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瘦丫订婚
    夜已深

    段夫人躺在被窝儿里,长嘘短叹着,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此刻,她很难受,不是生病的难受,而是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的难受!

    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从前她不知道这床第之快也就罢了,但是自从被段元焕带入了巷,晓得了个中滋味,就一发而不可收拾的爱上这种欲仙欲死,如置云端的畅快感觉。

    这种事虽然说出来挺羞的,像她的为人多不正经,多放荡不守妇道似的,但是没办法,她就是喜欢做这事儿,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尽管她已经对段元焕没有感情,甚至恨不能他去死,但身体的原始本能还是让她忍不住的盼着他能过来跟她睡觉,跟她做那件事儿!

    然而,自从知道湛王出事了,段元焕就再也懒得理会她了,从出事到现在,他还一次都没来她的院子睡呢,他们之间一下子又回到了从前的相处的状态,他满后院儿的睡姨娘通房们,这两天又幸了家里一个小丫头子,不管什么脏的臭的只管往他床上拉,但就是不再来她的院子,只丢下她一个人空对着清风冷月,守着孤枕冷衾,挨过漫漫长夜……

    “夫人,您还没睡着啊?可是要解手?要不要奴婢给您倒茶?”

    守夜的小丫头听到夫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长吁短叹了,不晓得夫人的心事,殷勤的过来问候。

    段夫人烦躁的说,“不用,你去睡吧,不用守着我了!”

    小丫头巴不得呢,遂笑道:“是,奴婢就睡在外间,夫人有事,唤奴婢一声就好!”

    说完,忙不迭的到外间的铺上去睡了。

    段夫人烦躁的坐起身,披着衣裳,望着窗外淡淡的月光,想着他正搂着别的女人做那事儿,不由得又气又恨,暗暗咬牙道,‘段元焕,你误了我十几年的青春,还视我为敝履,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让你戴绿帽子了…。’

    此时,段元焕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戴绿帽子,他正睡在自己的书房里,伴着他睡的,是一个叫圆儿的小丫头。

    圆儿是家生子,才十四岁,长的娇娇嫩嫩的,不是多漂亮,最多只是清秀而已,当初段元焕也只是无聊时,随便撩拨了她一下,没想到小丫头给吓坏了,战战兢兢的咬着嘴唇,一双大眼睛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

    结果,那双纯洁无辜的大眼睛一下子就让他产生了兴趣,于是他也不管她乐不乐意,当晚就拉着她睡在了书房里。

    小丫头还是个不谙世音的孩子,乍然受到主子的宠爱,别人认为是天大的福气,她却一点儿都没觉得高兴,特别是主子睡她的时候,小丫头因为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又踢又咬的闹得不可开交。

    伺候在外面的丫头媳妇们都还以为圆儿在作死,多少女人等着盼着主子去睡她们都盼不去呢,这么大的好事儿落到她头上,她还拿乔作势的,若是扫了主子的兴致,或者惹怒了主子,叫她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

    然而,让她们意外的是,主子并没有因为圆儿的哭闹恼她,反倒非常喜欢她这副炸了毛的小野猫似的样子,不光耐着性子的哄她,逗她开心,这几天还都只睡她一个人,整夜整夜的稀罕她,都把小姑娘弄得哭哭唧唧的,他却觉得很有趣!

    后院的姨娘通房们知晓此事,自是嫉妒不已,但是她们只是妾室,就算是嫉妒,也顶多敢在嘴上酸几句,却没人敢真的怎样。唯有段夫人,她本来就深恨段元焕误了自己十几年的青春,现在他情愿去睡一个下贱的奴婢也不来她这里,真是让她又气又恨,她可不想再让自己虚度光阴,浪费青春了,这几天,正琢磨着给他戴绿帽子的事儿,已经琢磨出点儿眉目来,就等着具体实施了……

    早上,一宿未睡的段夫人想起有一件事儿要跟段元焕商量,穿戴好后就带着两个丫头去了段元焕的书房,一到书房,没等进去呢,就听到里面传出有节奏的声音,还伴着呜呜噎噎的低泣声,小猫似的。

    段夫人是过来人,一下子就听出里面在做什么,不由得立住了脚步,心里更加嫉恨和生气。

    这一大早的,他就这般快活,还真是好兴致啊!

    一样的人,一样的出身,凭啥他想做就能做,想跟谁做就跟谁做,而她却要苦苦的干熬着,渴着自己呢?太不公平了!

    这时,屋里忽然传出一道带着哭腔的控诉:“爷还有完没完了,昨晚欺负了人家两回,一大早的又来欺负人家,我不干了…。”

    声音轻轻脆脆的,还带着十二分的不乐意,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委屈似的,一听就是那个圆儿。

    “乖,别扭手扭脚的,只要你听话,依了爷这回,待会儿爷赏你一根赤金簪子……”段元焕的声音传来,还气喘吁吁的,一听就知道他在做什么。

    “真的?”圆儿的哭声止住了,一根金簪子的价钱可不低,足够她爹娘加上她一年的月例了,她能不动心吗?

    段元焕腻腻的说,“心肝儿,你是爷的宝贝儿,爷啥时候哄过你?”

    “那,我要根大的,还得镶宝石的,就像韩姨娘戴的那根似的…。”

    “成,只要你听话,爷什么都依你……”

    窗外,段夫人听到这一段儿,不由得心酸冷笑,呵呵,还得拿金簪子哄人家人家才叫他睡?这人啊,就是贱,放着那么多想叫他睡的女人不睡,偏偏非要睡这个不想叫他睡的女人,对方明明是个低贱的奴婢,也就是年轻点儿而已,他就眼珠儿似的捧着哄着,一口一个心肝一口一个宝贝儿的,全然不顾自己身份和脸面,难怪有人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沈若兰说的),这句话果然不虚!

    陪在段夫人身边儿的丫头见识过主子也跟夫人做事的情景,晓得里面发生了什么,怕夫人心里不得劲儿,就低声说,“夫人,要不咱们先回,待会儿再过来吧?”

    段夫人冷笑一声,“不用,等着吧,没听说吗?昨晚已经做了两回,今早又做,谅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一会儿准保就完事儿,大冷天的,何苦再来回跑呢?”

    说着,竟带着两个丫头进屋去了。

    此时,段元焕跟圆儿正在西间的卧房里,段夫人就带着两个丫头去了东间的书房,坐在他的书案后等着。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竟做了很长的时间,倒不是一直在做,而是做做歇歇,时而聊聊天,时而起来喝杯茶,歇好后再继续……

    本来,听他们这样恬不知耻的干这儿事儿就够让段夫人生气的了,等听到他们的聊天内容后,段夫人更是气得肺都要炸了,差点儿气死。

    “爷,您说您后院有夫人,还那么多姨娘通房,都巴不得您去睡呢,您为啥非要睡人家呢?”

    因为有那根金簪子做诱饵,圆儿也不再抗拒了,还很乖巧的趴在他的身上,像个树濑似的,有一搭无一搭的跟他聊起天儿来。

    段元焕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懒懒的笑道,“自然是因为你比她们好,比她们讨爷的喜欢!”

    “我那儿比她们好啊?人家可是夫人姨娘,出身都比我好,我就只是个奴婢,那儿比得上她们呢?”圆儿嘟囔着撅起了嘴巴,声音里带着几分委屈。

    段元焕看到她这副孩子气的样子,捏了捏她撅起的小嘴儿,说:“出身好有个屁用?就好比夫人,出身是比你好,可你看看她长那张马脸,爷看见她就倒胃,哪像圆儿这么娇憨可爱,紧致多汁,爷不诓你,你这儿一根手指都放不进去,她那儿塞个拳头进去都没问题,这能一样吗?”

    圆儿听了,被逗得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的,还从段元焕的身上滚了下去。

    段元焕也跟着笑起来,往东边儿门帘儿处看了一眼,随即起身,继续刚才没完成的事……

    东屋里,段夫人听到他们的话,气得浑身直哆嗦,白着脸‘蹭’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小环,去,准备香烛纸马,我要到庙里烧香还原去……”到了外面,段夫人终于吐出口浊气,冷声向她的丫头吩咐。

    小环也听到爷刚才咋嘲笑夫人了,心里也是怯怯的,怕夫人拿她出气,听到夫人的吩咐后,赶紧一溜烟的下去准备去了……

    **

    此时,吉州的鲁元府里,风尘仆仆的荣欣大长公主带着安安不期而至。

    鲁元见到安安,心里复杂极了,她是他从小到大一直深爱着的女子,在他的心中,安安一直是偶像般的存在,她温柔善良,端庄大气,容姿绝美,高雅清致,是个琴棋书画俱通,诗词歌赋俱佳的完美女子。

    可是,自从被沈若兰点醒,他就再也没法正视她,面对她了,一方面,他不想否定自己十几年来的信念,可另一方面,他有不能不面对现实,所以,他懦弱的选择了逃避,不去想关于她的任何事,也不给她写信送东西,哪怕是她主动给他写信送东西过来,他也权当没看见,放在一边置之不理。

    本以为这样,过段时间她就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然后就不再跟自己有联系,然后俩人各自安好,从此相忘于江湖。

    没想到,她竟然找来了,还是跟他娘一起来的,这让他很是为难,也隐隐的生了几分怒意。

    她怎麽来了?为什么要来?难道还看不出他的意思吗?两人好好的分手多好,为什么一定要往前赶呢?

    安安察觉出他眼中的不快,心里大惊。

    从前他每次见到她时,都是一副欣喜专注的样子,像现在这样淡漠和疏离的眼神,是他从没有过的。

    看来,她的推断没有错,他果然变了心,不再喜欢自己了!

    她的心中失望不已,但是今时今日,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风光显赫的荣嘉大长公主的独生女,而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女,还失了贞操,怀了身孕。除了鲁元,她找不到更好的男人了,所以,即便看出他不喜欢自己了,也只能装作没看出来的样子,中规中矩的向他问了好后,就站到了荣欣大长公主的身后,低下头,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

    荣欣大长公主见到儿子,满心欢喜的拉着他的手问东问西,一会儿张罗着看他住的屋子是否暖和,一会儿又查问他有没有娶妾室。

    鲁元只好答应着,陪她看了自己住的屋子,又告诉她自己现在没有妾室,军中事务繁忙,没心思纳妾。

    荣欣大长公主听了,笑道:“虽说该以国事为重,可你如今也不小了,娘寻思着让你今年就成亲,好有个知疼知热的人能替娘好好的照顾你。你不是中意安安吗?娘就成全你,娘已经球了太后的懿旨,需你们成亲,这次娘就是带安安过来跟你成亲的,呵呵,娘还要亲自主持你们的婚礼呢!”

    鲁元闻言愣了一下,脸上多出了一抹诧异。

    母亲一向不喜欢安安,也不同意他娶她,今儿这是怎么了?竟主动要他娶她,还要张罗给他们办婚礼,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还有,他也并不想娶安安,虽然从前做梦都想娶她,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他,最希望的就是永远都不要跟她相见才好!

    他皱了皱眉头,出言婉拒,“母亲,儿子刚任大将军之职,军中事务繁忙,还不想成亲,免得分心。”

    荣欣大长公主一听,立刻瞪了他一眼,嗔怒说,“你这孩子,不是一直心心念念的要娶安安吗?现在娘要给你做主了,你倒拿起乔来了,也不想想你这样推三阻四的,叫安安咋想?万一人家生气了,不肯嫁你了,看你上哪买后悔药去。”

    鲁元扯了扯嘴角,说,“儿子不是拿乔,儿子觉得男子汉大丈夫,当立业后成家,相信安安表妹也能理解儿子。”

    说完,一双眼睛看向安安,似乎在向她求助似的。

    安安听到他的拒绝,看到他脸上的不乐意,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她勉强的笑了笑,对荣欣大长公主说,“姨母,表哥说的对,我看成亲的事就先算了吧。”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明白,荣欣大长公主肯定不会让她的金孙没名没分的出世,肯定会强压着鲁元跟他成亲,这事儿最后还是得以他们成亲为结局,所以她才敢说出‘不成亲’的话,以退为进,以维护自己的尊严。

    不然,他都说不想成亲了,她还死皮赖脸的要跟他成亲,显得她有多恨嫁,多不值钱似的!

    荣欣大长公主听到安安的话,立刻板着脸说,“那怎么行?难不成你要让孩子没名没分的出世吗?你们的名声和脸面还要不要了?就算你们不要了,孩子呢,难不成也让孩子不要脸面了吗,难道你希望孩子一出生就遭人诟病,带着坏名声出世做人吗?”

    荣欣大长公主的话,让鲁元一阵心惊,他怔怔的问,“母亲,您在说什么?什么孩子?”

    荣欣大长公主笑道,“瞧你那傻样儿,都要当爹的人了,还不知道自己有孩子了呢。”

    鲁元以听,脸一下子白了,他缓缓的转向安安,眼睛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肚子上,嚅嗫,“真…。的?”

    安安咬着嘴唇,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她确实已经怀孕。

    鲁元的脑袋顿时‘嗡’的一下,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忽然有一种躲不开逃不掉的感觉了。

    荣欣大长公主见他神色恹恹,还以为他听说自己要当爹,乐傻了呢,却不知,此刻鲁元的心里犹如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把他的希望乱踏成泥。

    他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这下子,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得娶安安了。

    这个他梦想了十几年的女人,现在却成了他最不想娶却必须得娶的女人,鲁元欲哭无泪,简直快要怀疑人生了!

    荣欣大长公主不知道儿子心中所想,犹自絮叨着,“安安的肚子可不等人了,娘打算尽快帮你们把事儿办了,争取在上元节那天成亲……”

    鲁元:“……”我还能说什么呢?

    **

    这边,荣欣大长公主忙活起来,远在靠山屯儿的沈若兰也没闲着,淳于珟走后,她立刻动身去了县城,把竹儿接了回来,免得出什么意外。反正快过年了,书院里也马上放假了,早回来几天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另外,她还去了铁匠铺子,找卢铁手定制了十几个手雷的外壳,还定制了几百个子弹壳,等过段时间周正帮她把黑药找回来,这些手雷壳子和子弹壳儿就都能派上用场了!

    怕爹娘担心,她没有跟爹娘说淳于珟的事,淳于珟派给她的那十多个影卫,都被她藏在了大爷家里,影卫们白天在沈德宝家里睡觉,晚上去沈若兰家的厢房里守着,保护他们一家子的安全。

    沈家人还跟从前一样过日子,该吃吃该睡睡,唯一不同的就是,沈若兰现在完全的变成管家婆了,应她的要求,家里人必须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那儿都不许去,连沈德俭想到县城去置办点儿年货都不行,不管有啥事儿,她一律找人代办,反正家里人必须都得呆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最多只能在屯子里活动活动,想出屯子是绝对不会被她允许的!

    连瘦丫姐妹几个和董奶奶冬儿几个的行动,也都受到了她的限制,再沈若兰的心中,早就把董奶奶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家人了,她不允许自己的家人出事!

    这期间,家里还发生了一件不大的事儿,那就是有人来给瘦丫提亲了。

    提亲的是岫水村的一个书生,叫张景瑞,家中只有一个寡妇老娘钱氏,她老娘在沈若兰的辣白菜作坊里做事,正好瘦丫天天也去做辣白菜,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钱氏很喜欢瘦丫,因为瘦丫老实本分、勤劳踏实,一看就是个正经过日子的好孩子,钱氏就想给儿子找个这样会过日子的好媳妇,于是就回去跟儿子说了这事儿。

    张景瑞自幼丧父,跟母亲相依为命,对母亲一向言听计从的,既然母亲喜欢那个姑娘,他也就没什么异议了。

    瘦丫今年十六,马上就要十七了,在乡下,十七岁的姑娘就是大姑娘了,这个年纪的女子差不多都嫁人了,有不少还都已经做娘了呢,沈家人也都一直记挂着她们姐妹们的亲事,只是一时半会儿没遇着合适的,如今既然有人上门提亲,他们都听高兴的!

    媒人来提亲后,沈若兰特意找了几个在她家干活儿的岫水村的村民,打听那张景瑞的情况,大家都说张景瑞是个知书达理,孝顺懂事的好后生,书读的好,人品也不赖,就是家穷了点儿,常常得靠族里人接济才能活下去;在一个就是身子有点儿弱,让他读书写字还行,要是让他下地种田或者干力气活的话,就得把他给累死!

    说白了,就是一个文弱书生,沈若兰不喜欢这款,但是她不喜欢不代表瘦丫就不喜欢,为了不错过瘦丫的好姻缘,沈若兰特意让那个书生来家一趟,算是相看吧,不然盲娶盲嫁的,万一成了亲后才发现不喜欢彼此,岂不是把瘦丫的一生都给误了?

    腊月二十七那天,钱氏带着儿子来沈家作客,作客只是个借口,实际上就是来相看的。

    张景瑞长的文文弱弱的,但是很有精神,而且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齐,说起话来井井有条,彬彬有礼,言谈举止中带着一股平和自然,不卑不亢的气质。

    沈若兰觉得挺好的,都说面由心生,一看这后生的样貌,就知道他的心地也差不到哪去!

    偷偷问瘦丫的意见时,瘦丫的脸红了,无论怎么问她,她都咬着嘴唇不肯说话,但是从那躲闪羞涩的表情中不难看出,这丫头已然是心动了,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事实上,瘦丫确实是心动了,只是她本来这辈子都不打算嫁人了,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报答二叔一家人,但是看到那个文文静静的张景瑞后,她又忽然很渴望能跟他成亲,很渴望能跟他一起过一辈子。

    只是这样的话,她就得违背自己当初的誓言,对不起二叔和兰儿了,所以她很纠结、很矛盾。

    穆氏笑着说,“既然你不说,我就做主替你把婚事定下来了,我看那后生挺好的,一看就是个正人君子,他娘也是个性子温和的,你若嫁过去,肯定不会受气。”

    瘦丫抿着嘴说:“二婶儿,当日我二叔和兰儿花了那老些钱把我们姐妹几个从那个狼窝里赎出来,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当牛做马的伺候你们一辈子,这才一年不到,你们就把我嫁出去,可叫我往后怎么报答你们啊?”

    穆氏笑道,“傻孩子,我们又不缺牛不缺马的,要你当牛做马干什么?再说,你二叔和兰儿救你们也不是图稀你们报答,只是看你们几个丫头太可怜,且你们人也都不错,他们不忍心看你们堕入火坑里,才伸手拉你们一把的,现在,你有自己的幸福了,我们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哪个又要你报答呢?”

    沈若兰也说,“你要是想报答我们,就过好自己的日子,叫我们看到你过的幸福,让我们感觉到没白救你就好!”

    瘦丫被她们感动的眼泪汪汪的,暗暗下定决定,就算往后嫁了人,也一定要尽全力的报答二叔一家,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报答他们的大恩!

    于是,瘦丫点头了!

    张景瑞看到瘦丫后,也很满意,瘦丫虽然算不上是美女,但是长的也不丑,这一年来在沈若兰的熏陶下,气质比从前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比寻常的农家女孩看起来有气质多了。

    于是便也爽快的点头答应了,钱氏一看儿子和瘦丫都相中彼此了,高兴的不得了,便拉着穆氏开始商量起两个孩子的婚事来。

    因为瘦丫和张景瑞都不小了,两家就决定早点成亲,成亲的日子定在正月十五,跟安安和鲁元居然是同一天!

    瘦丫和张景瑞的亲事定下来了,因为瘦丫现在算是老沈家的闺女,所以定亲的事儿很快就传遍了附近几个村子。

    张金凤听说张景瑞居然跟沈若兰家的丫头订了婚,气得跑到没人的地方狠狠的大哭了一场,以宣泄自己心中的怨气。

    张景瑞曾经跟张金凤相过亲,结果被张金凤给雷的外焦里内的,回去后就跟他娘说,哪怕这世上就剩下张金凤一个女人,他也绝不会娶她的!

    但是,张金凤却相中他了,相中的不得了,就因为他没相中张金凤,把张金凤刺激大哭了一场,还跑到了吉州城去,在吉州城好一顿作妖呢!

    从吉州城回来后,张金凤也没老实,一整就得得瑟瑟的跑岫水村她舅舅家去,说是去她舅舅家,实际上就是去看他的,穿着一身儿新衣裳在他家门前走来走去的,显摆她新作的花衣裳,显摆她新得的首饰,还妄想着叫他后悔,梦想着他重新找人向她提亲……

    现在,张景瑞跟瘦丫都订婚了,眼瞅着就结婚了,张金凤心里的幻想也就彻底破灭了,她咬牙切齿,心里恨得不行。

    张景瑞这个无情无义的小瘪犊子,宁肯要沈若兰家的一个丫头都不要她,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她张金凤连个丫头都不如吗?这不光是扎她的心,还是啪啪的打她的脸啊,这不得叫大伙儿笑话死她吗?

    ------题外话------

    谢谢

    投了4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送了10朵鲜花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