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向他坦白
    兰儿,对不起!“

    淳于珟一边穿衣服一边突兀的说了一句。

    沈若兰一怔,”什么?“

    淳于珟缓缓的说,”我说,我对不起你,本想给你幸福,给你安逸的,没想到却给你招来这样的无妄之灾,幸好你没事,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好过,我一定会、一定会……“

    ”一定会怎样?“沈若兰看着他有点儿狰狞的表情,笑闻到。

    淳于珟眯了眯眸子,说,”你若出事,我定会叫这天下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伤害过你的人必定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就算他跟皇上是亲兄弟,但是若他真的杀了兰儿,他一定会亲手将他抽筋扒皮,让他凌迟而死!

    沈若兰看出了他眼中的认真,心中怪感动的,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扬起嘴角顽皮的说,”看来,为了天下的芸芸众生,我真该好好活着呢。“

    淳于珟说,”是该好好的活着,就算不是为了天下众生,为了我,也该好好的活着。“

    沈若兰笑道,”我倒是想好好的活着,只是不知道你那个皇帝哥哥肯不肯,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接着出什么幺蛾子,能不能让咱们好好活?“

    说话间,他已经穿好衣裳,从后面抱住了她,把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里,低声说,”放心,我不会再给他上海咱们的机会,这次,我不会再退让,也不会再顾虑什么纲常伦理,为了咱俩都能好好活下去,我必须得走去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

    沈若兰明白他话里‘大逆不道’的意思,在古代,臣子要无条件的服从君王,所谓君叫臣死,臣不死为不忠,即便是皇上先对淳于珟下手,无缘无故的就要置淳于珟于死地。但在封建卫道士的眼里,皇上这么做也没有错,既然皇上叫他去死,他就应该去死,不死和反抗都是大逆不道的事。

    淳于珟的思想可从来就不受这些封建教条的束缚,他从前没跟皇上争那把椅子,不是在意天下百姓的悠悠之口,也不是怕被封建礼教缩不容,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当那个皇帝,懒得去当。

    没成想,他都一再表示自己对那把椅子没兴趣了,皇上还是不相信他,还是想要置他于死地。所以,为了能活下去,他也只能去做那件别人眼中的”大逆不道“的事了!

    沈若兰往后靠了靠,把头贴在了他的头上,温柔而又坚定的说,”好,我支持你!“

    别看沈若兰只是个小女子,但是她要是真心支持淳于珟的话,她的能量一旦发挥出来,绝不亚于十万大军的兵力。

    ”你有几成的把握?“她问。

    淳于珟说,”五成以上。“

    他手里现在有三十万大军,是楚国兵力的一半,光凭这个就够跟皇上平分秋色了,加上他善于用兵,钱粮物资也十分充裕,所以,说五成以上的兵力还是很保守的说法,就算说六成也不足为过。

    沈若兰听了,从怀中拿出一物,塞到他的手里,说,”我再给你加上五成,让你的胜算几率百分之百。“

    淳于珟抬起手一看,见手中的正是她刚才用来杀敌的逆天暗器。

    他拿着手里的枪,好奇的说,”兰儿,适才我见这个东西厉害非凡,可却总也看不清它到底是怎么杀人的?我都没看见有镖或箭从它这里射出来呢,只‘砰’的一声响就把人杀死了,真是太玄乎了!“

    沈若兰说,”这个东西叫做枪,在咱们这个世界里应该算得上是终极的杀人武器了,在它面前,任何的绝世武功和独门暗器都不值一提了。“

    一边说着,一边从他的怀中退出来,向他详细的介绍了枪的用途和用法,子弹的构造和杀伤力度,把这男人听得瞠目结舌、拍案叫绝!

    ”枪虽然利害,但是用于制造子弹的黑药很不好找,要是能找到大量的黑药,不光能做出子弹,还能做炸药包和手雷呢!“沈若兰一边说着,一边拿过他那把玄铁宝剑,在地上划出了手雷和炸药的样子。

    ”枪一次只能打死一个人,但是炸药和手雷就厉害了,一次可以同时杀死好几个人,爆炸的时候威力无比,不光能炸死炸伤敌人,还能严重的挫一挫他们的士气。只要有这几样东西,无论你是想攻城夺池还是想戕杀皇帝,都没有人能阻挡得了你,可谓是战无不胜的神器!“

    听着她口若悬河的介绍,淳于珟开始时听的很入迷,可是后来,脸色渐渐的变了,变得有点儿狐疑和紧张。他怔怔的的看着她,带着几分不确定的语气,说,”兰儿,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沈若兰咬着嘴唇,垂下眼眸,斟酌着该怎么跟他说才能让他坦然接受,才不会吓到他。

    毕竟,穿越这种事不是谁都能遇到的,听起来也很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古人多迷信,最忌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了。

    她怕她说出实情来,淳于珟会把她当成妖怪,会害怕她疏远她,即便知道他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到她的事儿,可也怕他会排斥自己。

    可是,自己的内心深处又很想赌一把,赌他不会害怕自己,不会排斥自己,会坦然的接受这样的自己,而且还会因此而更爱她。

    其实,她本来可以给自己编造一个美丽的谎言,说自己来自于仙境,是个仙女转世什么的,这样既能合理的解释她为什么会那些常人不会的东西,又能解释她为什么会有一个空间,而且还会因为仙女的身份提升自己的身价。

    毕竟仙女的身份比个孤魂野鬼强多了!

    可是,她又不想对他撒谎,看到他带着一身的重伤,不顾自己的死活,听到她的救援信号后立刻马不停蹄的赶来救自己,就凭这,她就不忍心拿谎话来欺骗他,即便是善意的谎言也不行,她于心不忍。

    淳于珟看她垂眸不语,还以为她不想说,就安抚道,”兰儿,你别为难,要是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问了……“

    其实,在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开始对她产生怀疑了。

    兰儿只是一个乡下丫头,据他的调查,她从前就是个连饭都吃不饱,到吃觅食的小可怜儿,瘦得像个饿殍似的,还经常被人欺负。

    可这样的她,却能画出连画师都画不出来的油画,能发明活字印刷,能想出全天下文人学子都对不出来的千古绝对,能开膛破肚做肠痈手术,能编撰出《三十六计》那样空前绝后的兵书……

    一个连肚子都填不饱的乡下丫头,却会许多本应该不可能会的东西,甚至于连他在许多地方都远不如她,这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了,这些都不是一个乡下丫头能养成的心性,就算她天赋禀异,也绝不可能像她这样完全脱离了成长环境。

    除了这些,她身上还有许多的地方都叫他难以理解,虽然她强调过自己是自学成才,也有高人指点她,但是他的心里一直都知道,兰儿肯定不像他看到的那么简单,她的身上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是,既爱之则信之,管她身上有多少无法用常人的思维理解的东西,只要她不想说,那些无法解释的现象他就可以无视,总有一天,她会彻底向他敞开自己,向他坦白自己所有的秘密,他们的未来还长着呢,他等得起!

    今个突兀的问出那一句,也是被她的枪和炸药手雷给震惊得失去了理智,一时间没注意就顺口问出来了!

    然而,沈若兰却说,”我没有想不说,更没有想瞒你什么,我只是担心说出来会吓到你。“她舔了舔嘴唇,声音里有些说不出的干涩。

    ”淳于珟,倘若我告诉你,我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你会不会害怕?“

    淳于珟身子一僵,眸子也变得更加深沉了,”兰儿,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来自于异世的一缕幽魂,你会害怕吗?“

    一番深思熟虑后,沈若兰决定坦白,”其实,我来自于千年后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里,是一个乡派出所的警察,就相当于镇衙门里的衙役一样,后来因公殉职,死后的灵魂来到这里,穿到了这个叫沈若兰的小姑娘身上……“

    她缓缓的把自己的经历都说了出来,从自己的前世的身份到意外获得空间,再到死后穿越到这里,获得神仙的灵泉水,什么都坦白出来了,一点儿都没有落下…。

    说完,她抬起眸子看着他,轻轻的说,”淳于珟,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诉给你了,要是你觉得害怕或者无法接受的话,请不要勉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种事放在谁身上都会觉得不舒服,我不会怪你,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不会死缠着你……“

    ”兰儿……“

    淳于珟打断了她,突然猛的将她扯进了怀中,紧紧抱了住了。

    虽然他早就知道她身上有秘密,只是没想到,这个秘密的谜底这样令人匪夷所思。

    听到她的话后,他害怕了,但他怕的不是兰儿是来自于异世的一缕幽魂,而是怕这缕幽魂像她来时一样,再悄无声息的回家去。

    在他的意识里,既然她能来,就能回去,所以,他急切的表白说,”我不怕,我能接受,只是兰儿得答应我,好好的留在这里,不要再回你那个世界去了,行吗?“

    ”我会对你好的,永远都只对你一个人好,我会把威胁你人全部杀光,不会再叫你担惊受怕,你喜欢过什么样的日子,经商也好,种田也罢,我都陪着你,只要你乖乖的留下,咱们一起过日子、生孩子,看着孩子长大、成家……“

    他急切的承诺着,保证着,手臂也一点点的收紧,像怕她跑掉似的。

    沈若兰觉得自己都快被他勒的没法呼吸了。她抬起头,看到他那紧张兮兮,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忽然觉得好心疼。

    傲娇如他,从认识他那天起,便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即便是被开肠破肚做手术的时候,也依旧的一副桀骜不驯,不以为意的德性,何尝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低声下气过呢?

    ”我在这里已经有了家人,有了你,有了自己的事业和追求,这里就是我的家了,我不会走的。“她轻轻的说道。

    闻言,淳于珟身子略动了下,将沈若兰从怀中拉了出来,目光幽深锁着她,好像在看她说的是真是假似的。还幼稚的说:”你可要说话算话,不许诓我啊,不行,我得找纸笔把你刚才说的话记下来,这样就不怕你将来赖账了!“

    看着他这副紧张的样子,沈若兰抿着嘴笑起来,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说,”放心吧,我一向重诺,我说过不走就一定不会走,今生今世,只要你不变心,我就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我不变心,永不变心。“

    淳于珟急切的保证道,”兰儿,我对天发誓,我淳于珟这辈子,永远都只爱你一个女子,哪怕有朝一日你容颜老去,在我心中也如今日一般如珠似宝,这辈子,我是王爷也好,山里汉也罢,后院儿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女人,你若不信,我愿与你到佛前发下重誓,若违此言,愿一世孤独,断子绝孙……“

    ”别说了!“

    沈若兰掩住他的嘴,又偎在他的怀中,环着他的腰,柔声道,”你不用发誓,我信你。“

    淳于珟回抱着她,用下颌蹭着沈若兰的头顶,道,”兰儿,谢谢你的信任,此生,我定不会辜负你……“

    **

    ”主子,粥熬好了。“

    就在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时候,素素不合时宜的进来了。

    看到两个人这般样子,急忙把粥和鸡蛋放在了炕沿边儿上,快速的退了出去。

    沈若兰抬起头,冲着淳于珟嫣然一笑,柔声说,”先吃饭吧。“

    淳于珟还没抱够呢,也还没从她惊人的身世中缓过神来呢,不舍得松手,就像怕一松手她就会回到原来的世界,消失在他的生活中似的,紧张兮兮的,那副患得患失的样子,都有点儿不像他了。

    ”我不吃,我不饿!“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抱着沈若兰,像《冰河世纪》里抱着松果不撒手的松鼠似的,就那么一直稀罕八叉的抱着沈若兰,坚决不松手。

    沈若兰看到他这副样子,有点儿想笑,又有点儿心动,就温柔的劝他说,”粥都熬好了,就吃点儿吧,我陪着你吃好不好?“

    淳于珟听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手,可眼睛还一直黏在是若兰的身上,片刻都舍不得移开。

    沈若兰端起小米粥递到他的面前,”来,热乎着呢,吃点儿暖暖胃吧!“

    粘稠香浓的小米粥,配着煮鸡蛋,虽不是什么十分美味的东西,但是很有营养,比在地道里养伤时喝的那些苦药汤子香多了。

    淳于珟接过小米粥,一勺一勺的吃了起来。沈若兰做在他身边,帮剥拨鸡蛋,陪他说话聊天。

    聊天时,淳于珟告诉她,等天亮后他就要回吉州州去了,他的根据地和人手都在吉州,他想要起事翻身,就必须回吉州去不可。只是,暂时还不能带她们一家回吉州去,吉州现在还在陈炳荣的掌控中,情况未定,他得先回去安顿好了,确保吉州安全后才能接他们去。

    当然,处理陈炳荣这样的奸佞小人,他还是很有把握的,只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必须保证她万无一失才行,所以才不打算带她去,而是把她留下来,他再留下一部分人手来保护他们一家的安全,免得皇上再对她下手。

    沈若兰想了想,说,”那你带上枪走吧,再多带着子弹,以备不时之需!“

    着档口,她能拿出自己护身的武器给他使,真的让淳于珟十分感动,他说,”枪还是你自己留着防身吧,我那边有事的话会自己想办法的,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就算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己出事!“

    沈若兰却不肯收回来,她固执的把枪塞在他的手里,又拿出一袋子子弹,坚持叫他收下,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这次她原本想跟他一起去的,是她又不能就这么跟他走,家里还有爹娘和弟弟妹妹们呢,她得留下来保护他们,谁知道皇上和皇后会不会对她的家人下手啊?所以,她不能去了,不过既然人不能去了,就把厉害的武器留给家里,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片心吧!

    见淳于珟担心自己,她就说,”我还有空间呢,现在空间里不光有瓦片砖头,还有收来的不少刀剑和飞镖铜签子呢,我发砖头时的利害你也是看到的,放心好了,就冲我这份儿本事,就没人能伤得了我!“

    昨晚她发砖头瓦片儿的利害他确实见识到了,因此也放心不少,只是既便如此,他也依然决定这回要多给她留些人保护她,免出意外!

    ”淳于珟把枪拿在手,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但是身为男子,又不好意思太煽情了,就只好把心里的感动压在心里,只等着将来有朝一日回报给她了!

    吃完饭,沈若兰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半儿西瓜给他,当做餐后的水果。

    这西瓜还是她之前在山上种的呢,家里种的那些西瓜大半儿都卖出去了,小部分给她偷偷的收进了空间里,就是留着冬天没水果的时候拿出来解馋儿的。

    除了西瓜,空间里还存了不少香瓜、柿子、黄瓜,都是她自己种的,只是空间不便示人,所以里面的东西也只好偷着吃,连她爹娘都不知道呢,一个人又吃不了多少东西,所以空间里的蔬菜水果啥的,还有不老少呢!

    “吃吧,我的空间具有保鲜的功能,这西瓜虽然已经放了好几个月了,但是口味和质地上,还跟刚摘下来时一样呢!”沈若兰贴心的把一把小勺子又递了过去,让他挖着西瓜吃。

    淳于珟看到她随便一伸手,就能拿出一些让人不可思议的东西,被她晃得一愣一愣的,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这一晚上的时间里,被彻底的颠覆了!

    不过,大冬天的,能吃到西瓜确实是一件很流弊的事儿,他虽然贵为王爷,但是冬天吃到西瓜的经历还是头一遭呢!

    他拿起勺子挖了一勺瓜瓤,放在嘴里尝试了一下。果然像她说的那样,又甜又可口,跟刚从西瓜秧上摘下来的似的!

    淳于珟笑了!老天待他还真是不薄,让他捡到了兰儿这个宝儿,他算是赚到了!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