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又遇沈若梅
    因为有鲁元的震慑,吉州府尹赵丙臣没敢把陈炳荣的死因推到淳于珟的身上,而是按调查结果,上报给朝廷了。

    建安帝接到奏报后,气得脸都绿了,既气陈炳荣不中用,这么容易就被淳于珟给弄死了,又气鲁元罔顾圣恩,竟然站在了淳于珟的阵营,这下子,吉州又脱离他的控制了。

    赵丙臣的奏报还提到了湛王,说湛王经回到吉州,重新住进了湛王府,还对吉州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很多人都被无缘无故的杀了!

    他没有说湛王杀人的原因,也没有说这些被杀的人都是什么身份,但是不用调查建安帝也知道,被杀的这些人,必定都是陈炳荣的心腹,或者是他安插到吉州的细作。

    这些细作多年前就存在了,但是老七一直装作不知道他们是细作的样子,默许他们的存在,或许就是为了让他安心罢,现在,他大张旗鼓的诛杀了这些人,可见是公然跟翻脸了!

    乱臣贼子啊!

    建安帝气得咬牙切齿的。

    陈丞相晚年失子,老泪纵横的说,“皇上,老臣觉得炳荣之死绝不会像表面看到的那样那么简单,他纵然糊涂,也绝不止于这样没有分寸,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儿,兴许是被人陷害的!”

    建安帝怒声道,“你道朕不知道他是被人陷害的吗?可即便知道又能如何?当初吉州城那么多百姓都看到他是怎么死的了,朕远隔千里,若再说出别的,肯定会被指为诬陷忠臣,不容胞弟的,到时候,老七不就更有造反的借口和理由了吗?”

    “那,那皇上,现在该怎么办?鲁元既然已经投靠了湛王,炳荣又死了,吉州的三十万大军不就又落入到战王的手中了吗?”

    陈丞相痛恨湛王杀了他儿子,自己又没能力报仇,只好寄希望于皇上,希望皇上替他报仇了。

    建安帝眯了眯眸子,发狠的说,“朕不会让他得逞的,炳荣死了,朕就再派一位将军过去,朕倒是要看看,他杀了朕的一个大将军,还敢不敢再杀第二个!”

    “那,鲁将军呢?皇上还用他吗?”陈丞相问。

    “不用!那奸佞之臣有负圣恩,朕恨不能将他抽筋扒皮呢,焉能再重用于他?朕即刻下旨,重派一个执掌三军的大将军到吉州去,让鲁元那个奸佞这就回京,朕要好好跟他算算帐!”建安帝咬牙说道。

    兵部侍郎何岐山上奏说,“皇上,湛王大逆不道,私造兵符,诛杀陷害朝臣,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陛下何不降旨削了他的爵位,再将他押至京中论罪处置?”

    建安帝睇了他一眼,冷哼道,“换作是你,你会乖乖的听凭朕消你的爵位,再奉旨进京受罚吗?”

    何岐山立刻汗涔涔的,拱手道:“陛下严重了,臣不敢!”

    其实,建安帝倒是很想像何岐山建议的那样做,把那个逆弟的王位给消了,在把他押解回京,斩首示众……

    可是,他也知道,老七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他要是真那么做了,稍有一点儿动静,老七就会立刻举兵造反,如今他暗中掌握着吉州的三十万精兵,其势力足以跟他抗衡,加上他身边儿还有一个通妖术的妖女,能下砖头雨,有绝世暗器,他可不敢跟他硬碰硬,万一打起来,他很有可能被老七打败,到那时,江山易主,自己也不得善终。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一点点消减他的势力,不易操之过急,更不能用力过猛。

    眼下,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国师了,国师法力高强,定能破解老七那边的妖术,若是老七没有妖术襄助,于朝廷抗衡的砝码就会减轻!

    然而,他却不知,淳于珟在清理了吉州后,又顺手清理了一下他四个州府的封地,把他剩余的那些影卫都找出来杀了,国师带着一干人等刚踏入青州,还没等有所作为呢,就被淳于珟的人发现了,立刻飞鸽传书到吉州。

    淳于珟听闻皇上又派人来了,当即让罗同带着上百个影卫在半路拦截,还给他们配了十几把手枪。

    结果,国师虽然法力高强,但是在现代科技面前,他的那点儿法力显然就不够看了,这不,还没等他发威呢,就被罗同先发制人,十几只枪一起发射,把国师大人给突突成筛子了。

    他带的徒子徒孙和江湖上找来的奇人异士们,也被罗同等人击毙了!

    因为有枪,罗同带的人又多,对地势也熟悉,无论天时地利都占据绝对的优势,所以这一场偷袭,把国师和他带的人全部都围歼了,一个都没跑掉。

    皇上还不知道他寄予重望的国师已经挂了,还在心心念念的等着国师给他传回去好消息呢。

    而罗同,在灭了国师后,带着几十个人,奉命到靠山屯去接沈若兰一家了。

    去时沈若兰不肯就跟他走,因为家里有个丫头要出嫁了,他们只好在靠山屯住了下来,住了三天,直到正月十五那天,那个叫瘦丫的丫头出嫁了,准王妃才向他的家人说明情况,一家人收拾了,跟他们回吉州去了!

    也是在正月十五这天,吉州城的大将军鲁元,正式迎娶了安安郡主。

    鲁大将军娶妻,北军军中的将领们都来喝喜酒了,淳于珟也来了,这是他回吉州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他的出现,让军中的将领们振奋不已。

    这段时间以来,大家都受够了陈炳荣的喜怒无常和阴晴不定,在陈炳荣的眼中,军人的功绩不在于打过多少胜仗,而在于能否对他溜须拍马,俯首帖耳。

    就他这样的心胸,这样的气度,做个皇上身边儿溜须舔腚的宦官还行,怎配做统领一方的大将?

    还好,湛王回来了,虽然皇上已经褫夺了他的兵权,把兵权分给了别人,但是在他们这些将领的心中,只有湛王配做他们的领袖,他们也都心甘情愿的听命于湛王的。

    至于那个心胸狭隘,敏感多疑的昏庸皇上,去他娘的吧,天高皇帝远的,谁鸟他是谁呀?

    **

    婚礼顺利的进行着,一对新人拜过天地高堂,被送入了洞房。

    开酒席的时候,一位将领环顾四周,发现府尹赵炳辰竟然没来,边大声道,“诶,赵炳臣怎么没来呢?莫不是知道大伙要收拾他,吓得不敢来了?”

    前段时间,陈炳荣在军中排除异己,陷害和设计淳于珟的心腹,赵丙臣没少帮陈炳荣的忙,大伙儿都恨死他了,正打算借着今儿喝喜酒的机会好好收拾收拾他呢,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没来!

    一个知情的人说,“赵大人来不了了,他家的公子前几天出门儿时惊了马,把赵公子跌到马下,还踩了一蹄子,踩折了两条肋巴,大夫说那断了的肋巴把内脏戳坏了,怕是活不了了,赵大人这几天正遥哪忙着求神拜佛呢!”

    赵丙辰就只有一个儿子,平日里爱的眼珠儿似的,把赵公子宠成了吉州城一霸,平日里抢男霸女的没少干坏事儿,不想到竟也有今日,看来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

    大家听了,都很不厚道的觉得十分解气,便也不再提他了。

    湛王露面了,众将领们纷纷过来敬酒,把自己对湛王的敬重和敬仰都体现在酒上了,淳于珟喝的伶仃大醉,被英站和罗城扶着回去了……

    回到王府时,看见一个穿着大红猩猩毡的少女正王府的门口徘徊呢,见到淳于珟的马车,少女撒腿跑了过来,不顾前面侍卫的拦截,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向马车喊道。

    “湛王,湛王殿下,臣女赵圆圆求见湛王殿下。”

    淳于珟正闭着眼睛在车中休息,听到外面的喊声,懒懒道,“怎了了?”

    罗城说,“是赵炳成的女儿,想要求见主子。”

    一听“赵丙臣”三个字,淳于素顿时心生反感,冷声道,“叫她滚。”

    罗城立刻上前,对赵圆圆道,“湛王有令,请赵姑娘速速离开!”

    赵圆圆摇着头,向马车哭道,“我不走,湛王殿下,求您饶了我们家吧,臣女知道我父亲做了您不喜欢的事儿,惹您不痛快了,可是他也是被逼无奈,情非得已啊,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一家子吧……”

    晌午她去看望哥哥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爹娘的对话,才知道哥哥这次坠马不是自己不小心,而是因为爹惹到了湛王,湛王故意收拾他们一家,据爹爹说,以湛王睚眦必报的性子,这事儿肯定还没完,湛王还会继续对付他们一家,必得叫他们一家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方能罢休……

    把赵媛媛吓坏了,她可不想死,她还没成亲呢,还没活够呢!

    心神不定的回到闺房,思来想去,她决定到湛王这儿求情。

    按照她的想法,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儿家,只要梨花带雨的哭上一哭或求上一求,说不定湛王就能起怜香惜玉的心思,把他们一家给饶恕了呢。

    就算不饶恕,以湛王之尊,也不会难为她一个小女儿家,顶多是把她赶出来罢了,她也没啥损失。

    要是他肯饶恕的话,他们一家不就赚到了吗……

    (而且,没准儿湛王还能看在她孝顺的份儿上注意到她,继而看上她呢!)

    于是,她对着镜子精心的打扮一番,信心满满的来到湛王府,没成想好容易等到他,他却不肯见她。

    若不见她,她这番精心打扮不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吗?而且,她还想哭给他看,哭到他怜香惜玉,对她心软呢,不见面儿的话怎么行呢?

    罗城听她这么说,遂黑了脸,怒斥道:“大胆贱人,王爷何曾为难过你们家,你是来诬陷王爷,给王爷抹黑的吗?”

    说完,飞起一脚,正踹在她的心口窝儿上,赵圆圆还没看清是咋回事儿呢,人就咻的一下飞了出去,飞的老远,随后,(pia\cha)一声,重重的摔在石板路上。

    赵圆圆自幼养在深闺中,被娇养着长大的,平日里大气也不曾被呵过一下,哪受得了这样的一大脚啊?当下被踹得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两眼一插昏过去了.....

    天黑时,她醒来了,是冻醒的,浑身又冷又痛,像在冰水里泡过了似的,她挣扎着站起身,还好,虽然心口阵阵的发疼,却没有伤到骨头,还可以走动。

    她挨到墙边,手扶着墙壁,慢慢的往家走去。

    这次出来,她是瞒着爹娘和奶娘丫头们,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溜出来,本想出来干成一番大事,回去好叫爹娘刮目相看的,没成想竟会是这般结果,经此一事后,她终于知道湛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总算是学乖了,从此再不敢肖想湛王,敢再自以为是了......

    **

    哈拉海镇,某座客栈里

    沈若兰一家人住了进去,负责保护他们的影卫们把着家客栈给包下来了,今晚他们就吃住在这里。

    沈若兰还不知道皇上的那些影卫都被罗同等实现解决掉了,还担心有人躲在暗处随时等着害自己呢,所以事事格外精心,不仅住宿的行礼用的都是自己的,连晚上打火做饭时用的粮食,都是自己家带来的。

    饭是她跟家人一起做的,爹娘和弟弟妹妹都来帮忙了,百十来个人的饭,一下子用掉了一袋百米,好在客栈里的灶眼儿多,不然都做不下这么多人的饭了。

    菜也是他们带的,有自家鱼塘样的鱼,还有辣白菜干豆腐和粉条子等,虽说都是家常菜,但是吃着放心啊!

    她炒了一大锅干豆腐,炖了一锅鲫鱼炖粉条子,每道菜都做了一大锅,足够这些大男人吃了。

    开饭后,大家都在大厅里吃饭,沈若兰刚才收拾那些鱼,给鱼刮鳞开膛的时候,就被刺鼻的鱼腥味儿给恶心到了,直到开饭时都不想再吃鱼了。

    偏偏娘不晓得她的心思,见那鱼炖的香,就夹了一筷子雪白的鱼肚子肉,挑完刺后放在她的碗里,温柔的说:“吃点儿鱼吧,娘已经帮你把鱼刺给挑出去了,香的很呢!”

    沈若兰虽然不想吃,但是娘特意给她夹的,又帮她把鱼刺给挑出去了,她不忍浪费了娘的好意,就勉强的把那块鱼肉吃进了嘴里。

    谁知刚放入口中,恶心的鱼腥味儿立刻让她的胃翻腾起来了,她‘呕’的一声,把那口鱼和刚才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吐了一地。

    竹儿一见,急忙撂下筷子给姐姐倒茶漱口,菊儿忙着起身找撮子笤帚,帮她收拾。慕氏轻拍着她的后背,关心的问她怎么了,沈德俭则直接去找罗同,问他他们这些人里有没有大夫……

    看到大家都这么担心自己,沈若兰挺感动的,其实她就是有点儿恶心而已,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就笑着让大家别担心,也别为她忙活了。

    “可能是刚才收拾鱼收拾多了,一下子收拾了好几十条鱼,让鱼腥味儿给恶心到了,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呢,我没事儿,大家别担心,继续吃吧。”

    沈若兰挺内疚的,自己这么一恶心,一呕吐,肯定会影响大家的食欲的,但是,她也不是故意的啊,谁想到自己会吐呢?

    慕氏看沈若兰气色还算不错,也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才放下心来,继续吃饭。

    沈若兰做饭很好吃,做的那些饭菜都被吃光了。

    晚饭后,沈若兰又发了好几盆的面,留着明天早上蒸馒头吃。怕面盆留在厨房被人下毒,她还特意叫人把面盆搬到她的屋里,她要亲自看着,免生意外。

    这样,在沈若兰高度的警惕下,一家人终于在两天后的下午安全的到达了吉州城。

    吉州城依旧熙熙攘攘的,跟从前一样,进城后,竹儿就有点儿坐不住了,嚷嚷着要坐到外面的车辕上去,一边走一边看街景。

    沈若兰想着已经到了吉州,到了他的地盘,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了,就答应了他的请求,让他坐到外面去。

    坐好后,队伍继续行驶,一行人浩浩荡荡直接往王府去了。

    沈大娘出来陪沈若梅看病,娘俩在药铺里抓了药,正要回去呢,忽然看见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开过来,这些人都骑在高头大马上,穿着黑色衣服,行动规整,神色肃穆,一看就是官府的。

    沈大娘是个胆小怕事的,一看有官府的人出没,急忙拉着女儿往后退,怕冲撞到官爷。

    沈若梅自从毁容,也比从前低调多了,换做以往,有这么多高大威猛的男人骑着骏马从她面前路过,她肯定得扬起脸来向人展示她姣好的面容,顺便再做出一副让人恶心的傲慢样子。

    可是现在,她的半边脸已经被毁掉了,再也没有骄傲和炫耀的资本了,连出门都得戴着面纱,不然就会被小孩子骂做怪物的。

    她垂着头,退到了娘的身后,等着这队人马过去了好穿过大街回家去。

    这时,沈大娘忽然叫了一声,“诶,那不是你二叔家那小子吗?”

    沈若梅闻声抬起头,看见一辆气派的马车车辕上,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穿锦袍的少年,那少年生得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可不正是二叔家那个叫竹儿的小子吗。

    只是,他怎么在这里?他们一家子不是回靠山屯去了吗?还有,这队人马一看就是大有来头的,他一个小娃子家怎么跟人家混到一起去了?

    “可不正是他咋滴?”沈若梅应了一声。

    沈大娘奇怪的说,“他怎么会在这儿呢?他们不是回靠山屯去了吗?”

    这时,竹儿正好看过来,一下子跟沈大娘和沈若梅的眼睛对上了。

    竹儿一向不喜欢这个大娘,要是大爷或者大堂哥二堂哥的话,他一定会下来打招呼,可是因为对方是大娘,他只看了一眼,就把眼睛移开了。

    沈大娘跟竹儿对上眼睛,在他怔愣的片刻,已经确定他就是竹儿了,见到他见着自

    己并没有打招呼,不由得一下子来了气。

    “这个没大没小没教养的,见了我这个当大娘的连个话都没有,真不知他娘咋教育的。”

    “娘,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咱们还是跟着去看看吧,看着他为啥在这儿啊?”沈若梅说道。

    “对,咱们跟着他看看去。”沈大娘跟女儿一拍即合。

    俩人都想知道竹儿为啥会在这个队伍里,就跟在了队伍的后面,一直跟到湛王府。

    队伍在王府前停下了,王府的大门敞开着,众人纷纷下马,竹儿也从自己坐的那辆车的车辕上跳下来了。

    这时,车帘被拉开,沈德俭扶着慕氏走下了车,接着,沈若兰和沈若菊也下来了,几口人都穿着华丽的锦缎衣裳,沈若兰还披了一件紫貂皮的大氅,头上带着一只耀眼的珠花,打扮得跟个公主似的!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6张月票(宝贝儿你这是看了多少书挖(⊙o⊙)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亲爱的,你已经是榜眼了,真心谢谢你,幺儿每次看到那些大钻钻的时候,都很感激,也很感动,再次表示感谢,摸摸╭(╯3╰)╮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