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手雷和炸药包
    ,精彩小说免费!

    “救命啊——杀人啦,出人命了……”

    大年初二的早上,吉州城著名的妓院——怡红楼里,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一个小丫头面色苍惶恐的从一个雅致的房间跑出来,边跑边喊,“来人啊——不好啦——杀人啦——”

    尖锐刺耳的喊声,很快把宿在妓院里的其他客人吵醒,大家纷纷从房中跑出来,有的还没顾得上穿衣上,鸨儿也被吵起来了,她披头散发的从自己的房里跑出来,见小丫头失张失智的尖叫,不由得大怒,冲过去揪住她,抬手就是一个大巴掌。

    “啪——作死的小娼妇,大清早的你瞎喊什么?什么出人命了?哪就出人命了?”

    小丫头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儿栽倒在地上,立住脚后,捂着脸哭道,“妈妈,奴婢不敢扯谎,确实出人命了,刚才奴婢去娇蕊姐姐的房里送水,见娇蕊姐姐和她昨晚接的客人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那个客人的身上还插着一把剪刀,吓死个人了……”

    鸨儿一听,顿时吓得三魂去了七魄,拨开丫头撒腿就向娇蕊的房中跑去。

    各屋的客人听闻竟有这样的事,也顾不上跟姑娘们亲香了,都纷纷拔足跟了上去看热闹……

    到了娇蕊的房中,只见房中一片狼藉,一个年轻的男子裸裸的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剪刀,如小丫头所说,血流了一地,他就泡在这血泊中,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不远处,娇蕊衣衫不整的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头破血流,也不知是死是活!

    “哎哟我的娘啊,怎么会这样?这可要人的命了——”鸨儿瘫倒在地上,呼天喊地的哭起来。

    娇蕊是怡红院里的头牌姑娘,一直娇养到现在,昨天才开始第一次接客的,给她梳弄的这个客人没透露真实姓名,却是个十足富贵的,为了买娇蕊的初夜,他眼都不眨的豪掷纹银一千两,把其他想梳弄的客人都给比下去了。

    能花一千两银子买个妓女初夜的人,定是非富即贵的,如今惨死在这里,还能有她们这怡红院的好儿吗?

    鸨儿天塌了似的大哭起来,这时,一个客人忽然说,“哎呀,这个不是北军新上任的陈大将军吗?”

    被他这么一喊,其余的人也定睛仔细辨认起来。

    “哎哟,你别说,还真是他呢!”有人确定。

    当然,也有人提出疑问,“不会吧,大将军怎么可能上窑子来呢?”

    “那你是来干嘛来了?都是男人,上这来的自然是为了找个称心的女人舒坦舒坦爽一爽,同温鸳鸯帐,共赴温柔乡喽……”

    “啧啧,原以为只有我等俗人会来这儿找乐子,没想到大将军这样的也会来来,还为了这事儿把命给丢了,呵呵,可惜呦,乐极生悲了。”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说话间,怡红院都被看热闹的人给挤满了。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一大早的,怡红院就出了命案,苦主还是北军新上任的大将军和吉州城的花魁娘子娇蕊姑娘,这么劲爆香艳的新闻,走过的路过的,左邻右舍的,当然不会错过了!

    要说这位娇蕊姑娘,在吉州城里还算是个名人呢,据说她本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家道没落了被卖到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因长得美艳异常,又颇通诗词歌赋,被吉州城喜好风月的男人们捧为吉州的花魁娘子,都梦想着能睡她一睡呢。

    只是,娇蕊虽生得柔弱,但性子却是个刚烈的,要她弹个琴唱个曲儿的行,要是叫她脱了衣裳去接客,是抵死不答应的,一直僵持到现在,后来不知怎地,就答应了,结果才第一天接客,就出了这事儿。

    “哎,娇蕊姑娘还真可怜,还被这个丧尽天良的鸨儿逼着接客,难怪她想不开,会鱼死网破呢!”有知情的人看到陈大将军身上的凶器是把女人用的剪刀,又看娇蕊头上的伤势像自己撞的,就大胆的揣测!

    另一个道,“就是啊,我的铺子就在怡红院的旁边,这几天总能听到鸨儿为逼着娇蕊接客打她的声音,打的那叫一个惨哦!”

    “这个陈将军也是的,明知道娇蕊不愿意,为啥不找个愿意的乐呵呢,非要逼迫人家,难怪人家杀他!”

    “这有啥奇怪的?凡乐意接客的,必定都是久经沙场、身经百战的,身子都脏了,能跟娇蕊这样的黄花大闺女比吗?换做你,是愿意睡个不情愿的黄花大闺女,还是睡一个愿意陪你乐呵的老娼妓呢?”

    “呵呵呵,当然是睡黄花大闺女了,管她乐意不乐意呢,干净舒坦就够了!”

    “就是嘛,何况娇蕊姑娘不光是黄花大闺女那么简单,人家还是这吉州城有名的美人儿呢,还没接客呢就被评为吉州的花魁娘子,多少人等着盼着她接客的一日,捧着银子等着要一亲芳泽呢。”

    “那也多亏了他们没有陈大将军有钱有势,不然今儿个死在这儿的就是他们了。”

    “那倒也是,不过,陈大将军能睡上娇蕊一次,死了也算是值了!”

    “睡个屁,你看娇蕊的裤儿还穿着呢,怎么睡?且他的身上也没沾那东西,一看就是还没睡呢就让人家给攮了,真真是不值!”

    “谁说不值?你看从古至今,哪有一个大将军是死在妓院里的?咱们陈大将军就破了这个例,还是光着腚死的,等着瞧吧,大将军一定会因此而名扬天下,流传千古的!”

    “哈哈哈……”

    围观的群众都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十分放肆,也不知是因为恨陈大将军逼死了娇蕊,还是嫉妒他的权势,反正现在人都死了,大伙儿可以尽情的围观他的**,奚落他做下的丑事,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平!

    “让开,都让开!”两个随侍拔开人群冲过来,其中一个拿起炕上的被子,盖在了陈炳荣的身上,另一个面向大家,厉声道:“诸位,今天这事儿我劝大伙儿最好都烂到肚子里,有一句话叫做‘祸从口出’,希望大伙引以为戒,莫要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

    众人听了,果然都闭了嘴,不过,闭嘴只是表面的,实际上没有几个人被他吓唬住。

    陈大将军都死了,剩下他们几个跑腿儿的,有啥可怕的?他还能把大伙儿吃了咋地?再说了,大伙又没扯谎,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陈大将军就是光着腚让人家攮死了,这么大的丑闻,想瞒也瞒不住啊!

    “都散了吧……”

    那随侍不晓得大家的心思,见大家都乖乖的闭了嘴,还以为他们都会听话呢,就冷着脸驱散了众人。

    结果,众人离开不到一个时辰,陈大将军强。奸不成,反被妓女杀死的新闻,就传遍了吉州城的大街小巷,可谓是老幼妇孺,人尽皆知。

    鲁元听到这个消息赶到现场时,吉州城的府尹赵大人经到了,见到鲁元,赵大人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家长似的,差点儿一头扑到鲁元的怀里痛哭。

    陈大将军是皇上的小舅子,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又一直受皇上器重,如今死在了自己的治下,皇上定会迁怒于他的,这可怎么办呢?

    “鲁将军啊——”

    赵大人凄婉的喊了一句,把众人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鲁元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地上的陈炳荣一眼,沉声说,“怎么回事?”

    “鲁将军,陈大将军的死因下官正在调查中,请鲁大人给下官点时间,下官一定会查清此事的……”

    鲁元点点头,冷声说,“此事发生在你的治下,确实该尽快查明,也好给皇上和皇后一个交代……”

    “是,是,下官一定竭尽全力,尽快将此事查明,绝不辜负皇上和大将军的信任。”赵大人点头如捣蒜道。

    鲁元在屋里呆了一刻钟后,就要离开了,其实他对陈炳荣十分厌恶,也不在乎他是死是活,只是同为吉州城的将军,他出了事,他不得不过来看看,走个过场罢了。

    赵大人一见鲁元要走,急忙道,“鲁将军留步……”

    鲁元顿住脚步,回头看着他,“赵大人唤本将军还有何事?”

    赵大人‘呃’了一声,支吾着看向鲁元的左右。

    鲁元会意,摒退左右,赵大人也让自己旁边的人都下去了,一时间,屋里只剩下鲁元和赵大人两个活人。

    “鲁将军……”

    赵大人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据说,湛王已经回吉州了,不知鲁将军可否听闻此事?”

    赵丙辰是个聪明的,当初淳于珟被收回军权,离开湛王府,他知道淳于珟肯定是犯了皇上的忌讳,要被皇上料理了,陈炳荣上任时,为了撇清自己跟湛王从前过密的关系,帮着陈炳荣做了不少有损淳于珟的事儿,如今陈炳荣身死,淳于珟又悄悄的潜回来了,他心虚不已,终日里胆战心惊,就怕淳于珟来找他算账,要了他的小命儿。

    正好今天出了这个事儿,他灵机一动,想到要把陈炳荣的死推到淳于珟的身上,只要把这事儿推到淳于珟的身上了,那陈炳荣的死就是淳于珟的事儿,跟他这个小小的府尹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了,皇上一定会因此龙颜大怒,下旨诛杀淳于珟的,淳于珟被皇上杀了,他不就不用怕他来找自己算账了吗?这样不就一箭双雕、一举两得了吗?

    只是,想法虽好,但这事儿要是想顺利实施,须得鲁元允许才行,

    谁都知道鲁大将军跟湛王关系甚笃,万一自己行动了,他再跟湛王强手对付他,那岂不是得要了他的老命?

    当然,兴许鲁大将军会默许的,如今皇上重用他而消了湛王的兵权,分明是挑唆二人不和之意,鲁元身为皇上的臣子,若真忠于皇上,一定会找机会向皇上表明忠心,跟湛王划清界限。

    此时,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因此,赵丙辰便出言试探了一下,想看看自己的计策是否可行。

    结果,他刚问完,鲁元就冷冰冰的说,“本将军不知,赵大人此刻提及此事,不知意下何为?”

    赵丙辰精明的小眼睛在鲁元的脸上扫了一下,看清他的神色后,当机立断道:“下官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久以不见湛王,十分挂念,听闻他回来了,想向大将军确认一下,若消息属实,下官待会儿就去王府拜见,既然大将军还不知道,那就算了,等下忙完下官亲自去王府询问吧,呵呵……呵呵呵……”

    鲁元也跟着呵呵呵的笑起来,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就转身而去了。

    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大将军,赵丙辰的心里凉凉的,知道自己如意算盘算是落空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下子,湛王肯定更恨他了吧!

    **

    怡红院对面的酒楼里

    一身黑衣的淳于珟坐在桌旁,桌上山珍海味,贡酒飘香,他独自一人浅酌慢饮,悠哉悠哉的等着消息。

    一盏茶的功夫,罗同回来了,低声奏报:“主子,事情都处理妥当了,陈炳荣已死,赵丙辰还想把他的死因嫁祸到您的头上,不过被鲁元震慑住了!”

    “很好!”淳于珟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唇角绽开一抹阴狠的浅笑,“接下来,掘地三尺,查出他的亲信党羽,一律解决掉,另外,去给赵大人找点儿麻烦,让他知道知道与本王为敌的下场!”他冷声吩咐道。

    “是!”罗城拱手退下了!

    淳于珟将杯中酒饮尽,抬眸望着对面的怡红楼飘扬着的幌子,轻哂冷笑。

    自不量力的蠢货,他本不想与他为敌的,可那蠢货非要找死,处处与他为敌不说,还敢在皇上面前架桥拨火,挑唆生事,既然他这么急着找死,那他也成全他好了,不光成全他,还叫他做个名扬天下的风流鬼,也好叫他能名扬天下、遗臭万年!顺便儿也打打皇上的脸,叫他知道知道,自己找的心腹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又有人进来了,是英战。

    英战被他派出去采买黑药了,这是刚回来,就急着过来跟他禀报了。

    进来后,行过礼,英战禀报说,“主子,封地内的黑药差不多都被属下给买来了,一共只有二百余斤,属下怕不够用,已经派人去其他州府暗中购买了,另外,也找了会炼制黑药的道士帮着提炼,相信很快就能弄到大批回来!”

    淳于珟满意的点点头,又问,“枪呢?造什么样了?”

    英战回道,“枪是罗城督造,属下并未参与,实不知详情如何,只是咱么的工匠都是最好的,想来肯定已经造出了不少了吧!”

    淳于珟摸着下巴沉思了几秒,说,“你去告诉罗城,不管他用什么法子,清明之前必须造出一百支来。”

    他不想明目张胆的举兵造反,也不想让天下的百姓卷入他们兄弟间的生死相争,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暗杀,趁着他在清明去皇陵祭祖的时候,带着这一百支枪进京去,找他的皇兄好好的谈谈人生,顺便儿再送他去见淳于家的列祖列宗!

    只是,是用枪好呢还是用炸药的好呢?

    他有点儿为难了,一时间举棋不定!

    最后决定,还是不想了,等到兰儿来的时候问问她,让她决定好了!

    “阿嚏、阿嚏——”

    沈若兰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穆氏正坐在她一边儿算账呢,听到她的喷啼声,担忧的说:“怎么了,咋还打喷嚏了呢?是不是昨晚洗澡的时候冻着了?”

    沈若兰天天喝着灵泉水,身体好的跟一头小牛犊子似的,别说是在暖烘烘的屋子里洗个热水澡,就是出去裸奔两圈儿也不会生病的,所以,娘的担心真心是多余的。

    她握着拳头举了举胳膊,“才没有呢,我的身体好着呢,就是鼻子有点儿痒痒了才打两个喷嚏,娘你不用大惊小怪的!”

    “那就好,大过年的,你们都好好的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可千万别感冒发烧的!”娘有罗嗦了一句。

    沈若兰笑道,“娘,咱们家的偶多久没人生病了?自从您病好后,咱们家好像还没有一个人生过病呢?”

    穆氏想了想,也笑了,“还真是诶,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呢,从前我们在锦川的时候,我和你妹妹隔三差五的就长病,那会子没钱,每次一长病都把我愁坏了,就寻思着啥时候能多咱都不长病才好呢,现在果然谁都不长病了,可见多吃点儿好的还是很管用的!”

    娘把家里人都不生病归功于每天的好伙食了,沈若兰也没说什么,就一笑置之了,只要家里人都好好的,其余的她都不在意。

    这时,东儿突然跑进来,说外头有人要找沈若兰。

    沈若兰出去一看,原来是周正来了,还带了一个箱子,看起来行色匆匆、风尘仆仆的!

    沈若兰一见,顿时喜出望外,简单的互相问候后,急忙把他请进屋。

    这回,周正给她带回了三十六斤黑药,还把她要的那些枪支的零件儿给做好了。

    淳于珟想起事,正需要这个呢,而且她要保护家人的安全,也离不开这个。

    “周正,想不到你还挺有能力的,居然一下子弄到这么多!”

    周正道:“出国这边儿的黑药很少,这些都是我在乌孙那边弄来的,怕姑娘急着用,就赶着回来了,不然还能弄到更多!”

    沈若兰一听乐了,急忙从怀里拿出几张银票,共三千两银子,递给了周正,说:“这回你不用急着回来,多给我买些,有多少买多少,要是钱不够的话你可以先预付定金回我这儿来取来,不管多少,我都要了!”

    周正接过那三千两的银票,笑着说,“兰姑娘可真是大气,都从来没问过我这黑药多少钱一斤呢,您就不怕我怕贪墨您的银子吗?或者,您不怕我卷了您这三千两银子跑路了吗?”

    沈若兰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要是你真的卷了银子跑了,也只能证明我识人不明,只好自认倒霉了,不过,我自信还是很有眼光,不会看错人的!”

    周正的心里感动了一下,起身说,“那兰姑娘先歇着吧,我这就去给您办事去,早点去了也好早点儿把事儿办完啊!”

    这会子都快晌午了,沈若兰说,“都这个时候了,就别走了,吃过午饭再走也不迟!”

    周正急着赶路,连早上都没吃东西呢,见沈若兰真心挽留,就留下来了,在沈若兰家吃过午饭才离开!

    晚上,沈若兰差一个影卫去农安县城,叫他把自己定做的手雷、子弹等取回来,又差了另一个去哈拉海,让他把自己在还拉还定做的那批零件也取回来,这样,她就可以组装出五把枪,还能做出几十个手雷,几十个炸药包了!

    两个影卫领命后,各自骑着马去了。

    次日早上,沈若兰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那批手雷的外壳和子弹壳,她立刻躲在厢房里操作起来,晌午的时候,去哈拉海的那个人也回来了,把她那五套枪支的散件儿也带了回来,这下子,沈若兰更忙了,她天天躲在东厢房里,谁都不许进来,埋头苦干着,一连忙了十来天,才把把鞋手雷、子弹和枪支装好,另外还做了几个炸药包,都收在空间里以备不时之需!

    这期间,那批要杀他们的影卫一直没有出现,着让人了感到非常不安,就像是明知道有个人要害你,却躲在暗处一直不肯下手似的,让人格外悬心。

    不过,忧心之余,总算传来点儿好消息。

    正月十二那天,罗同来了,带着几十个身手不凡的影卫,是来接沈若兰他们一家子去吉州的,他还带来了淳于珟亲手写给她的信,信中告诉她,吉州已经被他清理好,彻底是他的天下了,她可以带着她爹娘和弟弟妹妹们去吉州跟她汇合了。

    沈若兰看到信后非常高兴,知道他平安,知道他诸事顺利,她日夜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只是,在有三天就是瘦丫出阁的日子,他们要是现在就走了,瘦丫出嫁时他们就都不能再身边,她一定会伤心的。

    考虑再三,她决定还是等瘦丫出嫁后再走,不然她心里不安。

    虽然皇上的那些人还隐在暗处,随时会给他们带了危险,但是她现在有那么多武器,而且又加上罗城带来的好几十号人,她觉得应该不会有事。

    罗同见她不走,只好又派个人回去送信,他则带着那几时个因为留了下来,被沈若兰安排到了王万福和尤氏的家里暂住!

    期间,这几十个人的饭都是沈若兰提供的,她家里有过年时大伙儿送过来的年礼,空间里也存了不少吃的,自家还生产粉条、辣白菜和干豆腐等等,供养这些人绰绰有余!

    只是,每天做好几十号人的饭有些麻烦,但是沈若兰还是坚持给他们做饭吃,为安全起见,她坚决不让他们去镇上买吃的,也不让他们随便乱吃任何东西,就连每天打回来的水,她都要用银簪子试一遍,还要倒进半瓶儿灵泉水方才放心!

    这些人和都是淳于珟的影卫,也是他身边儿最重要的人,她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绝不让他们有任何损伤!

    这样忙活了两天,正月十四那天,是沈若兰家预备。

    所谓预备,就是姑娘出嫁的前一天娘家摆喜酒宴请亲友们,沈若兰之前为自己的婚礼曾预定过两头猪和一些菜肴,后来婚礼取消后,她陪了人家些钱,把这些东西也给取消了,后来瘦丫定下日子后,她又让大庆哥去把那些东西重新订了回来,留着家里摆酒席时用。

    预备的这天,家里呼啦一下子来了好几百号人,屋子都放不下了。

    好在沈若兰早有准备,把酒席都摆在了五个大棚里!

    大棚早就烧得暖暖和和的了,请来做饭的也都是村里熟悉的人,桌椅板凳和锅碗瓢盆啥的都是在各家借的,怕不够用,还特意用屯子里的几辆马车驴车在别的村里借了好多过来,啥都准备的充充足足的,就是要让大伙儿好好的吃上一顿!

    这次办事儿,沈若兰一下子杀了两头猪,还买了好多鸡鸭鹅啥的,饭也是纯纯的大米干饭,酒虽然算不上是啥名酒,但也都是不错的米酒,啥都管够吃管够喝,而且还没设写礼账的,意思就是这次办事儿不收礼份子,免费请大家吃喝。

    过年时她勉强收了大家的年礼,一直过意不去呢,后来就想到等瘦丫成亲时不收礼份子,算是对大家的回馈吧!

    大伙儿在大棚子里可劲的吃,可劲儿的喝,都说这次酒席是这十里八村从没有过的上等席,这下子大伙儿可拉馋儿了!

    沈若兰就是要这个效果,让大家敞开肚皮大吃一顿,把他们给她送的年礼吃回去,好不让大伙儿赔上。

    另外,大家这样凑在一起吃吃喝喝的,也能加强团结,增进感情,很好的一件事儿呢!

    张景瑞看到沈若兰家把酒席办的这么大排场,心里十分感动,他知道瘦丫原是沈家买来的,他一直以为瘦丫在沈家是丫鬟般的存在呢,及至后来看到她的穿戴和今天的酒席,才知道瘦丫根本不是沈家的丫头,而是沈家的一份子啊!

    沈家人真是太善良,太仁义了!他暗下决心,往后一定好好的念书,要是有朝一日能金榜题名,定要好好的报答这家给过她妻子最大帮助的好人!

    酒席散后,沈若兰又让大春儿和狗剩子套上车,把瘦丫的嫁妆送到老张家去。

    四口做工精细的大榆木箱子,四匹颜色各异的上等纯棉棉布,加上好几笼子的鸡鸭鹅,把两辆马车装得满满的,也把岫水村的村民们眼睛都看直了,大家都说老张家这下子是赚到了,娶媳妇虽然拿出五两银子置办,但是媳妇给他们家连本带利的拿回来了,这下子算是发达了,别的不说,光那老些鸡鸭鹅的折算起来,就远超过他们家那五两银子的聘礼钱了!

    钱寡妇看到沈家给的聘礼后,也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当即决定把沈家送来的那些鸡鸭鹅宰杀一半儿,留着明天招待娘家且(客)吃,人家老沈家豆那么讲究了,他们也不能丢了面子不是?

    第二天,瘦丫出嫁了!

    曾经瘦得跟个行走的骷髅似的瘦丫,现在已经不在是‘瘦丫’了,而是一个体格健壮,身板儿结实的健康姑娘,她穿着大红的棉布嫁衣,盯着绣了鸳鸯的红盖头,红着眼圈儿给沈德俭两口子磕了头,又像沈若兰和她自己的姐妹们告别了,才在秋萍嫂子的搀扶下,上了花轿,往岫水村去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5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