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主持大局
    淳于珟虽然早就知道兰儿给他的东西厉害,但是亲眼目睹了火药的威力,还是被震惊到了!

    他本以为,他要推翻皇上,怎么也得费一番功夫,收买朝臣、算计人心,招兵买马,励精图治……。结果,什么都没用上,只几百斤黑药,顷刻间就把本该几年才能做到的事儿给做到了!

    看到山下遍布的死尸和残骸,淳于珟的心里感慨万千,既为那些无辜惨死的人感到歉疚,也为炸药的威力感到震惊,同时还自己能得偿所愿感到欣慰。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彻底安全了,从此,再也不会有人心心念念的要他们的性命了!

    “主子,咱们现在去哪?”罗城站在淳于珟的身边儿,望着山下的惨象兴奋的问道。

    淳于珟淡淡的说,“先回庄子里去吧!”

    罗城一愣,“可是,您不去宫里探望太后娘娘吗?”

    这些天来,主子一直忧心着太后娘娘,他还以为事情一结束主子就得进宫去看望太后呢。

    然而,淳于珟却说,“你替爷去就可以,爷要是现在出面的话,会被人怀疑。”

    听到这个,罗城默默无言,他觉得,主子变了,自从跟沈姑娘在一起,他就变得谨小慎微,瞻前顾后起来,从前的他素来都是我行我素的,无所顾忌的,但是现在,他已然不再像从前那样恣意洒脱了。

    淳于珟的确变了,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他现在不再是一个人立在这世间,他还有妻子儿女,他必须得为孩子的将来着想,不能让自己的名声遭到玷污,免得孩子也跟着背负骂名!

    回到京郊的庄子,淳于珟立刻亲手写了一封信,飞鸽传书给她,好叫她能放心、安心。

    一时半会儿的,他回不去了,京城现在乱成这样,他得出面打扫残局,顺便儿乘胜追击,把政权拿下,这不是三日五日就能做到的,可能得需要一段儿时间。

    想到要好久见不到她,也摸不到孩子,他的心里空荡荡的,好像生命缺失了一大块似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快点儿把这边的事儿办完了,快点回家去……

    皇上御驾遭袭的事儿很快就传到了皇宫,陈皇后一听说皇上和太子都死了,顿时如遭雷击一般,一改往日端庄温婉的形象,呼天喊地的哭嚎起来,哭得伤心欲绝,山崩地裂,眼睛都要哭出血了。

    皇上是她的丈夫,太子是她的儿子,两个人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她的依靠和指望,现在,他们都死了,她什么指望都没有了,一下子,皇后娘娘整个人都崩溃了……

    跟她一样悲痛的还有宫里其他的妃嫔们,特别是那些死了皇子的妃嫔们,一个个哭得昏天黑地的,恨不能跟着去了似的;那些没有子嗣的也一样悲伤,倒不是她们有多在意皇上,而是因为皇上驾崩,按律她们这些没有子嗣的妃嫔们得跟着陪葬,她们能不悲伤吗?

    只有那些诞下公主的妃嫔们略好些,她们的孩子还在,而且她们也不用跟着陪葬,只是,往后的岁月,她们就得独守空房,在这冷寂的后宫中慢慢煎熬了……

    罗城来到太后的寿仙宫时,也感受到宫里低靡的气氛,宫里死气沉沉的,因为还没有发丧,宫人们都还没有穿孝服,但是脸上却都是一副服丧的模样,就像唯恐太后娘娘会在这次动荡中生出什么变故,害得他们去跟着陪葬似的!

    “罗侍卫,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来了?老七呢?”

    一看到罗城来了,玉容长公主忍不住的引颈向后张望着,看到确实没有淳于珟的身影,才失望的问了一句。

    “回长公主的话,主子正在快马加鞭的往京城赶,再有三五日就能到了,因不放心太后,特意命属下日夜兼程的提前赶过来探望。”

    玉容长公主听闻淳于珟就要到了,顿时放心了,她双手合十,含泪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回来了,这京城就乱不了里…。”

    此刻,孝端太后正奄奄一息的躺在榻上,呼吸清浅,形容枯槁,一见就知是时日不多里。玉容长公主回到榻前,对着太后啜泣着道:“母后,您听见了没有,老七要回来了,再有三五日就回来了,您可要挺住啊!”

    榻上,孝端太后正昏昏沉沉的睡着,听到玉容长公主的话,睫毛竟然动了两下,似乎想要睁开眼睛,只是没力气睁开,她嘴唇轻轻的颤抖着,半天才发出一个低微到几乎可以忽略掉的声音:“好~”

    听到太后竟能听到她的话,还作出答复了,玉容长公主欣喜若狂,要知道,母后已经昏迷了七八天,这七八天里,一直人事不省,谁跟她说什么都没反应,她还以为母后不行了呢,没醒到一说老七回来了,她竟有反应了。

    难怪都说母后最疼老七,此言果然不虚啊。

    **

    三天后,淳于珟果然“赶到”京城了。

    此时,京城里愁云惨淡,皇上和太子以及诸位皇子都在这场混乱中死去了,同去的王爷们也折损大半,幸存的几位不是残疾了就是受伤了,便是有那么三五个没残疾也没受伤的,也都吓得魂飞魄散,回府后就病倒了。朝中的一二品官员们也折损了十之七八,上层的贵族们几乎哪家都有死伤的。

    一时间哭丧的、戴孝的、请和尚道士做法事超度的,忙的不可开交。

    皇后因受不了这个巨大的打击,已经病倒了,太后娘娘也在病中,宫中无人主事,皇上和太子以及诸位皇子、王爷们的灵柩现如今都停灵在那儿,什么时候下葬,怎么了葬法,到现在还没人管呢。

    淳于珟在此刻出现,简直就是及时雨,他是先帝和太后的嫡子,由他出面来主持大局,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淳于珟进宫后,先去拜祭了皇上和太子以及诸位皇子,给他们上了香磕了头,又亲自烧了点儿纸钱儿,随后才赶去寿仙宫。

    此时,太后已经睁开眼睛,正苦苦的等着他呢,自从三天前听说淳于珟要回来了,太后就已开始积极的配合太医吃药,身子就一日好过一日,今儿还喝了半碗米汤呢。

    见到淳于珟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太后娘娘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就忍不住泪如雨下了。

    淳于珟急忙上前,给太后磕了头。起身后,大踏步走到太后身边儿,握着她枯如树枝的手,低声道:“母后,儿子不孝,让母后担心了!”

    “好……好……”太后哆嗦着嘴唇,颤巍巍的挤出了两个字。

    淳于珟见太后憔悴的厉害,整个人都瘦得脱相了,十分心痛,急忙拿出随身带着的一个葫芦,叫拿过一只玉杯来,打开葫芦嘴儿,从葫芦里倒出一杯液体来,扶起太后饮她喝了下去。

    这葫芦里的水便是沈若兰的灵泉水,还是兰儿之前给他的,此次进京他特意带了过来,以备不时之需,结果他们没用上,倒用到母后的身上了!

    孝端太后喝过灵泉水,顿觉身上松泛多了,只是还没有精神说话,只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淳于珟,就像害怕一眨眼他就不见了似的。

    淳于珟看见母后这般样子,很是心酸,沉声安慰道,“母后不用担心,儿子回来了,从今往后再不会让母后受一点委屈的。”

    孝端太后艰难的点点头,大概是想到了这段时间的经历,心中无限凄苦,脸上的泪水流的更凶了。

    哄她躺下后,玉容长公主上来见礼,姐弟相见了,难免感慨一番,闲话几句家常。

    淳于珟问她近况如何,外甥女和姐夫可好?

    玉容长公主笑着说,“三个女儿都很好,只是驸马在这次祭祖时候伴驾随行,被炸掉了一条腿,他儿子被炸死了。”

    她所说的‘儿子’并不是玉容长公主生的,而是她的驸马背着她偷偷在外面包养一个名妓,那妓女给他生的。后来,玉容长公主听闻此事后,怕驸马在外乱来坏了名声,将来影响到女儿们择婿,就把那对母子接进府来,让他们住在了府中。

    入府后,那个娼妓很会做人,主动要她的儿子叫玉容长公主为母亲,称自己为姨娘,只是玉容长公主对她的讨好并不领情,对他们母子一直冷冰冰的,只是,她虽然膈应他们娘俩,但却并未曾磋磨他们或为难过他们。她是个风光霁月的人,性子一向坦坦荡荡,光明磊落,从不屑于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去害人,不然,只怕没等他们母子进府,早就尸骨无存,灰飞烟灭了。

    因为丈夫背着自己在外面包养妓女,又跟妓女生下私生子,玉容长公主对驸马所有的恩爱都荡然无存了,要不是看在三个女儿的面上,她早就让自己做寡妇了。

    这些年来,她也没再让驸马碰过,只道是与他夫妻缘尽,恩断义绝了。这会子,驸马万念俱焚,心如死灰的躺在病榻上,她也懒得去理会他,爱死死爱活活吧,不管咋样,都跟她没关系。

    所以,她照样天天进宫,照样像往常一样照顾母亲,对于残废了的驸马,她连看都没去看过,这种寡廉鲜耻薄情寡义的男人,不配得到她的关心,就由他去自生自灭吧……

    淳于珟听闻三个外甥女都安然无事,也就放心了,至于驸马和他的那个孽子,是死是活他也全然不在意的。

    “你呢?你过得怎样?听闻你头一段时间失踪了,去哪儿了?我和母后都担心死了!”玉容长公主问道。

    其实,她本想问问皇上是怎么迫害他的,但是话到嘴边,又觉得这样冒冒失失的说出来有些不妥,便话锋一转,只问他失踪后去哪儿了。

    淳于珟便把自己遭到偷袭,躲在地道里二十多天的事儿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但是没全说,有些不能说的地方都被他遮掩过去了,只把能说的那部分说出来了。

    玉容长公主听闻淳于珟受了那么多罪,还差点儿死了,很是心疼,一叠声的大骂那些刺客狠心。

    姐弟俩都知道这事儿就是皇上做的,但是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有提皇上,算是给死去的他保留最后一份尊严吧!

    期间,玉容长公主还含蓄的问了一下沈若兰怎样了。

    淳于珟已经决定娶沈若兰为妻,就大大方方的把两个人已经在一起的事说出来了,还说了兰儿已经怀孕的事儿。如今,他就等着国丧过后跟兰儿就正式结为夫妻呢!

    玉容长公主听闻沈若兰已经怀孕了,艰难的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她虽然没看好沈若兰,但是老七这个倔驴已经认准她了,她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好太过干涉,上回不就因为自己干涉他的事儿被他当着众人的面给了她好大没脸吗?这回她算是学乖了,既然管不了人家,那她索性就不管了,由着他去吧……

    两人又说了几句,淳于珟就起身出去忙了,如今宫里事务繁忙,琐事甚多,他可没时间陪姐姐在这里闲话家常,好多大事还等着他解决处理呢……

    吉州

    沈若兰接到了淳于珟亲笔写来的信,得知那件事已经成了,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她倒不是高兴淳于珟现在大权在握,而是高兴那个心心念念要害他们的人终于死了,往后,她终于可以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不用整天的再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了。

    既然大事已成,那他的封府决定就该解除了,她还有好多事儿要出去做呢!

    于是,她立刻给他写了一封申请解除封府禁令的信,让人马上飞鸽传书送到京城去。

    淳于珟没有让她失望,七天后,解禁的手令传到吉州,沈若兰终于可以走出王府,随心所欲的到外面的世界去逛了。

    其实她也不是想出去逛,只是春天到了,她想要回到靠山屯儿去再开上几百亩山地,多种些粮食做物,以备不时之需。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如今虽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但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反正她有空间,多储存些粮食总是有好处的。

    这样想着,她便把自己的想法跟爹娘说了。

    爹和娘一听,顿时都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你马上就是王妃了,还怕王爷养不活你吗?何苦再跑回屯子去种那几亩地呢?辛苦操心不说,又挣不了几个钱。”

    沈若兰对爹娘的话很不以为然,她是现代女性,思维模式跟古代女人是完全不同的。

    她觉得,一个聪明的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不会依附男人而生存的,如果依附男人生存的话,她就会渐渐的失去自我,迟早会变成男人的附属品,会被男人轻视或淘汰的。

    这是她前世见过多例事实案例总结下来的经验。

    男人在女人年轻貌美或者两个人情意正浓的时候,或许会做出‘我养你一辈子,’‘你不用上班’这类的承诺,很多蠢女人就真的相信而且还真就照做了。于是,在两人之间的激情渐渐褪去,柴米油盐成为生活中的主旋律的时候,女人就会变得思想狭隘,枯燥无味,每天只会围着锅碗瓢盆和男人转,没有一点儿自我,慢慢的,男人就会对她失去兴趣,也不会在尊敬她和爱重她了。

    这个时候,女人的人生就要开始走向悲剧了。

    因为长久的不出去工作,只会守着家里那一亩三分地儿生活,她丧失了打拼和赚钱的能力,只能靠着男人来养活,经济权决定话语权,于是她的家庭地位便要走下坡,人也越来越不被重视和尊重,还有很多在最后被男人抛弃的。

    她就不止一次看过,那些没有事业又人老珠黄的家庭妇女们,在丈夫有了光鲜亮丽的小三后,并不敢提出离婚,她们毫无尊严的苦苦哀求丈夫不要抛弃自己,委曲求全也要继续跟丈夫继续生活,哪怕人家根本不再爱她,甚至根本不再碰她,视她为敝履粪土,她也不敢离开人家,人生悲哀的像一场悲剧似……

    要么,就在男人厌弃她,有了新欢之后,不顾丢人现眼,带着一大帮亲友去捉奸打小三儿,在众人面前出尽洋相,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笑之资。

    鲜少有人能漂亮的转身,潇洒的离开男人,活出一个有价值的人生和自我。

    因为,长时间安逸且毫无斗志的家庭生活,不光让她们丧失了打拼和自立的能力,也让她们丧失了尊严和自我,只能悲催的成了弃妇和黄脸婆,被男人和社会所淘汰……

    所以,无论在何时,女人一定不要依附于男人生活,一定要独立,要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事业,无论何时都要活出自我,只有这样才能永远被男人尊重,永远不会被轻视和淘汰。

    当然,她这样想并不是担心自己有朝一日被淳于珟厌弃了,她可以肯定,凭她多出他那一千多年的阅历,无论到什么时候,哪怕到她人老珠黄的那一天,她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吸引他!

    之所以一定要有事业,是因为她闲不住,不想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后宅妇人!

    虽然沈若兰雄心勃勃,立志要回去开荒种地,大力的发展她的农业和畜牧业,但是爹娘铁了心似的,说什么都不让她回去。

    特别是娘,一改往日温柔的样子,挺着她的大肚子,强势的说,“你要是非得回去开荒的话,让你爹回去替你办吧,你说咋整他就给你咋整,但是你回去不行,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呆在王府中,你如今可是是有身孕的人了,可不能任性。”

    沈若兰当然不会拿自己的孩子任性,别说她还有灵泉水保驾护航,就算没有灵泉水,她的身孕已经满三个月了,过了安全期,只要不大幅度的运动或者用力,就不会有事的。

    然而,凭她怎么说,娘就是不同意,坚决要求她留在府中养胎,甚至还声称,她要是敢回靠山屯儿去,她就跟她一起回去。

    娘的身孕已经六个多月了,可经不起这长途折腾,在娘的强势威逼下,沈若兰只好写了一份详细的开荒计划,又把自己的开荒计划认真的跟跌叙述了一遍,才让爹回靠山屯儿去……

    沈若兰没能如愿的回靠山屯儿去干自己的事业,心里十分郁闷,一连几天都闷闷不乐的,显得很不高兴。

    穆氏看出她不高兴,怕憋屈坏她,就主动提出跟她一起去逛逛街,买点儿喜欢的东西。

    如今已经是四月天,天已经暖和了,到外面走走既能锻炼身体,又能舒缓舒缓心情,就当是春日踏青了。

    沈若兰也是许久没有逛街了,被娘一撺掇,不禁也活了心,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带着几个丫头和侍卫,跟娘步行着出去逛街了。

    其实,街上卖的东西王府里都有,还都最是嘴好的,根本不需要她到街上去买什么东西,但是,爱逛街是女人的天性,即便是什么都不买,看看那些新奇漂亮的东西,也能让她们有个好心情。

    她们先去逛了银楼,银楼里的首饰还跟从前一样漂亮,但是沈若兰已经觉得有点儿看不上眼儿了

    从前看着那些首饰觉得挺好的,但是自从进了湛王府,淳于珟又把私库的钥匙给了她,任她随便拿随便用,她见识过府里库存的那些价值连城、巧夺天工的首饰后,这些普通银楼的首饰再也看不上眼儿了,就像穿惯了香奈儿范思哲,没办法再穿地摊货了似的,看了一圈后,就索然无味的出来了。

    随后又去了绸缎庄、绣坊和成衣铺子的,感觉都还像是在银楼似的,根本没有看得上眼的东西。

    就连在百味人家吃饭,都觉得不像从前那么香了。

    在百味人家吃完饭后,她们又去了巧珍那儿,见到穆氏和沈若兰都来了,巧珍和她男人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跟她们娘俩打招呼。

    此时正好人也不多,沈若兰就跟巧珍嫂子聊了几句。

    巧珍看到沈若兰母女现在都打扮得跟贵夫人似的,还带着婢女侍卫,非常羡慕,说,“这人啊,真是同人不同命,你说你跟沈若梅是亲堂姐妹,这姐俩的命咋相差这么大呢?”

    沈若兰说,“怎么了?”

    自从上回沈若梅舔着个大脸去湛王府威胁她被她赶走,就再也没听说过她的消息,这会子乍然听到,沈若兰还觉得挺好奇的。

    巧珍说,“沈若梅现在可惨喽,不知得罪了谁,被人家给打断了胳膊腿儿,扔到乞丐堆儿里当叫花子去了,那天我们家那口子上城北那边儿买柴火,路过一座破庙时,发现她在那里边儿跟一群叫花子在一块混呢,我的娘啊,我家那口子都认不出她来了,还是她认出了我家那口子,把我家那口子喊住了,我家那口子才认出她来。”

    “你说,她被人家给打断四肢了?”沈若兰惊讶的问道。

    “是呀,你没看见了,老惨了,那两条胳膊还成,起码不细看看不出来咋地,就那两条腿,可吓人了,不知咋养的,竟然往上长的,看着都疼的慌!”

    “那她现在呢?怎么样了?孩子啊那破庙里吗?”穆氏焦急的问道。

    虽然她不喜欢沈若梅,但是沈若梅毕竟是大伯子家的孩子,要是她真的沦落到那个地步了,她这个做二婶儿的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在了,我家的那口子看见她后,就雇人把她给带回来了,我亲自帮她洗了澡,又雇车把她送回靠山屯儿去了!”巧珍嫂子说道。

    ------题外话------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