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雇你们PK求收
    沈德俭做梦也没想到,他女儿出门一趟,竟然会带回来这么多好东西!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张二勇一趟一趟的把米、面、油、肉和各种好东西倒腾到屋里,半天才回过神来,“兰丫啊,你咋买这老些东西呢?”

    沈若兰正在整理东西,听她爹这么一说,就随口应了一句,“吃呗,用呗,咋地了?”

    沈德俭张了张嘴,喃喃道:“这。这得多少钱啊”

    他一辈子都没拥有过这么多好东西,成堆成堆的肉,鱼,各种新奇精致的好玩意,上等的大米、白面、小米、糜子,各种豆类,各种好东西

    地主老财家也不过如此吧?这些,都是他家的了吗?

    沈若兰看着她老爹那副难以置信,呆若木鸡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也不去打搅他,开始埋头整理东西。

    这次她买回不少肉,这些肉怕放屋里怕坏了,又不能放空间里,沈若兰就把原来腌酸菜的酸菜缸刷出来,让张二勇帮着挪到院子里,把肉淋上点儿水,放进大缸里冻上,又在缸口上扣个大盆,把大缸口封住,盆子底下压上块大石头,免得有黄皮子和耗子啥的过来掀开盆子偷吃!

    东北人冬天都是这样存放食物的,北方冬天的气温低,外面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冰箱,把肉和豆包年糕啥的冻在外面的大缸里,只要冰雪不化,这些食物就永远不会变质。

    帮她忙乎完,张二勇要走了。

    沈德俭急忙拉住他,说:“二叔蒸了馍,留下来吃个馍再走吧。”

    张二勇憨憨的一笑,说:“不的了二叔,车还在外面等着我呢,再说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沈若兰擦了擦手,说:“是呀,快点儿走吧,车夫都等半天了,这么冷的天让人家等那么久也不好,那馍等下回来再吃也不迟。”

    “那可不行,这馍可是纯白面蒸的,叔儿一直放锅里闷着呢,热乎乎的,就等你们回来吃呢,你不吃,叔这心里不舒服。”沈德俭拽着张二勇,说啥也不撒手。

    瞅着自家老爹这副样子,沈若兰有点汗涔涔,她才是他闺女好吗?咋感觉在她爹眼里张二勇才比她还亲呢?

    对沈德俭的盛情,张二勇也很是感激,可他真没工夫吃这个馍了,就毕恭毕敬的说,“叔,天这么晚了,我再不回去我爹娘该操心了。”

    “哦,这样啊,那,你等下”沈德健松开手,快步走进厨房,不一会儿拿出两个又大又暄和的大白馒头出来,塞在张二勇的手里,“不能在这吃,就拿两个带着路上吃吧,这么冷的天,空着肚子赶路要生病的。”

    张二勇走后,沈若兰洗过手,开始坐在桌子旁吃饭,沈德俭凑过去,跟沈若兰搭腔:“兰丫啊,今儿上城里还顺利吧?有没有人欺负你?”

    沈若兰嘴里咬着馒头,边嚼边说:“没有,我不是跟张二勇一起去的吗?就他长得那膀大腰圆的样子,跟个护法似的,谁敢欺负我。”

    “嗯嗯,也是,二勇那孩子确实准成,有他在你身边儿,爹放心了!”沈德俭连连点头,脸上也带着几分满意的笑意。

    “我还给你做了一套新被褥和一身新衣裳,等过几天就去取。”沈若兰边吃边说道。

    沈德俭一听女儿还给他做新衣裳了,十分高兴,他身上的这几件衣裳还是十年前他娘子给他做的,早就破烂不堪,跟叫花子差不多了,如今听到有新衣裳穿,他自然开心。

    心里高兴,嘴上却埋怨说,“爹的衣裳和被子都还能对付,你花那钱干啥啊?有那钱还不如攒起来留着给你当嫁妆呢!”

    沈若兰咽下一口馒头,说:“爹,钱是赚来的,不是省出来的,赚钱不就是图希能吃好穿好用好吗?要是赚的钱都攒起来,连点儿好东西都舍不得用,那还赚钱干什么?”

    “嗯,兰丫说得对,钱是赚出来的,等过几天,爹也想出去想法子赚钱去,到时候,等爹赚了钱,也给你买新衣裳穿”

    沈若兰倒没指望他赚钱,只是既然他有这想法,她也不反对,赚多赚少她也不在乎,只要他觉得能体现自我的价值就好了,至于他想干什么,在哪儿干?就随他吧

    “兰丫啊,爹想趁着这两天天好带着你上老张家一趟,窜个门儿,送点儿年礼,人家救了爹一回,过年了,爹总该去表达一下谢意吧。”

    沈德健跟沈若兰商量,他早就想上老张家串门去了,只是手头紧拿不出年礼,现在闺女置办回这么多好东西,他随便拿几样出去,都是极像样的年礼,用来答谢救命恩人,再合适不过了。

    沈若兰倒是不反对他爹跟张二勇交际,但是一听要上老张家去,还要带着她,立刻反射般的想起张二勇的老娘来。

    “爹,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她可不想去面对那个四六不懂得女人。

    沈德俭想了想,觉得女儿说得对,他的闺女,哪能随便往别人家领,随便给别人看呢?

    “那行,爹自己去也成,只是,到时候得你帮爹打点几样年礼。”

    说到这儿,他又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家里的东西都是闺女置办回来的,他这个当爹的得靠闺女养着,还得拿闺女置办回来的东西去答谢他的恩人,这让他这个当爹的觉得没面子,于是马上说:“等爹以后挣了钱,再帮你把那些东西买回来。”

    沈若兰可不在乎那点东西,只要不让她去面对张二勇那个胡搅蛮缠的老娘,她就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了!

    两天后,沈德俭带着沈若兰给他准备好的一条鱼,一只鹅,一大块牛肉和一大块猪肉,坐着老于头的驴车,去了隔壁的桃花村。

    沈若兰趁着她爹不在家,她赶紧烧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

    家里就两间屋子,她跟她爹一人一间,每次出去时都必须经过他爹的屋子,父女俩可谓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洗澡什么的很不方便。

    沈若兰打算等开春儿了,重新盖房子,一定要多盖出几间来,什么客厅、书房、盥洗间、厨房、客房都有的,省得不方便!

    洗完澡,她带上次进城买的打虫子药和一包点心,去找瘦丫。

    瘦丫正在家铲雪呢,沈若兰冲她招招手,瘦丫眼睛一亮,忙走出来,两只冻烂的手搓了搓,放在嘴边呵了口气,沈若兰都能看到伤口里的红肉了,只觉得全身都不舒服。

    “快吃吧,这是我前两天进城买的点心,可好吃了。”沈若兰把一块儿枣糕递到了她的面前。

    瘦丫快速的接过来,警惕的四下看了看,又拉着她去了屋后边,这才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她实在是饿坏了,已经顾不上和沈若兰客气了。

    没几口,一块枣糕就被她吃完了。

    沈若兰把剩下的几块也递了过去,“这里还有些,你把招娣她们都叫过来一起吃吧。”

    瘦丫蠕动了两下发白的嘴唇,大概是想跟沈若兰客气一下,但想想妹妹们那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样子,就把推脱的话咽回去了。

    “兰丫,招娣她们几个都病了,这几天没帮你家捡柴火,等她们好了,我们指定去帮你们家捡,往后你们家的柴火全由我们几个帮着捡”

    招弟他们不是病了,而是饿得起不来炕了,别说是捡柴火,就是走路都走不了了。

    乡下就是这样,每年过了年,冬天和初春交汇之际,就是庄稼人一年中最缺粮食的时节。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的粮食都差不多吃完了,山上的野菜还没出来,所有的人家不得不缩减伙食,数米下锅,为了省粮,都恨不能扎上脖子不吃。

    瘦丫家本来就穷,这时就更显出穷困的劣势了。

    没粮食了,家里就让她们几个丫头饿肚子,好给宝贝儿子狗蛋儿省点儿粮食吃,几个丫头片子饿死了不要紧,要是狗蛋儿饿到了,那可心疼死人了!

    沈若兰笑笑,说,“我家现在还有不少柴火呢,不急着捡,你让她们好好养病,把身子都养得结结实实的,等开春儿了,你们都来替我干活,到时候我供你们饭吃,保你们各个都吃的饱饱的。”

    一听这话,瘦丫原本黯淡的眼睛顿时有了光彩,她定定的看着沈若兰,道:“兰丫,你说的是真的?你真能供我们饭吃?能让我们吃饱?”

    沈若兰点头,说:“当然是真的,从明天起,我就给你每人一个饼子,算是我付你们的定金,只是,这事儿不许对别人说起,要是有别人知道了,咱们的合作就得解除。”

    “行,我绝对不跟别人说,割了舌头都不说。”瘦丫重重的点头,一副打死都不说的气势。

    沈若兰满意的笑了笑,又从身上拿出那些药粉,递了过去,“这是我给你们买的药虱子药,你们想给我干活儿,就得把自己拾掇干净了,我可害怕虱子,咬一下多膈应人啊,还是把自己收拾干净的好。”

    瘦丫接过那包药,痛快的说:“我这就回去给她们几个药虱子去,再给她们洗洗澡、洗洗头,你放心,等明天我们指定都干干净净的找你去。”

    看瘦丫这么配合,沈若兰很是窝心,本来还怕她接到这药虱子药会感到伤自尊呢,可现在看来,她一点儿这方面的想法都没有,看来,在饥饿面前,尊严什么的都是浮云啊!

    ------题外话------

    三更送到,今日也是万更哦

    谢谢诶晴打赏100书币

    qq书城的读者们,幺儿还在pk中,请各位留言时顺便点一下五星(不需要花钱的),要是有评价票,也给幺儿投几张吧,要是pk能成功晋级的话,幺儿不仅万更,还会在万更的基础上继续加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