——

    “你要……好好保重……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然……我,我,我会……死不......瞑目的……”

    这话说的,好像是那个落魄的自己想不开要寻短见,宁儿不放心他,临终前还在苦苦的劝他不要想不开寻死......

    她的‘胡话’竟然跟梦境中和她的话形成了一致,而且那个自己看起来确实是一副万念俱焚,了无生机的样子!

    究竟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天机?

    宁儿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梦境里的他为什么会那么惨?宁儿又为什么会死?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乳娘在说完姑娘生病后,就一直偷眼观察着鲁元的情绪,看到他表情沉重,似有痛心之意,就乘胜追击说:“其实,您跟姑娘成亲那晚,您被红姨娘叫走后,姑娘也过去看望红姨娘了,只是那会子您已经在红姨娘榻上睡着了,不知道这事儿而已......大将军,不是老奴下舌,那晚红姨娘做得委实不对,竟然轻慢我家姑娘,姑娘受了她的刺激,是从红姨娘的院子一路跑回去的......”

    “大将军,有宁夫人的下落了。”门外,一道粗犷的声音打断了乳娘的絮叨。

    鲁元沉声道:“进来说!”

    一个府中的侍卫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应该是飞鸽传书。

    “大将军!”

    他跪在地上,将信举过头顶,大声说,“这时追宁夫人的人发来的飞鸽传书,大将军请过目。”

    鲁元拿起信,快速的浏览了一遍,上面说他们已经顺着马蹄印儿追到了哈拉海镇上,打听到宁夫人到了镇上后,就到车行去把马卖了,又雇了一辆车,往南边儿去了。

    终于有她的下落了!

    鲁元舒了口气,又对那人说,“传令下去,告诉他们追上了别惊动她,只需在暗中保护好她即可!”

    送信的侍卫下去了。

    宁儿的乳娘一看鲁元还知道关心宁儿,心中暗暗窃喜,道:“多谢大将军体恤我们姑娘,大将军有所不知,我家姑娘昨儿见到大将军头也不回的走了,还狠狠的哭了一场呢,要是她知道大将军还担心她,在意她,她肯定不能跑......”

    担心她!在意她!

    鲁元想了想,觉得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他的内心深处,确实还在关心她的!

    只是,他别扭的不愿意承认罢了。

    “你先下去吧.......”他挥了挥手,把乳娘打发掉了,独自一人坐在窗前,目光执缪不肯罢休的望着虚无的夜空,沉思起来,总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悸动,在苏醒,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鲁元就起身去了对面山中的那棵大树下,就是他昏倒的那棵大树下。

    记得那个梦里,宁儿死后就是一张破席卷身,被埋在这棵树下的,所以他路过那棵树时,才会心痛到昏厥过去。

    他相信这棵树一定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哪怕没有,下辈子也会有,或者上辈子也会有的,反正,绝不可能是一个人和一棵不相干的树的关系......

    走到大树下,现在是冬季,大树光秃秃的,没有叶子,枝干也是干巴巴的,没有一点儿生机。

    他站在树下,寻找着梦中宁儿埋尸的位置。

    很快,他认了出来。

    在那块青褐色的石头旁,往下掘三尺,就是她埋尸的位置。

    认出这里,他的心又情不自禁的疼了起来,那个宁儿临死前的凄凉惨状和她断断续续说出的话,重新涌入了他的记忆里。

    鲁元蹲了下来,摸着覆盖着白雪的地面,低语,“宁儿,我不知道那个梦是咱们的前世来生还是老天要给我什麽启示?不过不管怎样,我都相信那个梦是真的,那件事业真实的发生过,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都是我亏欠了你,你放心,我会好好的补偿你的,这次我一定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待你了,也不会再让你受委屈。所以,请你回来吧,把这件事的原委跟我说说,因为我真的很好奇那个梦,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答他的,只有山中呼啸的北风声......

    *****

    荣欣大长公主一直听着这边儿的动静呢,听闻宁儿走了,儿子又稳稳当当的坐在寺庙里等着,也不知道积极主动的去找人,心里边儿这个气啊,当即坐着车子杀到了棋盘寺,强烈要求鲁元亲自去找宁儿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