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宁儿只好解释说,“棋盘寺就建在卧龙山里,是卧龙山中的一座小庙,香火并不旺盛,很少有人知道的。”

    “那你怎么会知道呢?”

    荣欣大长公主继续追问,她平日里也好拜佛烧香的,来吉州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吉州城有名的寺庙她都去过了,怎么没听说有个棋盘寺?

    再说,宁儿来的时间尚浅,才几个月而已,她都不知道的地方她一个足不出户的闺阁千金又是怎么知道的?

    宁儿只好说,“我在来的路上无意中听说的,听说那儿的菩萨最灵验了,我想去替家里人去求个平安,顺便儿在点一盏海灯许愿。”

    荣欣大长公主听闻她要去许愿,想当然的以为她要求菩萨保佑她跟元儿夫妻和睦,白首偕老,并未寻思别的事。

    去庙里烧香祝祷是好事,虽然她要去的地方她并不熟悉,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但是既然她想去,那就叫她去吧。

    这孩子嫁过来这两天,受了不少委屈,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也省得她心里憋屈,再者,这边有姑娘出嫁三天第四天回门儿的规矩,她娘家不在这里,本来还打算让她到别的宅子里呆一日应应规矩呢,既然她自己有地方去了,那也省得她跟着操心了……

    于是,就定在后天早上,让管家带着二十个侍卫,一起护送宁儿进山去。

    至于鲁元,按理他该陪着宁儿一起‘回门子’的,他也确实答应大长公主陪着宁儿一起去了。

    但是,出发的那天,他们都走出城了,鲁元却被追上来的一个士兵叫走了,说是军中‘有事’,叫他必须回去。

    鲁元听了,二话不说的跟着那个人走了,连解释都没跟宁儿解释一句。

    宁儿坐在车里,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默默的流下了两行眼泪。

    别了,她爱了两世的男人,此生…。再也不见了……

    “小姐,快把帘子撂下吧,这大冷的天,风吹进来回得伤寒的!”

    乳娘给她的手炉里加了两块碳,又给她塞进手里,顺便抬起手,强势的拽下车帘儿,不许她再往外看了。

    身为下人,有些话她虽然不敢说出来,但是不说出来不代表她不明白,姑爷那所谓的‘军中有事’,分明是推脱的借口,他就是不想跟小姐去,又怕大长公主怪罪他,才找人演了这么一出双簧,既能让自己脱身,又不会被大长公主责怪,还以为她不知道他这份儿鬼心眼子呢!

    哼,拿谁当傻子咋滴?

    这两天,姑爷的表现也很不好,他虽然天天晚上都宿在小姐的院子里,但还天天都睡在小榻上,看都不看小姐一眼,话也不跟小姐说一句,摆明了是姐脸子看呢,她很替小姐感到不忿,然而终究是人微言轻,虽然不忿,也只能再心里生气而已,却不敢真替小姐出头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小姐使性子。

    这会子,看到小姐又为他流泪伤心,乳娘便一把撂下车帘子,不许她再为他伤神了。

    可恶的男人!

    宁儿倒是没有坚持,乳娘撂下车帘儿后,她就转过头,闭着眼睛靠在了车壁上,不知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黯然伤神。

    “小姐啊,车壁凉,您别考得那么近,凉坏了身子可不是玩儿的,女人的身子娇贵,要是凉坏了,将来就难生育了……”

    宁儿的身子动了一下,依旧闭着眼睛,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这趟出来,她不打算再回去了。

    可是,要是光明正大的走,舅母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她要偷偷的溜走,既要顺利的走脱了,还要不连累别人,不能因为她跑了,就让这些丫头和乳娘,还有侍卫们受到责罚才是。

    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她得好好想想……

    **

    棋盘寺位于卧龙山的深山里,很难找到,吉州城里十之**的人连听都没听说过那里,鲁府上下,也只有一个积年的老车夫能找到棋盘寺。

    荣欣大长公主听闻那座寺庙建在深山中的时候,也有点二犹豫该不该让宁儿去了,但是后来考虑到有鲁元跟着,因该没有太大的问题,这才放心宁儿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

    只是她没想到,她的儿子会半路溜掉,等她知道鲁元把宁儿扔在半道上自己走了时,已经是晚上的事了。

    听闻鲁元因为有公事让宁儿一个人去棋盘寺了,荣欣大长公主很生气,把他叫过来狠狠的骂了一顿,还勒令他明早上必须去棋盘寺陪着宁儿去,要是他敢不去,她就把红蕊那个贱蹄子彻底敲死!

    鲁元被逼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棋盘寺依山而建,三面环山,用‘地僻人难行,山高云易生’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此时正值隆冬时节,漫山遍野的大雪,小小的寺庙也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

    宁儿等人赶到棋盘寺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吉州距棋盘寺一百多里的路程,还都是在深山里走,这大雪豪天,路一呲一滑的,能顺利的走到这里已经很好了!

    到了寺庙,敲开山里,庙里的主持不在,庙祝接待了他们,叫小沙弥给他们安排了住处,还给他们做了斋饭款待他们,这一番忙碌下来,就已经时四更天了,天都快要亮了。

    大伙儿在冰天雪地里走了恁多的路,各个都已经是疲累不堪了,便吩咐了庙里的和尚们一声,早上不必叫大家起来吃斋饭了,让大家都睡到自然醒,想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醒,想什么时候吃斋饭就什么时候吃斋饭,出门在外,一切都随意就好,不用像在家似的那样拘着礼!

    大伙儿都巴不得的呢,今儿这一路上大伙儿都累成狗不说,还各个都被冻成冰坨子了,虽说刚才吃了些斋饭,也喝了些热水热茶,但累了一天了,尤其是一顿饭一杯茶就能恢复过来的?

    所以,宁夫人发话后,大家就都恃无恐的去睡了。

    正如宁夫人所言,反正也不是在家里,就算错了点儿规矩也没事的,错了就错了呗,也没人罚他们,怕啥啊?

    **

    天还没亮,刚露出点儿鱼肚皮,鲁元就被母亲的贴身嬷嬷给叫醒了,嬷嬷传大长公主殿下的话,叫大将军即可就去棋盘寺找宁夫人去,不得拖延,否则就别回来认大长公主这个娘来……

    鲁元被母亲逼得没办法,只好收拾了一下,骑着马往棋盘寺的方向去了。

    棋盘寺在吉州的南边,依山而建,三面环山,用‘地僻人难行,山高云易生’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此时正值隆冬时节,漫山遍野的大雪,将寺庙于外界完全隔绝,要不是宁儿他们来了,这寺庙里就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有外人来过了。

    可见有多闭塞和偏僻了。

    鲁元从前跟淳于珟来过两次,但是都是夏天来的,冬天时还一次都没来过呢,这会子骑着马走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山里,虽然有点儿冷,但是看到周围那一望无际的荒芜苍凉,还别有一番风味呢!

    鲁元一边赏景一边往棋盘山棋盘寺走,还剩二三十里路的时候,忽然看见前面有几个人正骑着马往这边儿来,看看他们的装束,竟然是府里的侍卫打扮。

    鲁元吃了一惊,想不通这些人咋自己就回来了,是想借机逃跑吗?还是偷了什么东西想要逃命去?

    正想着,那几个人已经到了他跟前儿,看见他,为首的一个立刻滚下马鞍,冲着鲁元拜了下去:“大将军!”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鲁元勒住马,低头去问那个跪倒在自己马蹄附近的男人。

    那个侍卫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回禀大将军,宁夫人她,她……不见了……”

    ------题外话------

    幺儿的眼睛坏了,大夫不让对着手机和电脑,所以最近更新不大给力,但是幺儿绝不会断更,也会尽快回来滴,谢谢一直支持着幺儿的你们,摸摸(笔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