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娘啊,咱们今天上晌午吃啥呀?”

    张金凤躺在炕上,看到老娘在窗外走来走去的,就扯着脖子问了一句。

    “吃屎!”

    崔氏没好气的怼道。

    现在她一看到这个死丫头就一肚子气,你说都20来岁的人了,一点心眼子都没有,叫个男人几句话就把她的体己都给糊弄了去,那可是十两银子啊,都够穷人家花一辈子了,连个响儿都没听着,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落到那个瘪犊子手里去了,她倒溜溜空的让人家给蹬出来了,还得带着一张嘴回娘家来吃。

    张金凤听到她老娘怼她,嘎巴嘎巴嘴儿,没敢跟他老娘干,翻了个身,接着躺着养她的膘去了。

    崔氏在院子里喂完鸡,回屋时看见张金凤还躺在炕上懒呢,就没好气的说,“你瞅瞅你,这一天天的就知道驮个腚懒,这么大姑娘了也不知道帮家里干点活儿,这都晌了,咋不知道去把晌午饭给做了呢?”

    张金凤纹丝不动的躺在那里,说,“你咋不叫我嫂子去干呢?谁家娶回媳妇不是干活的?就咱们家这媳妇都快当祖宗供起来了。”

    张大勇媳妇听到小姑子的话,立马不愿意了,冲着小姑子的屋喊道,“我这不看孩子呢吗?要是做饭去孩子摔了碰了咋整?这可是老张的孙子,摔坏了你能负起责任咋滴?”

    张金凤撇撇嘴,“懒就说懒得了,找那借口干啥?谁家媳妇不都带着孩子做饭,偏你就不行,要我说呀,就是我哥把你惯的,这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几巴掌下去,你就啥活都能干了。”

    大勇媳妇听到小姑子的话,更来气了,刻薄的说,“你哥惯不惯我是我们老张的事儿,关你个老孙家人屁事儿?有操我们家闲心的功夫还不如去找找你老爷们呢,你赖在我们家多吃那一口饭省的几文钱,还不够你老爷们给野女人买胭脂的钱呢!”

    张大勇媳妇的这几句话一下子扎了张金凤的心。

    她乎一下子从炕上坐起来,冲着西屋骂道,“你瞎bb啥呢?再敢瞎bb信不信我把你嘴丫子给你撕开?”

    “哟,这把你能的?有能耐你试试啊?”

    张大勇媳妇阴阳怪气的笑起来,一点儿都没把张金凤的威胁放在眼里。

    事实上,她也根本没把张金凤放在眼里。

    张金凤被她一纲,上了虎脾气,下地穿上鞋,就奔西屋去了,要打他嫂子。

    刚推开西屋的门,李氏就坐在炕沿儿上喊起来,“来人啦,打人啦,可不好啦,出人命啦……”

    张金凤瞪着眼睛道,“你瞎白乎啥呢?我都没碰着你呢,啥时候打你了?”

    李氏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都懒得回答他,只坐在炕沿上继续喊。

    这把张金凤气的,真就伸手过来挠李氏的脸了。

    只是没等挠到时,被一声炸雷般的怒喝给吼住了,“张金凤,你给我住手。”

    张大勇起早上地去干活,这会子天热了想回来歇息,谁知刚躺下眯了一会儿,妹妹就过来打他媳妇了。

    张金凤这才看见炕稍上还躺着个人呢,看大哥不是好眼睛瞪着她,张金凤委屈得直跺脚,“大哥,你没听着她埋汰人吗?你妹夫把钱弄丢了本来就够上火的了,她还诬赖好人,说你妹夫出去养野女人了,她埋汰我们,我干啥不能揍她呀?”

    “她是你大嫂,长嫂如母,别说是埋汰你们,就是揍了你们,们也得挺着,这辈子,只有她打你的份,没有你打她的份儿!”张大勇难得霸气的吼道。

    张金凤一看老实巴交的大哥也哼她,不向着她说话,委屈的差点掉眼泪,“好哇,你们都欺负我,是不是看我现在不行了就一个个的墙倒众人推,我告诉你们,你们谁也别想欺负我,你们都给我等着,等我男人挣了大钱回来,看我馋不馋死你们……”

    “还指着你男人给你挣大钱呢?可真有意思?”李氏撇着嘴笑出声来。

    “他要是挣着大钱了,还能回来找你?别做梦了,人家要是有钱了,早去找年轻漂亮的小戏子去了,所以你还是祈祷他没钱吧。”

    “你……你欺负人,你男人才去找小戏子呢……”

    张金凤被李氏羞辱,心中十分不忿,就不管不顾的冲着李氏喊了起来。

    李氏早就见识过张金凤的蠢钝,所以被她骂了也不生气,还老神在在的说,“我可没瞎说,现在这十里八村的都传开了,都说你男人领个小戏子跑了,也就只有你还没被蒙在鼓里。”

    张继凤一听这话,顿时有点懵逼,“流传啥了?啥瞎话呀?你给我说明白了,到底是咋回事?”

    李氏幸灾乐祸的说,“也没啥大事儿,就是你男人走的那天,小东山的一个老娘们儿也离家出走了,那老娘们儿原来是个唱戏的戏子,他们都说是你老爷们儿给她领跑的,好像两个人躲到外地去做夫妻去了。”

    张金凤一听这话,顿时像遭了雷劈似的,张着大嘴看向他哥。

    张大勇叹了口气,垂着头坐在炕里,没有吭气,但是从他的神色可以看出来,李氏没有撒谎,她说的都是真的。

    这下子张金凤沉不住气了,她可以容忍她男人丢钱,但是却不能容忍她男人骗她的钱去养别的女人,她哇的一声哭起来,上前扯住了他大哥的袖子。

    “大哥,这是咋回事儿?到底是咋回事?你原原本本的给我说出来。”

    张大勇耷拉着个脑袋,叹了口气,半天才说,“金凤啊,往后你在家里懂点事儿,闲着的时候多帮你娘和你大嫂干点活,只要你勤快点,别挑事儿,大哥就是养你一辈子也行。”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你说啥呢呀?我问的是我家老爷们儿养狐狸精的事儿,你咋扯这儿来了呢?”张金凤哇哇的哭着,一点儿都没听明白张大勇的意思。

    张大勇也知道她是一根筋的,脑袋不会转弯儿,想了想,就把自己的意思直截了当的说给她听了。

    “哥的意思就是往后你别指着男人了,在家好好呆着,多帮娘和你大嫂干点活,往后就是老孙就不要你了,大哥也能养着你。”

    “不要我?他凭啥不要我?他敢不要我!”

    张金凤撸胳膊挽袖子的,“你说他现在在哪儿呢?我找他去!”

    张大勇一看她这副要拼命的架势,哪敢跟她交实底儿啊,只说,“我也是在集上听人乱说的,没凭没据,你先别信啊,等哥给你打听明白了你再去找他也不迟……”

    张金凤哪天得住气呀,蹦着高高的做,寻死觅活的逼问,大有不问出个,子午卯酉来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

    李氏巴不得她跟她男人打起来呢,见她不依不饶的问,干脆就把她男人的底细交代了出来。

    “我们也不知道外面传的是不是真的,反正都说他现在在泗水街那儿租了个房子,跟那个娘们在那儿姘居呢,要不你抽空看看去?”

    张大勇一听他媳妇儿把实话给吐秃噜出来了,忍不住埋怨的看了她一眼,这事儿也是他新近听说的,连他老娘那儿他都没敢告诉,就怕他老娘那压不住事儿的性子起来,再带着张金凤闹出点啥不可收场的事儿。

    这会子听到媳妇把这个事儿给交代出来了,也没法往回圆了,只好说,“你也别上火,就算他靠不住了,你不还有娘家的吗?怕啥滴?”

    张金凤可没拿她娘家人当亲人,不然也不可能在结婚那天偷她娘的银子了,听到大哥的安慰后,她一点儿都没被安慰到,反倒更生气了。

    “你说这些有啥用?你要是真把自己当成我娘家人,就不该瞒着我这事儿,早就该把事儿告诉我,然后带着我去把他们的家砸烂了出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