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沈金存成亲【一更】
    今天是元旦,也是凤凰村村长沈德宝家小儿子娶媳妇的大喜日子。

    一大早的,沈德宝家就张灯结彩,披红挂绿,欢欢喜喜的准备迎接新媳妇儿了。

    乡下人,孤陋寡闻的,并不知道此时有国丧国孝之说,所谓的国孝都是针对大城市和大人物设定的,像吉州这样的大地方,就不会允许百姓们这样张灯结彩、敲锣打鼓的迎亲,但是像凤凰村这种闭塞的小山村,就没有人惜哒管他们了。

    所以,婚礼准备的很热闹,不光大摆筵席,张灯结彩,还请了城里的戏班子过来唱戏的助兴。

    现在家家户户都有钱了,沈大爷家更是不差钱儿的,最小的儿子成亲,还是王妃娘娘指婚的,沈大爷当然得风光大办了!

    这次办事儿,光酒席就准备了二十桌儿,桌桌都有鱼有肉,大米白饭和大白馒头随便吃,酒也随便喝,其豪华程度一点儿都不比乡绅财主家办事儿的席子差。

    其实,沈大娘原不想这么铺张的,本来就寻思着一张桌儿弄一个肉菜就够了,剩下的用白菜土豆子啥的凑几个盘儿,对付着过得去就行了。

    但是沈德宝不答应,他现在是村长了,全村人都看着他呢,他可不想为了省几两银子让人家笑话,再说,家里现在也不差钱儿了,最后一重事儿了,干啥不办得敞敞亮亮的叫大伙竖大拇指啊?

    沈德俭也回来喝侄儿的喜酒了。

    如今的沈德俭可谓是风光至极,现在整个凤凰村的人都唯他马首是瞻呢,可以这么说吧,现在的沈德俭要是在凤凰村跺一跺脚,凤凰村的地都得颤三下,吹口气儿在村子里都得刮场小旋风儿!

    倒不是沈德俭有啥了不起的,而是人家闺女能耐啊,一个不起眼儿的小村姑,不蔫声不蔫语儿的就出息大了,还当上王妃了,现在人家可是皇戚国戚了,他们这些人就是打着马追也一辈子别想撵上人家了。

    所以,这位湛王爷的老丈人一回来,就受到了村民们的热烈欢迎,对他的关注程度,都超过对新郎官一家子的关注度了。

    “德俭啊,兰儿还好吗?听说生孩子了吧?”

    “什么兰儿,也不怕忌讳,人家现在是王妃了,可不行再叫人家小名儿了,当心被上头以大不敬的罪名把你抓大牢去!”

    “哎呦,我不知道还有这规矩啊,对不住对不住了,德俭你可别见怪啊。”

    沈德俭笑呵呵的说,“没事儿,你们都是看着兰儿长大的,又是她的长辈,叫她一声小名儿也没啥,这孩子拖大伙儿的福,如今过得还算如意,前几个月还生了个胖小子呢!”

    “哎呦,真有福气啊,这下子你们家算是妥了,出了个王妃,都是皇亲国戚了,连我们这些乡亲们都觉着脸上有光,有荣与焉呢!”

    “就是就是,自从兰儿带着咱们大伙儿赚钱,咱们村都成远近十里八村中最有钱的屯子了,如今别的屯子的姑娘都想嫁到咱们村儿来呢。”

    “咱们村儿可是个吉祥地儿,凤凰窝儿啊,能飞出个金凤凰来,容易吗?”

    大伙儿围着沈德俭说说笑笑的,气氛十分融洽。

    沈若梅听到大伙儿奉承沈德俭,又听到他们奉承沈若兰,气得直咬牙。

    曾经,那个死丫头在自己的面前跟条狗似的,只要自己立起眼睛就能把她吓得堆灰儿了,她还曾亲手打过她嘴巴子,骂过她也吓唬过她,无论怎么收拾她折磨她,她屁都不敢放一个……

    可是现在,她竟然越过自己,当上王妃了!

    为什么?凭什么啊?

    老天爷对她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叫那个寒碜的东西出息成那样儿,还把她给越过去了,想呕死她吗?

    沈大娘了解自己的闺女,看她一眼一眼的看二小叔子的方向,就知道她又犯红眼病儿了,怕她整什么幺蛾子,特意低声警告她:“今儿是你弟弟大喜的日子,你消停点儿,别整事儿,不然当心你爹把你撵出去!”

    如今沈大娘早就不像过去那么稀罕这个闺女了,她对她的爱早在沈若梅的自私和愚蠢中消磨殆尽了,如今的她,对沈若梅只有责任,没有多少感情了。

    当然,要说一点儿感情没有是假,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过去的十几年里她还那么宠着她,但是如今对她的感情已经远不及过去那样深厚了,也就有过去的十分之一那么多吧!

    再多就没有了。

    沈若梅听到娘的警告,咬着牙说,“我就像你想的那么不安分吗?我现在都这样了,还能干啥啊?”

    这倒是她的心里话,她现在都残了,确实干不成啥事儿了。而且如今她跟沈若兰的身份相差太大,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以她现在的能力,就是拼了性命也伤不到死兰丫一根汗毛啊?

    所以,还不如消停的呆着呢,也省得自己再给人笑话。

    “哼,知道就好,你安安分分的别整事儿,等回头收了礼份子钱我再帮你买盒舒痕胶擦。”沈大娘交代了一句,就转身去忙了。

    沈若梅不甘心的闭了闭眼,一瘸一拐的回自己屋儿去了……

    新娘子是掐着时间走的,三天前就从吉州出发了,已经算准了时间,确保今儿上午正好能到凤凰村。

    今儿沈金存天还没亮就起来了,乐颠颠的穿上新郎的袍子,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花,骑着大春家的马,带着一拨亲友和雇来的喇叭匠子,吹吹打打的往新娘子来的路上迎去了。

    新娘子不是只身一人来的,怕引人起疑,沈若兰特意打发了王府里的几个老人陪她来的,谎称是她的亲戚,又给他备了几十两银子的嫁妆,这样大爷大娘和村邻们就不会怀疑她的身份了。

    新娘子迎到家后,再众人的见证下拜了天地、高堂,随后就被送进了洞房。

    沈大娘和屯子里的一帮老娘们急着看新娘子,送回洞房后,就带着一干人去洞房里陪新娘子说话去了。

    柳寒香见婆婆来了,便掀起了盖头,给婆婆和各位长辈们见了礼,落落大方的跟大家说话。

    大伙儿看到柳寒香长这么好看,又举止得提,谈吐大方,都夸沈大娘命好,找了个好媳妇,还有不怕事儿大的直言说她的媳妇一个比一个好,一个比一个强。

    沈大娘本来就看不上大儿媳妇,这话算是说道她心坎儿上了,听到大伙儿都夸她的小儿媳妇,再想想那个不是玩意儿的大儿媳妇,她就越发的看中这个小儿媳妇了,对她也就越发的喜爱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友情推文:

    病宠之毒妻在上,文/温暖的月光

    [友情排雷:本文女主手段血腥残忍,慎!]

    夜国魔女燕轻语为心爱之人斩杀忠良,手染鲜血,最终落得一个被嫡姐夺走爱人而惨死的下场。

    墨桑国庶女燕轻语被嫡姐设计**丧命,被弃尸乱葬岗,怨气难消。

    当魔女重生为庶女,指天而誓:我燕轻语宁愿为魔,也决不让天下人负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