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动手了
    ,精彩小说免费!

    一连数日,沈若兰和淳于珟都是在带不带她进京的争执中度过的,还没等争出个结果来,在某天的早上,淳于珟就带着他的人偷偷的离开了。

    沈若兰发现他走时,已经是晚上了,因为她们天天晚上都睡在一起,这天都已经过了戍时了,他还没有回来,沈若兰打发素素去找他,素素才向她表明,其实主子起早就走了,这会子应该已经在百里之外了!

    沈若兰一听淳于珟竟背着她偷着跑了,心里这个气呀,当即就要去追他去。

    素素却说,“主子为了安全起见,已经把王府封死了,如今府里的人谁也出不去了!”

    换言之,就是沈若兰想现在连大门儿都出不去,就更别提追他进京了。

    为了阻止沈若兰进京去冒险,淳于珟也是费劲了心思,不光派了人十二个时辰的盯着她,还把王府的大门都给封了,另外又叫人在他走后的第二天,把沈若兰已经怀了身孕的事儿告诉了岳母大人,托付岳母大人好好的照顾她!

    之前他俩都商量好了,在大婚之前不告诉爹娘她怀孕的事儿,免得他们跟着担心,但是现在为了困住她,淳于珟竟然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把这事儿给公开了。

    穆氏听闻沈若兰怀孕后,倒没有多少惊讶的,前些日子沈若梅来王府讹诈的时候,兰儿就说过自己怀孕了,那时她还以为是兰儿故意那么说气沈若梅的,但是也有点儿怀疑那句话是真的,毕竟兰儿跟王爷的关系非止一日了,王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跟兰儿的感情有那么深,就算情不自禁越过那条线去,也是情理之中的!

    听闻女儿怀孕,王爷又除了远门儿,还把女儿托付给了她照顾,穆氏立刻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当天就带着菊儿搬到了沈若兰的素芳园来,声称要亲自照顾她,在王爷回来之前,她跟菊儿在就在这儿住下了!

    本来有素素和茵茵一天到晚的盯着,沈若兰已经应接不暇,现在又来了娘和妹妹,还口口声声的要照顾她,沈若兰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下子,她更是插翅难逃了。

    偏偏这个时候,府里又接到京城来的飞鸽传书,因为王爷不在,罗侍卫和英侍卫也都不在,这封信就落入到了沈若兰的手中,沈若兰看到信上说是太后病重,命在旦夕,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皇上在整幺蛾子,想借着这个由头把淳于珟给骗到宫里诛杀他。

    虽然淳于珟不在家,没有接到这封信,但是她很担心他会通过别的渠道知道这件事儿,会义无反顾的进宫去送死。

    古人最重孝道,虽然淳于珟看起来不像别的孝子贤孙似的那样孝敬太后,但是骨子里还是很孝顺的,不然也不可能为了太后冒着被杀的危险去戕杀先帝的宠妃,那会子他明知道那么做了定会触怒先帝,会被先帝杀处死,但是他还是那么做了。

    既然他那会子都那么做了,这会子也保不齐会再去冒这个险!

    这样想着,沈若兰心里更害怕了,恨不能一下子飞出府去找他,把皇上的阴谋分析给他听,阻止他去皇宫送死。

    然而,为了防止她逃出王府,淳于珟设下了重重的障碍,根她本就出不了这个大门儿,只能干着急!

    这厢,沈若兰度日如年的着急着,那边,沈大爷和沈大娘也跟她一样,急得头发都要白了。

    沈若梅没留一句话就跑了,也不知去哪了,一连走了二十多天也没个信儿,沈大爷和沈大娘怕她再像上回事的被人家拐到乡下,去过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就到处打听着找她,可一连找了多日,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后来,在沈大娘不住的央求下,沈大爷终于决定舍下老脸,到湛王府求兰丫。

    湛王爷把老二一家子都接到王府去住了,可见有多宠着兰丫,只要她肯帮忙,湛王一句话,就一定能找到梅儿的!

    于是,老两口准备了一肚子好话,也做好了放低姿态苦苦哀求的准备,满怀希望的来到湛王府。

    然而,王府门口儿的侍卫根本不让他们进去,也不肯给他们传话,凭他们下跪磕头,苦苦哀求,那些个守卫的侍卫根本不肯通融半分,还恶狠狠的威胁他们走开,不然就要把他们抓起来下大牢。

    老两口不经吓,再不敢纠缠人家了,不过却并未放弃见兰丫的心思,于是便来了一招守株待兔,就像沈若梅之前那样似的,天天在王府的门前守着,以期遇见沈若兰家的哪一个,好能带他们见到兰丫。

    其不知,他们已经来晚了,来的这天,湛王已经封府,沈若兰一家子谁也出不来,他们就是等到下个月也不中用的!

    老两口还不知道封府的事儿,天天轮流的守在府门前等着,一气守了半个多月,也没见到一个二房的人!

    最后,沈大爷先打退堂鼓了。

    “说不定他们一家子也只是到王府来做做客,这会子已经回靠山屯儿去了呢!”

    沈大娘也不确定他们一家子是否还住在湛王府中,她只是那日见他们一家子进府了,至于他们是否在府中常住,她还真不知道,见老头子画魂儿,她也不知道该咋办才好了。

    沈大爷说,“要不,咱们回靠山屯儿看看吧,没准儿他们回靠山屯儿呢,再说眼瞅着就要开春儿了,家里的地啥的还没人经管呢!”

    沈大娘见这么傻等也没个头儿,老头子说得又挺在理的,就答应下来了,于是,老两口收拾了一下,拿着金存这个月发的工钱雇了马车,回靠山屯儿去了。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宝贝女儿现在已经被人糟祸的人不人、鬼不鬼了,死不死,活不活了!

    对沈若梅来说,现在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她已经残废了,人生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她想去死,很不能一下子死了,只是,她的四肢都不能动了,想自杀都成了一种奢望,想死的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绝食自尽,

    但是,刘赖子哪舍得让她死啊?他还得天天日她呢,那滋味儿那么得劲儿,他都喜欢死了。她要是死了,他可上哪儿享受那美妙的滋味去啊?

    于是,他每天捏着她的嘴,硬往她嘴里灌一碗粥,免得她把自己给饿死了。那一碗粥的量很适度,既能保证她渴不死饿不死,又能让她少拉尿些,也省得他伺候。

    沈若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就只好像个木偶似的,每天直挺挺的躺在干草堆上,苟延残喘的活着,任由刘赖子祸害着。

    开始那几天,她还能哭骂尖叫,大声反抗,但是后来她发现,她的哭骂和反抗只会让刘赖子更兴奋,更变态的祸害她,她就不在做声了,只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让她快点儿死了吧…。

    可惜,在刘赖子的关照下,她根本就死不了,只能活着干受罪!

    伤筋动骨一百天,沈若梅的四肢被打断了,严重的伤势让她根本就动弹不了了,只能整天躺在干草堆上,吃喝拉撒都得人帮着,刘赖子不能整天守着她,因为他得出去讨饭,以保证他们的生活,于是,其他的叫花子们就趁着刘赖子出去要饭的时候偷着祸害她,你奸一回他摸搜一把的,就是那些干巴巴的要死了的老头子,也颤颤巍巍的过来讨便宜,虽然已经老的干不动了,但男人天生的劣根性也让他们不愿意放弃这个占便宜的机会,也想方设法的捅咕她几下子,把沈若梅都要气疯了。

    她又哭又喊,又叫又骂的,但是都毫无作用,乞丐们的日子太苦了,好容易能找点儿乐子,谁愿意放弃这个难得的乐呵机会呢?

    沈若梅的腿上有伤,要是接好骨好好养着的话,将来没准儿还能站起来,可是因为天天被那帮叫花子祸害,两条伤腿没时八遍的被人给扛起来,有时候还会被粗暴地翻过来调过去的,这样剧烈的动作,又怎能养得好呢?

    经过了一个月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后,沈若梅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了,她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死不了了,那就只能想办法逃离这里,只要回到爹娘身边儿去,她就不用再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现在,她终于认清现实,已经不再那么自以为是,更不在奢望幻想什么凤命了,什么王爷的宠爱了。

    她之所以落到这般人比人、鬼不鬼地步,都是那个男人干的,他为了死兰丫,把自己害到这般地步,又怎么可能再宠幸她呢?她这辈子算是完了,永远都越不过死兰丫去了……

    想到这儿,她心中的恨意就像狂风巨浪似的,瞬间就能摧毁一切!

    然而,不管怎么恨,她都没办法再报复她,只能在暗地里默默的诅咒他们了。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诅咒他们,而是咋能想办法快点儿离开这个地狱狼窝,回到爹娘的身边儿去!

    经过一番观察,她发现这些祸害她的乞丐中,秃子算是个可用的人。这家伙贪财好色,爱占便宜,只要她许给他重金奖励,相信他会很乐意去她爹娘那儿替自己报信的。

    于是,趁着某日刘赖子不在,秃子偷着回庙里祸害她的时候,沈若梅诱惑他说,只要他肯替自己给家里送个信儿去,他就让她娘给他一两银子的奖励。

    秃子贪财,听说有一两银子可赚,当即就答应了,但是有个附加的条件,就是他想让她用嘴巴伺候自己一回。

    沈若梅一听这话,差点儿恶心死,乞丐有多脏是谁都知道的,这秃子大概一辈子都没洗过澡,那玩意儿更得脏的跟大便似的,让她嘬大便,还不如让她去死呢!

    秃子见她不肯答应,就也不肯替她送信儿去,俩人这样僵持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一个四五岁的小叫花子往她脸上兹尿玩儿,还跟另一个小叫花子打赌,要往她嘴里拉屎,沈若梅才意识到,她在这里已经算不上是人,一点儿人的尊严都没有了,要是再不离开这里,她一定会疯的!

    于是,就答应了秃子的要求!

    只是那件事实在是太恶心了,沈若梅再做那件事儿的时候吐了好几遍,差点儿把胃都吐出来,才算勉强把秃子答兑满意了。

    秃子得到满足后,又满怀期待的去了沈福存家,指望着送信儿后再得那一两银子的赏钱。

    结果到那儿后,他没看见沈若梅的爹娘,只看见了她的大嫂李巧莲。

    秃子就把沈若梅现在的处境跟李巧莲说了,还表示要一两银子的赏钱,只要李巧莲肯给他那一两银子,他就带着李巧莲他们去找沈若梅去!

    李巧莲听到了沈若梅现在的境况,非但一点儿都没觉得同情,还甚觉解恨,当听到那个秃头的叫花子说要她给一两银子的好处费才能带她们去找沈若梅时,李巧莲冷笑一声,道:“别说还得给你一两银子才能找到她,就是你给我一两银子叫我去找她,我也是不愿意的,你回去告诉她吧,她爹娘和哥哥都不要她了,不然她爹娘也不可能扔下她不管自己回老家,她一个让叫花子糟蹋了的贱货,还有啥脸活着啊?赶紧死了吧,也省得给祖宗丢人……”

    秃子满怀期望而来,还以为真能拿道一两银子的巨款呢,结果一文钱都没捞着,白跑了一趟,只好气急败坏的回去了。

    破庙里,沈若梅正望眼欲穿的等着他呢,一见他回来,急忙往他的后边儿看,结果就只看到秃子一个人回来了,根本没有她爹娘的踪迹。

    “我爹娘呢?他们怎么没来接我呢?”沈若梅着急的问道。

    秃子要钱不成,正失望着呢,听到沈若梅责备他,就没好气的说,“接个屁,你爹娘早就回老家,不要你了,你嫂子说了,你都让叫花子给糟蹋了,让你赶紧死了吧,也省得给祖宗丢人。”

    沈若梅一听她爹娘居然走了,不管她了,顿时一颗心像沉到了冰窖里似的,拔凉拔凉的!

    她还以为她跑了,她爹娘一定会留在吉州找她,不找到她绝不会离开呢,没想到他们竟然走了,竟然真不管她了,沈若梅顿时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活着一点儿盼头都没有了。

    她躺在地上,哀哀的哭起来,整个人都崩溃了……

    **

    此时,京城郊外的某做民宅里

    一身书生打扮的淳于珟端坐在桌前,正拿着一张地图跟几个人商量着三天后的行动计划。

    早在十天前,他们就赶到京城了,并联络了京城的手下们开始部署和制定行刺的计划,太后重病的消息他刚进京就听说了,换作从前的他,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进宫去探望太后,哪怕明知道进宫凶多吉少,但是为了母后,为了此生不留遗憾,他也会义无反顾去做。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得生命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他已经有了个温暖的家,有了老婆孩子,她和孩子还在家里等着他,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涉险,之前他答应过她一定要平安的回去,他不能失信于她!

    所以,再没法确定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之前,他不会轻易的让自己身处险境,反正马上就到清明了,皇上去祭灵的事情已经确定,等结果了他再去探望母后也不迟!

    建安帝已经在宫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淳于珟来自投罗网了,但是这都快一个月了,吉州那边儿竟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别说是他亲自来,就是派个人来问候一下都不曾有,这做派一点儿都不像老七啊?

    正常情况下,他接到太后病危的消息,就该日夜兼程,奋不顾身的来京城见太后‘最后一面’啊,怎么竟没有动静呢?不对啊?

    这样焦急的等了几天,终于到了清明。

    楚国皇家的规矩,每年清明的时候,皇上都要去皇陵祭拜,以慰祖上之灵!

    今年亦是如此,建安帝早就想去皇陵祭拜一下,向老祖宗告一告那个孽弟的状,好让老祖宗早点儿把那个畜生带走。

    只是,最近吉州那边儿太过安静,让他感到十分不安,怕那个孽弟会在祭祖的时候整什么幺蛾子,建安帝特意在增加了一倍的禁卫军保护他,以确保此次出宫万无一失。

    清明当日,皇上带着众王爷、皇子、世子和朝中的一二品大元们,在五千禁卫军的护卫下,天还没亮就从皇宫出发了。

    皇家出行的阵仗自然不同常人,冗长的队伍浩浩荡荡,整齐有序,宛如一条蜿蜒的长龙一般。除了开道的前行禁卫军,皇上的卤薄在前打头,后面跟着皇上的龙辇,太子做为楚国未来的君王,地位仅次于皇上,车辇便紧跟在皇上的龙辇后面。

    再往后,就是皇室宗亲,前头是几位年长的王爷,随后是建安帝的几个幼子,王府的世子和嫡子们差了一层,所以离皇上的龙辇略远些,皇后、妃嫔和公主们是女眷,按楚国的规矩,女人是不能来皇陵祭拜的,故而都留在宫中,随驾前来的只有皇室的子弟们和朝中的重臣们!

    皇上出行,自然提前戒严,清扫道路,前往皇陵的沿途中,一路都鸦雀无声,只有哒哒哒的马蹄声和车轱辘滚动的声音,车驾由京城的中轴线一直行到郊外。

    已经是四月,已经初春,郊外的树林都以吐绿,远处的山上也开始放青,山上的野花竞相开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而天公亦是作美,昨儿还刮着发黄的春风,今儿竟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这样的天气,在郊外缓缓而行,如踏青一般,甚是惬意。

    正当队伍缓缓前行着,忽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如山崩地裂一般,响声处,一匹枣红色的俊马突然凌空飞起来了,连同马背上的人飞起一米多高,那马的身子还破了个大洞,五脏六腑正争先恐后的涌出来,鲜血也正汩汩的从那血洞中喷洒出来,瞬间把周围的几匹坐骑都染红了!

    突如其来的巨响和残损严重的马匹,让附近的马都受惊了,它们咴咴的叫着,扬着蹄子不停的尥蹶子,在队伍里横冲直撞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

    “快,护驾!”

    禁卫军中有人叫喊起来,大家纷纷抽出朴刀,直奔太皇上的龙辇去了,大概是想要去护主。那些骑着尥蹶子马的禁卫军们也奋力的安抚着自己的马匹,试图稳住它们的情绪,然而,马毕竟是畜生,不像人那么懂事,其中的好几匹都把别人的马撞到了,害得别人的马也受了惊。

    其中有几匹受惊的马冲出了队伍,箭一般的向路边冲去。这时,其中的一匹不知在路边踩到了什么,又一声巨响响起了,那疯马也被炸飞上了天,随即,好多匹冲出队伍的马也陆续的踩到了能把人炸飞的东西上,纷纷的被炸飞了!

    接连不断的巨响也惨烈的场面,让皇家仪仗队很快都乱成一锅粥了,被惊到的马疯了似的横冲直撞着,不时的踩到能炸飞它们的东西上,引起一阵阵的巨响和更大恐慌,还有一些因为马匹因为拥挤和碰撞,把掉在地上的人踩在了蹄子下,好多人都被活活的踩死!

    哭声、喊声,尖叫声和巨大的爆炸声同时响起,场面已经乱得根本无法控制了。

    建安帝的龙辇中有一匹马也被惊到了,刨着蹄子疯了似的跑起来,带累着其他几匹马也跟着疯跑起来,还好隐卫武艺高强,飞身上来把建安帝给救出来了。

    建安帝暂时被救出来了,但并不表示他就安全了,被惊到的疯马不断地横冲直撞着,影卫们都快应付不了了。

    其实,对影卫来说,想要杀死几匹疯马并不难,难的是要护住皇上不被那些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涌来的疯马撞倒,他们人力有限,又要护着皇上和太子,又要防着不踩到能炸飞人的东西上,还要与那些正凭着洪荒之力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撞的疯马厮杀,到底有些吃力了。

    有几匹马冲破了禁卫军的防卫,撞到了几个小皇子的车辇,小皇子年幼,哪2见过这样的阵仗啊,都吓得连声尖叫,还有的干脆吓得昏死过去了。

    禁卫军们和隐卫们一面杀着不断冲过来的疯马,一面大声呼叫支援,然而,却在此时,周围的山上忽然响起了许多炮仗似的响声,响声连绵不绝,却被淹没在了山下的哭喊声呼叫声和爆炸声里,大家光顾着躲避疯马和防止踩到能爆炸的东西,根本无暇去理会那炮仗声。

    建安帝被几个影卫护着,终于从混乱的车马中飞身出去,飞到了旁边的山上,谁知脚还没等落地,几颗铁花生像长了眼睛似的飞了过来,其中的一颗从他的左太阳穿到了右太阳上,他的太阳穴顿时多了两个血窟窿,竟生生的给贯穿了!

    “砰——”

    建安帝轰然倒下去了,隐卫一见皇上的脑袋多了两个血洞,顿时都傻了眼了,脑浆都缓缓的流出来了,主上还能活过来吗……

    和建安帝一样遭遇的还有很多,多半是些他的肱骨之臣,他的几个皇子都被击中了,其中的太子当场毙命,还有几个虽然没当场死掉,但是看那伤势,只怕也活不成了……

    陈丞相也未能在这场灾难中幸免,他的车子不幸踩到了炸药,车子被炸飞了,他的双腿也跟着飞了,人虽然没死,但是彻底的废了!

    混乱持续了近一个时辰,直到那些疯马要么跑没影儿了,要么被炸死炸残了,混乱才渐渐的停息下来,但此时,这里的场面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山道上血流成河,尸横满地,被踩踏致死的人不计其数,还有好多人被马踏成泥,根本认不出是谁了,被踩伤的人痛苦的呻吟着,表情扭曲;伤势轻一点儿的还能挣扎着去看视皇上和太子,可惜皇上和太子在都已经升天了!

    ------题外话------

    香菜牛肉饺子《高门萌妻:叶少心尖宠》沈一笙的本命年运气不好:

    睡错人,睡了未婚夫的大哥。

    惹错人,春风一夜就跑不掉。

    嫁错人,毕竟把柄在他手上。

    婚后约法三章,却频频把持不住;

    因为这位叶家大少,整天勾引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