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二更】
    “我等身为臣子,既食君之俸禄,还需忠君之事,虽皇上以崩,但皇后娘娘乃皇上遗孀,楚国国母,我等定要尽心竭力护其周全,把她平安的带回到抚州大营中!”

    贾副将继续慷慨激昂的说道。

    张二勇忍不住问,“将军,属下冒昧问一句,湛王如今可否娶妃?”

    贾副将道:“不曾!”

    张二勇的脸一白,原来,那个人不曾娶兰儿啊!

    是了,他是堂堂的嫡皇子,皇室贵胄,身份尊贵,而兰儿则是个小农女,两人身份悬殊,他又怎么可能明媒正娶兰儿呢?就算把兰儿抢到他的身边,充其量不过是个宠妾而已,他又怎么会真的尊重兰儿,给兰儿正妃的身份呢?

    想到这儿,张二勇的心中骤然一痛!

    他最最珍爱的姑娘,被他视之为生命一样的女孩儿,本来他们今年就要成亲的,可是现在,他们却只能天各一方,他在这举目无亲的地方投入军营,而她,可能已经被那个人囚在他府邸的后院儿里,做一只可怜的金丝雀了……

    “将军,等咱们把皇后娘娘接回来,下一步又要如何呢?”张二勇问道。

    闻言,贾副将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他握着拳头,坚决的说,“自然是举兵讨伐奸佞,替皇上报仇雪恨了!”

    张二勇听了,也握紧了拳头,心里一时间汹涌澎湃的。

    要是举兵讨伐湛王,若能讨伐成功,他时不时就可以救出兰儿,跟兰儿破镜重圆了呢?

    这个想法,一下子让他振奋起来!

    他要努力的立功,争取再度升职,只要他的地位够了,军功也够了,等到讨伐成功的那一天,他就可以向主帅提出要她了……

    很快,贾副将带着他的十几个武功高强的心腹部将离开了大营,快马加鞭的往京城方向迎去。

    他努力的在部下面前保持镇定,保持着一个忠心护主的臣子应有的风范。

    但是,他觉得自己快要保持不住这份镇定了,他要快马加鞭,日夜兼程,要尽快的找到皇后,好好的保护她,给她遮风挡雨,不叫人再欺负她,要是有可能,他要护着她一辈子,永远做她的忠实奴仆!

    六月,正是南方的雨季,众人正在骑马驰骋,天上却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来,雨不大,纷纷扬扬的打在身上,湿湿的,凉凉的,就像二十年前他第一次遇见她时那样。

    细雨如丝,烟雾蒙蒙。

    那时,他还是个在街头讨饭的花子,因为一个包子被一群成年的叫花子打倒在雨中,他们狠命的踢他的脑袋,踹他的胸口,他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打死呢,结果,对面那扇朱红的大门被打开了。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那时,他绝望的躺在雨中,被人往死里打着,他以为他就要下去见他的爹娘,跟他在灾荒中饿死的爹娘们团聚了呢,结果,她出来了。

    尽管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但他仍旧清晰的记得她当时的样子,她穿着一身粉蓝色的长裙,略施粉黛,长发飘飘,一颦一笑中都带着让人向往的美好。

    他长了那么大,还从未见过那样美好的女子,温柔、端庄、秀美、高雅,仿佛世间一切美好的词用在她的身上都不足为过。

    他定定的望着她,见她一步步地向自己走来,心里不断地澎湃着,仿佛那即将到来的死亡都无足轻重了…。

    那些叫花子见她出来了,吓得早就没有了打他时的那份凶恶,一个个的像夹着尾巴的狗是的,慌不择路的逃掉了。

    她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头上流出的血,皱起了清秀的眉头,“哎呀,头都被打破了,这些人,怎么这么狠呢?”

    给她撑伞的丫头劝她说,“小姐,一个叫花子而已,别理他了。”

    他还以为她会听从丫头的劝告,转身离开呢。那一刻,他第一次为自己的卑贱感到自惭形秽,也是第一次为自己的卑微感到深深的懊恼和心痛。

    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她竟然没有走,不仅没走,还在他的身边蹲了下来。

    他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那是他有生以来闻过的最好闻的味道,即使隔了二十年,他也能在午夜梦回中回想起那醉人心脾的味道。

    她看着他流血的脑袋,怜惜的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乞丐也是人,也是一条命,如今他重伤倒在我的家门口,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呢……”

    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潺潺的山泉,像林中的百灵,只看到她,听到她的声音,他就再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疼。

    后来,她派人把他送到医馆,让医馆的大夫给他救治。

    在医馆,他听人说起了她的身世,原来,她是相府的嫡女,当今太子的未婚妻,是京城贵女中的楚翘,是真正的金枝玉叶。

    她温柔的,善良,端庄,知礼,集所有的美德于一身,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

    他觉得,自己就算现在就死了也值了,低贱如草芥般的他,竟然被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子关心过,照料过,此生,他就是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他自幼生在乡下,家中穷困潦倒,接触的女人都是些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粗鲁泼辣,庸俗愚昧的,如今见到了这样一个高雅端庄的女子,还被她温柔的对待过,于是,在他的心中,这个完美无缺的女子就如信仰一般的存在,足够他膜拜一生了。

    后来,他的伤好了,他去向她致谢辞行,她给了他一袋钱,让他拿着钱去谋生,她温柔的鼓励他,让他努力去创造一番事业。

    他接受了她的建议,投身到军营中,因为他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她的地步,尽管他们天各一方,她又是未来的一国之母,很有可能他们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面儿,她也一辈子都不需要他的保护。

    但是,他就是要赌,赌一个万一,万一她失宠了,受罪了,或者国破家亡了,他必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以便于在她的那个时候能保护得了她。

    于是,他变得异常的骁勇,无论大战小战,他都能能奋不顾身的厮杀搏命,很快,他就靠着自己的不要命精神得到了上司的器重,由自小的伍长,慢慢的升到什长、陌长……最后到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将……

    他终于可以保护她了,虽然他希望她能一辈子平安幸福,一辈子都不需要他的保护,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接到她的飞鸽传书,说她的丈夫、孩子,都死在了淳于珟的手,她也遭到了他的虐待和禁锢。

    她向他求助,诚恳的向他求助。

    接到她信的一刹那,他就已经毫不犹豫的决定,他要帮她,不顾一切,不惜一切代价的帮她,哪怕他不是淳于珟的对手,哪怕最后帮她的结果会血溅三尺,身首异处,他也毫不犹豫,义无反顾!

    他还凭借着自己跟大将军的多年交情,成功的劝说大将军跟他一起协助她,协助她铲除奸佞,帮她给她的丈夫和孩子报仇。

    他希望他能够帮她得偿所愿,也希望经此一事后,她能完全彻底的相信自己,能把自己留在她的身边儿,哪怕只让他做个给她守门的侍卫,但是只要守着她,他就会觉得他的人生美满幸福……

    他早就过了而立之年,也早就功成名就,但是他这辈子都没有娶妻生子,也有侍妾娈童,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过这种苦行僧的日子,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的眼中,只有她是女人,不,是女神,其她任何女子在他的眼里,都是一文不值得粪土……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第一夫人:你好,总统先生》/疏影斜月

    国民没想到,总统先生在29岁这一年,没有迎娶a国第一名媛,反而娶了一个灰姑娘。

    当某天,记者采访阁下的时候,问道:“请问阁下,您和夫人如此相爱的秘诀是什么?”

    总统阁下眉眼荡漾着缱绻柔情,“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记者一头雾水。

    阁下笑而不语。

    在家看到采访的夫人阁下面色黧黑如墨,咬牙切齿,眉宇间隐含娇羞。

    “这个流氓!”

    记者一定想不到,尊贵优雅的总统阁下,说的是房中之术。

    夫人如果闹脾气,在床上教训一下就好了。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之后,夫人阁下绝对如猫咪一样乖顺。

    这篇是一篇治愈系宠文,真心希望每位读者都能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