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一更】
    “那你认为,到底是谁把她掳走的?”淳于珟看着鲁元,一张胡子拉碴的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神色。

    鲁元踌躇了片刻,说,“正在查呢,只是暂时还没有头绪!”

    这段时间,他都要把吉州跟翻过来了,但是就是没有一丝线索,淳于珟的隐卫们也在四处寻找,并且把寻找的范围已经扩大到吉州以外方圆二百里的地方了。

    当然,乌孙也被列为的重点怀疑对象,也有不少隐卫已经潜入了乌孙,正在积极的调查中,只是跟鲁元一样,还没有什么线索。

    淳于珟看着鲁元,淡淡的说,“还有一条线索你忘记查了。”

    鲁元一怔,“什么?”

    淳于珟说,“出事时赵圆圆和邓安安都在,你已经反复查过赵圆圆,却忘了查案发现场的另一个人了!”

    鲁元的脸一下子白了,“七哥……”

    淳于珟一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鲁元,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打小儿就喜欢邓安安,但是再喜欢一个人也要保持理智,首先要认清这个人值不值得你喜欢?值不值得你无限度的纵容和包庇……”

    “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跟你说,打算一直把那些事儿烂肚子算了,但是,出了这事儿,我后悔了,我不该瞒着你,该早点儿把邓安安的真面目告诉你,不然你还会继续被她蒙骗糊弄,被她营造的假象迷惑。”

    “鲁元,邓安安她根本不想你想象的那么单纯和善良,事实上,她既不单纯也不善良,而是个心机深沉,不择手段的,当年我们的订婚宴上她中的毒就是她自己下的,为了排除异己,她收买了当时宴会上斟酒的宫女,给自己下毒再嫁祸给纯曦县主。一个能对自己都下得了狠手的女人,又有什么事儿是她干不出来的呢?”

    鲁元听了这话,一下子震惊的嘴巴都长开了。

    虽然他早就知道安安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单纯,也知道她颇有心机,但做梦都没想到她能干出给自己下毒嫁祸于人的事,这也……太可怕了,枉他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原来他喜欢的竟然是一条毒蛇!

    看到鲁元那副失落和倍受打击的模样,淳于珟说,“我也知道你接受不了我的猜测,但是不管你接不接受得了,事关兰儿的安危,我都必须要查邓安安,希望你能体谅!”

    淳于珟说得很客气,不管邓安安做过什么,鲁元都是无辜的,他要对安安下手,就必须得跟鲁元打声招呼,毕竟这是他从小到大的好兄弟,想当初在他反了朝廷时,鲁元不顾建安帝许给他的高官厚绿,想都不想的站在了他的一边,就凭这,他不能不跟他说明再动手,免得伤了兄弟的心了!

    “七哥……”

    鲁元开了口,嗓子里带着几分沙哑和疲惫,淳于珟无声的看着他,以为他要替邓安安向自己求情呢,没想到他却说,“其实,我也早就怀疑她了!”

    这下子轮到淳于珟吃惊了,他不是最喜欢安安,最相信她的吗?怎么会怀疑她呢?

    其实,鲁元在调查赵圆圆,审讯赵圆圆的时候,看到邓安安那么急着把罪名推到赵圆圆的头上,就已经开始怀疑她了。只是暗中调查了多日,也没发现任何破绽,就不了了之了。

    淳于珟挑了挑眉毛,“你也认为她可疑?”

    “嗯!”鲁元艰难的点点头,“只是暗中调查了很久,也没查出什么破绽,就只好做罢了。”

    淳于珟迷了眯眼,眸中迸出一抹狠戾的神色,鲁元与他相识多年,自然知道他这眼神儿代表着什么,急忙说,“七哥,安安她现在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受不了刺激的,你能不能答应我,只在暗中调查她,不要让她知道你已经怀疑她了,太医说她的胎像不稳,我怕你明目张胆的调查,会把她刺激到,七哥,就算我求你了…。”

    最后一句话,鲁元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谦卑哀求的调子,他这辈子都很少求人,更没有这样卑微的跟谁说过话,听到他这样说话,在看看他颓丧失落的神色,淳于珟都忍不住有点儿动容了。这要是换做别的事儿,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了,但是这次不行,事关他的老婆孩子,他大度不得。

    最后,淳于珟中肯的说,“我答应你尽量在暗中调查,要是有结果,我可以不惊动她,但是要查不出什么,那就对不起了,我也只能打扰她了……”

    淳于珟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鲁元已经很满足了,他知道,这次淳于珟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不然以他的性格,现在就得把安安提来严刑审问

    “多谢七哥,你呢这份情谊,兄弟我记下了!”

    鲁元拱了拱手,颓丧的下去了,不知为何,他感到一阵深深的不安和恐惧,总觉得这事儿跟她有关似的。

    要是真跟她有关,他得多失望啊,或者,他该怎么面对她呢?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呢,他该怎么办呢?

    **

    此时,京城皇宫里

    孝端太后气势汹汹的坐在拔步床上,看着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的陈皇后,中气十足的喝道,“来人,拿水来,把这个毒妇给哀家泼醒了!”

    此时,皇后正蜷缩着躺在寿仙宫的地上,发髻散乱,狼狈不堪,早就没有了昔日那副端庄高雅的形象,倒像个披头散发的厉鬼似的。

    这是自淳于珟离宫后太后第一次审问她,因为他中了枪,伤势还挺严重的,太后娘娘怕她经不住折磨一下子死了,所以就一直叫太医好生给她治疗着,直到她身子好的差不多了,才开始审问。

    审问的过程简单粗暴,太后直接问她把沈若兰藏哪去了,陈皇后自然不肯承认,只推说不知。

    太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事实上,她巴不得她这么说呢,自从知道陈皇后挑唆皇上给自己下毒,用自己的安危来逼迫老七回京,太后娘娘就恨毒了她了,要不是老七拦着,她早就把这个毒妇做成人彘扔到猪圈去喂猪去了。

    这会子难得有机会收拾她,太后还真怕她一吓唬就招了呢,那样的话,她就不能使劲儿的折磨她解恨了。

    于是,在陈皇后否认了藏了沈若兰后,太后毫不客气的唤出几个粗壮嬷嬷,一人拿了一个锋利的锥子,往陈皇后的身上一阵乱扎,拇指长的锥子锋利无比,扎在身上痛彻心扉,这样的刑罚既能让人痛不欲生,又能保证不会致命,是太后娘娘特意为陈皇后量身定做的。

    陈皇后娇养着活到了三十多岁,哪受过这般苦楚?更受不了这种折磨,扎了几十下后,便惨叫着昏过去了。

    太后娘娘当即下令,叫人端来冷水,接着审问。

    “哗啦——”一盆冰冷的水毫不怜惜的浇在了陈皇后的身上,陈皇后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看到高座上端坐着的太后,忍不住哭着求饶,“母后,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您就饶了臣妾吧!”

    “饶了你?”

    孝端太后冷笑一声,说,“你要哀家饶过你,你可曾想过要饶了哀家?你这毒妇、贱人,枉哀家这些年一直拿你当女儿看,事事都想着你,护着你,可你呢?撺掇你丈夫给哀家下药,差点儿要了哀家的老命,背地里挑三窝四的,害得哀家儿子孙子跟哀家离心离德,两个儿子自相残杀,让哀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今又把哀家的儿媳和孙子给藏起来了,陈妙莲,别说哀家现在还能收拾你,就算不能,哀家就是变成鬼都不会饶了你的!”

    陈皇后哽咽一声,说,“母后,臣妾真的没藏老七的女人啊,你怎么就不相信臣妾呢?”

    孝端太后“呸”了一口,骂道,“相信你?哀家就是相信阿猫阿狗都不会相信你的,一个口蜜腹剑的贱人,毒妇,识相的话就快点儿把她们娘俩的下落给我招出来,免得让你吃苦。”

    “可是臣妾真的没有做过呀,你要怎么才能相信臣妾呢?臣妾冤枉啊,臣妾冤枉啊……”陈皇后痛哭。

    孝端太后见她还嘴硬,也懒得跟她啰嗦了,对那几个拿着锥子的婆子断喝一声,“给我扎,扎到她肯招为止……”

    几个婆子得到太后的命令,立刻举起锥子,对着陈皇后嗖嗖嗖嗖的扎起来,扎得陈皇后翻来覆去,惨叫连连。

    孝端太后看了,别提有多解气了,这个天杀的贱人,太后都恨毒了她了,咬牙切齿的挨到现在,终于可以解恨了,她坐在拔步床上,要不是差她是太后,她还真想亲自拿着锥子扎这个毒妇一顿呢!

    在众婆子的锥扎下,陈皇后再次昏过去了,众人见陈皇后昏过去了,赶忙停下刑罚向太后禀报,孝端太后听了,毫不怜惜的说,“泼醒了接着扎,要扎到她肯招为止……”

    就这样醒了扎,扎晕了泼水,泼醒了再扎,反反复复近一个时辰,陈皇后的身上从上到下已经没一处好地方了,曾经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现在就像个筛子似的,浑身都是小针眼儿,要是往肚子里灌水的话,都快能变成喷壶了。

    终于她吃不住劲儿了,虚弱的说:“别扎了,我招,我招……”

    折腾了这么久,太后娘娘也累了,听闻她肯招了,太后娘娘这才满意……

    **

    乌孙,平阳城里

    晌午,平阳城某条商业街道上,飘出了一阵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儿来,那香味儿浓稠有人,让人一闻就忍不住食指大动,产生强烈的想吃的愿望,顺着香味儿找过去时,就会看到一间门脸儿精致的馆子,上面挂着簇新的牌子——喜宝烧烤麻辣烫!

    这家烧烤麻辣烫正是沈若兰跟原来的面馆掌柜合开的。

    ‘喜宝’这个名字是淳于珟给他们未来的孩子取得小名儿,他曾经说过,等将来他们有孩子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都叫喜宝这个小名,欢喜的心,宝贝的宝,可见他对这个名字的喜爱。

    沈若兰特意选这个名子,只觉得叫这个名字更能引起他的注目

    原本,她只打算开个麻辣烫的,但是后来一想,要是能再加上烤肉串儿的话,肯定会更加引人注目的,而且烤肉串也是她独独给他做的偏食,别人谁都没吃过,要是推出来,只要他听说了,就一定会知道是她了。

    所以,就把烤肉串儿这项也加上了!

    两人合作,沈若兰出方子,出技术,出麻椒孜然,掌柜的出人、出铺子和食材的本钱,沈若兰考虑到食材的本钱更多些,而且铺子和人都是掌柜的,就主动提出她只要收入的三成,剩下的七成都归掌柜的。

    掌柜的一听这话,顿时乐得见牙不见眼的,平心而论,就是小兰提出要一半的分成,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的,他已经试吃过麻辣烫和烤肉串儿了,第一次吃,就被那两种美食给彻底惊艳到了。

    太特娘的好吃了!

    简直比啥都香!

    以他经商三十多年的经历来看,这烧烤麻辣烫一经开起来,就必定会大火特火,火的一发而不可收拾的!

    于是,经过几天紧张的准备,‘喜宝烧烤麻辣烫’终于正式终于正式开业了!

    “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香?”

    几个穿长袍的人停在‘喜宝烧烤麻辣烫’的门口,好奇的看着门口那长长的一排铁炉子,对着正在烧烤伙计发问。

    “客官,这是烤肉串,平阳城独一家,又便宜又好吃,您进来尝尝吧!”

    烤肉串儿的伙计热情的招呼着,手里的扇子煽动的更起劲儿了。

    随着他的煽动,肉串儿那股浓烈的香味儿不断的传来,早有几个人受不了肚里馋虫的闹腾,提步进酒楼去了。

    店里,被沈若兰培训过的伙计看到有人进来,立刻热情的迎上前去,微笑着招呼:“欢迎光临,几位客官,里面请。”

    进来的几个客人还没来得及入座,就被眼前一个长条的案子给吸引住了,那个案子上放着一个个精致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各种蔬菜、菌类和薄肉片,每个篮子里还有一个夹子,旁边的案子上,放着一个个海碗大小的小篮子,篮子上贴着数字标号,也不晓得是干啥用的。

    “各位客官,您们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小店儿开业,东家吩咐了,今日凡是在本店消费满一两银子的顾客,都可以免费获赠上一碗麻辣烫,机不可失啊!”

    说着,还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麻辣烫的吃法。

    几个人这才知道,原来那些青菜是做麻辣烫用的,他们活还都从来没吃过麻辣烫这种东西,因为好奇,就都想尝尝,于是在小二的介绍下,点了些肉串,又点了几碗麻辣烫,准备一饱口福。

    在烤肉串儿和麻辣烫香气的吸引,没多大一会儿,铺子就爆满了,甚至还在门外排了一串儿长长的队伍,等着吃这奇香无比的新鲜玩意儿。

    等待的过程,沈若兰没有让大家白等,每人发了一串烤的油汪汪的肉串儿,那肉串上泛着油星,被大量的调料包裹着,吃一口,只香得人恨不能将舌头都一并吞进去,那写本来等的不耐烦,正欲离开的客人,吃过这肉串后,哪里还舍得离开,都眼巴巴的望着店里,乖乖的排着队,盼着快点儿轮到自己。

    店里面现在已经忙得热火朝天,新雇来的几个伙计脚不沾地儿的跑上跑下忙碌着,吆喝着。

    “一楼七号桌,再加五十烤熟筋,二十烤肥瘦……”

    “二楼三号间买单,共消费二两一钱五分银子,赠麻辣烫一碗——”

    “……”

    掌柜的站在柜台里,看着门可罗雀的面馆一下子变得座无虚席、人满为患了,感觉像做梦似的,就怕一下子梦醒了。看小二忙不过来了,竟然颠颠的跟着去帮忙,然,饶是加上他,也依然是忙活不过来。

    店里的生意火爆,全在沈若兰的意料之中,沈若兰见到掌柜的这么开心,表面上也装出了一副很开心的模样,但她心里并不在意赚多少钱,要不是怕掌柜的疑心,她一文都不想要呢,只想让肉串儿和麻辣烫快点儿火起来,火到平阳城人尽皆知的地步,好能引起他的人的注意!

    从晌午开业一直晚上天黑,亥时许才打烊,今儿这大半天里,竟然卖了好几千串儿肉串儿,七百多碗麻辣烫,收入零零总总的加起来,竟有十几两银子,刨除费用,净赚也能赚到八两之多,一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赚了八两多银子,这收入,简直就是逆天了。

    掌柜的算出一天的收入时,乐得嘴都闭不上了,恨不能立刻回家去,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分享给他的老婆孩子去……

    喜宝烧烤麻辣烫果然火了,第二天一开门儿,就有顾客光临了,是昨天没排上号,没吃着带着遗憾回去的顾客来弥补遗憾的。

    虽然一大早就招呼客人挺了累的,但是有客人来,是商家求之不得的,又有谁会嫌弃客人来得早来的不是时候呢,于是,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招呼起来。

    沈若兰在这儿是不干活儿的,只负责指挥后厨的工作,她怕自己累着或者抻着了,一般的时候都是坐着的,就坐在后厨和大厅之间的那扇屏风后面,从屏风后面观察进进出出的客人,以寻找看似可疑的人……

    **

    三天后,吉州军营里

    淳于珟接到太后亲手写的飞鸽传书,看到信里的内容,淳于珟的眼睛都红了,他一拳把案子砸碎,又近乎疯狂的把屋里能砸的都砸了,还怒吼着叫人立刻把鲁元找来。

    鲁元听到湛王发怒,急忙赶了过来,一进门,就看到淳于珟那副吃人似的样子,把他吓了一跳,说,“七哥,这是怎么了?”

    淳于珟把一直握在手里的纸团啪的一下扔在鲁元的脸上,怒道,“你自己看吧!”

    鲁元被淳于珟骂惯了,也习以为常了,就没有多说什么,捡起信看了起来,刚看了几眼,他的脸就刷的一下白了,越往下看脸色越差,看到最后时,拿信的手都有点儿抖了。

    原来,这信是太后娘娘写来的,她已经查明沈若兰是怎么丢的了,竟是陈皇后跟乌孙的小王爷元昊勾结,串通安安,一起把沈若兰给掳走的。

    现在,沈若兰应该在乌孙小王爷元昊的手中。

    这个消息简直太可怕了!

    平安王元昊这个人,在一年前调到平阳城没几天,就被淳于珟等摸清底细了,得出的结论是他为人胸无大志、喜怒无常、言行荒诞、贪花好色!

    然而,就是这么个不堪的东西,却被乌孙的皇帝寄予了厚望,定位了乌孙未来的继承人。

    因为元昊不仅是乌孙皇帝的老来子,也是他所有儿子中跟他最为相像的,最最重要的是,也是他所有儿子中最不想登上皇位的。

    乌孙皇帝已经七十多岁了,是个耄耋老人了,随着年岁的日渐苍老,他的几十个儿子可能是见老父亲日渐老迈,已经管不动他们了,便开始跃跃欲试,对皇位的觊觎和窥视已经达到了公开的地步。

    身为皇帝,最在意的自然是自己屁股下的这把椅子,在历代皇帝的眼中,他们的龙椅跟他们的性命是共存亡的,因此,这把椅子是不允许被任何人觊觎的,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行。

    而他的那些儿子们见父皇老迈,便都不再把他放在眼里,开始明晃晃的争夺皇位了。老皇帝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了十几年,就如一个真正老糊涂的老头子一般,对儿子们的行为不闻不问、不瞅不看,就在大伙儿都以为这老皇帝已经老的呆滞麻木的时候,有一天,他忽然醒了,如一头突然睡醒的雄狮一般,以雷霆的手段把那些觊觎他皇位的儿子们都杀了,一口气杀了十几个儿子,毫不留情,连他们的母亲也都跟着一起处死了。

    那些没有觊觎皇位,只是拉帮结伙的儿子们也受到了重罚,或者废黜王位,或者关押起来,再或者流放别处,永不许返京…。

    这件事震惊了朝野,一时间大家都惊惧不已,惶惶不安的,只有平安王元昊坦然自若,因为这些年来,他从未跟他那些哥哥们同流合污过,一直置身于事外,过他自己的逍遥生活。

    因为这,皇上对他就更加喜爱了,不光封了他做贵人的母亲封为贵妃,还封他做了亲王,把他送到了平阳去历练,帮他积攒政治资本,以为他将来登基铺路。

    可惜,这位小王爷对皇位根本就不感兴趣,他的人生目标就是一辈子吃好喝好玩好就够了,所以来平阳这一年多来,他没有任何做为和建树,最后他身边儿的谋士看不下去了,才擅自做主,替他勾结了楚国的皇后,一起算计了那出绑架湛王女人的戏码的!

    淳于珟在接到太后的信后,知道了兰儿的所在,差点儿把他急得着了火。要是这位小王爷是个志向远大,胸怀大志的,他也就不怕了,因为那样的男人,要是抓到了兰儿就一定会把她好好的供养起来,留着用来对付自己。

    可问题,元昊胸无大志,只爱美色,兰儿长的那么好看,落到了元昊的手里,谁知道他会不会觊觎兰儿的美色,会不会对她行不轨之事呢?

    想到了那种可能,淳于珟都要崩溃了,在接到信不到一个时辰,就满嘴的起了大水泡了,嗓子都哑了。

    “七哥……”鲁元愧疚的喊了一声。

    “别特娘的喊我!”淳于珟怒吼一声,“鲁元,你找的是什么女人啊?简直就是一条毒蛇?兰儿怎么惹她了?她为啥要这么害她?她也是怀着身孕的女人,不知道兰儿也怀着身孕呢吗?”

    一想到她挺着肚子被人家给掳走了,不光要担惊受怕,还要忍受颠沛流离之苦,淳于珟就心疼得很不能现在就去把邓安安给剁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