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湛王妃
    “咣当——”

    张金凤像一块大石头似的重重的摔倒在地,她顿了一下,紧接着捂住了肚子,蜷缩起身体放声大哭起来。

    “哎我的娘啊,我的肚子,摔到我肚囊子了啊……”

    崔氏见状,吓得赶紧跑过去,手忙脚乱的把她翻了过来,张金凤长的又高又壮,想把她翻过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等崔氏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她翻过身时,只见她闺女的一边脸颊肿已经肿起来了,上面还带着五个触目惊心的大红手指印子。

    更让人觉得触目惊心的——是她的裙子,此时,竟然有殷红的血迹正从她的两腿之间缓缓的渗出来,把她的裙子给氤红了。

    血,流血了!

    崔氏是过来人儿,一看这情景,顿时啥都明白了。

    她‘嗷’的一声蹦起来,伸着大爪子就去抓杀猪匠和那个狐狸精,像是要跟他们拼命似的。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杀千刀的,把我闺女的孩子都给打掉了,老娘今个儿跟你们拼了……”

    杀猪的看到张金凤出血了,心里也挺害怕的,本来想上前去看看咋回事儿,还能不能救过来了,但是被老丈母娘这么一闹,就也顾不上看她了,急忙伸手去抓崔氏那两只大爪子,免得让她给挠了。

    “好你个白眼狼,瘪犊子,你还敢抓我?反了你了……你把我闺女害成这样,你还敢抓我?今儿老娘非把你挠烂乎不可……”

    崔氏一边骂着,一边跳着脚儿的撒泼,又是用牙咬,又是用脚踹,又是用脑袋顶,又是吐吐沫的……大有一副老娘要跟你拼命的架势!

    她虽然不大喜欢张金凤,但张金凤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说一点儿都不疼那是假话,如今看到张金凤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当然心动心了……

    杀猪的看着崔氏疯了似的攻击他,晓得老太太是急眼了,再一想等他老丈人和二大舅子回来也肯定不会放过他的,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崔氏正跳着脚儿的往他脸上吐吐沫呢,冷不防这杀猪的狠命的一推,老太太下盘儿不稳,一下子被他推了个四仰八叉,咕咚一声摔倒在地!

    崔氏年纪大了,被这个足力的汉子使劲儿推倒在地,顿时摔得她骨头断了似的,想做起来都不能够了。

    “哎我的娘啊,大家快来看啊——白眼狼宠妾灭妻,杀了自己亲儿子不算,还要杀老丈母娘啊——”

    崔氏拍着大腿喊起来,杀猪的急忙对小翠喊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穿上衣裳收拾收拾去……”

    小翠儿马上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赶着跑进屋去,穿好衣裳,把家里那点东西收拾收拾,打了两个大包袱背了出来。

    男人早就说过,他这个母夜叉婆娘有个不好惹的老爹,还有个力大无穷的哥哥,两个人他都惹不起,不然的话早在他拿到那个方子和十两银子的嫁妆后,就把这个母夜叉扫地出门去了,还能留她到现在?

    如今他失手打掉了她的孩子,跟她们娘俩也算是闹掰了,等他老丈人和他那个二大舅哥回来肯定饶不了他,与其等着被他们修理,还不如趁着现在远走高飞呢,反正家里也没有啥家业,也没啥值得他们留恋的东西,他们有五香花生米的方子,就凭这个方子,还怕将来没有钱赚、没有好日子过吗?

    两人一人一个包袱背在身上,大踏步的走出屋门,往院子外面走去。

    途径院子时,看见张金凤还抱着肚子满地打滚儿呢,

    “哎哟我的娘啊,我的肚子……疼死我了……”

    杀猪的看都不看她一眼,拉着小翠儿头也不回的去了……

    张金凤看着她男人拉着那个贱货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走了,顿时心碎了一地……

    **

    沈若兰此时的心情却挺好的!

    因为经过她多次实验,第一块玻璃终于叫她给烧出来了!

    当她把那块方方正正,晶莹剔透的玻璃那给淳于珟看时,淳于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拿着玻璃,反复的看着、敲打着,一脸惊讶的问,“兰儿,这个真的就是用这些破石头烧出来的?”

    沈若兰笑道,“当然,可不就是用这两样东西烧出来的嘛,只要石英石和天然苏打的配比正确,烧的温度适宜,就能烧出这样的玻璃来!”

    她一边向他展示着玻璃,一边跟他介绍:“玻璃可以代替窗户纸钉在窗户上,跟寻常所用的窗户纸比起来,玻璃不光能驱寒挡风雨,采光还很棒呢,安在窗户上就跟什么都没有安似的,比窗户纸不知亮堂多少倍,而且还可以用很多年,只要不打破了,用一辈子也没问题;另外,还可以做成餐具、工艺品、首饰和一些小的用具,用途很广泛,成本又很低,相信很快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普及……”

    “而且,据我所知,卧龙山的石英石和天然苏打的矿藏很丰厚,就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开采不完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沈若兰的心里很是得意,因为她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致富法子。

    不,这可不光是致富的法子,简直就是暴富或者富可敌国的法子呢!

    淳于珟见她用几块没用的石头竟能烧出这样神奇的东西,一时间对她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不,是对她那个时代的科技发达程度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他虽然没有参与过做生意的事儿,但是光看这玻璃,就可以预测到玻璃制造业未来的广泛前景了,那简直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他的兰儿竟能造出这么了不起的东西,简直太了不起了……

    “兰儿啊,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呢?”他看着微笑着叹息。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边儿竟有点儿没底了,因为她太优秀了,优秀到就算没有他,也挡不住她的锋芒毕露,光芒万丈了,他甚至都有点儿怀疑,要是他没有这么王爷的身份,就只是一个寻常百姓的话,能不能配上她还是个问题呢……

    听到他这么问,沈若兰笑眯眯的说,“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不过别急,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早晚会把我了解透彻的,不用急于一时……”

    淳于珟点点头,“嗯,也对,咱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了,我不急……”

    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他确实不急,这么问也只是因为好奇而已,不过细想想,还是觉得保留着这份神秘吧,也算是他们夫妻俩的一份情趣了!

    很快,沈若兰开始培训造玻璃的徒弟了。

    考虑到她已经快要生了,不宜于来回奔波,所以她把烧玻璃的棚子盖在了王府后院某座空着的院子里,教授的对象是几个女人。

    之所以是女人,是因为淳于珟心眼儿有点儿小,不大喜欢男人跟沈若兰接近,所以在沈若兰提出要教授几个徒弟,再让那些徒弟带人,滚雪球似的把烧玻璃的技术传下去的时候,淳于珟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她找几个女徒弟,因此,沈若兰第一天走进工棚时,看到的就是几个粗壮的妇女。

    沈若兰明白淳于珟的心思,看到那些女人的时候也忍不住抿嘴偷笑,也没太在意,很久认真的教授起来,相信用不了多久,楚国的百姓们就都会安上明净透亮的玻璃,吉州地区的百姓们也会因为玻璃制造业的不断发展而越来越富裕的……

    烧出玻璃的事儿很快就传到了京城,当太皇太后看到那晶莹剔透的玻璃时,一下子被这亮晶晶的东西给迷住了,听闻这个是沈若兰发明的后,顿时对这个媳妇更加满意了,不光是满意,还很佩服呢。

    于是,一道懿旨下去,沈若兰被太后娘娘正式册封为了湛王妃。

    因为现在是国孝期间,没有举行册封大典,甚至连桌酒席都不能摆,太皇太后怕委屈了沈若兰,就不光把她的名字上了皇族的玉碟,还特意给她颁发了金册和金印,以彰显她在她心中的特殊地位。

    按楚国例,只有皇后和皇贵妃才有资格用金册和金印的,她不过是个王妃,太皇太后却破例给了她金册和金印,可见太皇太后娘娘对她有喜爱和多重视了!

    不光册封她为湛王妃,还封了她爹沈德俭为逍遥郎,虽然只是个封号,没有什么实权,但却可食朝廷三品官员的俸禄,可谓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且还可以世袭,倘若有朝一日他不在了,可以在他的儿子中选出一个来世袭他这个逍遥郎的位置,子子孙孙,只要楚国的王朝在,他们沈家就永远都会有一个逍遥郎存在。

    另外,太皇太后还封了她娘为三品忠义夫人,赐凤冠霞帔,格外还赏了好多东西,以嘉奖她教女有方,生出这般优秀的女儿。

    除此之外,还免除了靠山屯儿三年的赋税,将靠山屯赐名为凤凰村,寓为飞出金凤凰的凤凰窝……

    这一连串的好事儿,把沈德俭两口子都给乐蒙了,昨天他们还是靠山屯儿的平头老百姓呢,如今不光有了个做王妃的女儿,他们还一下子都变成靠食朝廷俸禄的贵人了,简直就是做梦啊……

    农安县的县太爷接到太皇太后的懿旨,得知在他的治下竟然出了一个王妃娘娘,还是当朝最有权有势的湛王爷的王妃时,立刻屁滚尿流的坐着轿子前去靠山屯儿巴结,宣读太皇太后的旨意。

    可惜到那儿时才发现,人家王妃娘娘一家早就搬到吉州王府去住了,如今就只有她最近的大爷还住在这靠山屯儿里,做了这靠山屯儿的村长。

    于是,县太爷赶紧当着众村民的面,摆设香案,宣读了太皇太后的旨意。

    这时,靠山屯儿,不,是凤凰村的村民们才知道,他们这屯子里当真飞出了金凤凰,沈老二家那个兰丫头,竟然做了皇家的儿媳妇了!

    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听完县太爷的旨意,凤凰村的村民们沸腾了。

    “艾玛呀,咱们兰儿竟然做了王妃了,这可真是太好了,这下子,咱们可都是王妃的邻里了,听着都美气啊……”

    “兰儿聪明伶俐,长得又美,能当上王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当初那个游方和尚不就算出她将来能当上娘娘嘛,我也早就看出这孩子跟别家的丫头不一样,也早就寻思着她将来能有大造化了!”

    “你可拉倒吧,我记得你那么攒可是说老和尚的卦象要是能成真,就指定得应在沈老大家那个瘫子身上呢,这会子见人家兰儿当上娘娘了,你又来就坡下驴了。”

    “哎,你这人咋说话呢?我啥时候说过那话了?你这不是瞎得得嘛?”

    “谁瞎得得了,就是你说的,早些年老刘太太刚算完这个卦的时候你说的,我记得真真儿的呢!”

    “那时候啊,那时候……兰儿也没像现在这么出挑啊?谁想到这孩子能出息这样呢?”

    “也是哈,头些年看沈老大家的闺女长得俊俏,人又伶俐,大伙儿还都寻思着她能造一阵子呢,没成想还是不蔫声不拉语的兰儿更有出息,要不说这人啊,还真没场看去。”

    “咋就没场看去了?还是你们识人不明!兰儿从前那不蔫声不拉语的样子,那叫大智若愚,是你们不会看,要是会看的,一眼就能看出这孩子有大智慧,跟别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那是呗,从前老二不大正过,她一个小孩子光靠自己就活这么大,要是没点本事,早饿死好几遍了,那里还能有今日的大福气……”

    凤凰村里热闹的跟过年似的,大伙都在议论沈若兰当上王妃做了凤凰的事儿,也都很为自己的村子能出这么个金凤凰感到骄傲和自豪!

    只有沈若梅,在听说沈若兰真的北册封为湛王妃后,心里恨得都要着火了,要是她能动弹,肯定逃出去,逃的远远的,绝不再听那个死兰丫的任何消息!

    对沈若兰能当上王妃的事儿,沈大爷是由衷的感到高兴,沈大娘则挺复杂的,一方面,她既高兴自己家能出了个王妃,这样往后她儿子孙子连同他们老两口子也水涨船高,身份跟从前大不相同了;另一方面,她还是有点嫉妒的,今时今日,她已经不在指望她那个闺女有啥作为了,但是毕竟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她都一直认为这个王妃的位置是她的闺女的,如今被她视为自己家的东西被二房给抢去了,她的心里难免有点儿不甘心。

    农安县的知县大人在宣读完太后娘娘的旨意后,没有急着回县城去,而是留在了凤凰村,跟王妃娘娘的村邻们攀起了关系,特别是跟王妃娘娘的大爷,聊得十分投机,聊了不到一个时辰,竟跟沈大爷成了知己。

    (咳咳,不得不说官场上的人就是厉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绝不是吹出来的,人家为了前途利益,跟个老农民也能说得恁般投机,投机得差点儿结为异性兄弟)

    沈大爷是个实诚君子,哪晓得县太爷在故意顺着自己说话,故意跟他聊的这么投机,他还以为他们真的就是性格相似,性情相投呢,见已经晌午了,就主动邀请县太爷去他家吃晌午饭,他是凤凰村的村长,按理也该是由他这个村长招待上边儿来的人!

    县太爷巴不得要跟他深交呢,见他真心相邀,就欣然同意,于是,堂堂的县太爷,就坐到了沈德宝家的土胚屋里,跟沈德宝这个老农民坐在了一起。

    进到沈大爷家的时候,县太爷一下子看到了瘫在炕上的沈若梅,惊讶地问起来,才知道老沈家还有一个瘫痪的闺女。

    ------题外话------

    对不起,今天幺儿有事了,只有这一更,明天幺儿多更,么么诸位,抱歉了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