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有线索了
    “主子,主子”

    淳于珟正辗转着,英站忽然跑进来了,脸上带着一阵狂喜的神色。

    淳于珟一见他的神色,心中一振,乎的坐起身道,“怎么了?可是有她的消息了么?”

    英战激动地说,“主子,适才属下等去家客栈查探的时候,看到了一间可疑的铺子,名叫——喜宝烧烤麻辣烫,属下记得,沈姑娘曾为主子做过烧烤也做过麻辣烫,这两样东西还没听说别人谁会呢,您说,这铺子能不能和沈姑娘有关呢?”

    从前沈若兰给淳于珟做麻辣烫和烧烤的时候,英战都在旁边看到了,所以一直记得,这会子看到了喜宝麻辣烫的牌匾,立刻条件反射般的想到,这儿肯定跟沈姑娘有关系了,于是就赶着回来禀报了。

    淳于珟听到喜宝麻辣烫几个字,顿时像被雷击中了似的,激动的重复着,“喜宝——烧烤——麻辣烫——”

    没错,是她,肯定是她了!

    喜宝是他给他们的孩子起的小名,烧烤和麻辣烫,这世上也只有她一人会而已,所以,这间铺子定然是她用来等他的地方了。

    淳于珟蹭的下了床,快速的穿上鞋子,“走,看看去。”

    一边说着,一边拔腿就要往外走。

    “呃主子”英战没有动。

    淳于珟回头,脸色一冷,“你还有事?”就算有事也不如他找老婆孩子重要啊?

    “属下无事,属下只是觉得主子您还是穿上外衣再去吧!”英站看着一身亵衣亵裤的主子,都有点儿哭笑不得了。

    这还是从前那个天塌下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战神王爷吗?不是吧?怎么看怎么像个丢了媳妇都要急疯了的忠犬男,跟从前那个杀人无数的战神王爷根本就不沾边儿嘛!

    淳于珟低下头,见自己身上那身儿皱巴巴的亵衣亵裤呢,脸皮一僵,大踏步的走回到屏风旁,一把将搭在上面的长袍扯下来,边穿边往外走。

    “你带路,快着些”

    “是”

    彼时,已经是戍时末了,街上的行人已经寥寥无几,道路两旁的铺子也都关门打烊了,路上黑漆漆的,好在天上还有半个月亮,不至于叫他们摸黑赶路。

    纵马赶到那家名叫喜宝麻辣烫的铺子,铺子已经关门了,淳于珟站在牌匾下,仰望着那别具风格的牌匾,心里激动地不得了,现在,他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就是她开的铺子了。

    她的铺子跟她本人一样,永远都那么与众不同,别具一格,就拿牌匾来说,别家的牌匾都是规规矩矩的写上铺子的名字,没有一点繁复的点缀,而她的牌匾却比别家的牌匾要花俏的多,上面不光写着铺子的名字,还画了画,左面画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麻辣烫,里面有面条、青菜、木耳、肉和丸子等;另一面画着一把油汪汪的烤肉串儿,还有各色的靠青菜烤海鲜,都是用写实的画法画出来的,跟给他画像的画法相同,栩栩如生,跟真的似的,一看就是她画的。

    看着这熟悉的牌匾,淳于珟忍不住勾起唇角,他的兰儿果然聪明,知道逃不出去了,就故意在这儿开了这么一家只有他两个懂的铺子,作为他们接头的地点,看到这家铺子,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主子,这家铺子应该是沈姑娘开的吧?”英战多余的问了一句。

    “嗯,是他开的,去,设法找到这家掌柜,跟他打听一下兰儿的去处”

    看到这家铺子,淳于珟悬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她果然没事,还在这平阳城里开了一家铺子,虽然没看到铺子经营的怎么样,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她开的铺子一定会火的不得了呢

    平安王府里

    元昊疲惫的回了府,整个人的都恹恹的。

    这次楚国人敢来他乌孙大营挑衅,肯定是淳于珟的手笔了,不然别人也没有这个胆子,更没有这个权力。

    元昊很郁闷,淳于珟只派出区区几个人,就把他们的军营搞得一塌糊涂,不仅炸死炸伤他一百多精兵,还让他们的士气和军心都严重的受挫,更让他憋屈的是,他连一个细作都没抓到,下令全城搜索也是一无所获,这个淳于珟还真是个厉害的狠角色,不容他小觑呢!

    淳于珟这样气势汹汹的杀来,对他又是警告又是恐吓的,无外乎想叫他把他的女人还回去,或者他女人已经回去了,他过来替他女人出气报仇的。

    无论是哪种可能,都够让元昊闹心的了。

    哎,早知道楚国有那样的暗器,他就不让人去找人那个女人了,现在他就是后悔了,想把那个女人给他还回去也找不到她的影子了啊?

    小王爷很郁闷,都说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此言果然不虚,淳于珟的女人也跟他一样厉害,一个怀着身孕的女人,竟然能把他打昏溜走,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早知道她这么厉害,当初就不故意放他逃出来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没玩成,反倒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哎,得不偿失,悔不当初啊!

    “小王爷!”

    萧佐急匆匆的走进来,抱拳奏道,“适才有人来报,说是有人正在咱们平阳城的各家客栈里打探独住的年轻女子,属下觉得有可能是在查找湛王女人的人,小王爷您看,咱们用不用顺藤摸瓜,去把那些人在平阳的老巢给挖出来”

    元昊一听,当即道,“好,快去安排,务必要将淳于珟在平阳城的老巢给找到了!”

    对于淳于素在平阳城内有巢穴的事儿,元昊是很忌惮,就好像自己的睡榻旁边有个人在猫着腰磨刀似的,叫他没法安下心来,所以一定要把这颗定时大炸弹找出来给找到拆除了,要是可能的话,最好的彻底摧毁了

    因为闹心,元昊就没有入睡,叫人备些宵夜过来,他要借酒消愁,边吃边等萧佐的消息。

    宵夜送过来了,竟然是一碗麻辣烫和一些烤熟的肉串。

    元昊看着这些熟悉的东西,惊讶道,“那个厨娘还在府里吗?”

    伺候他的丫鬟毕恭毕敬的回道,“回王爷,那个厨娘已经走了,只是她已经把这两样东西教给了咱们府里的厨娘,这是咱们府里的厨娘自己做出来的。”

    “哦”

    元昊答应了一声,拿起肉串吃了起来。

    甚好!

    味道竟然跟她烤的差不多,麻辣烫也是,简直就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其实麻辣烫最关键的在于汤,烧烤最关键的在于调料,沈若兰在被赶出府之前,为了防止他们再来找自己,索性把麻辣烫的底汤和烧烤的配料都悉数留给了王府里的厨娘们,还教会了她们烫麻辣烫怎样掌握火候,省得她们再来找自己。

    王府的厨娘们都是对厨艺悟性较高的,过沈若兰指点教导过后,就把烧烤的技术掌握的十之**了,加上一晚上的练习,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和沈若兰一致的水平,所以烤出来的肉串和烫出来的麻辣烫都可以以假乱真了。

    元昊吃到这熟悉的味道,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个厨娘,忽然道,“爷不是吩咐她去洗脸了吗?你可曾见到过她洗完脸的样子?”

    服侍元昊的这个丫头是个实诚的,不会撒谎,听到主子问后,就老老实实的说,“看到了,依奴婢看,那个厨娘绝对是个绝色的美人儿,奴婢长了这么大,还从未见过长的那么美的姑娘呢!”

    这丫头是元昊的贴身奴婢,元昊后院里的女人她都见过的,这会子她说那个厨娘的美貌是她从未见过的,可见那个厨娘定然比他后院儿所有的女人都美。

    一听说那厨娘竟然有那等绝色,元昊顿时来了兴致,说,“那她人呢,现在在哪?”

    丫头说,“已经被赖嬷嬷给打发走了,开始时赖嬷嬷见她长得妩媚,想把她留到王爷的后院给王爷做女人来着,后来那厨娘说自己是个命硬克夫的,须得是属龙属虎的男人方能压得住她的命格,赖嬷嬷忌讳,就把她给赶出去了。”

    元昊是个重色的,才不在乎那些克夫不详的迷信之说,听到说那个小厨娘竟然长的倾城绝色,早就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了,哪里还管别的,当即道,“去,马上把她给爷接到里来,对了,别叫赖嬷嬷知道了。”

    丫头听了,立刻下去办了,却不知此时此刻,另一个人也在找沈若兰呢。

    “主子,属下适才已经找到了这家铺子的掌柜,打听出这铺子确实是沈姑娘跟他合开的,只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沈姑娘被王府的人接去了,说是替王府的女眷们去做烧烤和麻辣烫,走了之后就没回来,属下又打听了沈姑娘的住处,去看过之后发现沈姑娘也没回住处痊愈,不知是宿在平安王府里了还是去哪儿了”

    淳于珟一听他的老婆孩子竟然去给平安王的妾室们做饭去了,顿时气得鼻子都冒烟儿了,更叫他生气的是她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于是立刻沉着脸对英战说,“马上设法联系咱们在王府里的细作,叫她给查查兰儿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要是谁敢欺负了他的媳妇,或者元昊那个色胚子对她的兰儿起了不轨之心,他一定会把平安王府给炸平的,不过想想也不大可能,下午时他在乌孙的大营那边儿整了那一出儿,元昊肯定得去大营安抚军心去,不可能留在王府,那些后宅的女们都要讨元昊的欢心,平日里定然都会摆出温婉善良的人设,不会为难一个小厨娘的,所以,她受委屈的可能性还真不大。

    不过,倒是很有可能看她做的东西好吃,特意把她留在王府,打算让她多给她们做几天厨娘了。

    想到这儿,淳于珟安心了不少,虽然很心疼他媳妇去给别人做饭去,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么担心了。

    而元昊的人,再去喜宝烧烤麻辣烫找人时发现打烊后,也找到了喜宝烧烤麻辣烫的掌柜向他询问沈若兰的去处。

    那个掌柜的刚才已经被英战那寒光闪闪的大刀给吓尿裤子了,这边还惊魂未定呢,就又来了一波气势汹汹的汉子,也指明了要找小兰,掌柜的只好哆哆嗦嗦的把沈若兰的住处告诉给他们了。

    告诉完后,那伙人很快离开了。

    掌柜的却吓坏了,这两伙人,都不像是好相与的,又叫前脚后的要找小兰,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莫非是相中了小兰的方子,想把她劫走拷问方子?还是小兰身上有什么其他的秘密,他们找小兰别有企图?

    他现在跟小兰合伙做生意,要是小兰出了什么事儿,他也肯定受牵连的,思来想去,他越想越害怕,索性连觉也不睡了,穿上衣服,叫上他两个儿子,带着俩个儿子一起去官府报官去了。

    元昊把人派走后,就一直心猿意马的等着,他倒是很想看看那个厨娘到底是什么样的倾城绝色?要真是像那个丫头说的那么美的话,他今晚就难免要一亲芳泽了。

    这样想着,他就忍不住浑身燥热起来,眼前又浮现出那段白玉般细腻优美的颈子

    呵,这人生,还真是处处有惊喜呢!

    因为一心想着美人儿,都把正事儿给忘了,直到萧佐回来禀报时,他才想起还有细作潜伏在他的封地之说。

    “小王爷,那些人不知为什么都撤了,属下派人追踪了许久,也没追踪到一个”

    ------题外话------

    谢谢

    爱书者投了1张月票

    杨帆小宝贝投了3张月票

    这章是补昨天的,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