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绝不睡你
    翠屏是红蕊从妓院里带来的贴身丫头,服侍红蕊多年了,一直对红蕊忠心耿耿,这会子,别的丫头婆子都不敢违拗大长公主殿下的意愿,都离红蕊远远的,唯有翠屏不离不弃,敢冒着被大长公主殿下打死的风险过来替她寻求帮助。

    鲁元跪了一天,完全不知道红蕊的事情,还以为母亲罚了他也就消了气呢,没想到背地里竟然对红蕊下了毒手。

    他虽然不爱红蕊,但是对她也不是没有半分情意,红蕊对他一片深情,他很是感激,原想着给她赎了身,利用她反抗一下母亲,过段时间就恢复她的良籍,把她送回老家去,让她好好的过完下半生呢。

    没成想,却害了她!

    想想她被打折了腰的惨痛,他不由得脸上一冷,转身向红蕊的院子走去。

    宁儿的乳娘听闻红蕊被大长公主打残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脸上也情不自禁的露出解恨的神色。

    哼,那个狗娼妇,烂淫根,最好是活活疼死她,谁叫她挑衅小姐,敢对小姐不敬,活该她被打死!

    看见姑爷要去那个贱人那儿,她怕他找大夫救她,万一再把她医好了就遭了,于是急忙说,“将军,大长公主殿下让您跟我们小姐去受罚呢,您可不能置大长公主的命令不顾啊!”

    鲁元顿住脚步,回过头,看到乳娘的脸上似有得意之色,宁儿也是神色淡淡,丝毫没有因为红蕊的遭遇而感到动容。于是冷笑一声,“这下子,你们满意了?”

    说完,甩开大步头也不回的去了……

    宁儿见他如此,先是一愣,随后明白了,定是他早上时看见她跟大长公主哭,以为是她向大长公主告状了,大长公主才会对红蕊下的狠手呢……

    因为她,大长公主把他心尖尖儿上的爱妾给伤害到了,这下子,他肯定更讨厌自己了。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

    宁儿收回视线,转过身,带着乳娘慢慢的往回走去。

    乳娘不甘心的看着鲁元的背影,低声说,“姑爷这时什么意思啊?那个贱蹄子挨打关咱们什么事儿呢?小姐,咱们要不要回去告诉大长公主一声,叫大长公主把姑爷给叫回来!”

    “不用。”

    宁儿的语气淡淡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儿一般,“随他去吧,咱们越是纠缠他他就越讨厌咱们,何苦来呢?”

    “可是……”

    “没有可是。”

    宁儿打断了她,“乳娘,我已经想好了,往后咱们过好咱们自己的日子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想了,免得徒增烦恼,你也别想着替我出头或者替我去争了,不值当的,好吗?”

    乳娘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不值当啊?难道跟别的女人把姑爷争回来不值当吗?她不是最在意姑爷吗?怎么就不值当了呢?

    这是准备要放弃姑爷了吗?

    可是……不能啊,她那么爱姑爷,咋舍得放弃了他呢?可要是不是,她为啥要这么说呢?还是这样一幅表情,呃……就像姑爷在她眼里已经一文不值了似的……

    虽然这个比喻不怎么好,但是她却觉得很恰当!

    简直再恰当不过了!

    宁儿冷着脸,带着乳娘和丫头们回去了,没有再提鲁元半个字。

    睡觉时,鲁元也没有再过来,乳娘忍不住在门口张望,等的脖子都长了,他也没过来。

    乳娘忍不住满心的失望,本想跟宁儿说说,让她去大长公主那儿告一状去,把姑爷给逼回来,但是刚一开口,就被她断然拒绝了。

    “他心爱的女人因为我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会子,只怕他杀了我的心都有呢,就算舅母把他逼过来了,你认为他还会高高兴兴的给我当新郎吗?”

    乳母一噎,随即辩道:“又不是咱们叫大长公主殿下打人的,是那个贱人自己找打,与咱们何干?”

    “呵呵,是不是咱们叫舅母打人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认定是因为咱们舅母才打人的,如今也已经把这笔帐记到了咱们的头上了。”宁儿苦涩的说道。

    乳母闻言,心里一下子怯了,姑爷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对谁都挺好的,但他在外面还有个外号,叫做‘笑面虎’,这个外号不是白来的,别看他表面上总是总嬉皮笑脸的,但是狠起来的时候比湛王也好不了多少,这一点,被他收拾过的人都深有体会。

    所以,乳娘还是打心眼儿里畏惧他的,听闻他会把红姨娘被打得账记到她们的头上,乳娘一下子怂了,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蔫头耷拉脑的跟着自家的主子回去了。

    这晚,本以为他会陪着红姨娘,不会过来了,没成想她刚躺下的时候,鲁元来了。

    宁儿坐了起来,正疑惑着,忽然看到鲁元的脸上竟然罩着铁青的怒色,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这是鲁元在宁儿面前从来没有过的愤怒!

    进来后,鲁元一拂袖子,坐在了宁儿对面的椅子上,盯着她,冷冰冰的说,“宁安宁,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善良懂事的女子,所以即便不满你非要嫁给我,但为因为觉得你还算不错,也是为了你和母亲能得偿所愿,我还是勉为其难的娶了你了。”

    “本以为这样已经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没想到你竟是个这样阴险毒辣的女人,红蕊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撺掇了母亲活活的将她打残了?过去这些年我还真是看走眼了?真没想到你的心肠会这么毒辣,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了!”

    宁儿震惊的抬起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更没想到他会这么看待自己!

    乳娘看到宁儿一副傻掉的样子,脸替自己分辨都忘了,就忙替她分辨说:“大将军冤枉我们小姐了,我们小姐可从来没有撺掇过大长公主殿下打人,不信您去打听打听去?”

    鲁元听到乳娘插嘴,咬着牙阴森森的说,“那昨晚是谁半夜三更的跑到母亲那儿去告状的?要不是你这老猪狗去告状去,母亲何至于动那么大的火?何至于把红蕊打残了?叫我看,你这样的老畜生才应该被打残了呢!”

    乳母一看鲁元冲她来了,又听他翻起了昨晚的后账,一下子吓得脸都白了,身子还摇晃了一下,差点儿堆灰儿了。

    看到她这副心虚的样子,鲁元的眼中划过一抹厌恶,冷笑道,“记得你主子刚来我们鲁家时,还是一片天真浪漫,温柔善良,养的小乌龟死了都要哭上半天,能变成今天这么很辣,你这老猪狗还真是功不可没呢!”

    乳母看着鲁元那杀气满满的眼神,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哆哆嗦嗦的说,“大将军饶命,老奴,老奴只是想护着小姐而已,老奴没想过要害人的!”

    宁儿都不知道乳母昨晚去找舅母告状了,这会子才知道,一看鲁元面色不善,似乎要发落她的乳母,便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你不用怪我乳母,她都是听我的,是我叫她去告状的,我的新婚之夜,丈夫去了别的女人那儿过的,难道还不行我告状吗?”

    鲁元呵呵两声,残忍的说,“你该知道,我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争风吃醋也好,跟我母亲告状也罢,这辈子我都不会碰你一下的,就算你哄得我母亲逼着我天天睡在你这儿也没用,我情愿出去跟妓女寡妇睡觉,也绝不会动弹你一下的。”

    他说得很无情,嘴角还带着几分鄙夷的神色,窥着宁儿的目光也像是在看一见不堪的东西似的。

    看到这样的目光,宁儿那颗破碎的心再次被刺痛了,她捂住了胸口,把头转到了里面,鲁元也看不清她的神色,过了半晌,才听到她带着鼻音的声音:“随便你吧,太晚了,我要睡了,乳母你也回去歇着吧……”

    乳母见宁儿为她背锅,感动的差点儿哭出来了,但是看到大将军为难小姐,她又一顿着急上火。

    只是着急也是干着急,这会儿她也不敢替姑娘澄清,大将军明显带着气来的,要是知道这事儿是姑娘做的,他再生气也奈何姑娘不得,(毕竟姑娘有大长公主殿下撑腰呢)但是她就不同了,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是背着主子擅自去告状的,红姨娘也是因为她那一状才残废的,以大将军的脾气,不扒掉她一层皮都算客气的了,整不好就直接把她乱棍打死打残了,就像大长公主打红姨娘似的。

    现在,也只能让姑娘替她背锅,不然她的老命多半就保不住了。

    “是……”

    乳母愧疚的看了宁儿一眼,红着眼圈儿下去了。

    屋里

    就只剩下鲁元和宁儿了,不对,还有两个当值得丫头。

    鲁元指了指其中一个丫头,说,“把爷的行礼搬到那张矮榻上去,往后爷要是在这儿过夜,一律睡那上头。”

    丫头看到大将军的脸色很不好,赶紧溜溜儿的去办了。

    见他如此,宁儿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随即躺了下来,将自己的帐子拉上了……

    鲁元也是怨恨的看了那帐子一眼,愤然的睡在了矮榻上,他就是情愿在小榻上挤着,也绝不跟她睡去!

    这一宿,两人相背而眠,谁都不想再看对方一眼了。

    宁儿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了,这一次,就算是天皇老子来说合,她也不会再动摇了。既然他都那么讨厌她了,她还死皮赖脸的留下来做什么呢?与其留下来惹人厌恶,还不如回自己的姑苏老家去呢。

    只是,她自幼便被接到了大长公主府,再大长公主府里长大的,大长公主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女儿了,这会子她要走,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舅母呢!

    再者,用什么理由离开这里,才能让舅母心甘情愿的放了她,而不会让她对自己的离开感到伤心呢?

    宁儿辗转着,思索着……

    榻上的鲁元也没睡着,他都要被母亲给气炸了,刚才他正陪着聂恒给红蕊治伤呢,母亲就派人来找他来,警告他马上去跟宁儿圆房去,不然她就亲自来找他来。

    没办法,他只好扔下聂恒一个人在那里,自己过来跟宁儿‘圆房’了。

    当然,他是不会真跟宁儿圆房的,母亲能逼他过来睡觉,但是不能逼他跟她行敦伦之乐,这件事儿可不是谁能强迫得了的,特别是男人,他们要是不想睡一个女人,就是神仙来了也没法子!

    第二天天还没亮,鲁元就走了,去看红姨娘去了,鲁元前脚走,宁儿后脚就起来了。

    有他在,她根本就睡不着,这一宿,又是睁着眼睛过的。

    好困啊……

    “锦绣,帮我梳妆,我要去给舅妈请安去。”

    宁儿顶着一对儿大大的黑眼圈儿从帐子里钻出来,神色恹恹的,一看就没有休息好。

    被称之为锦绣的一等大丫头听了,赶紧过来服侍。

    宁儿穿戴好了,系上披风,又拿了个小手儿炉儿,在众人的簇拥下去了大长公主的松鹤院儿。

    此时,荣欣大长公主也是刚起来,看到宁儿这么早就过来了,笑呵呵的把她召唤到自己身边儿,握着她的手,悄悄的说,“昨晚,他可曾在你的屋里睡吗?”

    宁儿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垂着头,轻轻地点了两下,表示是这样的。

    荣欣大长公主一下子笑了,笑得有几分得意。

    “哼,那个混世魔王,凭他怎么本事,还不是叫我给收拾老实了。”

    这话说得不像是在说自己的儿子,倒像是再说自己的敌人似的,大长公主殿下还当真是疼儿子呢……

    宁儿没发接下去了,从前她最喜欢跟舅母聊表哥了,一有表哥的话题,她就能口若悬河的说上三天三夜,仿佛天底下所有的赞美之词都是为她表哥准备的。

    但是现在,她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就算有,她也不想再说他了!

    “舅母,我后天想去棋盘寺一趟,权当是新娘子回门儿了。”宁儿镇定的说道。

    “棋盘寺?”

    荣欣大长公主奇怪的说,“七盘寺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