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一更】
    “鲁元啊,赵圆圆那个贱人招了吗?沈姑娘找到没有啊?”

    鲁元一回到府中,就看见母亲正焦急的坐在堂屋里等着他呢,安安陪在她的身边儿,也是一脸的焦急。

    见到安安,鲁元情不自禁的想起赵圆圆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心中一阵不自在,他撇开眼,尽量不去看她,也不去想那些话,只对着荣欣大长公主道:“她否认是她做的,儿子还正在查。”

    “否认?她怎么敢否认?”荣欣大长公主一听赵圆圆不承认,顿时炸了,“当时屋里就只有她们仨,要不是她干的,难不成还是安安?可是安安一直在屋里呢,往哪儿藏人啊?还能把人吃肚子里去怎的?”

    鲁元见母亲情绪激动,轻声安抚道,“母亲不用担心,儿子正在严加审问,也派人去找了,湛王府的隐卫们也都出去了,定会找到的!”

    “光找到有什么用啊?还得保证她没事才行,我看,你还是加大审讯的力度严刑拷打,就不信那个贱人还不招,她要是能早点儿招了,咱们也能早点儿找到沈姑娘啊!”

    荣欣大长公主的情绪很是激动,在吉州呆了几个月了,她已经看出老七有多在意沈家那个丫头,要是沈家丫头出了事儿,还是她儿媳妇无意间造成的,那还能有他们的好儿吗?她害怕呀!

    鲁元说,“母亲,这件事儿到底是不是赵圆圆做的还为确定呢,虽然种种证据都指向她,但是经过儿子这一小天儿的明察暗访,儿子觉得这事儿还真不一定是她干的,她那四个抬箱子的嬷嬷儿子已经分头身问过了,连赶车的车夫也细细审问了,结果都毫无破绽,目前儿子还在调查中,要真的是她,儿子绝不会姑息,但要不是她,儿子也不想冤枉好人!”

    “好人?她要是好人又怎么会冤枉安安,安安好心好意的想帮她们家解围,她不感激也就罢了,还无赖安安,有这样的好人吗?要我看,那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荣欣大长公主气愤的说道。

    安安柔声说,“母亲别生气了,身子要紧啊,我想,赵圆圆之所以这么做,也不是有意害我的,她想撇清责任,把自己摘出来,除了往我身上推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她,她也是被湛王逼急眼了,情急之下才做下这样的事儿的……”

    “就算湛王真的灭了他们家满门,那也是湛王的事儿,跟沈姑娘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为啥要对沈姑娘下手呢?还选了那么个时机,这不是坑咱们吗?”荣欣大长公主拍着桌子,痛心的说道。

    安安说,“就凭他们那点儿本事,又怎么伤的了湛王呢?想报复湛王的话也就只能拿湛王在意的人出气了,可能是他们家已经走投无路被逼红了眼,便也顾不得跟我的这点儿情分了!”

    鲁元也坐了下来,丫头献上茶,鲁元接了,不疾不徐的喝了两口,才说,“你确定就算赵圆圆做的吗?”这话是跟安安说的,虽然他并没有看安安,但是安安也能听出来他的意思。

    “这种事,你都没有确定呢,我又怎么能确定得了。”她柔柔的说道。

    鲁元不咸不淡的说,“听你的语气,我还以为你有十足的把握证明就是赵圆圆做的了呢!”

    安安一噎,顿了一下,才委委屈屈的说,“我只是随便一说,鲁哥哥你要是不喜欢听,我往后不说了就是!”

    鲁元轻笑一声,眸中闪过一抹精光!

    这一下午的时间,她都成功的把母亲都给洗脑了,还说只是随便一说,随便一说都这样了,她要是认真说起来,母亲还不得提着刀杀到大牢去啊?

    眼下,连他都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这事儿就是赵圆圆做的呢,她却是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她这么急着给赵圆圆定罪,是跟赵圆圆有仇吗?

    还是……有别的原因?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目光,说,“母亲,时候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儿回去歇着吧,沈姑娘那边儿一有线索,儿子立刻通知您!”

    大长公主哪睡得着啊?她都要急死了吓死了好不好!

    “哎呀,我不困,我要等着信儿呢,你知不知道我都要急死了啊,沈姑娘还怀着孕呢,要是那孩子有个闪失,咱们可怎么跟湛王交代啊!”

    淳于珟在离开前,曾跟鲁元说过要他照应点儿湛王府,现在沈若兰出事了,还是他们家的媳妇把人家约出去才出的事,他们难辞其咎啊!

    安安看出荣欣大长公主的烦躁,歉疚的说,“都怪我,我惹下的事害得母亲也跟着担惊受怕,哎,早知道会出事儿,就不请她出来了,鲁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鲁元撂下茶杯,波澜不惊的说:“只要不是故意的,都可以原谅!”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瞄着安安的脸,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像要找出什么破绽似的。

    然而,安安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破绽,还带着无懈可击的真诚,她蹙着眉说,“谢谢你鲁哥哥,要是湛王也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说到这儿,她咬住了嘴唇,肩膀轻轻的瑟缩了一下,像是很害怕了似的。

    看得出,安安很怕淳于珟,毕竟淳于珟的杀神之名不是白得的,他的残暴事迹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安安自然也耳熟能详,在常人看来,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子,应该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去触杀神的逆鳞。那个天煞孤星有多在意沈若兰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又没活够,怎么会去上赶子找死呢?

    邓安安现在这副战战兢兢的小样子,也很容易引导别人这么想!

    只是不知道鲁元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他神色淡淡的说,“别怕,一定会找到沈姑娘的,只要她能平安回来,老七不会太为难咱们,眼下最关键的,还是要想办法快点儿把沈姑娘找回来。”

    “嗯!”安安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说,“赵圆圆她……一点儿有用的线索都没提供吗?”

    “没有,她坚决不承认,还一口咬定你诬陷她。”鲁元直言回答。

    闻言,安安叹了口气,说,“都说好人难做,此言果然不假,我原是看在我跟她的姐妹一场的情分上想帮她一把的,没想到她竟这样诬陷我,真真是让人心寒啊!”

    “对了,王府那边儿先瞒着点儿,沈姑娘的母亲现在怀着身孕呢,要是叫她知道沈姑娘不见了,会受刺激的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就不好了。”鲁元向安安说道。

    现在府里是安安当家,家里的大事小情都由她调度,这样的传信儿捎话儿的活儿自然得吩咐她。

    “待会儿就打发个人过去告诉她母亲去,只说沈姑娘在咱们家小住几日,等过段时间再回家!”

    “知道了!”

    安安垂下眼帘答应了一声,心里却暗暗咬牙,呵呵,他对她还真是贴心啊,连她的老娘都替她考虑到了,就不怕她这个妻子生气吃醋吗?

    荣欣大长公主沉吟着说,“你们说,这事儿要不要告诉湛王一声呢?毕竟这不是小事儿,我怕瞒着的话湛王会不高兴啊!”

    鲁元道:“用不上,我估计湛王府的飞鸽这会儿八成都飞到青州城了!”

    “呃……那,咱们还是算了吧,就抓紧找人吧……”荣欣大长公主疲累不堪的说道……

    **

    乌孙通往吉州的官道上

    沈若兰低头快步走着,一边走一边警惕的观察者四周的环境,听着周围的动静,唯恐突然从哪窜出来一只野兽,或者被那伙儿人发现追上。

    一气走了近两个时辰,她累得实在走不动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怕累到也怕饿到孩子,她不敢再逞强,只好停下来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准备吃点儿东西、歇歇脚再走。

    夜里凉,她的胃又空了许久,怕吃凉的对身体不好,于是从空间拿出铁锅、锅架、柴火和一盆儿煮现成的大碴粥,打算热点大碴粥吃,既顶饿又暖胃,而且还没有味道,不用怕引来野兽和饿狼。

    因为啥都是现成的,粥很快就热好了,她嫌粥碗烫,特意从空间拿出浴桶,倒扣在面前当桌子,把粥碗放在浴桶的底儿上,又从孔家你拿出一枚煮熟的鸡蛋,一小碟儿大酱,把鸡蛋放在大酱盘子里夹碎了,就这样一口粥一口鸡蛋的吃起来。

    吃得正香时,忽然感到身后似乎有细微的响动。

    她一惊,猛的回过头去!

    哎呀我的妈呀!

    沈若兰‘嗷’的一声跳来起来,吓得一个激灵!

    不远处,只见一只近一米高的大野狼,正睁着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悄悄的往她这边儿来呢!

    离她就剩七八米远了,这要是沈若兰没回头,被它扑上来准能一口咬死。

    沈若兰吓坏了,来不及多想,拿起浴桶上的碗就向那狼砸去。

    “啪——”

    沈若兰的准头儿很好,那只碗连同剩下的半碗大碴粥一点儿没糟践的砸在了狼头上,瞬间,碗碎了,那些大碴粥粒子顺着狼头滴滴答答的往下淌。

    狼似乎被激怒了,弓起身子噌的一下向沈若兰扑过来。

    狼的爆发力和咬合力都很强,要是被它扑倒再咬上一口,沈若兰就不用跑了,直接留在这儿当狼食就行了!

    沈若兰可不敢让它靠近,没等狼窜过来呢,就立刻发动空间,将空间里的砖头儿和瓦片都砸了出来,劈头盖脸的往那只大野狼身上砸去!

    狼正在发力向沈若兰进攻,冷不丁被十几块砖头子和瓦片子砸在了头上和身上,顿时将它打蒙圈了,它及时的刹住脚步,愣了片刻后,转身就往后跑。

    沈若兰记得,小时候听老人说过,狼是一种很记仇的动物,谁要是得罪了它却又让它跑了,过后儿它肯定还得回来报仇来。

    而且,狼是群居动物,要是这回跑了,回头带一群狼过来,那她不就麻烦了吗?

    所以,绝不能让它跑了!

    沈若兰立当机立断,马上从空间拿出枪,瞄准——射击

    “啪——”

    人民警察的命中率还是很高的,枪声响后,只见那匹狼被打得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哈哈,击中了

    沈若兰大喜,正准备补上两枪,谁知那狼竟一跃而起,加速向远处跑去。

    中了枪还能跑?

    看来,这是没打到要害呀!

    沈若兰可不敢让它跑了,不然回头它再领回几十只狼来围攻她,那可就要她的命了。

    她赶紧收了锅碗瓢盆和浴桶,拔腿就去追。

    这只狼已经中了枪,跑不多远的,只要坚持一会儿,肯定能追上它!

    沈若兰紧紧的盯住那只狼,追着它跑了起来。

    刚才那一枪打在了狼的后腿上,它跑起来时一拐一拐的,开始时还跑得挺快,可是渐渐的,跑了大约一里远的距离后,不知是伤口痛还是流血过多,它跑的明显力不从心了。

    沈若兰看时机差不多了,就加快脚步追上去,在距它十几米的距离时,举起枪再次瞄准。

    那狼似乎感知到了危险的逼近,也感知到了自己在劫难逃,便扯着脖子哀嚎起来——嗷呜——

    夜空中

    嚎叫声随风飘荡着,野鬼似的,听得沈若兰头皮一阵发麻,她立刻扣下板机,再也不想听第二声了!

    “啪——”

    又一声枪响,这回打中了狼的肚子,狼轰然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它绝望的抻着脖子,又冲着北方嚎叫起来,瘆人的叫声很快被一阵劈头盖脑的砖头雨给淹没了。

    沈若兰砸死了狼,走过去把狼收进空间里,又把刚才那些砖头瓦片也收了起来,留着下回接着用。

    刚收完,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嗷呜”声,跟刚才那匹狼的叫声很是相似。

    接着,很快又响起了第二声、第三声,断断续续的,数十道狼嚎声接连响起,彼此起伏,打破了夜空的沉寂。

    沈若兰听着这越来越近的狼嚎声,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艾玛呀,这是狼群来了呀!

    沈若兰深深的感到后悔,刚才她就该在见到狼的第一时间里把枪拿出来,直接把它突突了,不该让它有嚎叫求助的机会。

    现在好了,它虽然死了,但是却把他它的同伴儿都招来了,这下子可够她喝一壶的了。

    趁着狼还没过来,沈若兰赶紧往官道那边儿走去,她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想找一个隐蔽点的地方,看看能不能躲过这些狼去。

    没走多远,一棵巨大的古榆树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那棵古榆树大约生长了几百年了,光树干足有三四个人合抱那么粗,树冠像一把遮天蔽日的大伞似的,足足遮盖住了小半亩地大的距离。要是想在树冠上藏个人,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沈若兰窃喜不已,赶紧手脚并用的爬上树,爬到树冠里后把自己藏在了密密实实的树叶里。

    刚藏好,就从树叶的缝隙中看到几十只绿幽幽的眼睛,鬼火似的,从远处向这边跑来,由远及近,转眼间就到了树下。

    不晓得它们是闻到了她还是有心理感应,来到树下后,竟都围住了大树不肯再离去。

    几十只狼齐刷刷的抬起头,绿油油的眼睛齐齐的射向树冠,似乎想在密实的树冠里找到沈若兰的影子。

    沈若兰粗略的数了一下,妈蛋的,竟有三十多只,幸好她有先见之明,爬到了树上,要是在地上,这些狼要是一齐扑向她,便是她有枪支弹药也不好使,准得让人家给扑倒咬死!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狼是不是发现了她的位置所在?开始慢慢的向树干靠近,密密麻麻的围树下,有的狼还把前爪子都搭在了树干上,似乎想爬上树似的。

    这棵古榆树的主干很短,在离根一米半左右的距离就开始分岔了,很好爬,要是这狼使劲一窜,绝对能窜上来。

    沈若兰可不想给它们上树的机会,眼看着狼都聚集在了树下,跃跃欲试的想上树,沈若兰觉得此时机不可失,于是瞅准目标,哗啦一下又下起了一阵砖头雨。

    这回的砖头雨可是加了料的,不光是砖头和瓦砾,还有一些朴刀和利剑,都是从前在皇上的隐卫那儿收来的。

    一时间,刀光剑影,砖瓦齐飞,那群狼遭到了严重的袭击,有的当时就被砍死,有的被砸伤,还有的伤重致残,沈若兰还拿出她的牙签儿弩,躲在密叶中偷袭。

    狼群乱了,被打得元气大伤,纷纷后退,一直退到沈若兰的砖头砸不到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沈若兰的攻击范围有限,只能攻击到自己距离范围内的人或物,这会儿,狼已经退到了她攻击范围之外的距离,她在想下砖头雨就没用了。

    沈若兰又拿出枪,准备瞄准射击,但是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这儿离官道的距离很近,她尽可能的不用枪,不然被抓她的那些人听到,再把他们引来了,那她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坐在树冠上歇息,觉得有点渴又有点饿了,刚才吃大碴粥时,才吃了几口就出了事,害得她都没有吃好,现在人被困在树上,也没办法吃热乎饭菜了,她只好从空间拿出半个西瓜,用小勺挖着瓤吃。

    吃完,她又从空间里拿出一个羽绒垫子,垫在了屁股下面,树枝子硬邦邦的,又凉又硌屁股,坐在上面很不舒服,看样子,她跟这些狼还得僵持一阵子,所以不想自己的屁股受委屈,也怕凉到了会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利。

    把自己安排好,沈若兰靠在树杈上,开始观察树下的狼。

    树底下,好几只被她的刀剑杀死的狼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血流满地,有的还没有死透,身上流着血,身子还一抽一抽的,跟挣命似的。

    沈若兰先把那些砖头瓦砾和刀剑都收回到空间里,又把已经死了的狼给收了,剩下没死的暂时留在外面,等死了以后在收。

    狼皮可以做褥子,狼肉能吃,虽然狼肉不怎么好吃,但毕竟是肉,总比菠萝白菜要强,而且还是纯绿色不喂饲料的肉,很难得哩!

    这下子,她还赚到了呢!

    受伤的狼陆陆续续的死去,沈若兰也没客气,死一只收一只,没死的就等着它们断气儿了再收。

    其实,这些受伤垂死的狼都在她的攻击范围内,只要她几个砖头子就能把这些狼利索的结果掉,再直接收到空间里,省时又省力。

    但是,她不想那样,反正还有那老些狼再外圈儿跟她僵持着呢,她现在也跑不出去,还不如看看狼死的过程,就当是消遣打发时间了。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这些狼的耐力很好,像打定主意要跟她死扛到底似的,从夜晚一直僵持到了天明,天都亮了还不肯离开,就固执地守在那里,像是要坚决的把沈若兰等下来似的。害得沈若兰吃喝拉撒都得在树上解决,不能活动不说,还不能吃热乎东西。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谢谢书城

    打赏100书币

    打赏100书币

    打赏100书币

    打赏100书币

    打赏100书币

    发现双更后打赏和月票都多了起来,看来我还得继续保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