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二更】
    老张头儿被张金凤和老婆子的丑事给气了个倒仰,他一辈子要面子,没成想里子面子都被他那个缺心眼子的老婆子和缺心眼子的闺女给败光了,如今他们家成了十里八村的笑料了,就算是盖起了气派的大房子也无法抹杀这桩丑事了,老张头一气之下,就把盖房子的事儿交给了张大勇,自己独自离家出去做生意去了。

    崔氏对老头子离家的事儿一点儿都不在意,她觉得老东西走了更好,省得他天天鼻子不知鼻子脸不是脸的跟她耍横,他走了,这个家就是她说了算了,没他比有他好多了!

    发生的第二件事,就是沈慧都怀孕了,她婆婆和男人都高兴的什么似的,说啥也不让她再干活儿,天天养在家里,好吃好喝的养着,沈慧从打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过过这么舒心的日子呢。

    除了她,狗剩子媳妇也怀孕了,虽然狗剩子媳妇是个傻子,但是狗剩子一点儿都不嫌弃,再得知他媳妇怀了孕后,狗剩子乐得差点儿都找不着北了,天天干完活儿就赶着回家给他媳妇做饭吃去,挣了钱也一文都不乱花,都攒起来留着给他媳妇买好吃的。

    大家眼看着他浪子回头,越来越像过日子人了,也都替他感到高兴,屯里的媳妇们知道他媳妇啥也不会干,就时不时的帮他家洗洗衣裳,拾掇拾掇屋子啥的,狗剩子很感激大家的帮助,也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日子越过越有劲儿了!

    第三件事儿,就是有人来向招娣提亲来了。

    招娣是她们姐妹几个里最出色的一个,她不光是长的最好看,性子也是最柔顺的,气质也是最好的,因为这,很多在沈家作坊里干活的后生见到她后都对她动了心思,特别是在见识到沈家给沈慧的大笔嫁妆后,就更都想要娶她了。

    不过,面对这些来提亲的人,招娣给出的答复是,她还小呢,今年才刚满十五岁,不想这么早就嫁人,也不想这么早就定亲,所以,就算是委婉的把那些小伙子们都给拒绝了。

    沈德俭一个大老爷们儿,也不好掺合这小丫头的亲事,就打算等回吉州后,让他媳妇帮着招娣安排吧,要是招娣自己真看上谁了,只要那小子品行过得去,他们家就会风风光光的把她嫁出去的,也算是对得起丫头跟他们家的这段缘分了!

    **

    这段时间,安安郡主和荣欣大长公主经常到湛王府来拜访,婆媳俩有时候一起来,有时候只有安安一个人来,跟沈若兰一家算是走动的很近、很频繁了。

    沈若兰虽然不大喜欢安安,但是都说,打狗看主人,看在鲁元的面子上,她还是跟安安保持了很适当的友谊,毕竟俩人的男人在一起共事呢,鲁元又在淳于珟最危难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站在了淳于珟的队伍中,就凭这,她就必须得好好的对他的妻子,决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儿私怨破坏掉两家的关系。

    本着这种心理,安安每次来,她都是盛情款待,安安也邀请过她几次,要她去她家里作客,沈若兰还真去过一次,在哪儿待了一小天儿,吃了一顿饭后才离开。

    不过,沈若兰觉得,鲁家厨子的厨艺比起湛王府的厨子真是差远了,吃惯了湛王府厨子做的山珍海味,猴头燕窝儿,再吃鲁元府上那些东西就觉得索然无味,如同嚼蜡了。

    安安也看出沈若兰没吃好,很歉疚的说,“我们家这几个人都不大注重口腹之欲,怠慢沈姑娘了,不过没关系的,我知道有个酒楼,叫做醉仙居,虽不如百味人家火,但做菜做得好吃极了,比百味人家有过之而不及呢,赶明儿我做东,请沈姑娘到那儿吃一顿,算是补偿今儿没款待好您的过失吧!”

    沈若兰岂会在乎一顿吃喝?这段时间,淳于珟虽然忙,回不来,但是隔三差五的就找几个全国各地的大厨送到府上来,来满足沈若兰的口腹之欲,沈若兰不论想吃那个地方的菜,也不论想吃什么,都能分分钟得到满足,委实不必去外头的酒楼去吃,厨师干不干净不说,没准儿食材还不新鲜呢!

    所以,她想当然的拒绝的安安的好意。

    然而,安安被拒绝后,好像很不安很过意不去似的,一个劲儿的向她道歉,因为她把人家请到自己的家中,她却没有款待好人家,真是太失礼了。

    沈若兰见她这样过意不去,就勉强同意她请自己吃饭了!

    吃饭的时间就定在三天后。

    到了那天,沈若兰带着素素和茵茵去赴宴了,到那儿时,发现安安早就到了,还体贴的帮她包了场,免得被外人打搅了。

    沈若兰说,“吃顿便饭而已,委实不必这样兴师动众的,还包场,多破费啊!”

    安安却笑着说,“你现在可是王爷心尖尖儿上的人,我若不小心些,万一你有个什么闪失,我岂不是得拿项上人头来恕罪?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我不敢不兴师动众啊!”

    两人说笑着上了楼,在里面一间隐蔽的雅间坐下了,安安见素素和茵茵寸步不离的守着沈若兰,就笑着说,“两位姑娘不如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素素和茵茵立刻断然拒绝,“郡主说笑了,我们岂敢跟主子同席,若被王爷知道我们这样不守礼数,怕是会重重责罚我们呢!”

    沈若兰见安安的身后也站着好几个丫头婆子,若是素素和茵茵坐下来跟她们一起吃,那安安身后的这些人就也得坐下来一起吃,不然太有失偏颇,就没有勉强素素和茵茵坐。

    她说,“要不,就让她们再另开一个雅间吃吧,反正这酒楼已经被你包下来了,外面也有人守着,不怕会有什么意外!”

    安安笑道:“这个主意好,这样咱们也就能清清静静的吃饭了,不然乌泱泱的一大群人看着你吃,便是再好吃的东西也被她们盯得索然无味了!”

    沈若兰也是这样想的,她来自于现代,很注重**,在吃饭和睡觉的时候,通常身边儿都不留人伺候,否则就会觉得全身都不舒服似的,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似的。

    素素听到沈若兰的吩咐,有些不放心,特意检查了一下这间雅间,见里面没什么蹊跷的,就跟茵茵放心的去隔壁的雅间里等着吃饭里。

    菜是安安早就定好的,两人落座后,菜很快就上来了,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山珍海味,猴头燕窝儿,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钻的,应有尽有,只这一顿饭,便得数百两银子的花销。

    沈若兰看到安安这样大的手笔,不禁暗暗叹道,果然是官二代加富二代啊,挥霍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虽然她也有钱,也吃得起这些东西,但是她可舍不得这么花,每顿饭只要够吃就好,不会点这么一大桌子留着剩留着扔的,多浪费啊!

    “沈姑娘,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点了点儿,你看看喜不喜欢吃,要是不喜欢的话,就提出来,这家的菜式很多,足有一百多种呢,我本想都点了,只是桌子太小放不下,就只点了这几道,你尝尝看喜不喜欢吧!”安安客气的说道。

    沈若兰看着满桌子的菜,说:“这已经很好了,咱们就两个人,吃这些我都觉得浪费呢,真的不用再点了。”

    安安垂眸一笑,心里暗道一声‘乡巴佬’,就跟沈若兰一起吃了起来。

    正吃着,她身边儿的知画忽然走进来,伏在安安的耳边说了几句。

    安安听了,浅笑说,“那就让她进来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