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心死
    “小姐,您怎么还没睡?要不要…。给你倒杯茶来?”乳娘看着宁儿,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宁儿抬起头,泪眼模糊的说:“乳娘,替我梳妆,我要去看看红姨娘去!”

    乳娘一震,姑娘这是打算去替自己讨公道吗?

    虽然知道她这样做可能会引起大将军的不满意,但是她还是支持姑娘的,反正大将军已然是不喜欢姑娘了,让姑娘去闹一场也好,省得以为姑娘是好欺负的,连个娼妓都想骑到她头上来!

    于是,乳娘赶紧招呼玳瑁和琉璃进来,帮宁儿梳妆了,随后给她系上披风,打着灯笼,陪着她去了红蕊的院子。

    此时,红蕊的腹痛之症已经被聂恒的一颗止痛药丸儿给治好了,她看着自己湿透的衣衫,披头散发的也不成个样子,就赶紧吩咐下人备水,她要清洗一下,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的再来陪鲁将军。

    玳瑁去敲门时,红蕊还在净房里,没听到外面的动静,倒是她院里当值得婆子开了门,见到宁夫人来了,也不敢阻拦,毕恭毕敬的把宁儿带到了屋里。

    此时,鲁元四仰八叉的躺在红蕊的榻上,已经疲倦的睡着了。

    这会子都半夜了,昨儿因为宁儿发烧,他几乎一夜未睡,白天时又是招待客人又是行成亲大礼的,忙活了一天,更是累上加累,才在宁儿屋里那两个时辰,虽然躺在榻上,但因为觉得别扭,也没有睡着,就一直躺在那里假寐了。

    如今总算是放松下来了,所以头一沾到枕头上,就睡着了。

    睡着后,红蕊的一个丫鬟见大将军睡着了,很有眼色的上前帮他脱了鞋子,还给他盖上了锦被。

    宁儿进来后,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新婚丈夫正盖着大被,睡在另一个女人的榻上,心里骤然一痛,像被人突然捅了一刀似的,差点儿吐出一口血来。

    “姑娘!”

    乳娘看到她脸一下子变得惨白,还晃了一下,急忙上前扶住了她,免得她跌倒在地。

    净房里的红蕊已经听到外头的响动了,问了服侍的丫头,才知道是宁夫人来了。

    红蕊非常讨厌这个宁夫人,因为她深爱鲁将军,听闻这个宁夫人是仗着大长公主的喜爱强行嫁给鲁将军的,就更瞧不起她了。

    哼,男人不要她,她还死皮赖脸的硬贴上来,真真是不要脸!

    不过,瞧不起归瞧不起,不管咋瞧不起,人家毕竟是平妻,身份在那儿摆着呢,她再瞧不起也不得不出去给她见礼。

    于是,出浴的美人儿裹着浴衣,披散着一头乌黑的秀发从净房里走出来,许是被热水蒸过的缘故,刚才还病弱苍白的小脸儿这会儿净红扑扑的,像刚承欢过似的。

    见到宁儿,红蕊虚虚的向她行了个礼,“妾身见过宁夫人!”

    说完,没等宁儿叫她起来,就兀自起了身,施施然的向榻边走去,那副傲慢的神色,全然没把宁儿放在眼里。

    宁儿见她穿着浴袍,脸上还红扑扑的,想当然的以为他们两个刚刚做过那件事,本来就已经流了血的心,一下子碎了一地……

    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苦,一转身,跑了出去。

    “哎,姑娘——”

    乳娘看到宁儿忽然崩溃的跑了,急忙追了出去,但是出去之前,还没忘狠狠的瞪红蕊一眼。

    红蕊不屑的‘切’了一声,显然是没把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脱下鞋子就上了榻去。

    榻上,鲁元睡的跟死了似的,红蕊痴痴的看了她一会儿,嘴角轻轻扬起,掀开被子也进去睡了……

    **

    “姑娘,您慢点儿,当心摔着啊!”乳娘看到宁儿跑的像一阵风似的,急忙在后面大声喊她。

    可是,宁儿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她风一样的从红蕊的院子跑回到自己的院子,两个院子相距甚远,跑回到自己的院子时,她已经体力透支,刚到院门口,就咕咚一声摔倒在地,再也起不来身了。

    “姑娘,您怎么样啊?快,呢们快把小姐扶起来啊!”

    乳娘跑得慢,眼看着小姐摔倒在地,她却跟小姐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就急忙指挥了玳瑁和琉璃去搀扶宁儿。

    玳瑁和琉璃跑过去,搀起宁儿,本以为她一定是一副心碎欲死的样子。

    然而,让她们意外的是,宁夫人的脸色虽然白的吓人,却没有伤心欲绝的表情,也没有痛哭流涕,只是一副漠然决绝的样子,沉静的吓人。

    “夫人,您没事吧……”

    玳瑁小心的问了一句。

    这时,乳娘追了上来,一把拉住了宁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嘴上不住声的问:“姑娘,摔哪里了?摔坏了没有?快,玳瑁,你快去找大夫来……”

    “我没事,乳娘,您别担心!”宁儿平静的看着乳娘,人冷静的出奇。

    乳娘本以为她会泪流满面,一头扑在她的怀里放声痛哭的,却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一幅表情,不由得张了张嘴:“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已经很晚了,咱们进去吧!”她平静的说道。

    看着她这副冷静的样子,乳娘的心底忽然生出一种样的感觉——不对劲儿,姑娘的表现十分不对劲儿!

    以姑娘的性子,她现在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然后握着她的手不停的问:“乳娘,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但是,姑娘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还冷静地出奇,像刚才的事儿丝毫没影响到她的情绪似的。

    不,影响到了,她的脸白的吓人,脸嘴唇子都是白的,表情也不似以往那么端庄柔和了,倒像是一副即赴刑场慷慨就义的样子!

    姑娘肯定是被刺激到了,刺激得都不会哭不会闹了,不然不会是这副决绝的样子。

    奶娘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宁儿,心疼的针扎了似的。

    红姨娘那个小贱蹄子,你给老娘等着……

    这一夜,鲁元再没有回来,宁儿坐在洞房里,独子对着红烛鸳帐,坐了一夜。

    这一夜,她没有再流泪,心也疼得麻木了,再也不会疼了,不过,却想明白了很多事。

    这世间,最难强求的,就是一个‘情’字,就算她爱他爱到了骨子里,没有他她就活不下去,但是,她也决定要放弃了,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放过他也放过自己,离开这里,回到本属于自己的地方去。

    前世的付出,就当是欠了他的吧,他对她的承诺,也就当是一场美梦吧。

    这会子,梦已经醒了,她该回到现实了……

    乳娘见她不肯睡,她自然也不肯睡,怕她想不开,巴巴的陪了她一夜,差点儿困死…。

    **

    第二天,荣欣大长公主一早就起来了,准备等着儿子媳妇过来给她献茶。

    刚起来,就神秘兮兮的问一个心腹婆子昨晚那院儿什么情况,小两口儿到一起了没有?

    心腹婆子早就接到那几个当值婆子的报告,知晓得昨晚发生的事儿。(那几个婆子也是老油条了,怕被上头怪罪懒怠,只说宁儿的乳娘听闻大长公主殿下已经睡下了,就自行离去,所以上头也就不会怪罪她们懒怠了。)于是就支吾着,吧昨晚的事儿给大长公主殿下说了一遍。

    大长公主殿下一听红蕊竟然吧鲁元叫走了,还在她的院子里睡了一夜,让宁儿在新婚之夜独守空房,顿时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一叠声的叫把那个孽障拿来,她要亲自罚他,又阴沉着脸,暗暗的嘱咐了心腹婆子几句,那婆子答应着去了。

    婆子刚出去,宁儿就来给大长公主请安来了,她画着浓妆,来掩盖自己脸上的憔悴,身上还是一身喜庆的红色喜服,打扮得喜气洋洋的,看着都喜庆。

    大长公主看到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能强撑着装出喜气洋洋的样子,更加心疼她了。

    没等她见礼,就起身迎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心酸道:“我的儿,昨晚叫你受委屈了,你别急,回头我替你治他们,保管给你出气。”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0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