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重女轻男
    此时,沈若兰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分娩的剧痛消耗掉了她全部的体力,也消磨掉了她的意志力,看着孩子生出来了,她只嘎八嘎巴嘴儿,想抱一抱都没有那份力气了。

    淳于珟看到了孩子出生的整个过程,对女人生孩子这种痛也有了一个深刻的了解,想必就跟自己那次剖腹割肠的痛楚程度不相上下吧,他一个铁打的一样的男人都受不了那份痛楚,兰儿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是怎么受的呢?

    他看着面色惨白,一动都动不了的孩子妈,心疼的握住了她的手,说,“兰儿,咱们已经有儿子继承家业了,往后再也不生了。”

    亲眼看到了她分娩的痛苦,他舍不得她再次承受这种痛苦,更别说生孩子还如此危险了。

    沈若兰听了,不由得轻轻地扯了扯嘴角,无声的笑了。

    虽然,她以后不可能真的不生可,但是,听到他这么说,她也觉得很欣慰了。

    这个时代的人都讲究多子多孙多福寿,有钱有权的男人谁不希望自己能多一些子嗣呢?想要一辈子只生着一个孩子的,放眼楚国上下,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个吧!

    歇了一会儿,她觉得自己身上有点儿力气了,就撑着说,

    “把孩子......抱过来吧,我想......看看他......”

    虽然没有力气抱他,但是看看他的力气还是有的。

    稳婆抱着孩子走过来,跪在了她的榻边,把襁褓中的孩子展示给她看。

    当沈若兰的眼睛落到那个粉嫩嫩,皱巴巴小包子身上时,她一下子融化了,定定的看着那团儿闭眼熟睡的小东西,只觉得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了,瞬间就泪流满面了。

    她喃喃的说:“夫君,你看到了嘛?咱们有孩子了,咱们的孩子好漂亮......”

    淳于珟也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小家伙,眼神里浓浓的爱意都要溢出来了,声调也变得格外温软起来,他说,“咱们的孩子当然好看了,不光好看,将来也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好儿郎呢......”

    “我不用他顶天立地,也不用他做什么经天纬地的大事业,我只要他一生平安快乐就好......”沈若兰带着重重的鼻音,郑重的说道。

    淳于珟点头,“好,那我这个做父亲的就多承担些,替他撑起一片天空,让他一辈子平安顺遂,无忧无虑.....”

    这时,稳婆过来禀道:“王爷,王妃,该给小世子喂奶了。”

    沈若兰转过头,就看见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端正少妇,正站在不远的地方,应该就是太后娘娘特意从京城里给选送过来的奶娘了。

    这两个奶娘不光年轻体壮,而且都模样端正,举止端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让她们喂养孩子,绝不辱没了孩子。

    只是,既便如此,沈若兰也不想叫她们喂她的孩子,她早就说过要亲自给孩子喂奶,只是没有跟淳于珟达成一致,这会子看到奶娘都过来了,沈若兰顿时如临大敌,像是有人要抢走她的孩子似的,握着淳于珟的手,哀求着说,“夫君,我真的很想亲自给孩子喂奶,真的,我不想我的孩子叫别人娘,哪怕是叫奶娘乳娘也不行......”

    没想到,淳于珟竟异常好说话的说:“好,你喂就你喂,只是你现在才刚刚生完,身子还太虚,奶也不是马上就能下来的,还是先挑一个奶娘暂时替你喂孩子,等你的奶下来了再亲自喂他也不迟!”

    沈若兰楞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同意自己给孩子喂奶了,他不是一直坚持要让乳娘喂养孩子吗?今儿这是怎么了?

    本以为还得费一番周折,甚至还得加上眼泪攻势才能解决的问题,忽然就这么容易的解开了。

    沈若兰有点儿懵了,有点儿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了?

    其实答案只有淳于珟知道。

    再见到儿子之前,就算沈若兰苦口婆心,说破了大天,淳于珟也觉得应该由奶娘喂养孩子,他就是奶娘喂大的,他所认识的人也都是吃奶娘的奶长大的,孩子由奶娘喂养这种事在他的思维中已经成了天经地义的事,从来没有动摇过。

    只是,当他看到孩子的刹那,油然而生的父爱瞬间发孝、膨胀到了极致,他觉得,他的儿子这么好,就理应给他世界上最好的待遇,那么,这世上最好的奶水,当然是兰儿的奶水了。

    兰儿是常年喝灵泉水的,她的奶水自然不是那些奶娘可比,所以,还是吃她的奶水最好!

    虽然他也舍不得兰儿辛苦,但是她执意如此,加上他父爱泛滥,想叫自己的儿子吃上最好的奶水,于是,困扰了他们一个多月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解决的办法就是,孩子主要以吃沈若兰的奶为主,奶娘的奶为辅,要是沈若兰的奶不够吃了,再去吃奶娘的奶;或者沈若兰若有什么事,不能及时给孩子喂奶了,再让奶娘发挥她的作用。

    其余的时间里,奶娘基本上是闲着的,不用她喂孩子也不用她照顾孩子......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然而,沈若兰亲自挑了一个体态微胖的奶娘,让她先抱着孩子下去喂奶了。

    看着孩子被抱走,沈若兰的心里顿时空荡荡的,她摸着自己的胸脯,说,我要快点儿把奶揉开,我要亲自喂孩子.....”

    淳于珟附和,“好,不过不急,你现在才刚生完,身子太虚,先睡会吧,等养足了精神再揉也不迟......”

    *****

    沈若兰顺利诞下麟儿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京城,太皇太后听闻沈若兰生了,喜欢的不得了,亲自带人到了库里搜罗了一大堆好东西:紫檀木的小床,蜀锦的襁褓,金丝楠木雕成的木马,还有些用象牙、犀牛角和琥珀等物做成的小玩具,件件都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老太太只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送到吉州去,因为在老太太的心中,她最亲最爱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她的老儿子和她刚出生还没来得及见面的大孙子。

    至于金銮殿上的那位,老太太可从来就没把他当成孙子,要是可能的话,老太太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蠢货开除皇籍,撵到海角天涯去,这辈子再不见他才好呢,也省得被他气死!

    新皇帝继位才几个月,已经把朝堂弄的天翻地覆,把太皇太后也给气懵了,倒不是他有多厉害,能有本事搅得满朝不宁,太后也跟着大动肝火。事实上,他一点儿本事也没有,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蠢笨愚懦才有今天的‘成就’的。

    他什么都不懂,也不愿意学习,更不愿意操心,每每朝堂上有要事需要他抉择时,他总是那句:“你们看着办。”问急了,就是‘朕有尿了’,或者是‘朕有屎了’,然后借着屎尿溜之大吉,让人啼笑皆非又气愤不已。

    堂堂一国天子,竟能做出这么没出息的事,简直让人失望至极。

    如此几个月后,大臣们终于受不了了,他们聚在一起商议,最后商议的结果是请太皇太后出来垂帘听政,请她帮小皇上处理他处理不了的国事。

    太皇太后乃是名门之后,自幼博览群书,见多识广,通晓政事又明白事理,且为人豁达公正,颇有圣祖遗风,所以很受皇族中人和文武百官的爱戴,因此,让她来给那个不成器的昏君垂帘听政再合适不过了。

    太皇太后本来不愿意干预政事的,怕有牝鸡司晨的说法,但是,不垂帘听政又怕楚国的江山,不,是她小儿子的江山被别人给谋了去。

    为了她心爱的小儿子,老太太治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百官的一再请求,垂帘听政,成了代替小皇上治理国家的人。

    太皇太后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垂帘听政后,她杀伐果断,行事公正合理,把朝堂上的事处理得井井有条,让颓废了好几个月的朝堂顿时面貌一新,满朝的文武大臣们也都对她敬佩不已。

    小皇帝一点儿都没有大权被人夺了的痛苦,反而暗自窃喜呢,终于有人替他管这些头疼的事儿了,也终归不用他在批那些该死的奏折了,太好了,他终归可以自由的玩儿了,好开心啊好开心......

    跟他一样开心的,还有沈若梅

    因为李知县已经帮她把大夫给请来了,那个大夫在仔细检查过沈若梅的伤势后,很肯定的说他能治,这可把沈若梅给乐坏了,简直就像是溺再深水里的人在命悬一线之际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马上嘴拜年似的求大夫这就给她医治。

    沈若梅的伤,说白了就是骨头断了没有好好的接上,导致她四肢残废的,现在只要把她的断骨重新敲碎,再重新接一遍就好了。

    只是,毕竟是受伤的骨头,长好后能成啥样大夫保证不了,只能保证她四肢还能动弹,不至于像现在似的瘫痪不能动罢了。

    饶是如此,只要她自己能动弹,能走能行了,沈若梅就很知足了,躺在炕上这大半年,她的身子都长了褥疮了,再躺下去,她的肌肉非得萎缩了不可,到那时,她就更没有活路了。

    沈大爷和沈大娘很很知足,他们恨不得她现在一下子就好了,也省得她再折腾他们老两口子了!

    于是,治病的方案确定下来了,沈若梅就开始了痛彻骨髓的治病过程。

    敲碎已经长上的骨头有多痛就不用说了,反正给沈若梅敲骨头那天,整个凤凰村的村民们都听见了,沈若梅杀猪似的嚎叫声响彻了凤凰村的上空,以至于好多小孩子都被她给吓哭了......

    再次经历了一番敲断四肢的痛楚后,沈若梅痛得脸都扭曲了,小便也失了禁,要不是有能治好站起来的信念支撑着她,她很可能就被活活的给痛死了。

    这般炼狱般的痛楚后,就剩下活遭罪了。

    被敲断了的四肢又被接上了,大夏天的,沈若梅被缠得跟粽子似的,躺在炕上一动都不能动,汗水不断地从身上渗出来,把身下的褥子都给打湿了,然而,为了好好的养骨头,湿了也得忍着,踏着,不能换也不能动弹,免得骨头再错位了。

    那骨头疼痛,浑身被汗水打湿,闷热却不能吹风的滋味,就别提有多酸爽了!

    简直刻骨铭心呢。

    不过,她忍下来了,为了自己的后半辈子,再痛再苦她也要忍,不然,她就彻底完了。

    经过了这次刻骨铭心的教育后,沈若梅再也不像从前那么自以为是了,她也深知道,自己跟那个凤命算是彻底无缘了,她终于还是输给了死兰丫,眼睁睁的看着她成了湛王妃,成了飞上枝头的凤凰。

    而她,还是窝在屯子里的麻雀,永远都没有飞上枝头当凤凰的机会了。

    她的身子被那帮乞丐捉弄过,染上了脏病,已经很脏很脏,不会再有好男人愿意娶她了;她的四肢就算接上了,也不可能像从前一样行动自如,肯定会有影响的;还有她的脸,被烧坏的地方已经形成了瘢痕,不可能再去掉了,她要是还想恢复到从前那副青春俏丽的模样,除非重生,否则,她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副样子了!

    现在的她,只希望下半辈子能尽量的过好了,能吃香的喝辣的,自己想干啥就干啥,不用干活,也不会没钱花,反正,她已经不在奢望爱情,就只希望自己能活得得劲儿点儿就是了......

    沈若兰最近却过得不大得劲儿,因为——生完孩子后,她发现自己的肚皮被撑坏了,松松垮垮的往下坠着,上面还布满了难看的妊辰纹,简直目不忍睹。

    生完孩子后,她在第一时间用生绢缠着自己的腹部,没有让淳于珟看见她的肚皮,倒不是怕他会嫌弃,只是作为女人,都希望自己深爱的男人看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不希望他看到自己难看的样子。

    所以,解决自己的身材,是眼下的当务之急,重中之重。

    这几天,她天天都用灵泉水泡澡,泡完后还抹上太医给开的药膏,以期自己的肚子能早日恢复到从前那副光洁如玉的样子。

    沈若兰如今的身份,在楚国可以说是仅次于太后娘娘了,一人之下而已,尊贵无比,太医给她制的药膏自然是用顶级的药材做成的,很细腻,也很香,是那种很好闻的淡淡的香气,令人闻之欲醉,凉凉的药膏抹在皮肤上也很舒服,涂完不久,就感觉到涂药的位置变得火辣辣的,像是药物已经渗入了肌肤,开始改善和调理撑坏的皮肤了。

    前世,她还学过一些女子修身美体的瑜伽操,就一边回想着那些动作,一边做了起来,想尽快的恢复自己的美体……

    许多女人,在生完孩子后,就放任自己的形象,变得随意邋遢,她们认为自己和丈夫有了孩子,丈夫就永远会守着这个家,不管她什么样都不会跑。

    正是因为有这种消极的心里,很多女人的丈夫在妻子生产完后,开始流连在外面,有的甚至有了外遇,当然,这么做的男人都不是什么东西,但是回过头来想想,要是做妻子的把自己打扮得神采奕奕的,有一股子积极向上的劲头儿,男人出轨的几率就会小不少,很多的家庭悲剧就可以避免。

    沈若兰然不担心淳于珟会出什么事儿,但是她必须在他的面前保持住美好的形象,因为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女人的外在形象,对他们对待女人的态度至关重要。

    淳于珟这段时间关顾着稀罕他刚出生的儿子去了,到没怎么在意自家妻子的形象,每天从大营一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洗了手过来抱孩子,怎么稀罕都稀罕不够似的,冷硬桀骜的战神王爷,在这个小东西面前,完完全全的蜕变成了一个慈父,在看着他的时候,眼里的柔情都要滴出水儿来了。

    之所以这么喜欢这个孩子,淳于珟认为,那是爱屋及乌的缘故,他喜欢兰儿,喜欢到把她当成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那种,就因为这份刻骨铭心的爱,所以才会喜欢她生出来的宝宝,尽管鲁元说他这么喜欢孩子是因为这孩子是他‘老来得子’的缘故,但淳于珟是绝不会承认的。

    他觉得他之所以这么爱他的孩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爱兰儿,才会爱她生出来的孩子,要是换一个女人跟他生出的孩子,他断断不会这么喜欢的。

    另一方面,也确实是他的儿子太找人稀罕了,那小模样,像个粉妆玉砌的小瓷人儿似的,那圆圆的小脸蛋子,豆粒儿大小的小鼻子,怎么看怎么招人稀罕。

    还有他吃奶时的模样,小小的一只,依偎在兰儿的怀里,粉红的小嘴含着**‘滋滋滋’的吸允着,清澈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就像是世间最晶莹剔透的宝石似的,两只小爪爪捧着自己的食盒,肥短的小腿儿不时的动一下,别提有多可爱了......

    淳于珟觉得自己怎么看这小东西都看不够了,离开他一会儿就想的抓耳挠心的,后来干脆就把自己办公的书房也搬到他们的卧室来,一边办公一边看着这个娘俩,也省得自己总惦记着他们。

    于是,这一家子算是一天十二个时辰的混在一起了,除了淳于珟偶尔去军营,剩下的世间,一家三口都是待在一起的,淳于珟没有错过孩子任何一个发展的阶段,孩子成长的每个阶段他都见证了,见证他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抬头、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趴仰……

    孩子们的每一个变化,每一点进步,都能给他们带来无数的欢乐,让他觉得这日子是越过越有滋味儿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谁会不喜欢呢?

    这几个月的时间,也发生了不少事儿,但都不是大事儿,只是有几个女人生产了。

    玉奴最先生的,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把申由甲乐得大摆筵席三天,还特意声明光摆宴席不收礼。

    这三天的流水宴差点儿把他的小家业给吃空了,饶是如此,他也依旧是开心,就算是把家底儿都吃空了也无所谓,因为他本就不是十分在意钱财,如今有了儿子,能让大家一起分享他的喜悦心情,散点儿财又算得了什么呢?

    玉奴也是有子万事足,现在她也算是终身有靠了,母亲那边儿也不用她操什么心,她只觉得,自己已经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仿佛对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可要求的了,如果一定要她求点儿什么的话,那就是求老天爷保佑他们一家子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永远都这么和乐幸福吧!

    沈慧也生了,是个女儿,她婆婆和丈夫虽然都是乡下人,但却都是明事理的,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生出了女儿一点儿都没嫌弃,甚至比生出儿子都开心,特别是她的婆婆钱氏,抱着孙女儿就跟抱着个大金元宝儿似的,都舍不得撒手了,谁来了跟谁显摆,一定要让人来人把世上所有好听的话都用在她孙女身上方肯放人家回去,吓得屯里人都不敢上她家窜门子去了,就怕被钱氏给逮着了看她孙女。

    对婆婆的这种行为,沈慧很是感动。

    老实说,再怀孕之初,她也是很忐忑的,就怕她婆婆和丈夫也像她奶奶和爹娘似的那么重男轻女,也怕她小时候的悲剧在她女儿的身上重演,但是现在在看到婆婆那抱着女儿那欣喜若狂的样子,她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婆婆和丈夫都是真心实意的爱她的女儿,不存在光喜欢孙子不喜欢孙女之说。

    甚至婆婆还告诉她说,生儿子生女儿都是一样的,只要孩子争气,生女儿也一点儿都不比生儿子差,你只看沈老二家的兰丫,不是比别人家生十个二十个儿子都出息吗?咱们家的丫头要是能赶上兰丫一半儿,就不知比生儿子好多少倍呢.....

    听到婆婆这么说,沈慧算是彻底放心了,不光是她放心了,连附近左右村子里的小媳妇们也都放心了,有了钱氏这番解释,大家真都想开了,也都不在重男轻女了,想想也是啊,若是能生出个兰丫那样的闺女,还要儿子干什么呢?

    于是,这七松镇成了楚国第一个不重男轻女的地区了,也成了第一个重女轻男的地方了,这可都是沈若兰的功劳啊!

    狗胜子媳妇也生了,生的也是个闺女,这把狗胜子给乐的,都要乐颠馅儿了,因为他虽然长得丑,但是架不住他媳妇长得俊啊,而他们的闺女长得恰恰就跟他媳妇很像,闭眼睛都能想象得出这小家伙长大了得有多美!

    因为添了这么个漂亮的闺女,狗胜子的人生更加美满了,天天的干劲儿也更大了,由从前那个偷鸡摸狗,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彻底变成了一个顾家有能干的好男人,都快成为十里八村好男人的楷模了。

    他媳妇还是那副浑浑噩噩的样子,不过,狗胜子一点儿都不嫌弃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疼着她,宠着她,家里有一点儿好吃的都留给她吃,家务活更是都叫他给包圆了,她媳妇只需负责奶奶孩子,晚上根他一被窝睡觉就足够了......

    沈若梅的胳膊腿儿被那位骨科神医还真给治好了,接骨接的很成功,养了几个月后,不光腿能站起来走两步了,胳膊也能拿点儿轻巧的东西了,唯一的缺点就是腿跛了,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跟鸭子似的,很不美观。

    还有她的胳膊也使不上劲儿,根本不能干活儿了,但是自理还是可以的。

    沈大爷和沈大娘看到她终于能自理了,高兴地不得了,他们本来也没指望她能恢复如初,能恢复到这个样子,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沈若梅现在是个跛子了,脸还被毁了容,身上还带着那么脏的脏病,嫁人是不可能了,她也不打算再嫁人了,如今就指着下半辈子靠着爹娘好好的过日子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