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元昊被擒
    说完,元昊真的一跃下了马,站在了沈若兰的面前,又挥了挥手,让那两个把刀架在沈若兰脖子上的侍卫退下,自己就站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低头看着她说,

    “你想跟小爷说什么?要是想说让小爷放了你的话那就免谈了,其他的嘛,看在你这张脸的份儿上,小爷倒是考虑考虑……”

    看到沈若兰这张倾城绝世的脸,元昊几乎忘记了被她开瓢的事儿,也忘了他发疯似的要把她找出来亲手打个半死的誓言。

    沈若兰睫毛轻闪,垂下眼帘,轻声说,“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哪句?”元昊问道。

    不过,刚问完,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他们相处的那个晚上,他们第一次相处的情景委实算不得愉快,记得她那晚拽的不行,不光讽刺他瞎了,还说他的颜值比较适合适合当象姑馆儿里的小馆馆,更说了他会被人抓去爆了菊花。

    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没弄明白被爆了菊花是什么意思,但可以猜出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对了,他还给他的脑袋开瓢,虽然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确实是她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得抛出两块砖砸她,还用棒子打了他的脑袋,害得他到现在都不能剧烈运动,一动快了脑瓜仁儿就疼呢。

    想到这些,元昊的脸色难看起来,要不是看在她长得这么美的份上,他几乎就要跟她找后账了。

    沈若兰扬起嘴角,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麽样,缓缓的说,“就是那句让你见到我时戴个头盔呀,不然未必就能像上次那么幸运了。”

    元昊一愣,“你什么意思?”

    沈若兰柔声笑道,“字面上的意思啊,不信你看——”

    她伸手向上一指,元昊惊诧的抬起头,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忽见天上不知什么时候落下好几块青砖,那几块青砖暴雨一般的砸下来,眼看就要砸到他的身上和脑袋上了。

    元昊吓了一跳,来不及多想,噌的向前一蹿,想要避开这阵子砖头雨。

    沈若兰在跟他说话的时候已经闪开了半边身子,给他留够了充足的逃跑空间,等他一跃到了一丈开外的地方,惊魂未定的转过身时,一把硬邦邦的手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胸口。

    “都别动,谁敢动一下我立刻打死他!”沈若兰厉声喝道。

    此刻,元昊都顾不上自己被枪逼着的危险了,一脸懵逼的,“怎么又是砖头?这些砖是哪儿来的?你别告诉小爷是你变出来的?”

    沈若兰道,“叫你的手下往后退五十步,我就告诉你是怎么来的。”

    萧佐等一见元昊被沈若兰用枪逼住,大声道,“你最好不要伤害我家小王爷,否则我们皇上断不会放过你的。”

    沈若兰冷笑道,“我要是你,就先听话的退到五十步开外去,否则万一你家小王爷出了事,你们皇上第一个不放过的不是我,而是你们这些护卫吧!”

    萧佐:“……”

    萧佑:“……”

    “告诉他们往后退,别考验我的耐心!”沈若兰见萧佐萧佑不动,就把手往前送了送,枪管儿直戳到元昊的胸肌,隔着薄薄的夏衣,戳得他生疼!

    元昊探究的看着沈若兰,“你真敢杀人?”

    即便是被她用枪指着胸口,元昊依旧不敢相信这么美丽纤柔的女子敢真动手杀人,所以,脸上还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意。

    沈若兰呵呵一笑,说,“杀人算什么?刚才你们来时有没有看过一个被砍了四肢的男人啊,那就是我做的,和一枪打死你比起来,似乎那个更残忍吧?”

    闻言,元昊的嘴瞬间张成了‘o’型,连萧佐和萧佑的嘴巴也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去。

    来时的路上,他们确实看见一个被砍断四肢的男人躺在血泊里,不知是生是死,那些被砍断的四肢就零散的落在那个男人的身边,看起来惨不忍睹,触目惊心。

    因为急着赶路,他们并没有停下来询问此事,而是绕过那个可怜的男人就追来了,虽然没有过问,但他们每个人都觉得这个砍人的凶手太过残忍,这样对待一个人,还不如一刀杀了他来的痛快,这种事,简直就是魔鬼才能做出来的,元昊还打算等抓到沈若兰,回去时再查查那个男人的事儿,看看到底谁这么残忍,经能干出这么惨无人道的事儿。

    没想到,凶手竟然就在他的面前,还是他惊为天人的沈若兰。

    “真……真是你干的?”元昊难以置信的问。

    沈若兰轻笑说,“是啊,是我,怎么样?你想不想试试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啊?”

    元昊看着她那张美的不想真人的脸,眼中忽然凝出一股子怨怒“你这个蛇蝎美人,竟然能做出那么惨无人道的事儿,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沈若兰冷声打断了他,“少废话,既然知道我是蛇蝎心肠,那就别再考验我的耐心,叫你的人往后退,我数三个数,三个数内,他们要是还不动弹,我就一枪崩了你。”

    “一……”

    两边的侍卫们听到沈若兰也要数数,不觉都抬起头望天一眼,今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要数三个数呢?难不成今儿个就是数数的日子?”

    “二……”沈若兰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数完了一,马上又数二。

    萧佐和萧佑纠结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小王爷,又看了一眼那个面无表情的蛇蝎美人,心里快速的衡量了一番,最后咬咬牙,决定听她的,向后退出五十步,以确保小王爷的安全。

    虽然他们退出五十步就很难及时保护到小王爷了,但是他们不动弹更危险,这种暗器的威力他们是亲眼所见的,要是这女人真的开枪,他们也根本无法阻拦。

    被枪打中的后果他们也看见了,要是小王爷真被打死了,那结果肯定就像这个女人说的,皇上第一个饶不了的不是这个女人,而是他们!

    所以,当沈若兰提高了声调数到“三”时,萧佐和萧佑齐声喊起来,“姑娘别开枪,我们退,我们退后就是!”

    两人一边后退,一边对其余的人也下达了后退的命令,转瞬间,那块地方就只剩下元昊和沈若兰。

    淳于珟见沈若兰安全了,立刻催马上前,一到她的身边儿,就一跃而下,一把将沈若兰拥在怀中。

    “兰儿……”

    抱住她的刹那间,多日的担心,思念,忧虑,愁苦都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就是失而复得的感动和欣喜。

    “兰儿……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你们,让你们受委屈了……”

    淳于珟喃喃的低语着,像是在向沈若兰道歉,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似的。

    沈若兰怕他内疚自责,有心理负担,急忙笑着说,“没事,我就当是出来散散心了,要不是有这档子事儿,我娘肯定不会让我出来放风儿的,这会子我还肯定被她关在府里当望夫石呢!”

    “你就皮吧!”

    淳于珟知道她怕自己心里难受,在安慰自己,心中很是感动,也承了她这份情,就没再露出自责和后怕的样子,只捏了捏她的脸颊,不痛不痒的申斥了一句

    元昊站在一边,看着他俩肆无忌惮的打情骂俏,忍不住嘲讽道,“湛王的心还真大,竟然会喜欢这种蛇蝎心肠的妖女,小爷今日真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了!”

    “老实点儿,没看见我家主子正忙着吗?再敢啰嗦,老子一枪崩了你。”

    早在淳于珟抱住沈若兰的刹那,罗城就主动接替了沈若兰,用枪指着罗元昊的头,免得被他趁乱溜了去。

    元昊被个下人吆喝威胁,顿时气的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瞪了罗成一眼,道,“你最好永远这么拽。”

    罗城气人的说,“对付别人未必能一直这么拽,对付你这种没用的,拽一辈子都没问题!”

    元昊一听,一张俊脸顿时被气成了猪肝色,当着敌人的面儿,被一个家奴这般奚落,换作谁都会气不打一处来的!

    淳于珟对罗城的表现非常满意,看到元昊这个小畜生被怼的哑口无言,他也觉得十分解气。

    都是这个小畜生和陈皇后邓安安勾结,害得他媳妇孩子被掳到此,担惊受怕,颠沛流离,也害得他这些天寝食难安,担惊受怕,日夜悬心,他觉得光怼这个小畜生一顿都不足以解他心头的怒气,待会儿一定得好好收拾收拾他,才能平息了自己心头的这口怒气!

    ……

    找到了沈若兰,他们就没有必要在乌孙继续呆下去,于是又重新坐回到了沈若兰雇的那辆车子里,往吉州那边去了。

    沈若兰和淳于珟坐在车里,因为只有一辆车,怕元昊骑马跑了,就把他捆了也放进那辆车里,三人同乘一辆车,往南边去了。

    元昊抓人不成,反成了俘虏,只气得他睚眦欲裂,面皮青紫,他气咻咻的坐在车上,恶狠狠的瞪着沈若兰和淳于珟,看样子似乎想将他们两个抽筋扒皮,碎尸万段似的。

    淳于珟直接将他无视了,把沈若兰抱在自己的膝头,追问他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有没有受到什么委屈?

    沈若兰重回到淳于珟的身边儿,心里也觉得很安心了,她靠在淳于珟的怀里,把自己从被掳到逃跑的经过告诉了淳于珟。

    当然,是精简的说的,有些危险的事儿她没有告诉他,比如在那棵大榆树下被群狼围击,再比如她在山里那几天,每天晚上都不敢放心的安睡,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其实这些事儿在她的眼里根本不算事儿,但是淳于珟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心疼的不得了,他心疼了就得在这位乌孙小王爷的身上撒火出气,而要是这位小王爷有个三长两短,乌孙和楚国之间肯定会引起征战,到时候,战事一起,两国的百姓就得跟着遭殃?那她也岂不是就成了引起战事罪魁祸首了?

    于是,她没敢说那些能引起淳于珟怒火的事儿,就捡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说了一遍。

    淳于珟又问,“你不是说那个车夫是被你砍的吗?为什么要砍他?可是他做了什么惹你不痛快的事?”

    沈若兰就把车夫要劫财的事告诉了淳于珟,怕他生气,没敢跟他说那家伙要劫色的事。

    淳于珟听后,不屑的看向元昊,轻哂一声,“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乌孙上下,竟都是蝇营狗苟之辈,上头的勾结别人偷人,下头的明目张胆劫财,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等鼠辈,本王真不屑于与之为邻。”

    这是在指桑骂槐的骂元昊拐走沈若兰的事呢。

    元昊立刻反唇相讥道:“若说蝇营狗苟,你们楚国人就都是好的吗?要都是好的,我又怎么能把这个蛇蝎女人弄到我们乌孙来,还不是你们楚国人窝里斗儿,才便宜了我们!”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也谢谢书城

    打赏99书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