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话音落,众美人的脸上都露出惊愕的神色,没想到这小厨娘竟有这么大的心思,怪不得啥都会呢。

    不过,幸亏她俗气,人也有点儿娇柔造作,还不会打扮,不然,凭她的才情和能力,说不定连小王爷都得被她给吸引住呢。

    虽说王爷姬妾无数,她们吃醋也吃不过来,但是少一个来跟她们分宠,她们不就能多一点儿机会嘛,所以,这些美人儿们打心眼儿里不希望再有别的女人加入她们。

    原本大家都还对是人类挺赏识的,有事给她打赏又是给她鼓掌的,但是听到了她的这番说辞后,立刻都警惕起来,感觉她是在特意勾引王爷似的,即便是知道王爷不可能对她这样俗气的女人感兴趣,但是她一旦露出了自己的野心,也让大家感到不喜,于是看向她的目光都变得凌厉起来。

    特别是那个跟她做对的姨娘,在听到了沈若兰的话后,‘噗嗤’一声笑起来,刻薄的说,“就你这副样子也想嫁个优秀的男人?真不知你哪来的自信,你看看你那脸擦的,跟猴屁股似的,都看不清你原来长啥样了,还有你那头发亮的,怕是一**子头油都抹上了吧?苍蝇上去都得劈叉了,还有你那身衣裳,裙子,鞋子,那一脑袋的便宜绢花,跟下等窑子的鸨儿都有得一拼了,哪个优秀的男人能看上你?”

    众人听到她的嘲讽,轰的一声笑起来,这下子一点儿面子都没给沈若兰留。

    也不怪大伙儿挤兑她,谁叫她野心勃勃,想找优秀的男人了,她们的男人就是最优秀的,她就是跃跃欲试的想勾引她们的男人,所以活该被她们奚落!

    沈若兰被大家肆无忌惮的嘲笑,碍于身份低微,又不敢跟人家争执,只好咬着嘴唇,委屈的低下头,手紧紧的揪着衣角,一副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

    大家看到她这畏手畏脚的样子,更瞧不起她了。

    “呵呵,都说丑人多作怪,从前我还不信呢,如今总算是信了……”

    “人家丑怎么了?人家虽然长的丑,但是想得美啊……”

    “你们说,她是不是也想像咱们一样嫁给咱们王爷呀?”

    “不会吧,能有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吗?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做人要有理想嘛,虽说不大可能实现,但是意淫一下总还是行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极尽贬低讽刺之能,把沈若兰贬低的一无是处,以发泄她们心中的怨怒。

    然而,小王爷却没有吭声,这么半天,他一直在默默的观察着这个小厨娘呢!

    他的视角却和那些姬妾们不同,她们只看到了沈若兰那张涂的猴屁股似的脸,而他却看见了她低头时露出的那一段优美白皙的脖颈,那段颈子白皙如玉,弧线优美,光一段脖颈,就令人忍不住的心动。

    细看之下,会发现她的额头脸颊都很漂亮,若是洗去脸上这些乱七八糟的胭脂,说不定还是个风姿绝妙的美人儿呢。

    “谁说她的理想不会实现了?”元昊忽然出声。

    他指着沈若兰,命令,“你,去把你脸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洗掉,洗完后再来见爷。”

    沈若兰一愣!

    哪你?洗脸?这是闹哪样啊?

    要是把脸上的胭脂洗了?被他认出来可咋整?

    那些笑得正欢的美人儿们也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小王爷,搞不清他要干什么。

    让这个女人去洗脸,他要干什么?

    难不成,他真的相中她亮……

    这样一想,满座的美人儿们谁都笑不出来亮,大家都睁着漂亮的眼睛,一会儿看看小王爷一会儿看看是沈若兰的,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见沈若兰没有动,元昊有些不耐烦了。

    “没听着爷的话吗?去洗!”他霸道的命令。

    “呃……是……”沈若兰紧紧的捏着袖子,万般无奈的应了一声,低着头慢慢的退下了。

    早有一个婆子等在那儿,等着领她去洗脸了。

    去洗脸的路上,那个婆子一直喋喋不休的,大意是沈若兰这身打扮不好看,妆容也不好看,要是好好打扮打扮,说不定就不会这么俗气人了……

    她一把絮叨着,一边把沈若兰带到了离湖很近的一做小楼儿里,那小楼里当差的媳妇子见到婆子,立刻满脸堆笑的问好。

    婆子很托大的扬着下巴,让她下去准备洗脸水和毛巾等,好服侍沈若兰洗脸。

    那个媳妇很有眼色,不大会儿就把洗脸用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去洗脸的过程,是个煎熬的过程,眼看着脸上那层厚厚的胭脂被洗掉,露出了原来那张清水芙蓉般的小脸儿,这张脸,足以让刚才座上的那些美人儿对着自惭形秽,羞得无地自容。

    只是,不能让他看到啊!

    就算是他认不出自己来,让他看见自己的真容,万一被他相中了怎么办?

    她可不想带着孩子改嫁啊!

    “哎哟我的娘啊!”

    陪着沈若兰过来洗脸的婆子瞥到了沈若兰的真容,顿时夸张的大叫一声,“姑娘,你长得也太好看了吧?你都不用涂脂抹粉亮,就只着一张素脸,就已经倾国倾城了!”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她当然知道自己倾国倾城了,可问题是,她现在不想倾国倾城啊t_t

    “呵呵,嬷嬷言重了。”沈若兰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飞快的转动着脑子,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老身可没有夸张,姑娘,就凭您这副花容月貌,王爷看到了至少能给您一个身份,说不定还能让您做夫人呢……”

    “您是不知道啊,咱们王爷最是个怜香惜玉的,后院里的这些美人儿们不管是得宠的还是失宠的,没有一个亏待了她们的,个个都是插金戴银,奴仆成群的,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您要是真做了王爷的人,往后可就不用苦巴巴的去那个小铺子去挣那几个辛苦钱了……”

    老婆子口若悬河的白话着,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儿,她还能说什么呢?

    往回走的时候,嬷嬷还一个劲儿的跟她说嫁给小王爷的好处,大概是看沈若兰长的好,断定她会被小王爷相中,所以待她格外殷勤,简直就是在故意奉承了。

    沈若兰听到她言之凿凿的说王爷肯定会相中她,更加胆战心惊,一边走一边暗下决心,无论如何,决不能让他认出自己,更不能被他相中。

    为了自保,她毅然决定,等会儿进那座亭子时,她上台阶装成紧张没踩稳,然后前一个趔趄,让自己撞在亭子的柱子上,把她的脸撞得鼻青脸肿的——破了相了!

    虽然会很疼,也很惨,但是除了这个,她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了。

    走回到湖边时,沈若兰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像走嘎纳电影节的三线小野模似的,来一个完美的‘假摔’,然而,还没等到付诸于行动,就赫然发现亭子里那个男人不见了,消失了,不知去哪了……

    正主都不在了,沈若兰当然不会蠢到再接着去假摔,脸疼不说,技术难度系数还太大,万一一个操作不当,就容易引起毁容,后果太严重,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她不知道,早在一刻钟之前,小王也元昊还在亭子里跟美人们推杯换盏,风流快活呢,可是郑子昂兴头上时,外头忽然来了急报,说是驻军大营那边出事儿了,好像有楚军细作出没。

    据侍卫禀报,那写出国的细作们不光是个个武艺高强,而且还都配亮绝世独门暗器,能将追逐他们的乌孙士兵在百步之外射杀,且他们还留下几个包裹状的东西,乌孙士兵拾起来看时,那东西就骤然爆炸开了,将当场就将那些乌孙的士兵都炸死了……

    听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小王爷自然顾不上风流快活了,赶紧起身去料理军营的要事去了。

    于是,沈若兰回来时,就只看见那群美人儿和小王爷的奶娘,并没有看到那个让她假摔‘自残’的家伙。

    大概是为王爷军中的事儿担忧吧,那些美人儿们在小王爷离开后,一个个的都敛起了笑意,带着担忧的神色就这件事议论纷纷起来。

    但是,这种担忧的情绪在见到沈若兰刹那,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到沈若兰那张出水芙蓉般出尘脱俗、倾城绝色的小脸儿,所有的女人们都惊呆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庸俗不堪的厨娘,竟然有这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姿色。

    难怪她立志要嫁优秀的男人呢,果然有骄傲的资本!

    众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雨果说过,想叫一群漂亮的女人同时心情不好的最好办法,那就是找来一个比她们更漂亮的女人。

    沈若兰的出现,刚好印证了这句话。

    当她们看到沈若兰那张比她们不知美多少倍的脸后,心情顿时都不好了,一个个面带不善的打量着沈若兰,有的在暗戳戳的嫉妒,有的在吹毛求疵的挑剔她容貌上的瑕疵,还有的在暗地琢磨,怎么样才能不让王爷见到她,免得她们的宠爱都被她夺去了。

    这会儿,王府的后院儿基本上是平衡的,王爷虽然姬妾众多,他却没有过分的偏爱某个人,也没有过分的冷淡某个人,庭苇大家的姿色都是不相上下,各有千秋,所以并没有专房之宠的,大家也都相处的相安无事,比较和平。

    可是眼前这个厨娘,显然在姿色上胜她们许多,若是她被王爷看到了,肯定会被王爷相中,保不齐还会专房之宠呢。

    想到这儿,那几个现在比较得宠的美人儿脸色更难看了。

    连王爷的奶娘看了沈若兰,也被他的美色给惊艳到了,忍不住低声说,“好个美人儿,看来咱们这王府后院儿又要进新人亮。”

    刚好沈若兰走进来,听到了这句话,不由得心里咯噔一声,马上明白这马六泊的意思了,不过她的脸上却没表现出什么特殊的神色,还像之前那样扭扭捏捏,拿腔作调的样子给大家见了礼。

    小王爷不在,这里赖嬷嬷最大,也最有发言权,见到沈若兰给大家行礼后,就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语气,对沈若兰说,“王爷出去了,今儿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了,也看不到你洗尽纤尘的样子了,不过无妨,我看你模样还算齐整,人也算伶俐剔透的,就替王爷做主,安排你住进这王府的后院儿,从此跟了王爷罢。”

    在她的潜意识中,沈若兰这样低贱的小商女,定然是巴不得能进王府做王爷的女人呢,要是做了王爷的女人,能荣华富贵光宗耀祖不说,将来还说不定能进宫做娘娘呢。

    再说,就凭王爷那玉树临风的相貌,也足以让所有的女人都争着抢着的想进王府来了。

    大家听到赖嬷嬷的话,顿时心情更不好了,柳儿勉强的笑着说,“嬷嬷是打算让她进府承宠吗?”

    没等赖嬷嬷回答,沈若兰就带着几分惊喜的神色说,娇羞的说,“多谢嬷嬷提携,民女感激不尽,只是……只是不知王爷属什么的。”

    赖嬷嬷道,“问这个做什么?”

    沈若兰羞答答的说,“民女说过,民女的命格特殊,容易克亲人,算卦的说我必得嫁个属龙的或属虎的才能压住我呢,不然一定会被我克死的。所以想问问小王爷是属什么的。”

    其实,早在昨天小王爷光临他们的铺子她就听说了,小王爷今年才二十岁,推算的话应当是属鼠的,所以她才故意这样说的。

    古人多迷信,这种‘克夫或者不祥’之类的说辞在现代人看来荒诞无稽,但是古人却对此深信不疑,特别是这种身份贵重的王爷,他们的时运安危可容不得一点儿马虎,但凡有对他们的时运安危产生一点点儿威胁的,他们必定会除之而后快,或者是敬而远之,反正绝不会在放到他们眼皮子底下置之不理的。

    赖嬷嬷作为小王爷的奶娘,一辈子的心思和指望都在小王爷的身上了,更不会允许一个有克夫嫌疑的女人留在王府里了。

    纵然是这女人倾城绝色,小王爷也肯定会喜欢的不得了的,但是美女有的是,去了这个将来还会有别的,她可不敢拿着小王爷的生死安危来成全他们这段‘孽缘’

    于是,赖嬷嬷板起脸,说,“既然你命硬,那还是回去吧,王爷金樽玉贵,让是被你给方了,便是将你碎尸万段你也偿还不起!”

    沈若兰一听,顿时‘大失所望’,急切的说,“嬷嬷,民女虽然命硬克人,但是那些被民女克死的都是些寻常百姓,王爷是真龙转世,说不定就能压住民女的命格呢……”

    “要是你压不住呢?万一王爷被你克到了,你担待得起吗?”柳儿姑娘厉声质问道。

    现在她是府里最得宠的女人,要是这个厨娘进府了,她肯定就得靠边儿站了,所以比谁都不愿意她进府,听闻赖嬷嬷不同意她进府后,她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支持。

    “就是,王爷是什么身份?岂能为了你这样一介贱妇涉险?你还真拿自己当仙女了呢?”有人附和。

    那个一直跟沈若兰做对的姨娘也说,“长的就是一副寡妇脸克夫相,难怪画那么重的妆呢,原来就是为了掩饰住她的不吉面相啊!”

    另一个女人道:“我看她画着妆的时候倒还有几分福相,看着也顺眼和气,没想到洗去之后竟长成这么一副狐媚样子,都说红颜祸水,祸国妖姬,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

    “哼,我也觉得她还是化了妆好看!”

    “起码化了妆不想狐狸精,也不是克夫的寡妇像了…。”

    众美人议论纷纷,都在批评她的长相,本来精致无双的小脸儿被她们说成是克夫的寡妇脸,那张化成了唐甬的俗气脸竟然获得了一致的认可。

    沈若兰暗暗庆幸,幸亏自己心里有主意,不然审美非得让这帮被嫉火焚心的女人给掰弯了不可。

    最后,沈若兰被赶出来了!

    因为她命硬不吉,赖嬷嬷还对她下了禁足令,往后都在不许她进王府来。

    虽然是被赶出来的,沈若兰的脸上也很有戏的表现出丢失万两黄金的痛苦样子,但是心里却开了花。

    艾玛呀,吓死宝宝了,总算是有惊无险——安全了。

    此时,乌孙郊外的某座庄子里

    淳于珟一身黑衣,面容冷峻的坐在上首,被他安插在平阳的细作们纷纷上来参拜。

    “主子,属下已经打探过了,前段时间平安王爷确实在吉州那边抓了一个女人回来,只是后来被那个女人跑掉了,平安王爷去追时还被她开了瓢,听说平安王为此十分生气,所以才在沿途上设下重重关卡,准备捉拿那个女人呢,属下觉得,那个女人必是沈姑娘无疑了。”

    “你确定这个消息属实?不是元昊故意放出来迷惑咱们的?”事关沈若兰,淳于珟格外上心,想的也比平时多很多。

    那人说,“回主子的话,属下这个消息的来源十分可靠,只是此事属下并未亲眼所见,所以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准确,但基本上算是准确的。”

    淳于珟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问另外一个年轻的女子,“平安王府上最近可有进新人?”

    那女子垂着头,恭恭敬敬的答道,“主子,王府这段时间并没有进新人,也没有听说王爷在外面有什么女人。”

    说话的是平安王府的一个绣娘,也是淳于珟安排在平安王府细作,从打元昊在平阳立府就一直在那里,跟府里的姨娘丫头婆子们都十分熟悉,所以得到的消息也很是准确。

    “如此说来,她真的跑出去了?不在元昊的手里?”淳于珟手指轻叩着椅子的扶手,自言自语的说道。

    英奇说,“属下也觉得沈姑娘不在平安王的手里,肯定是沈姑娘逃出去后,因为元昊设下重重关卡,她没有办法回到吉州,所以才一直没有回去。”

    淳于珟点点头,“言之有理,传令下去,告诉咱们在平阳所有的人,密切留意独住客栈或租赁房屋的年轻女子,要是有可疑的,不要惊动她,立刻来报本王知道。”

    “是!”众人齐齐的答应了一声,退出去办事了。

    英奇上前道,“主子,您睡一会儿吧,您已经多日没有好好休息了,若是熬坏了身体,沈姑娘可怎么办呢?”

    淳于珟疲累的闭上眼睛,憔悴的脸上多了几分沧桑,“爷也怕自己累垮了,也想要休息一下,可就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都是她……受苦的样子……”

    一想到她有可能落到乌孙人的手里,淳于珟的心就像被钝刀割了似的,疼得他寝食难安,根本没法休息。

    英奇说,“主子多虑了,沈姑娘天赋异禀,身怀绝技,断然不会有事的,倒是您,若再这样熬下去,万一熬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呢?”

    淳于珟也知道沈若兰天赋异禀,身怀绝技,不可能轻易出事,但是,凡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既然她都能被他们设计抓走,难保不会被他们用什么法子控制住,万一他们再发现她身上的秘密,想在她身上索取更多好处,那样的话肯定得对她施以酷刑,以便就中取利……

    每每想到这种可能,他就心如刀绞,坐立不安,别说是吃饭睡觉,就是呼吸都觉得是一件多余的事。

    这些天来,他没睡过一次好觉,每次睡觉都没有超过两个时辰的时候,也没吃过一顿有滋味的饭菜,因为心里担心着他,无论什么样的山珍海味,吃在他的嘴里都味同嚼蜡一般,根本尝不出个滋味儿来。

    要不是怕自己身子垮掉,他肯定连饭都不会吃,觉也不会睡,就一直马不停蹄的找她,找她,找她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8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幺儿今天有事,二更不知道能不能更出来了,大家别等了,可能会很晚,也可能会在明天早上,所以还是等明天早上起来再看吧,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