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一更】
    太后娘娘见淳于珟说的这么有把握,就不再疑心了,自己养的儿子自己了解,她深知淳于珟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也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既然他这么说,就证明他有十足的把握,因此,太后娘娘也就放心了。

    “哼,要不是怕你遭天下人非议,哀家非结果了那个毒妇不可,就冲她对哀家做的那些事,哀家能让她活到现在已经很大度了,想不到她竟然还敢兴风作浪,简直就是在找死!”孝端太后想起今天葬礼上的事,还在忍不住的生气。

    淳于珟说,“既然从前没动,现在出了这事儿就更不能动她了,否则难堵天下百姓的悠悠之口,不过母后放心,儿子不会叫她得逞的。”

    “嗯,哀家相信你,不过你也要小心些,那个毒妇就是条毒蛇,说不着念不到就会窜出来咬人一口,你可要多加防范啊。”孝端太后忍不住又嘱咐了一句,大概是在陈皇后手头上吃的亏太大,她总是对她心有余悸。

    淳于珟勾起唇角,无声的笑了一下,母后担心的,他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对他来说,陈皇后不过是个垂死挣扎的跳梁小丑,想跟他都,她还不够分量!

    不过,为了让太后放心,他还是很听话的应了下来:“是,儿子知道了,儿子会当心的。”

    太后见他听话了,心里很高兴,这个小儿子从小就性子冷硬,跟他说话时也是冷冰冰的,不过自从跟那个沈丫头在一起后,就变得比从前柔和多了,不仅听她的话,还会主动关心她了,这里面,肯定有那个丫头的功劳。

    太后娘娘虽然没明说出来,但是心里明镜似的,那个丫头果然是个好的,难怪她儿子对她那么倾心呢!

    “你媳妇儿现在怎么样了?胎气还稳吗?跟前儿伺候的人妥不妥当?用不用再给她派几个人过去?”太后娘娘关切的问道。

    提起沈若兰的时候,太后娘娘用的是‘媳妇’俩字,就相当于变相的证明她已经承认沈若兰了。

    淳于珟听了,很是开心的,浅笑回答说,“有劳母后挂念,兰儿一切都好,儿子已经安排合适的人照顾她了,还把他爹娘,弟弟妹妹都接到了王府里陪着她,照顾她,母后不用担心!”

    “嗯,那就好,回头给她写信的时候叮嘱她小心些,虽说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了,但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毕竟她肚子里怀的是咱们淳于家的孩子,那可是你头一个孩子,定要好好照拂才是。”

    “是,儿子知道,儿子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媳妇儿的。”

    孝端太后点点头,又说,“如今她月份大了,不易舟车劳顿,就让她先呆在吉州吧,等孩子生出来长大些,一定要抱到宫里来给哀家瞧瞧,哀家打多少年前就盼着抱你的儿子了。”

    淳于珟道:“母后放心吧,等兰儿生了,儿子一定带着她们娘俩过来给您请安。”

    被他这么一说,孝端太后情不自禁的联想到儿子媳妇儿抱着白白胖胖的大孙子过来给她请安磕头那场景,脸上顿时浮出了慈爱的笑意,忽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咳嗽了一声,不大自在的说,“那个……之前啊,母后一时没转过弯儿来,没少为难你媳妇,回头你替哀家跟她道个过儿,就说母后老了,有时候难免犯糊涂,叫她别记恨母后啊……”

    玉容长公主也在一边儿呢,听到这话,急忙说,“还有我还有我,七弟,你可千万好好跟弟妹说说,叫她别记恨我这个大姑姐呀,我当时也是一时没想明白,屡屡为难人家,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都后悔的什么似的。你告诉她,等她回京城了,我一定亲自给她斟茶认错,不会白叫她受委屈的。”

    “哀家也不会白叫她受委屈的,等她生了,哀家就封她母亲做二品国夫人,封她妹妹做县主,她爹要是想当官的话,珟儿你就给他个三品闲官当当,不想当官的你就让他做个当地的巨富,还有她那个弟弟,也可以送到皇家书院来念书,让他跟皇室子弟一样的待遇,总之,她之前在哀家这儿受的那些委屈,哀家会加倍补偿她的。”

    太后娘娘一口许了许多,可见是多么的想和这个儿媳妇和解,淳于珟见母亲如此,心中很是感动,说,“母后不用担心,兰儿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她心胸豁达,为人坦荡仗义,只要您不再找她的麻烦,她断不会记恨您的。”

    “那就好,那就好,都是自家人,有什么话说开了也就过去了,可别像凤藻宫那个毒妇,表面上温婉贤良,柔顺谦恭的,其实哀家做错点芝麻那么大点儿的事儿她都搁在心里记着呢,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有陈皇后为例,太后娘娘现在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在意儿媳妇的出身了,只觉得挑儿媳妇儿嘴重要的其实不是出身,而是人品,只要那媳妇品行端正,心地善良,就比什么高贵的出身都强哩!

    其实,建安帝虽然多疑自私,但也没有坏到骨子里,不然他也早就对淳于珟下手了,不会等到他羽翼丰满时才想起对付他。

    就是因为娶了陈皇后这个心怀叵测的毒妇,被她日在枕边挑唆着,才慢慢的越发容不下自己这个嫡亲的弟弟,倘若他也娶一个善良豁达,善解人意的贤惠妻子,那他的结局恐怕就不是这样了。

    可见,男人娶妻是多么重要的事,一不留神娶个坏的,他一生的命运都会跟着改变的……

    淳于珟见母亲和姐姐都改变了对兰儿的看法,只觉窝心极了,决定今晚回去后把这事写信告诉了她,也好让她跟着开心开心……

    与此同时,凤藻宫里。

    三皇子淳于裔正垂手立在陈皇后面前,聆听嫡母的教导呢。

    “裔儿,你今天表现的很好,本宫很满意,照这样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大臣可怜你同情你,往咱们这边站队的……”

    淳于裔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说,“那,母后,您能不杀我奶娘吗?”

    陈皇后见他这么说,不由得翻起了眼皮,她看着眼前这个蠢的跟白痴似的孩子,只觉得自己遇到猪一样的队友了。

    在这个蠢货眼里,王位皇权什么的都不如他奶娘重要,似乎在他的人生中,只要天天能跟奶娘在一起,这辈子有吃的有喝的就算圆满了。

    一个目光短浅,毫无志向的蠢货,要不是实在没别的办法,她真想这就把他乱棍打死,看着都来气。

    别看他今天表现的好,那都是陈皇后逼的,他不得不那么做,为了今儿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陈皇后特意找了个借口,这个傻孩子的奶娘下到大牢里,扬言要杖毙。

    那个蠢货自幼跟奶娘在一起,把奶娘当亲娘孝敬了,听闻要把他奶娘杖毙,就又哭又喊的到陈皇后那里求情,还主动答应陈皇后,要在皇上的葬礼上好好表现,今儿他能在皇上的葬礼上哭成那副德性,也是为了救他奶娘的命才哭得那么卖力。

    陈皇后听了淳于裔的话,都不知道该跟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说点什么好了,不过,平静下来想想,也亏得他蠢,不然他要是个有心机,有抱负的,将来她就不好掌控了。

    她耐着性子,淡声道:“你表现的这么好,本宫自然会给你奖励,刚才本宫已经下旨放了她了,你不必担心了。”

    淳于裔一听,脸上立马浮出一阵狂喜,咧着嘴说,“多谢母后,多谢母后,那儿子先回去看看奶娘去,儿子已经好几天没看到奶娘了,想的慌呢……”

    “去吧。”陈皇后挥挥手,正好她也不愿意看这个蠢东西呢,走了正好。

    “是,谢母后,儿臣告退。”淳于裔想到马上可以见到他亲爱的奶娘了,一刻都呆不下去了,向陈皇后行了礼后,就欢欢喜喜的跑了。

    陈皇后望着那道欢喜的背影,悠悠的叹了口气。

    这孩子虽然有点儿傻乎乎的,但是对他的奶娘却是真心实意的好,好到一刻都离不开的地步。要是她的儿子还活着,定然也像淳于裔依恋他奶娘那般依恋着自己,他的儿子可比淳于裔强多了,聪明凌厉,沉稳大气,天生的帝王气度,他本可以做个千古一帝,扬名立万的,可惜,他小小年纪就惨遭杀害,已然不在人世了……

    想到儿子,陈皇后的心;里不由得一阵剧痛,她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胸口,喃喃自语,“胤儿,母后的好儿子,楚国的皇位是你的,母后一定会帮你守好你的东西,不会叫人夺去,那些害了你的人母后也一个都不会放过,你等着吧,将来母后一定会把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弄死,叫他们死的比你惨烈千倍万倍,只要母后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跟他们善罢甘休的……”

    “阿嚏……”

    马车里,淳于珟忽然打了个喷嚏,心想着大概是兰儿想他了,心里十分甜蜜,他敲了敲车壁,吩咐说,“快些赶!”他急着回府去给她写信呢,要把母后和姐姐都接纳她的好消息告诉她,好让她开心……

    却不知,此时此刻,沈若兰正在乌孙的山中徒步走着呢。

    此番她要到平阳城去,如今在乌孙通往吉州官道上和城门处已经布满了乌孙小王爷的人,她想混过去委实不易,现在她可不是一个人了,为了宝宝她可不敢冒险,还是先到平阳城找个地方顿下来,等确保安全了再走也不迟。

    平阳城里肯定会有淳于珟的眼线和卧底,她到平阳后就试着联系联系,要是能找到他们,让他们帮她去找淳于珟,等联系到淳于珟她就安全了;或者,等那位小王爷久久抓不到她泄了气,把他那些人撤回去后,她再走也可以。

    反正,就是不能现在走,那个小王爷现在正在气头上,没看他又是搜山又是堵城门的吗,可见有多想抓她出气,她现在走的话纯属自己找死,找死的事儿太蠢,她不干!

    因为怀着孕呢,她不敢快走,于是就像散步似的,走走停停,顺便儿观赏一下山中的景色,偶尔还能打打猎,挖点野菜什么的,倒也惬意。

    晚上的时候,她就找个山洞或者在一块平坦的地方支起帐篷,在那里面过夜,反正已经是六月份了,晚上虽然有点儿凉,但好在她空间里有被子,盖在身上一点儿都不冷,还很暖和哩。

    吃的就更好说了,她在空间里储备了不少好吃的东西,水果、青菜、海鲜、肉、蛋、奶,应有尽有,为了保证孩子的营养,她每顿饭都变着样的做着吃,一顿都没有对付过。

    在春风徐徐的大山里,一个人支着锅,嗅着山里清新的空气,不疾不徐的吃着可口的美食,简直是一种美好的享受,让她都快忘了眼下的窘境了!

    走了整整三天,她才走到平阳城。

    进城时,她特意换了一件破衣裳,就是她娘从前穿过的旧衣,她娘和她弟弟妹妹们从前穿的衣裳鞋子什么的都被她洗干净后放在空间里,准备留着遇到没衣裳穿的乞丐时施舍给乞丐的,没想到现在竟派上用场了。

    她还特意用在山间才来的草药熬汁子涂黄了自己的脸,还把头发弄得乱蓬蓬的,背了个破包袱,里面装的就是她娘和弟弟妹妹们从前穿过的旧衣裳和旧鞋子。

    守城门的士兵看到她那副穷苦邋遢的样子,也没防备她,搜了一下她的破包袱后,就把她放了进去。

    沈若兰心花怒放,进城后,直奔城里的某个面馆儿。

    想当初她刚认识淳于珟时,被他逼着在平阳城内做珥,引着那帮人贩子出来抓她,她就在那家小面馆儿里当过好几天的小二。

    后来,她还用在面馆打工赚的钱买了猪肉皮,做出了水晶冻卖给面馆的掌柜,得了四十两银子,买了人生中第一件奢侈品——一个紫貂大氅呢!

    都说有人好办事儿,她跟那个面馆掌柜的算是熟识了,去投奔他准没错!

    凭着记忆找到那家小面馆儿,此时的面馆已经换了样子,原来小小的门脸儿,竟然把隔壁那家铺子也兼并过来,重新装修后开了一家大面馆儿,装修气派,门脸整齐,进去后发现里面也收拾的亮亮堂堂的,还雇了两个伙计。

    只是,门脸儿虽然装得不错,规模看上去也还可以,就只是面馆儿的生意不大景气,沈若兰进去时正是晌午的饭口,偌大的一间面馆,竟然只有三桌客人,其中的两桌儿还只点了面条,并没有点菜,那一桌点了菜的,也只是点了一道炒白菜片儿而已。

    就这几个客人,点这点儿东西,怕是连费用都赚不回来呢!

    沈若兰进门而后,其中的一个小二看她穿得破破烂烂的,脸儿也黄黄的,不像是有钱的样子,就不大热情的说,“吃点儿啥呀?”

    沈若兰把包袱随手放在了一个空凳子上,说,“小哥,请问掌柜的在吗?我找你们掌柜的!”

    小二从上到下的打量了沈若兰一眼,说,“哎呦,巧了,我们掌柜的不在,出门儿了。”

    “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沈若兰一听那掌柜的不在,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她还指着跟这个掌柜的合作开麻辣烫,然后引起淳于珟的注意呢!

    因为她曾经给淳于珟做过麻辣烫,淳于珟很喜欢吃,还特意让人在南边儿买了几袋子麻椒回来给她用,她怕那些麻椒搁坏了,就都放在空间里存着呢,乌孙这边儿没有麻椒,更没有麻辣烫,她要是能开间卖麻辣烫的铺子,再用她前世的名字命名,一定能引起淳于珟的注意!

    只是,她不想抛头露面的张罗铺子的事儿,免得被小王爷的人发现抓到,所以就想出要跟故人合作的法子,她出麻椒和麻辣烫方子,他出铺子和其他的东西。只是没想到,掌柜的竟然不在,她扑了个空儿!

    小二懒洋洋的说,“没准儿,兴许十天八天,兴许一个月俩月的,谁知道呢?姑娘还是别等了,不如留下姓名,再说说您找我们掌柜的作甚,等他回来了我帮您转告一声吧!”

    沈若兰一听这话,顿时觉出不对劲儿来。从前她在这家面馆打工时,掌柜的可敬业了,除了上茅厕外基本上都不离铺子,如今他的铺子开大了,他更应该精心经营才是,怎么可能把铺子一扔自己出去十天半个月呢?根本不可能!

    她坐了下来,笑道:“是这样的,从前我借了你们掌柜的一笔银子,如今钱凑手了,打算过来还他,不巧他不在,那我就等以后再来吧。”

    说完,提起包袱就要走。

    小二一听是来还银子的,不是来借银子的,急忙拦住沈若兰,笑着说,“嘿嘿,姑娘别急着走,其实我们掌柜的没出门儿,只是出去办点儿事儿,一会就回来了。”

    沈若兰说,“既然掌柜的没出门,你为啥要骗我?”

    小二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这不是也没法子吗?咱们掌柜的这两年发达了,家里边儿那些穷亲戚就不断的过来借钱,您也看见了,咱们的铺子虽然收拾的挺像样的,可并没有多少客人,掌柜的最近也常常入不敷出,更答兑对不起那些穷亲戚,就吩咐了我们,凡是来找他的穷苦人,一律打发走……”

    沈若兰听了,说,“那我就等等吧,正好我饿了,先点碗面吃。”

    “好咧!”小二把肩膀上的毛巾一甩,就跑去通知后厨去了。

    很快,面来了,诺大的一碗面,上面还浇着一勺红黑色的肉卤,一勺油炸花生米和一勺切得很碎的葱末。

    沈若兰搅拌了一下,拿起筷子就开吃。

    面的味道还可以,算不上好吃,但也绝不难吃,就属于一般普通的面吧。正吃着,吃到一半时,小二忽然道,“呀掌柜的回来了!”

    沈若兰扭过头,果然看见掌柜的推门走进来。

    一年多不见,掌柜的比从前胖了不少,而且也气派了许多,一看就知道是日子过得挺滋润。记得他从前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青色直裰,如今换上了一身褐色万寿缎子纹的长袍,虽然那锻子不是什么高档的料子,但是比那身儿青色的直裰不知强出多少倍了。

    “哎哟,掌柜的,您可回来了,刚才来了个姑娘说从前借了您钱,特意来还您钱的……呶,就是她。”小二儿欠欠儿的迎上去,跟掌柜的说起沈若兰。

    掌柜的顺着小二的手指看了过来,沈若兰撂下筷子,起身笑道,“掌柜的好,许久不见,掌柜的别来无恙?”

    掌柜的先是怔了一会儿,很快就想出她是谁了,“哎哟,你不是那个……那个……哦,对,叫小兰吧,你是小兰吧?你怎么来了?”

    沈若兰道,“是这样的,我有一笔买卖想跟掌柜的合作,所以特意过来拜见。”

    小二一听有点傻眼了,说,“姑娘,原来你是骗我的呀,你不是来还我们掌柜银子呀?”

    沈若兰说,“你不也骗了我一次吗?这回一还一报扯平了……”

    小二“……”

    掌柜的看到他俩斗嘴,呵呵一笑,说,“柱子,你还不认识她吧,这个姑娘可不是一般的人,咱们冬天卖的水晶冻就是她做出来的,我也是靠着这个水晶冻才把铺子开大的。”

    柱子一听,立刻转过脸来,惊讶而又好奇的盯着沈若兰,像看一件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

    沈若兰看着他那副少见多怪的样子,笑道,“怎么?没看过美女吗?”

    柱子嘴角一抽,讪讪的低下头去,“呃……不是,我只是、只是好奇而已。”

    沈若兰当然知道他只是好奇,要不然他这样放肆的盯着自己看,她早不愿意了,就是因为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她才开他的玩笑的。

    掌柜的听沈若兰说要跟他合作,顿时来了兴趣,他对沈若兰的能力可是很认可的,一年前,他就是靠着沈若兰的水晶冻方子,才大赚了一笔,利用这笔钱把铺子开大的。

    只是,水晶冻的做法并不难,他卖了一年后,第二年就有人研究出了这个方子,所以他的水晶洞就卖得不像从前那么好了,连带着面馆儿的生意也冷清下来了。

    对此,掌柜的也很着急,只是想不到能让生意火起来的好法子,只好每天出去转悠着寻找合适的商机,没想到没等找到商机呢,‘商机’就主动找来了。

    “小兰啊,你打算跟我合作什么买卖啊?”

    沈若兰老神在在的说,“我手头上有一个方子,也是做面的,我可以跟你保证,用了我这个方子,你的面馆儿就会火起来,活到一发不可收拾,只是,咱们营利你得分我一半儿,另外咱们面馆也得该我取得名字!”

    掌柜的听了,笑着说,“那方子要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的话,分你一半儿也可以,只是不知道你做的那个面到底是什么滋味儿,不如你先做给我尝尝吧!”

    “没问题!”沈若兰一口答应下来,“只是我需要一些配料,这些配料得劳烦您帮我找齐!”

    “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掌柜的拍着胸脯,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沈若兰要来纸笔,刷刷刷的在上面写了好多东西。这些东西里有青菜、有调料,还有两味中药……

    掌柜的看着她写出来的东西,心中纳罕不已,她写的这些里也没有肉没有鱼的,都是些清淡的东西,这些东西做出来的面,真的能像她说的那么好吃吗?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