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沈若兰谦虚的说,“些须识几个字而已。”

    那个姨娘阴阳怪气的说,“都能看着书学东西了,又怎么能说先须识几个字呢?照我看,你本事着呢,都能跟座上的这些夫人们对对子了,不如这样吧,刚才刚好王爷出了个对子没人对得上,你对来试试,若对上了便罢,若对不上,就让你到死囚的大牢去,挨个给那些死囚们磕头,看看你那命到底硬不硬,能不能把他们磕死,若是能把他们磕死便罢了,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若是他们都好好的活着,没有被你磕头磕死,证明你在欺瞒王爷,那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沈若兰听到她这么说,不由得惊讶的看着她,想破脑壳也想不出自己怎么得罪她了?她才刚过来,刚认识她,这个女人有病吗?为啥要这么坑自己呀?

    “你看啥?听不懂我说的话吗?”那个女人嚣张的仰着下巴。

    沈若兰无语的把头转到了小王爷那里,想听他说句话。

    没成想,他竟然点点头,顺着那个女人道,“嗯,有道理,爷也觉得磕头就能把人磕头死这事儿不大可信,正好借此机会来验证一下。”

    说罢,懒洋洋的看着沈玉兰说,“别说爷没给你机会,机会只有一次,你要是能对上爷的对子便罢,对不上,就立刻送你上大牢去给那帮死囚犯们磕头,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把人磕死了。”

    没办法,沈若兰咬了咬牙,只好硬着头皮道,“请王爷出对吧?”

    元昊看了看湖中的荷花,信口道,“荷花茎藕蓬莲苔。”

    这句诗看起来并不深奥,可要对上下联就有点难了,因为它是同偏旁部首联,上联里的七个字都是草字头,要对出下联儿的话,不仅要工仗对整,还要都是一样的偏旁部首,这一类的对联儿一般都很难对出来,沈若兰听完后,顿时头都大了,立刻搜肠刮肚的想了起来。

    她上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是一个很有才学的老学究子,对对联这种中华语言独特的艺术形式十分推崇经,总跟学生们说对联是中国汉族传统文化瑰宝,常在课堂上引导学生们学着对对联,让大家把中国汉族这个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因此,沈若兰对对联这类的学问也略有研究,只是不够深奥罢了。

    不过,这次她比较幸运,想了一会儿竟然叫她给想出下联来了,于是立刻回答说,“芙蓉芍药蕊芬芳。”

    对仗工整,平仄协调,而且意思也相得益彰。

    元昊听后,不由得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扭捏俗气的厨娘竟然还有这般才学,连他的对子都能对上,真是让他开了眼了。

    在座的几个美人儿见她竟出了王爷的对子,也都惊讶不已,纷纷的嚷嚷着要给她打赏。

    那个为难了沈若兰的女人见沈若兰竟然对出了王爷的对子,心里更加嫉妒了。不过,连个厨娘都能对出的对子,坐上的这帮自诩为才女的却没对出来,倒让她觉得挺解气的。

    哈哈,你们也不过如此,连个厨娘都不如,比起我来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大家都打赏沈若兰了,这个女人觉得她不赏点儿啥也不好,于是硬着头皮也准备赏她点儿什么。

    只是她是小门小户出身的,自幼节省惯了,舍不得像这帮姐妹似的拿出好东西打赏别人,眼珠子转了几圈后,想出个好主意,就让丫头倒了一大海碗酒,说是赏给沈若兰喝的。

    沈若兰一看到饮驴似的一大碗酒,顿时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刨了这个女人家的祖坟了,要么就是出门没看黄历,不然不能这么倒霉,碰到这么个缺德败类冒烟儿的。

    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呢,怎么可能喝这么多酒?别说怀着身孕呢,就是没怀孕的,喝这么多酒也会伤身呀。

    这一大海碗,倒到酒杯的话都能有七八杯之多,喝下去整不好都得流产了,妈买比的!

    “姑娘,喝吧,这可是我们家姨娘赏你的。”

    负责给沈若兰端酒带小丫头捧着溜边溜沿的大海碗酒,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好像等着看沈若兰喝醉了闹笑话似的。

    沈若兰看了看那碗酒,没有接,而是冲着那个女人福了福身,说,“多谢夫人赏赐,只是我身子弱,不能喝酒,还望夫人见谅。”

    那女人一听,顿时把脸撂下了,“你什么意思?大家赏你的你都收了,我赏你的你就拒绝,是看不起我吗?”

    沈若兰心说,老娘还真就看不起你,就你这死样子的,这男人要是能宠你超过一个月,老娘都能用头走道。

    不过,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说,嘴上却没法说出来。

    她垂着眸子,轻柔的说,“夫人误会了,我确实是不能喝,不如这样,座上的各位夫人行行好,帮我分着喝了吧。”

    那个赏酒的女人嗤的一笑,说,“让诸位夫人帮你喝?你道自己有多大的面子啊?不过是个低贱的厨娘而已,侥幸对上的对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让人家帮你,真真是笑死人了!”

    沈若兰看了看地上摆着的投壶器具,说,“夫人误会民女了,民女不是叫各位夫人白替民女喝,民女可以为大家表演投壶,要是民女投中一支,就请一位夫人替民女舀这碗中的酒喝上一杯,倘若民女没投中,就喝上两杯做为惩罚,如何?”

    投壶是古代上流社会宴饮时做的一种投掷游戏。在贵族女子中盛行不衰,每逢宴饮,必有“雅歌投壶”的节目助兴,小王爷后院儿的美人们也喜欢这项活动,所以府里的管家媳妇见大家要喝酒饮宴,没用吩咐就把投壶的器具给准备好了,只是还没有用到而已,刚好就被沈若兰给发现并利用上了。

    众人听闻沈若兰要投壶,对她更好奇了,因为投壶是在贵族中流行的游戏,想不到她一个低贱的厨娘能会这个。

    因为好奇,大家都纷纷响应。

    “好,算我一个,要是你那投进去一支,我便替你喝上一杯。”

    “还有我,你投进去的第二支我来喝,不过丑话说到前头,投不进去的话,你可要喝两杯……”

    沈若兰暗暗高兴。

    上辈子,她可是枪法杠杠的人民警察,准头在全县公安系统都是数一数二的,区区投壶怎能难得倒她呢?

    “好,一言为定。”

    沈若兰拿起箭,走到了规定的位置,拈着一支箭瞄准后,向壶口投去。

    “扑棱——”

    一声碰撞声后,那支箭稳稳的被投进了壶里,还在壶里崩了两下。

    众人不由得一片掌声。

    第一个答应参与沈若兰打赌的夫人也没有食言,当即叫人替她舀了酒,一饮而尽了。

    随后,沈若兰又稳稳的投进了第二支,第二个答应他的夫人也笑眯眯的把酒喝了。

    大家看沈若兰的准头这么准,都纳罕不已,还有几个美人儿想试试她是不是百发百中,于是也都参与了。

    结果,沈若兰还真是百发百中,而那一大海碗酒,就在沈若兰投进去一支支箭后,很快就被众人给分着喝光了。

    而沈若兰,一滴都没喝。

    在众人的一片赞赏声中,那个女人的脸红了,跟被打了耳光似的,而沈若兰则低调的福了福身,准备下去烤肉串儿去。

    刚要下去,小王爷忽然叫住她,说,“你这些本事是谁教你的?”

    沈若兰垂着眸子,低声说,“回王爷的话,是民女自己学的。”

    “为什么要学这些?”他审视的看着她,眼里全是不信任。

    一听他这么问,沈若兰的脸红了,她咬着嘴唇,羞答答的说,“因为……因为民女从小就励志要嫁个优秀的男人,所以就偷着学了这些,以备不时之需。”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评价票;10张月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