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找到她了
    王府里,元昊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等消息,他不是一个能耐得住寂寞的人,苦等无聊,就下令叫过几个歌舞伎过来给他表演歌舞打发寂寞。

    王府里的歌姬舞姬都是经过重重选拔精挑细选出来的,歌姬唱出来的曲子莺声燕啼,舞姬跳出来的舞翩若惊鸿,他也听得很是尽兴,看得十分有趣。

    正热闹时,王府的后院儿忽然传来一声闷响,轰隆一声,紧接着,就是女人惊慌失措的尖叫,而女人的尖叫声还没落下去时,不远处又是轰隆轰隆的爆炸声。

    一时间,哭声、喊声、爆炸声此起彼伏,把王府给搅得一团糟。

    元昊也早就没了看歌舞的兴致,大踏步的走出屋子,向后院儿走去。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回王爷,是六姨娘的院子爆炸了,六姨娘已经被炸死,别院儿的姨娘们也都受了惊,正在赖嬷嬷处哭泣……”

    六姨娘,正是今天白天为难沈若兰的那个妾室,元昊一听说她出了事,立刻就想到这是谁干的好事了!

    他脸色阴沉起来,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也紧紧的握起,倒不是因为心疼那个被炸死的妾室,事实上,对他而言,那个妾室不过是一件用旧了的东西而已,就算不被炸死,他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她丢弃了。

    但是,他丢弃她是他丢弃的,他可以随意的把她丢弃,却不能让别人随意的把她炸死,因为她是他的私有物,属于他的东西,别人未经过他的允许就弄死他的东西,那就是不对他的挑衅和鄙视!

    之前他已经派人到乌孙的大营里挑衅,现在又来他的府上闹事,这嚣张的态度,简直就是不把他这个王爷放在眼里!

    同样是王爷,同样替国家戍边带病,他凭什么就敢这样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身为皇室中人,本就比别人傲气,这会子见淳于珟欺负他蔑视他到这般地步,元昊彻底怒了,一向性情随和的他,立刻发出了追杀令。

    “来人,马上派人追查作案的凶手,一经查获,立刻乱箭射死,另外,彻查府中下人,一旦发现有跟外界勾结不清的,立刻严加审问。”

    淳于珟能准确的找到为难沈若兰的妾室的院子,证明他肯定有眼线安插在这王府里,不然他也不会那么巧刚好就炸死那个妾室,他在平阳王府了里有十几个妾室呢,不信会有这么巧的事。

    想想他的王府了里竟然有淳于珟的眼线,还随时都能杀死他想要杀的人,元昊就感到一阵阵的不寒而栗,仿佛自己的人头也寄存在了别人的手中一般,随时都能被他给拿去。

    所以,他一定要找出淳于珟安插在他府里的细作,也顺便也一定要给淳于珟点儿颜色看看,让他知道知道自己也不是那么惹的!

    府里的侍卫和下人们见到王爷怒了,还是罕见的暴怒,都吓得缩起了脖子,赶紧下去办事了。

    王爷很少发脾气,但是正应了那句话,所谓乖人不常恼,恼了不得了,他们可不想成为王爷怒火中的炮灰!

    萧佐回来时,王爷还在盛怒之中,萧佐看到小王爷脸黑成那副样子,纠结了半天,才怯怯的上前禀报。

    “禀小王爷,属下已经查清了,那个厨娘确实已经雇车走人了,好像是往北边儿去了,雇的是鸿运车行的马车,已经走了三个多时辰了……”

    “走了?”

    “想跑?”

    元昊磨着牙,“砸了本王的脑袋,溜达完本王的府邸,拍拍屁股就想跑了,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萧佐道:“是,确实不能便宜了他,小王爷,属下这就带人去把她追回来,交由您亲自处置!”

    “不,本王跟你们一起去,本王不仅要亲自处置她,还要亲自去抓她,然后…。”

    他眯了眯眸子,眸光里迸出了几分戾气。

    抓到她后,他就要让淳于珟跪到他的面前来送死……

    **

    “驾——”

    夜幕下,一辆带棚的马车正在郊外的路上不疾不徐的走着,沈若兰躺在车厢里,拥着薄被,浅浅的睡着。

    是她叫车夫连夜赶路的,也是她叫车夫不要把车子赶的太急,因为郊外的土路坑坑洼洼的,走起来颠簸不平,她颠到她肚子里的宝宝,所以就给足了车钱,让车夫在路上不疾不徐的走,这样既不耽搁时间又不会颠到她的肚子。

    给掌柜的那封信已经写完了,就放在一边儿,等着车夫返回的时候再让他帮她捎回去,眼下,她也没有别的事可做,还困得很,索性就盖着被子闭眼正好休息了。

    正昏昏的睡着,车子忽然停了。

    沈若兰在睡么中感受到车子停下来,刚睁开眼,车厢忽然被打开了,车夫那张鞋拔子脸映入了眼帘。

    “怎么不走了?”沈若兰带着床气问了一声。

    车夫嘿嘿一笑,放肆的说,“有点事儿想跟姑娘商量一下!”

    听到他那猥琐的笑声,再看看他那双贼溜溜的眼睛,沈若兰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她坐起身,不慌不忙的说,“你想干什么?”

    车夫咧嘴一笑,月光下那一口大黄格外的恶心。

    “不干啥,就是姑娘长得太好看了,我想亲你一口,另外,看姑娘的样子像是不差钱儿的,想问姑娘借几两银子花花。”

    “原来是想劫财劫色啊!”沈若兰嘲讽的说道。

    “姑娘要是这么想也可以,一句话,姑娘从不从吧!”车夫一边威胁着,一边从身后拔出了一把刀子来,那道子大约三十厘米长,跟杀猪刀似的,月光下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沈若兰看着那把刀子,不由得想到——要是她没有空间的话,今晚大概就要做这把刀下的亡魂了吧。

    因为车夫是车行的人,有名有姓有地址的,不可能放她活着回去,抢劫强奸完了,为了抹掉证据,肯定会杀人灭口的。

    这畜生,为了自己下半身儿快活一会儿,也为了那几两银子的不义之财,就想把一个鲜活的生命给结束了,当真的十恶不赦,罪该万死。

    沈若兰呵呵两声,拍了拍围在身上的被子说,“你看,我上车的时候既没有带包裹也没有带任何东西,你不奇怪我是打哪儿来的被子吗?”

    被她这么一提醒,车夫一下子想起来了!

    他原来的车子上只有一个小矮榻,上面铺了一张毡子,根本就没有被子。

    那……这个女人的被子是打哪来的呢?

    沈若兰无视他的目瞪狗呆,又大刺刺的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甜瓜,‘咔嚓’咬了一口,说,“还有这甜瓜,现在庄稼地里的甜瓜还没开花儿吧?你不奇怪我是从哪拿出来的甜瓜吗?”

    这下子,车夫更惊愕了,“你……你是……咋做到了?”

    沈若兰诡异的一笑,阴森森的说:“因为——我是鬼啊?我能做到人做不到的事儿,不信你看!”

    她伸手向上一指,车夫傻乎乎的顺着她的指头抬头看去,一抬头,就看见一块砖头子毫无预警的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子砸在了车夫的脸上,把他砸得‘啊呀’的一声,一下子蹲下身子捂住了脸。

    随即,汩汩的鲜血从他的指缝儿里流出来了,车夫捂着脸,战战兢兢的说,“你,真是鬼?”

    沈若兰悠然笑道,“是呀,是从前被你杀死的冤魂回来找你索命来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车夫一边捂脸一边哇哇的说,“不,不可能,我从前就杀过两个人,一个是个老妪,还有一个是个男人,我压根儿没杀过你,你找错人了……”

    沈若兰一听他竟然杀过两个人,不由得咬牙切齿的说,“看来,你身上的命案还不少啊?本来我还寻思着此番若是你一时冲动,就给你个痛快,让你痛痛快快的去死呢,如今看来你是惯犯了,既然如此,就这么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你这种人渣,就该被做成人彘,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的深渊里,以此来向被你无辜杀死的人赎罪!”

    说完,天上顿时噼里啪啦的砸下几十块砖头子,把车夫给砸倒在地,他头破血流,抱着脑袋蜷缩着身子嗷嗷的嚎叫着。

    “仙姑饶命,仙姑饶命啊,小的家里尚有八十岁老娘,仙姑要是杀了我,我那老娘无人养活,也一定得饿死了——”

    沈若兰冷冷的说,“你家里有老娘,被你杀的那两个人就是孑然一身的吗?你的老娘要养活,人家的娘就该死吗?”

    话音落,砸下来的砖头子忽然倏地不见了,四把寒光闪闪的刀子嗖的一下飞出来,齐齐的向车夫的四肢砍去,沈若兰空间里的刀都是一等隐卫的刀,用上等精钢锻造,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那刀子蓦地斩了下来,转眼间,车夫的四肢从肘膝部被齐刷刷的斩断了。

    “啊~”

    撕心裂肺、声嘶力竭的杀猪嚎叫声响起,再旷野里格外恐怖,嘶吼了几声后,一切归于了平静…。

    沈若兰走下车,冷眼看着那昏死过去的车夫,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残酷。

    对这种人,就应该是这样处置,就算再狠点儿也不足为奇。

    随意剥夺人的生命的人,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治,这是他应有的报应。

    这下子,他连胳膊腿儿都没有了,看他还怎么强奸劫财?看他还怎么杀人害命?

    从前是他为刀俎,别人为鱼肉,如今他已经废了,连自理的能力都没有了,就让他也尝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儿吧。

    只是,这种滋味儿可能会品尝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他活着,就会一直品尝这种‘美妙’的滋味儿,一直到他死去……

    当然,他也可能不用去体会那种滋味儿,这儿离山里那么近,他的身上又满是血污,或许血污的味道会把野兽招过来,到时候,野兽会让他度过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让他不至于痛苦一辈子,不管是哪种结局,都是他应得的。

    他这种垃圾人,死不足惜!

    处理了车夫后,沈若兰就自己驾车赶路了,不过她的赶车技术并不好,笨手笨脚的,马也不大肯配合她,不过好歹算是把车给赶走了。

    坐在车辕上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在寂静的黑夜中,沈若兰又觉得倦了,孕妇本就有嗜睡的毛病,她也不例外,今儿白天忙活了一天,又是紧张又是害怕的,这大晚上的又没得休息,她当真有点儿扛不住了。

    沈若兰一边赶车一边打着瞌睡,好几次都差点儿从车辕上掉下来。

    怕自己真的掉下去出事儿,沈若兰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养足了精神再走也不迟!

    看到前面有一片树林,就把车子赶了过去,将马拴在一棵树上,自己回到车厢里,打算睡上一会儿。大概是太困了,头刚沾到矮榻上,她就沉沉的睡着了……

    正沉沉的睡着,忽然听到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马蹄声。

    马蹄声很乱,一听就是有很多人正在纵马疾驰向这边跑来,沈若兰一下子清醒了,她噌的坐起身,撩开车帘向外看去。

    浅淡的月光下,一行人正疾驰而来,他们举着火把,远远的看去通红一片,像一条连绵不绝的火龙,人多得几乎数不清。

    沈若兰一惊,下意识的感觉出不好,赶紧下了车,挥刀斩断了拴着马的缰绳,狠狠的抽了马一鞭子,提着裙子就往林子里跑去。

    马猝然挨了一鞭子,撒开蹄子就往远处跑,沈若兰怕她跑动被人发现,没敢往远处跑,跑了几步后遇到一片矮树丛,就快速的蹲下身,隐在了那簇矮树丛里,不敢动弹也不敢出声。

    那伙儿人看见前面疾驰的马车,以为沈若兰就在那马车里呢,扯着嗓子吆喝起来,“站住,不许跑,再跑我们放箭了。”

    然而,前面的马车依旧跑得跟射箭似的……

    那伙人虽然吆喝的凶狠,但到底没有放箭,他们打着马疾驰而过,卷起了阵阵浓烟,大约过了十来分钟才算走没。

    沈若兰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伙人至少有几百个,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应该是官府中的人,想来是被那个瘟神王爷派来抓自己的吧!

    好容易等他们都走没了,沈若兰赶紧站起身,刚要往树林的深处跑。

    没成想,还没等他跑呢,刚跑过去的些人又折回来了,他们举着火把,一边四处撒么一边嚷嚷。

    “快,她应该就在这附近,大伙快散开来搜……”

    原来,车行里的马车很快就被追上了,那些人看见车里空空如也,且马的缰绳又是斩断的,不是从树上解下来的,就断定这马车是为了迷惑他们被人临时驱赶走的,而那迷惑他们的人正是他们要抓的那个人,也就是湛王的女人沈若兰了。

    于是便都折回来,大队人马散开,预备要搜索。

    沈若兰一看他们又折回来了,又要满山搜索,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她现在的位置并不很隐蔽,稍微一搜肯定就把她搜出来了。

    这可怎么办呢?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呢,忽然远远的又来了一队人马。

    这队人马没有举火把,想来是低调出行,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人数明显的比之前的那队少,最多也就十几个,气势虽然不像之前的那队那么强,但是速度可一点儿都不弱,几乎是眨眼之时就到了跟前儿了。

    于是,两队人马相向而立,很快,沈若兰从这队人少的人马里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一身黑衣,满身冷傲,尊贵无匹的气势恢宏磅礴,坐在马上只轻轻的往对面一撇,那睨视天下的霸王气概,就足以让对方心惊胆寒了。

    是淳于珟来了,来找她来了!

    沈若兰见到他的刹那,激动得差点儿站起来。

    但是,想想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属于另一队人马控制的范围内,就忍住心中的激动,悄悄的蹲在那儿没敢出声。

    “元昊……”

    淳于珟骑马立在侍卫中间,目光森寒的看向了对面。

    很快,对面的侍卫们散开了,元昊骑着马从队伍中走出来,面对着淳于珟,冷笑说,“湛王殿下,许久不见,想不到湛王殿下的胆子越发的大了,竟敢闯我乌孙军营,炸我平安王府,杀我内宅妾室,你道我乌孙是好欺负吗?”

    淳于珟阴森森的说,“论起胆子,小王爷的胆子似乎比本王的大上许多呢,至少本王没敢勾结乌孙的某个贵妇,把小王爷的妻子偷走了。”

    元昊听了,挑衅的说,“你是说小兰吗?她什么时候成你的妻子了?本王怎么没听说你已迎娶了她呢?若知道湛王殿下已经娶她了,本王也不至于打她的主意啊!”

    淳于素珟一听元昊竟敢用这般轻薄的语气说她,顿时气得牙根都直了,冷喝说,“元昊,爷劝你最好少废话,快把她交出来,免得本王让你追悔莫及了……”

    元昊呵呵一声,轻佻的说,“交出来?那怎么行呢?湛王又不是没听说过,小爷我最喜美色了,小兰姑娘长的那么美,本王还没宠够呢,怎么可能还给你呢?不如湛王就大方些,把小兰姑娘送给小爷罢了!”

    “嘭~”

    话音刚落,元昊身边的一个隐卫一声惨叫,坠落马下。

    众人大吃一惊,低头看时,却见那影卫正痛苦的捂着胸口,胸口前多出了一个黑洞,鲜血正汩汩的从他胸口流出来,不一会就把胸口都给染红了。

    元昊黑着脸抬起头,见淳于珟道手中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那东西正对对着自己呢。

    “元昊,本王没空跟你扯皮,限你三个数内交出小兰,不然下一个倒在地上的就是你了!”淳于珟冷声威胁道。

    “呵呵,淳于珟,你道我元昊是被吓大的吗?真真可笑……”

    “一……”淳于珟面无表情的开口。

    “一你麻痹,你干脆数三得了,反正你就是数到三十也白扯,小爷是不会把小美人儿还给你的,小爷还没玩儿……”

    “二……”淳于珟像没听见元昊的侮辱似的,继续数数。

    数完二的时候,他身边儿的十几个人齐齐的从拿出一个跟他手里一模一样的东西,又齐齐的对准了对面。

    刚才淳于珟打落马下的那个人已经咽气儿了,元昊以及他的手下们已经见识到淳于素手里这个暗器的厉害了,心中自然是有几分忌惮的。

    现在从,见他的人竟然每人配备了一个,这杀伤力……似乎……他们人多也抵挡不住啊……

    骑虎难下呢。

    萧佑忽然拔高嗓门儿,威胁说,“湛王殿下,小兰姑娘现在就在我们手里呢,你要是敢再伤我们一根寒毛,我们保证让她身首异处,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她了……”

    闻言,淳于珟的神色厉了一下,他鹰眸飞闪,快速的在对面的人群中搜索了一下,看到被安置在队伍最后面但马车,想当然的以为是若兰就在那马车里,已经被他们给控制住了。

    因为罗城他们已经打探出来,沈若兰是雇了车行的马车走的,而后面的那辆车眼见的就是车行的车,兰儿肯定就在那上面了。

    他撂下胳膊,脸色阴沉得像一盆水似的,咬牙怒声说,“元昊,你到底要怎么样?”

    本来,元昊被他用枪指着,心里还真没有底,就怕自己也被那个厉害的暗器打中,一声响后就坠下马来,莫名其妙的死了。

    但是被萧佑这么一说,淳于珟显然是被威胁到了,他撂下胳膊来,一副被拿捏住的样子,看起来已经接受他们的威胁了。

    元昊见状,心里真是舒坦极了,他放肆的笑了两声,嘲讽说,“想不到湛王殿下还是个多情的种子呢,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在下真是佩服,佩服啊……”

    淳于珟不顾他的奚落,凉声说,“她在哪?我要见她。”

    元昊笑道,“想见她也成,只是得把你们手里的那些暗器交出来,不然小爷可不放心。”

    “你放屁,要是我们交出了枪,你再拿枪杀我们怎么办?”罗城听到元昊竟然叫他们交枪,顿时怒声骂起来。

    元昊被人骂了,也不生气,依旧好心情的说,“交不交由你们,杀不杀她由我,这样吧,我也数三个数,要是三个数内湛王你没把你们手里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叫枪吧,没有把那个叫枪的暗器给小爷交出来,那就对不起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那宝贝兰儿姑娘的忌日了……”

    说完,他得意的拿出扇子,一边轻摇一边数数,“一……”

    “主子,咱们不能交枪,一旦交枪,这帮杂碎肯定得把咱们一网打尽的,到时候就更没法救沈姑娘了。”英站看主子眼中纠结,似乎有要妥协的意思,便急忙出声劝阻。

    “二……”元昊拖着长长的声音,带着得意的神色,继续数道。

    “主子,请三思啊!”罗同罗城也一起劝道。

    沈若兰就蹲在不远处的矮树丛中,听到他们的对话,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她不能让他作出选择,哪怕她比任何人都迫切的想知道他会如何选择的,但是,这是一道死亡题目。

    如果他要是在这一刻选择了自己,同意交出枪,她一定会感动的无以复加的,但是他那些忠心耿耿的追随他的亲卫们,一定会对他感到伤心和失望的。

    一个为了儿女私情至他们这些左右手于不顾的主人根本,不值得他们生死追随,以后,就是他们继续追随他了,也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真心耿耿,誓死效忠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这般忠于主子,主子这样对他们,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继续在忠心下去了。

    但是,如果他选择不交枪,选择保护他的手下们,他的那些手下们虽然会很感动,会继续誓死效忠他,但是沈若兰会很失望的,虽然他知道他这么选择也无可厚非,可是她还是会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牢不可破,坚不可摧,她会对他产生怀疑,动摇,甚至会后悔对他的付出的。

    所以,无论是哪种答案,她都不想要,也正因为如此,她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淳于珟,我在这里……”

    她突然站了起来,向淳于珟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喊道。

    “兰儿,当心……”

    淳于素看到沈若兰忽然跑出来,而且她身处的位置就在元昊的控制范围内,一下子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元昊看到突然冲出来的沈若兰,当机立断的一挥手,“抓住她。”

    他身边的隐卫们听到主子的命令,立刻像潮水一般的向沈若兰涌去。

    “杀……”淳于珟一看那些人涌向沈若兰,而自己想去抢她已经来不及了。

    立刻举起枪,向那些冲向沈若兰的隐卫门瞄准射击。

    罗城等见主子出手,也纷纷拔枪射击。

    “砰砰砰……砰砰砰……”

    在一片惨叫声和混乱的枪响声中,元昊那边大片的隐卫都倒下去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7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