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怀上了
    ,精彩小说免费!

    李巧莲知道沈若梅最听不得的就是沈若兰的好,儿所以才故意这样说来刺激她的,还不怕事儿大的说,“正好,你不是要治脸吗?要我看你找的那些江湖游医都是骗子,没啥医术就会骗钱,还不如去王府求求兰儿,让她派给你个名医,说不定就能把你的脸给治好了呢!”

    说到这儿,她又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大惊小怪道,“哎呀,不行,瞅我这记性,我忘了你跟她不对付了,上回你差点儿把她的脚丫子给烫烂了,她肯定得记你的仇,这去求人家人家肯定也不会理你的,说不定还会看你的笑话,说你遭了报应活该呢……嘻嘻……”

    沈若梅听到李巧莲的话后,果然被刺激到了,立立着眼睛说,“是呀,我是跟她不对付,不过我哥跟她好啊,改明个就让我爹娘去求求他,让她赏给我哥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妾,她跟我哥那么好,肯定会答应的!”

    李巧莲一听这话,气得脸都红了,把孩子往炕上一撂,大声道,“沈若梅,你啥意思啊?你个外嫁被休的闺女还想当你哥的家咋滴?你要不要脸了?”

    “你才不要脸呢,挺大个老娘们儿整天在家啥活儿也不干,懒得跟个猪似的,除了吃就是睡,还得让婆婆给你做饭洗衣,也就我哥惯着你,错一个早把你这懒货休回娘家去了。”沈若梅不甘示弱的骂道。

    “休我?他凭啥休我?我一没做村妓,二没光不出溜的跟野汉子滚炕头让人家堵被窝儿,三没冒充黄花大闺女嫁人,我李巧莲堂堂正正的做人,拳头上立得住人,胳膊上行得了马,他凭啥修我?”

    李巧莲的嘴可不是让人儿的,听到沈若梅敢张罗给他哥纳妾,还敢当面骂她,当即毫不客气的把沈若梅过去有点儿磕碜事儿都周巴出来,狠狠的打了她的脸一顿。

    沈大爷和沈大娘正在院子里说话呢,听见屋里吵着起来了,急忙进屋来看。

    一进屋,就看见沈若梅和李巧莲一个炕上一个地下的,正互相指着对方的脸骂呢,啥磕碜骂啥,就跟泼妇骂街似的。

    沈大娘急忙站在两人之间,大声道,“这是咋的啦?大正月的吵吵巴火的干啥呀?让邻居听见不得笑话吗?”

    沈若梅气得喊道,“我也不想吵吵呀,是她故意起刺儿找茬,能怨我吗?”

    李巧莲说,“谁起刺儿了?我还不是一片好心为你着想,寻思着兰丫现在发达了,让她找个好大夫给你治治脸,不然就你找的那些江湖骗子,就算把你们那点儿家底儿折腾光了,也不带治好你的脸的。谁知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不领情不说,还参合起我们家的家事了!”

    “谁用你替我着想了?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那点儿粑粑心咋滴?你不就是想磕碜我,挤兑我,看我的笑话吗?我告诉你李巧莲,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少来招惹我,不然我真叫我哥娶两个小妾回来,气死你我!”

    李巧莲岂能被她给吓到,轻蔑的笑了一声,说,“你叫你哥娶你哥就能娶吗?你个事听你的还是听我的?臭不要脸的,都这逼样了还想给你哥当家呢,真不知哪来的自信?难怪你嫁一家敗一家,嫁到谁家都叫人把你给撵出来了呢,就你这样的也确实不招人待见,把你休了就算对了,要我看,你下半辈子也老实儿在家呆着得了,要是嫁的话迟早还得让人家给休回来…。”

    “你个死老娘们儿,你瞎逼逼啥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沈若梅被戳到了痛处,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卷起袖子就要往炕上蹦。

    沈大爷一把拉住她,喝道,“消停点儿吧,挺大的人了,一点儿都不压事,大正月的要是吓着孩子,看我不收拾你的!”

    “爹,凭啥叫我消停啊,你没听她在那儿往死里埋汰我呢吗?我招谁惹谁了这是?一个个的都来欺负我?”沈若梅一见她爹竟然还说她,委屈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沈大娘看到沈若梅哭了,一下子心疼了,拉着沈若梅柔声细气的说,“梅儿,别生气,你爹不是针对你,他那是怕吓着你大侄子,孩子小,魂儿还不全呢,不经吓唬的,你也别跟你嫂子一样的了,金存这几天正摇哪寻摸房子呢,等找到相应的房子咱们就搬出去,也省得你成天在这儿跟你嫂子俩叽叽各各叽叽各各的,在忍忍吧,左不过就这几天,忍忍就出头儿了……”

    今非昔比,沈大娘就算满心偏袒着她闺女,但如今在媳妇的屋檐下,也不敢帮着她闺女派媳妇的不是了,只好委婉的表达了自己对媳妇的不满。

    然而就算是委婉的表达自己的不满,李巧莲还是不答应的。

    “啥叫别跟我一样的呀,是我不跟她一样的好不好?我不过是随口说一句,也是为她好,她不领情也就算了,反过来还要给他哥纳小妾来膈应我,小妾是什么东西呀?她又不没当过,那不就是指着腿间那两片儿肉给人家玩儿的玩儿物吗?家里有这么个东西已经够膈应人的了,要是再来一个两个的,还不得把人给恶心死啊!”

    沈大爷一听儿媳妇这些磕碜话,虽然气的不行,但他是公公,也不好意思跟她细掰扯,只好咬着牙老脸通红的转身出去了。

    沈大娘本不想生事,但是听到李巧莲这么埋汰自己闺女,也气的不行,哆嗦乱战的说,“李巧莲,你给我闭嘴,少说两句没人拿你当哑巴。”

    李巧莲冷嗤一声,满不在乎的说,“我在自己的家里,凭啥叫我闭嘴?你们不喜欢听就搬出去,没人逼着你们听。再说,我说的也是事实,她本来就是做妾的料子,做一回不够还做两回,中间还做了一段儿村妓呢,真是恶心死了,叫我看啊,她那脸也不用治了,治好了也是出去给人家当小妾玩儿的,最后还得啥也没捞着的让人家给休回来,何必呢?”

    “娘,娘,你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哇?”

    沈若梅被气得眼珠子都绿了,一把推开沈大娘,扑到炕上来,“今儿你们谁也别拉着我,我非得跟她拼命不可……”

    沈大娘一看沈若梅扯着李巧莲的头发打起来了,心里暗暗觉得解恨,这段时间,她都快叫这个恶媳妇给折腾希腾了,又听到她这么埋汰自己闺女,更是恨不得撕了她。这会子见梅儿跟她打起来了,她就也跟着上了炕,装出一副劝架的样子,拉着李巧莲的胳膊,省得她打到沈若梅。

    这样明目张胆的拉偏仗,让沈若梅占了很大的便宜,噼里啪啦的多打李巧莲好几下子,吧李巧莲给打急了,偏偏她的手又被婆婆和小姑子一人一只的拉着,腾不出来。

    情急之下,她一探头,一口咬住了小姑子的肩膀头子,下了狠劲儿死死的咬着绝不松口,幸好现在是冬天,穿得厚,不然非叫她咬掉一块肉不可。

    沈若梅没想到李巧莲能使出这么损的招儿,疼得鬼哭狼嚎的,跟她娘俩一起推搡李巧莲,孩子在一边儿吓得哇哇大哭,她们也顾不上了,光顾着救沈若梅的肩膀头子去了……

    这边打成了一片,家里乱的一锅粥似的,而一边的湛王府里,却是一片温馨和睦的气息。

    沈德俭一家进府后,淳于珟亲自陪着他们,把他们分送到了他们住的院子。

    湛王府的后院很大,他又没有一个妾室,整个后院都空着,于是他把最东边的一个大院子慧芳斋拨给沈德俭夫妇住,菊儿的院子挨着他们的,是一个稍微小点儿但是很雅致的小院儿,叫做阆苑阁,竹儿住在最西边的竹林居,房舍虽然不及沈德俭夫妇的那座奢侈精致,但院子很宽敞大气,适合男儿居住。

    沈若兰住在素芳园里,素芳园就是她第一次在王府住时住的那个院子,跟淳于珟住的听雨轩只有一墙之隔,淳于珟想串门的话,只需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到了。

    沈若兰明知道他这么安排的目的,却没有说什么,甚至在心里边儿还小小的雀跃了一下,其实她并不排斥晚上跟他睡一个被窝儿,也不排斥跟他亲热,这段时间,她已经受够了一个人空枕冷衾的日子,早就也盼着两个人能亲亲热热的睡在一个被窝儿里的!

    分配好他们的宅子,天已经黑了,淳于珟就在寻梅园里给他们设宴接风。

    寻梅园是王府冬季设宴招待宾客的指定地点。北方苦寒,就算是王府,在冬日里也是一片萧萧瑟瑟的,没什么好景致,只有这寻梅园中的梅花还算有点儿趣味儿,正值隆冬时节,各色的梅花开得繁盛,粉的,白的、红的,争奇斗艳,香气四溢,成了府中冬季里最好的一处景致,用来招待贵客最合适不过。

    寻梅园中的赏梅阁也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楼阁,装饰的宛如仙境的一般,雕梁画栋,琼楼玉宇,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奢侈,把沈德俭一家子看的晕晕乎乎的,仿佛如置梦中似的。

    吃饭时,那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他们也根本都叫不出名来,从前在家时吃大鹅公鸡和猪肘子就觉得挺挺知足的了,但是吃到王府里这些精致的菜肴时,他们才知道,天下的美食不光只有公鸡大鹅猪肘子,还有许多是他们想不到也没见过的,比公鸡大鹅猪肘子好吃不知多少倍呢!

    吃饭时,淳于珟提起了她跟沈若兰的婚事。

    之前,他想隐居乡下,所以婚事也没打算大操大办,原想着简简单单的办个婚礼就算了,毕竟两个人过日子,幸福与否跟婚礼是否隆重无关。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必须得跟谋夺那把椅子,既如此,兰儿也不会仅仅是个藩王的王妃,而是一国之母,所以,这个婚礼就不能简单的办了,至少要昭告天下,让天下人都来见证他们的婚礼才行。

    因此,他们的婚礼暂时先放一放,等到他君临天下那天再办也不迟!

    只不过,他跟沈德俭夫妇没有这么说,只说最近事儿多,等过段时间消停消停再办,一定给兰儿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沈德俭夫妇自然没话说!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王爷,能许给他们女儿正妃之位,这是何等的荣耀啊?就算不给他们女儿婚礼,他们女儿不也得嫁人家吗?所以,一个婚礼又算得了什么呢?

    俩人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随后,淳于珟又说了关于竹儿的教育问题,他已经给竹儿请了一个博学多识得大儒授课,明天起就可以上学了,还提议让沈德俭也跟着去学学,多识些字将来也会有用途的。

    沈德俭听到女婿的额提议,立刻答应下来了,反正他在府里干呆着也没事,还不如跟儿子一起多学点儿东西充实一下自己呢,不然等将来女儿做了王妃,他这个当王爷老丈人的却是个识几个大字的白丁,也给女儿女婿丢脸啊!

    淳于珟还把家里的后院儿交给了穆氏打理,让菊儿协助,这样,岳父岳母,小姨子小舅子每个人都天天有事做,不用觉得在府里憋的慌了……

    吃完饭,淳于珟很体贴的叫他们都早点回去休息,理由是大家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还是早点回去洗洗睡吧。

    沈德俭夫妇见淳于珟这般贴心,很欣慰的去了,竹儿和菊儿也都回了自己的院子。

    沈若兰回到自己的素芳园后,素素和茵茵已经给她备好了洗澡水,就等着她回来沐浴休息了。

    王府里的洗澡水都很讲究,跟她平日里洗澡的洗澡水不同,水里泡了鲜嫩的花瓣,还加了牛奶、甘松、吴白芷、桂枝和一些对身体有好处的中药,泡在里面不光是舒服,还能舒身健体,美白肌肤。

    沈若兰泡在里面,觉得舒服极了,再看看这桶洗澡水里加了这么多金贵的东西,更舍不得出来了,在里面泡了多时,泡的昏昏沉沉,摇摇欲睡的。

    正闭着眼睛打瞌睡时,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一股酒气扑鼻而来,沈若兰一惊,一下子睡意全无。

    “你怎么过来了?”都不用回头她就知道是谁抱住了自己,那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味,她闭着眼睛就能感知得到。

    淳于珟在她的耳垂上轻咬了一下,说,“你在这里,我当然得来了,不光是今天来,从今往后我天天都来。”

    沈若兰被他弄得痒痒的,就笑着摇摇头,避开了他肆虐的牙齿。

    摇头时,她看见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棉睡衣,身上还带着刚刚沐浴过的香气。

    就奇怪的说,“你就穿这一身来的?还是到这儿又脱的?”

    “就穿这身来的?”他说。

    “啥?外面这么冷,你穿这身儿不怕把你冻死?”

    “我把咱俩的房子通开了。”

    他带着几分醉意,得意的说,“只要你绕到你碧纱橱后,把那卷山水画掀起,就能从那儿后面的小门儿进到我的书房去,所以,我随时可以上你这儿来,你也随时可以去我那里……”

    “好哇!”

    沈若兰伸出纤纤玉指,戳着他的额头发狠道,“我还以为你这些天都在忙着筹谋大事,或者在安心调养身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份闲心做这个,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谁说的?我也有好好的调养身子,不光把身体里的余毒排光了,还把身子也养结实了,不信你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身上的睡衣,立刻,健美颀长的身体一览无余。

    沈若兰看着他健美壮硕的身体,却不留神一下子就看到了重点,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

    “不要脸!”她骂了一句,赶紧扭过头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淳于珟危险的说了一句。

    沈若兰才不怕他呢,毫无畏惧的转过头,道,“说你不要脸,怎么了?”

    淳于珟哼了两声,“既然都说爷不要脸了,爷今儿就不要脸给你看!”

    说着,一把将她从水中捞起,大踏步的往屋里走去。

    “哎呀,你干嘛?人家还没洗够呢,快别闹了……”

    沈若兰看自己被捞出来,还这样不着一缕的被他抱在怀里,顿时不好意思了,就别扭的抗议。

    回答她的,是他加快的脚步和急促的喘息……

    很快,两人倒在了红鸳账里,紧紧纠缠在了一起,多日没有在一起了,他们都好想念彼此。

    “兰儿,这些天我好想你。”他喃喃着。

    沈若兰偎在他的怀中,柔柔的说,“我也是,每天都想你,还担心着,天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往后再也不会了,我会尽快解决掉他,再也不会叫你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他郑重的承诺。

    沈若兰抿了抿嘴,说,“那个,我已经造出了手雷和炸药包,哪天演示给你看,你可以照着这个样子多做些,以备不时之需。”

    “嗯,兰儿,谢谢你!”他由衷的说道。

    沈若兰笑了,“跟我还客气个啥?再说,咱两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儿,帮你也算是帮我自己。”

    “可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穿越时空来到我的世界,出现在了我的生命中,给我的人生带来了这么多的惊喜和转机。”他感慨着说出的话来,话里竟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沈若兰笑道,“那你还是谢你自己吧,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想参与到你的人生里,是你生拉硬拽硬把我拉到你的生活中来的。”

    一开始,她确实不想跟淳于珟有瓜葛,对他,她只有恐惧和排斥,是淳于珟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才渐渐的走到一起,才有了今天这样的相守相望,生死相许的。

    “嗯,也是,要不是我坚持,你现在早嫁到桃花村去当张二勇的媳妇去了。”他酸溜溜的说道。

    沈若兰听了,哼了一声,“谁叫你当初对我那么凶了,你知不知道刚认识你时我有多怕你。”

    回想当初在乌孙的那段日子,对沈若兰来说,淳于珟简直是一个魔鬼般的存在,她怕他怕的要死,只要他哼一声,或者一个凌厉的眼神,就足以让她心惊胆战,胆战心惊了。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女,所以,对不起!”他真诚的道歉。

    “哼,对不起就完事儿了吗?”沈若兰不依不饶,“记得第一次见面,你就差点儿把我给那个了,后来我好容易跑了,又被你抓了回来,还逼着我当诱饵,做诱饵不成,你又逼着人家去妓院抛头露面的唱歌,唱红后又让人家去那个府尹府里偷地图!”

    “你知不知道,我在那个府里受了多大的惊吓和委屈,一帮人把我剥光了检查我的身子,要不是我有空间,那个地图肯定得被查出来,那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儿害死我啊……”

    沈若兰控诉着,是越说越气,忍不住捏住了他腰间饿的软肉,狠狠的拧了一把。

    “嘶——”

    淳于珟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却忍着没有反抗,就那么挺在那里由着她拧自己。

    沈若兰掐了他一会儿,见他没有反抗,就松开手,看看被她你拧过的地方都有些发紫了,顿时又不好意思起来。

    俩人只是随便说话唠嗑,说起了过去的往事,结果她越说越气,一下子来了脾气,真把他给收拾了。

    过去的那些事儿都已经过去了,她还提那些干什么呢?一点儿意义都没有嘛!

    哎,真是的,最近也不知咋了,总是很焦躁易怒,想莫名奇妙的发脾气,结果把他给伤了……

    “额……内个……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了,你疼不疼?用不用我拿灵泉水帮你擦一擦?”意识到自己错了,沈若兰很快摆正了自己的态度,开始讨好溜须。

    淳于珟却一副很内疚的样子,语气低沉的说,“没事,兰儿做的对,当初确实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我该罚!”

    沈若兰摇摇头,“那时你又不知道咱俩会走在一起,那样对我也算是情有可原,我不该跟你发脾气,更不该掐你,是我错了,对不起!”

    淳于珟搂着她,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儿里,半晌没有说话。

    沈若兰见他情绪低落,似乎陷入了内疚的执念中,心里也跟着内疚起来,觉得自己不该小肚鸡肠算后账,更不该一时冲动就对他又掐又拧的,便紧紧的抱着他,一个劲儿的跟他说对不起。

    淳于珟被她的柔情给融化了,凑在她耳边低声道,“既然对不起我,是否给我点儿补偿啊?”

    “你想要什么?”沈若兰抬着头问。

    “就要你允许我做咱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想做却被你拒绝的那件事而吧!”

    “不要脸!”

    沈若兰娇羞的骂了一声,可那羞红的脸蛋儿和娇羞的表情,分明是已经允许了!

    听到她的答复,淳于珟如听到佛语纶音一般,坐起身来跃跃欲试,准备大干一场。

    开始之前,他还特意检查了一遍之前被他弄伤的地方,看到那朵娇花又恢复了从前的粉嫩可爱,娇艳欲滴,他十分满意,轻轻的抚摸一番,随口问了一句,“月信早完了吧。”

    他们经常在一起亲热,他深知她的月信规律,按她的规律算来,她的月信早就该完了。

    沈若兰被她这么一问,忽然愣住了。

    月信!

    她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前段时间,她一直担心着他的安危生死,又提心吊胆的怕皇上派人来暗杀他们,每天提心吊胆,惶惶不安的,真把月信这事儿给忘了,现在算来,她的月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心情,可是还没有来呢!

    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忧思过度,月信紊乱了?

    不过,不能呢啊,她常喝灵泉水,身子健康的很,月信一向准时的几乎可以用秒来计算的,从未出过岔子,怎么可能一下子推迟这么久呢?

    这不合常理啊?

    天啊,不会是,是,有了吧!

    沈若兰捧住了自己的脸,做出了惊恐地表情,她才十五,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她不想这么早要孩子啊!

    淳于珟看见她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戳了她一下子,“想什么呢?这个时候不许分神!”

    沈若兰被他戳得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要哭不哭的说,“我的月信,还没来……一直没来……就是从上次咱俩在马车上那个之后,再就没来过,这都一个多月,快俩月了……”

    淳于珟一愣,“真的?”

    “嗯……”

    沈若兰点头,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

    “来人!”淳于珟忽然来了一嗓子,把伺候在外面的素素喊了进来。

    “主子,属下在!”

    “去请聂恒,叫他马上过来!”

    “是!”

    素素退出去了,淳于珟还处在兴奋的状态中,只是不是那种男女生理上的兴奋,而是一种初为人父的巨大喜悦!

    “兰儿,说不定咱们真有孩子了,真的!”他兴奋的说道。

    “可是,我才十四,还不到十五呢,我不想要宝宝,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想到自己这么小的年纪就怀了孩子,沈若兰都要哭了,感觉自己成了不良少女似的,这么小的孩子就有了性生活,这么小的年纪就要生孩子。

    天哪,这要是放在现代,她都得上新闻!

    淳于珟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抚似的说,“别担心,我会找最好的大夫来给你安胎,不会叫你伤到身子。”

    说完,又躺了下来,轻轻的拥着她,动作小心的像她是一件易碎的玻璃制品似的,唯恐伤到她们母子。

    “兰儿,你能怀上咱们的孩子,我真的很开心。”他抚摸着她的肚子,低声说道。

    从前,他对子嗣并无什么感觉,只觉得有便有,无便无,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可是经历了上次那场生死浩劫后,他忽然意识到,如果当时他死了,那他就彻底得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仿佛在这个世界上没存在过似的,如过眼云烟一般,风一吹便散了,无迹可寻。

    可是,若是他有孩子,便是他死了,他的生命也可以在孩子的身上得以延续,会永远有人记着他,四时八节的上贡祭祀。还能代替他陪伴她,保护她,让她在没有他的日子也不会被寂寞包围,即便是她老了,也能有儿女们替她照顾她,让她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所以,从那一刻起,他意识到他必须得有孩子,有他跟她俩生出的孩子!

    没想到,他刚产生这种想法,孩子就来了,还真是个贴心的小东西呢!

    ------题外话------

    谢谢

    投了4张月票;1张评价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20颗钻石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5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