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梦回前世
    夫人是自己出走的,趁着大家睡着的时候,留了封信就悄悄的离开了,而且还是骑着马走的,此时已经不知道走多远,更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鲁元听闻宁儿走了,心里一下子难受起来,也不知为啥这么难受,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

    虽然他对宁儿不好,但并不是讨厌她,对她不好也是因为气她非要嫁给自己、为难自己而已。至于他说的宁儿害的红蕊被打残,存粹是他故意迁怒于人,以此来发泄心中对她的怨气。

    平心而论,他并不讨厌宁儿,在她决定非要嫁给他之前,他还一直挺喜欢这个温柔善良、单纯柔弱的小表妹的,只是这种喜欢无关乎情爱,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是属于血浓于水的亲情关系,单纯的没有一分杂质。

    现在,听闻她不见了,他的心一下子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也忘记了两人最近紧张的关系,只想着要快点儿找到她,确保她安全才行!

    “你们几个,随着他们一起去找人,你们两个,跟我去棋盘寺!”

    鲁元吩咐了一声,只带了两个人,打着马往棋盘寺的方向跑去。

    这会子已经是傍晚,山上白雪覆盖,陡峭难行,二三十里的路,足足走了一个半时辰才走到。

    走近棋盘山时,天已经彻底黑了,途径一棵古老的大树旁时,他的心一下子痛起来,没由来的剧痛,让他一下子捂住了胸口,几乎喘不上气来。

    半天,痛感稍缓,他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那棵光秃秃的大树,熟悉感油然而生。

    为什么这棵大树看起来这么熟悉?为什么途径它时他的心会那么痛?痛得他如万箭穿心一般,生不如死?

    盯着大树,痛感再次袭来,似乎比刚才还痛。

    “噗——”

    一口腥甜的血从口里喷出来,一滴滴的落在马背上,鲁元的身子摇晃了两下,再坚持不住,一头栽下马来,昏死过去。

    “大将军、大将军,您这是怎么了?快,快把他送进庙里去……”

    陪着他的长随看到鲁元坠下马来,还昏死了过去,都慌张的跳下马背,抢上前来救他。

    而此时,昏迷中的鲁元忽然听到一声绝望而又悲怆的呼唤。

    “宁儿,宁儿,你忍忍,我马上去帮你找大夫去,你要坚持住啊……”

    熟悉的声音,就像是听了一辈子似的,简直不能在熟悉了——

    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鲁元顺着声音看过去,周围的雾气慢慢散开了,这时他看见不远处,一身狼狈的囚服,神色悲戚的自己,正抱着宁儿,一声一声的呼唤着。

    此时的宁儿已经瘦得脱了相,单薄的像一片即将枯萎的叶子似的,她也穿着破破烂烂的囚衣,气若游丝的躺在另一个自己的怀中。

    听到他的呼唤,宁儿吃力的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的说,

    “元哥哥……别费劲儿了……宁儿……不行了……不能再守着…。你了,你要……好好保重……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然……我,我,我会……死不…。瞑目的……”

    “不,宁儿,你不会死的,你等等……”一身囚服的他一把抱起宁儿,摇摇晃晃的跑到几个看热闹般的差役面前,噗通一声跪下来,声泪俱下:“大人,我妻子不行了,求你们帮他找个大夫好好给看看吧,求你们了……”

    从小到大,荣欣大长公主一直教育他,男儿膝下有黄金,千万不能轻易跪人,他从来没有辜负过娘的嘱托。

    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他们能救宁儿,就是让他磕头,他也在所不惜。

    他跪在这些差役面前,卑微的哀求着,曾经不可一世的贵公子,如今已经低到了尘埃里。

    差官冷嗤一声,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宁儿,说,“这荒山野冷的,上哪儿去给你找大夫去,再说都这样了,还救个屁啊?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她了,叫我看啊,你有这个精神头儿还不如省点力气,随便儿到哪棵树底下给她挖个坑儿,也省得她将来曝尸荒野,叫野兽给吃了……”

    “不,她不会死,她是我妻子,我不会叫她死的,绝不!”鲁元抬起头,双目猩红,青筋崩出,像是要跟人拼命似的。

    这时,宁儿微微睁开眼睛,眼里都是泪水,“元哥哥……别求他们,别为我……给人……下跪,我,心疼……”

    而他更是心疼,他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失,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宁儿,我对不起你……”

    他哽咽着,粗糙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你这么好,却被我误了一生,若我来世,你定要找个疼爱你的好男人……下辈子,咱们再也不要相见了……”

    若有来世,他也没脸再见她了,宁儿这么好的女子,原就该找个好男人捧在手心儿里,好好的疼爱一辈子的,而他却没有好好的珍惜,不仅对她无情无意,还连累她致死,他再也不配拥有这么好的女人了。

    宁儿听到他那句‘下辈子,咱们再也不要相见’时,眼里最后的一丝光芒骤然散去,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似的,她默默的看着他,失望的眼神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到了他的心里。

    他后悔了,不该说这样的话,她爱了自己一辈子,至死都深爱着自己,而他却说出了下辈子不要再相见的话,她得多失望,多伤心啊?

    再说,要是她真嫁给别的男人,万一那个男人也像他这辈子似的,不肯好好待她,那他得多心疼?多难受?所以,还不如让她再嫁给自己,自己也好好好的爱她,补偿这辈子对她的亏欠。

    眼看着她的气息越来越薄,眼睛也渐渐地合上了,最后的时刻,他伏在她的耳边,泪流满面的说,“宁儿,我后悔了,若有来世,咱们还做夫妻,这回换我来爱你好不好,让我穷尽一生的力气来爱你,下辈子,我会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最后的时刻,他看见她笑了,虽然她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刻,但是她是含笑而死的……

    那浅浅的勾起的嘴唇,枯黄的脸颊上笑意的纹理,都表明了她很幸福,很满足,即便是死了,也死而无怨了……

    宁儿死了,他彻底崩溃了,他跪在地上,抱着她的尸体放声大哭,哭得昏天黑地,肝肠寸断……

    附近棋盘寺僧人被他的哭声引来,看他可怜,就给了他一张席子,让他用这张席子安葬了宁儿,还帮他在一棵大树下给宁儿撅了个墓穴,让他把宁儿安葬在这里。

    于是,宁儿这个贵族的千金大小姐,大长公主府里的贵夫人,荣华了一世,最后却落到了草席卷身,埋尸荒野的田地。

    “宁儿,我的妻?,你先安心去吧,等我报了仇就来找你……”

    另一个鲁元跪在墓穴前,手捧着黄土,亲手掩埋了宁儿,同时被掩埋的,还有从前的那个他。

    没错,从前的那个鲁元已经死了,现在的鲁元,眼睛里再看不到一点儿从前欢脱潇洒的影子,一双眼睛带着历尽千帆的沧桑和薄凉。

    “宁儿,我的妻,你先安心去吧,等我做完了该做的事就来找你……”

    “下辈子,换我来爱?我会用一生的时间补偿你,爱你,宠你,惯着你,决不再辜负你……”

    每填一把土,他就说上一句,字字郑重,掷地有声,那铮铮的誓言,让闻着无不为之动容……

    鲁元看着另外一个自己,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那副凄苦绝望的一幕已经渗透到了他的心底,让他感同身受,痛如剖心。

    痛得他浑身一个激灵,徒然惊醒。

    睁开眼,看见自己躺在一个简朴的炕上,周围是洁白的墙壁,炕桌上有一个简单的烛台,烛光跳动着,小小的火苗散发着暗暗的光。

    他大力的吸了口气,这才知道,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个梦。

    一个正守在他身边儿打盹儿的长随听到他坐起身的动静,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鲁元神色奇怪的坐在那里,“哎呦,将军,您总算是醒了……”

    鲁元看着长随,半晌才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长随说,“您刚才在棋盘山下昏倒了,属下就把您带到了棋盘寺里,寺里没有大夫,谁也不知道您这是怎么了,属下就让周永连夜回吉州去给您请大夫了……”

    鲁元皱了皱眉。

    他的身体一向很健壮,从小到大生病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昏过去这种女人才会有的事儿他更是从未经历过,算起来这次还是第一次!

    他知道,这次昏迷绝不是身子不适才昏过去的,刚才那个逼真的梦,一定跟他有着什么难以割舍的联系。

    想到梦里的情景,鲁元整个人的情绪都低落万分,低垂的眼眸中像带着某种埋葬已久的沉痛的思念和哀伤。

    微弱的烛光下,他低着头,一遍一遍的回想着刚才的梦境,宁儿的死和那个自己的痛苦深深的感染了他,让他生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和心痛,痛得他想落泪,想要再回到那个梦里去,伸手帮帮他们。

    “将军,您饿不饿啊,属下已经叫人给你煮了粥,您要不要吃点儿?”长随见他神色恹恹,还道他是身子不适,就关切的问了一句。

    鲁元抬起头,所谓非所答的说,“找到宁夫人了吗?”

    “呃,还没有,不过下面的人都去着了,连寺庙里的和尚沙弥们也都去帮着找了,相信一定会找到夫人的,大将军请放心。”

    鲁元沉默了一下,说,“你去把夫人的乳娘叫来,再让她把夫人留下的那封信拿来。”

    “是!”长随出去了。

    起风了,风从窗户缝子底下钻进来,发出贼贼儿诡异渗人的声音,鲁元起了身,走到窗前,干脆打开窗子,让寒冷的被风刮进来,好驱散他心底的哀痛和伤感。

    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寒冷的天地间,月光也变得格外清冷惨淡,昏暗的照着大地,远远的,棋盘山幽暗的轮廓死有四五,隐隐约约的出现在视线里,鲁元看着棋盘山的方向,心痛又莫名的加剧起来。

    他哀伤的望着那座山,沉重的眼神里像隐藏沉睡着另一个悲痛绝望的灵魂,心中那无法理解的切肤之痛挥之不去……

    另一间禅房里,宁儿的乳娘正病恹恹的躺在炕上兀自哭泣。

    自从发现宁儿出走,她就不顾别人的劝阻,疯了似的跟着那些侍卫僧人们满山的寻找宁儿。

    她都要担心死了,宁儿就是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一点儿独立生活的能力都没有,让她只身一人在这深山里乱闯,简直就等于是去送死。

    卧龙山延绵八百里,横跨两个国家,山里什么野兽都有,狼、虎、豹子、野猪、狈……这大冬天的,野兽本来就难以觅食,万一遇到她个毫无抵抗能力的小丫头,又岂能放过她?

    想到这种可能,乳娘就不寒而栗。

    或者,万一她在这山里迷了路可怎么办?

    大冷的天,要是不尽快从这山里走出去,很可能会被冻死在这里!

    无论是被野兽吃还是被冻死,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无论是哪种结局,都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跟着大家心急如焚的找到天黑,也没有找到宁儿的任何蛛丝马迹,乳娘又怕又急,终于体力不支,倒下去起不来了……

    这会子,听闻大将军指明要见她,乳娘虽然已经七死八活的了,但还是打叠起精神,带着宁儿留下的那封信,强撑着去见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8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送了9朵鲜花

    投了20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投了8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6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