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神仙相助
    情况危急,淳于珟来不及多想,一把将沈若兰拉到他的身后,‘唰’的抽出软剑,准备上前迎敌。

    “主子,你的重伤未愈,且体内的余毒未清,千万不能用功运气!”罗城见淳于珟要拔剑迎敌,急忙出声制止。

    主子的伤势很重,在听到素素的信号时,他还在榻上昏迷着呢,可是听到她的求救信号后,他一下子醒来了。

    这个信号是主子特意为沈姑娘制定的,他曾交代过素素和茵茵,只有在沈姑娘遇到危险时,才可以用这个信号。

    当时听到信号时,他们就藏身在山庄底下的地道里,地道是他们自己人修建的,向南延伸至靠山屯儿里,正上方直通沈大锤家的火炕,里面宽敞通风,还储备着粮食、水、药材和各种日用的东西,没想到刚修完就派上里用场。

    这次遭到皇上的偷袭,他们伤亡惨重,要不是有这个地道能暂时藏身,叫他们休养生息,他们这会儿早被皇上的人赶尽杀绝,消灭彻底了。

    只是,就算他们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现在仍举步维艰,皇上的人一直在靠山屯儿附近搜寻他们,虎视眈眈的准备着,将他们一网打尽,他们根本没法出去联络自己的人,也根本没法跟皇上的这些一等侍卫抗衡。

    他们本打算在休养一段时间,等大家的伤都痊愈了,皇上的人也都撤了,再做打算!

    然而,沈姑娘危险的信号响起时,深受重伤的主子竟然从昏迷中醒来,还立刻召集人手要去救她。

    在罗城的眼中,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出来的救人,就相当于去白白送死,他们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主子伤的最重,又身中剧毒,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再让他出去拼杀御敌,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主子根本不听他们的劝谏,还任性的说,“你们若是怕死便留在这里,本王情愿出去跟她一起战死,也不愿独躲在这洞里苟活!”

    他们都是忠心耿耿的死士,怎么可能让主子一个人去赴死?即便是知道出去了就是个死,但是见主子坚持,也只好跟着出来了。

    只是出来时,上面的一切已经结束,废墟里一个人都没有,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个就让人有点儿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们明明听到了素素姑娘的求救信号,还听到了另外一个求救信号,只是不是他们的,应该是对方的。方都发了求救信号,战场上却空无一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英战见没有打斗的迹象,便劝淳于珟退回到地道里继续养伤去,大家现在这个样子,委实不适合出来。

    只是,虽然没看见沈若兰受伤或怎样,但是听到了那声求救信号后,淳于珟的心一直提着呢,想着既然出来了,就去看看她现在怎样了吧。

    昏迷的这些天,他虽然动不了,可心里却一直明着呢,这段日子,除了对皇上的彻骨痛恨和对自己手下伤亡的痛心,他最深刻的感受,就是对她的思念和担心了。

    天知道,这段时间他有多想她,想她缱绻的笑容和温柔的声音,想她柔软的身体和暖心的体温,想她跟自己呢喃夜话时的熨帖和温馨,想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哪怕是跟他生气使性子,他都思念的紧。

    在他剧毒侵体、重伤难捱的时刻,他就是靠着她还在外面等他,他还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念头挺过来的。

    是的,他要照顾他一辈子,要是他死了,皇上一定会因为找不到自己对她下手泄愤的,即便皇上没那么多想,以皇后的阴毒,也肯定会那么引导皇上那么做的。

    所以,他一直在努力的养伤,努力的配合大夫,就是想让自己快点儿好起来,只有自己好起来了,才能保护她,才能不让她受到皇上和皇后的荼毒。

    除了这些,他还想明白了很多事。

    他想明白了,光靠自己的退让和回避,已经不能让皇上对他放心的,既然皇上已经跟他撕破了脸皮,还对自己出了手,那他就再也没有必要顾念兄弟间的情谊,也没有必要再忍让回避了。

    凭心而论,他并不想做皇帝,可是现在看来,不做已经不行了。因为他跟皇上之间,注定只能活下一个,剩下的那个,只能去死!

    也只有皇上死了,他才能活下去,才有机会跟她在一起消消停停、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

    当然,要幸福快乐的活一辈子,前提是她能平安的活着,否则一切都是白扯。

    所以,他不顾大家的反对,特意去了一趟她家,想要看看她安否,是否出事,只是没想到,在半路上又遇到了皇上的人。

    都是一批一等的侍卫,大约有十几个人,各个身怀绝技不怕死的,于是他们便没有废话,直接打在了一起。

    敌方的人陆续的赶到,从开始的十几个人陆陆续续的增加到几十个,甚至还在不断地增加,很快在人数上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而们这一方眼看着就要被困住时,兰儿赶来了,还给他带来那么大的一份惊喜。

    比绝世武功还厉害的暗器!

    砰砰砰,几下子就打乱了敌人的阵脚,也把他从困境中解脱出来,让他们暂时有了喘息的机会。

    然而,纵有这样厉害的暗器,也架不住敌众我寡,眼见的敌人黑压压的杀上来,兰儿有点儿措手不及了。

    淳于珟见状,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她的前面,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纵然是死,他也要死在她的前面,不然,若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的眼前,对他而言,那将是比死更让他痛苦百倍千倍的事。

    这也算是他对她唯一自私的一次吧!

    沈若兰听到罗城的话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猜测的没错,他受伤了,而且还中毒了,现在身上很不好,不能逞强用力。

    于是一把抱住他,喊道,“不许动,我不许你去犯险!”

    淳于珟苦笑,“傻瓜,现在奋力一搏,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若是瞻前顾后,就只有坐以待毙了!”

    “谁说的?你看!”沈若兰用手一指。

    淳于珟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不知从哪飞出无数个砖头瓦砾,正劈头盖脑的砸向对方阵营中。对面那儿伙儿杀手正拔弓张弩的准备把淳于珟干掉,不曾想突然飞来的砖头雨把他们的计划全打乱了!

    密集的砖头带着强大的杀伤力,铺天盖地的向他们砸来,杀手们的警惕性都极高,怕这些砖头里有诈,遂不敢用手去接,只好来回躲闪。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杀!”

    余光看到罗城等人都傻了沈若兰忍不住大吼了一声。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淳于珟的手下们,他们虽然也惊讶这从天而降的砖头瓦砾,但也知道机不可失,遂都赶紧拿出牙签弩和飞镖等,纷纷射向对方。

    沈若兰也不失时机的装好子弹,‘砰砰砰砰’的又是一阵乱打。

    这下子,敌人的阵脚彻底乱了,他们得一边躲避不知从哪飞来的砖头瓦砾,还得躲避对方放出来的‘冷箭’飞镖,更要预防被沈若兰的‘暗器’击中,一时间,叫声喊声乱成一片,很快就有十几个人倒在了血泊里,眼见的是没气了!

    “不好,有妖术,撤!”对方阵营中不知是谁大喊一声。

    于是众杀手们都高度警惕起来,纷纷向后撤去。

    沈若兰不想让他们就这么跑了,若是让他们这么跑了,定然是放虎归山,下回他们再卷土重来的时候,势必会更有准备,来的人会更多更强,那岂不是给自己人留下无穷祸患!

    于是,她加大力度,空间里的砖头瓦砾更猛烈的向外面砸去。

    坚硬密实的砖头瓦砾,如暴风骤雨般砸下来,是往死里的砸,顷刻间就有好几个高手死在乱石之下!

    她本打算把这些人全都砸死了,砸不死也把他们砸伤了或是砸残疾了,免得留下后患。然而,到底还是逃出去了一些,当他们退到一定的距离时,大约有十米远吧,她的意念就无法操控到那么远的距离了。

    砖头在十米之内的地方掉落下来,没法再砸到别人。

    不过,既便如此,他们也杀死了对方几十个人,打伤的更是不计其数,让对方损失惨重,来的百十个人中,就只有二十几个侥幸逃了回去。

    剩下的,不是被沈若兰的枪给毙了,就是被罗城等用淬了毒的牙签弩给杀死了,还有几十个受了伤了,因为逃跑不便利,被罗城等追上杀死了!

    一时间,地里血流成河,把雪地都给染红了!

    看完了这场厮杀,淳于珟无法淡定了!

    什么情况啊?明明是他们被敌人围攻,寡不敌众,危在旦夕,可是现在,竟然会有一些不知从哪儿飞出来的砖头瓦砾帮了他们的大忙,帮他们把那些杀手给击退了,他们反败为胜,成了大赢家……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没事吧?来,跟我走,给我看看你的伤去!”

    看着已经逃得无影无踪的杀手们,沈若兰虽有不甘,但此刻她更担心的是淳于珟的身体,见他还望着地上哪些零零散散的砖头瓦片出神,忍不住轻轻晃了晃他的胳膊。

    淳于珟没有动,只握住了沈若兰的手,声线中带着几分激动得情绪,说,“兰儿,你看到那些砖头了吗?凭空飞出来的那些,这也太奇怪了,我从未见过这等怪事……”

    沈若兰扯了扯嘴角,刚要跟他解释。

    却在此时,听到旁边‘噗通’一声,回过头去看时,只见罗城正激动得跪在地上,向半空中叩头行礼,口中还念念有词。

    “不知是那位神仙前来相救,弟子多谢神仙救了弟子的主子,多谢神仙,多谢……”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的跪下来,嘴里跟罗城也是一样的说辞!

    沈若兰差点儿被看傻了,这……这……

    这时,她身边儿的男人竟然也对着前面作了个揖,道:“弟子淳于珟携妻子沈氏,拜谢过神仙,多谢神仙保佑,倘若弟子能逃过此劫,他日成就大事之日,定要在此为神仙建庙供奉,香火不绝…。”

    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儿,刚要给他解释,悄悄的向他说出自己的秘密。

    忽然又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他日成就大事之日’的话,心里不由得一惊!

    这句话的意思,她秒懂!

    就是说,他已经起了成就一番大业的心思,再准确的说,就是他已经起了推翻皇帝,要自立为帝的念头!

    沈若兰虽然不喜欢淳于珟做皇帝,但是照目前的境况来看,他若是不做这个皇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别无选择,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包括她自己,她已经被皇上和皇后视为他的女人,他们要灭掉他,自然也不会留下自己,所以,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她也必须得无条件支持他起事!

    既然这样,她有空间的事儿就不能说了,干脆把这件事儿归功于神仙算了。让他手下的诸人都以为他有神仙襄助,这样的话,会大大的增加他在众人心中的威望,也会对他日后成事大有帮助。

    记得昔日刘邦造反时,不也弄了个鬼神传说来蛊惑民心吗?古人迷信,都深信这个,要是传出他有神人相助的消息,一定会令他事半功倍的!

    所以,她断然决定,不往外说这件事了,就让他们都以为这是神仙的好意算了。

    为了加强大家对神仙的印象,她还当着众人的面,收了地上零零散散落了一地的刀剑暗器,连那些砖头瓦砾也给收了进去,留着以后再用。

    大家看到本来散落了一地的东西瞬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几十具尸体,顿时对神仙的存在更加深信不疑,也更加相信神现在帮助他们了!

    大家都纷纷向空中叩首,向神仙感恩不已。

    沈若兰抿嘴窃笑,她里暗暗得意,她相信,经过自己这么一操作,他身边的这些人一定会更加忠于他,往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都不可能背叛他了……

    大家在地上拜了又拜,最后,才在沈若兰的提议下起身,留下两三个没有受伤的清理现场,其余的都跟在淳于珟的后面,在沈若兰的带领下,一径去了大爷家的院子。

    一路上,淳于珟都紧紧的握着沈若兰的手,感受着她的存在,心里无比的踏实。

    那些侍卫们虽然挂彩的挂彩,疲累的疲累,但是他们今日有幸见到了神仙,都振奋不已,一个个眼神晶亮,心情激动的跟在主子身边儿,更加确定自己这辈子没有跟错人……

    **

    沈大爷和沈大娘现在都还在吉州,家里没有人,只有锁将军在把门。

    沈若兰带着他们到了大爷家,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要砸锁,淳于珟先于她一步,抽出宝剑,手起刀落,手中的那把玄铁宝剑像切豆腐似的,把挂在门上的大锁头给砍下来了。

    沈若兰已经见识过这把宝剑的利害,所以也就没有对此感到惊奇。

    推门进屋后,淳于珟拿出夜明珠,将屋子照得亮堂堂的。

    屋里冷冰冰、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沈大爷和沈大娘自认为闺女嫁给了吉州首富,将来他们老两口儿肯定得在吉州扎根儿了,不大可能回靠山屯儿了,所以这次回吉州的时候,把家里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就差房子不能搬,就只剩下一铺大炕和厨房里的一口铁锅了!

    淳于珟看了看这里的环境,说,“罗城、英战,你们去抱些柴火、打点儿水来。”

    罗成和英战答应着下去了。

    沈若兰对素素说,“你去我家拿点儿小米和鸡蛋过来,再上我屋里炕柜儿里的那些白棉布也那卷儿新棉花也拿来。”

    那些白棉布和新棉花是她要留着做月事带的,幸好还没用,大家刚才打斗了半天,还有不少受伤挂彩的,这会子正好拿来给大家包扎伤口。

    还有,这都大半夜了,大伙打打杀杀的,一定消耗掉了不少体力,这会子肯定都饿了,她打算给大家熬点儿热乎乎的小米粥,算是给大家做宵夜了。

    淳于珟看她想的这么周到,自是感激不已,看向她的目光更温柔,更缱绻了。

    很快,柴火被抱回来了,水也被打来了,素素把小米子和鸡蛋也都带来了,她又跑回去两趟,拿了刷锅的刷帚,碗筷、酒和脸盆等日常用品,很快把眼下需要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沈若兰淘了半盆子小米,熬了一大锅小米粥,还煮了几十个鸡蛋,让素素看着火,她则用另一个灶眼儿上的锅烧了一大锅开水,晾的差不多后,就叫大伙儿拿去,用白棉布蘸着擦拭伤口,有伤口还渗血的地方,就用棉花蘸着酒消毒,再用棉布包扎!

    淳于珟的伤是她亲自料理的,她把他带进里屋去,让他脱了衣裳,她要亲自给他检查伤口,看看他到底伤在哪里,伤成什么样子了!

    怕她担心和难受,淳于珟本来不想给她看的,但是沈若兰很强势,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她叉着腰,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珠子,一副悍妇的模样,说,“脱,别墨迹。”

    淳于珟看着她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儿,逗她说,“脱可以,但是现在不能做!”

    沈若兰气得咬住了嘴唇,想打他一下,但是举起手后又没舍得,最后只好气鼓鼓道,“都这幅德行了还说这种话,你还要不要脸了?”

    淳于珟被骂也没有生气,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里都是宠溺的笑意,说,“我要你就够了,还要脸做什么?”

    沈若兰被撩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瞪了他一眼,用佯怒掩饰着心头的喜悦和羞涩,“别贫嘴了,快点儿,我帮你看看!”

    淳于珟见她不好意思了,勾唇一笑,没再跟她抬杠,顺从的把衣裳缓缓的脱去了。

    这会子,屋里已经被烧得热乎乎的了,脱了衣裳也不觉得冷,夜明珠的光辉下,她看见这具熟悉的躯体比从前瘦了许多,肋骨都依稀可见了。

    他的后背上,多了一条一尺余长的刀疤,伤口被人用线缝合了,现在已经结痂,跟一条蛇似的,丑陋的趴在他的后背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的。

    沈若兰看到那道疤痕,心疼的不得了,轻轻的抚摸着那里,小声问道:“还疼吗?”

    淳于珟听到她声音里的颤音,忙安抚说,“我连剖腹割肠的痛楚都受住了,这点儿伤痛算什么?”

    “不是说还中毒了吗?是这道伤疤中的毒吗?”沈若兰凑近了,仔细的看着那道狰狞的疤痕,像是要看出到底是不是这里引起的中毒似的。

    淳于珟的身子僵了一下,慢吞吞的说,“不是!”

    “那是哪?快给我看看?”

    沈若兰转到他的前面,细细的在他身上搜索,想把那个引起中毒的伤疤找出来。

    他的身上伤疤很多,大大小小的十几处,只是都是些旧伤,她都见识过的,并没有看到他所说的引起中毒的伤疤。

    “伤呢?哪呢?”

    她追问着,情不自禁的往他的下半身瞄去。

    淳于珟神色微僵,有点儿尴尬的说,“在,在后面呢,伤在…。不雅的地方,还是别看了!”

    “不行,我一定要看!”沈若兰一看到他那副样子,立刻想到是伤在哪了,便转到他的身后,去解他的裤子。

    淳于珟虽然有点儿难堪,但是心里也有几分欢喜和几分幸福,兰儿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关心他、在意他么?

    裤子被她给脱下来了,淳于珟一览无余的站在了她的面前,他的左边臀部上,果然有一个新伤疤,那个伤疤不大,呈船形,还有点儿往里凹,一看就是被箭射出来的。

    伤口也已经结痂了,紫黑色的痂看起来有点儿恶心,但是通过这痂的颜色就足可以看出,这伤口时中了毒的,不然也不会流出这样颜色的血,更不可能会结出这种颜色的痂了。

    “这是什么毒?”沈若兰轻轻的摸着那个恶心的疤痕,一点都没有嫌弃的意思。

    淳于珟老老实实的回答:“百步跌!”

    “那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有师傅从前给我的一颗百草丸,可以解尽天下奇毒的仙丹,亏了那颗仙丹,才逃过那一劫的。”

    听到‘百草丸’几个字,沈若兰立刻想到自己玉瓶里的‘百草泉’,都叫‘百草’,只不知道是不是同出一处?不过,不管是不是都无所谓了,她的‘百草泉’也有解毒的功效,往后她就给他准备些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来,把这个喝了!”沈若兰拿出百草泉,拔开瓶塞,递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淳于珟接过那只精致的玉瓶,挑了挑眉毛。

    “解毒养身的,很管用,不过别喝光了,喝一半儿就够了!”沈若兰耐心的给他解释。

    淳于珟听了,把玉瓶凑到唇边,仰起头喝了一些,随后,又把剩下的交还给沈若兰了。

    沈若兰没忙着收起来,而是又把里面的水倒出些,倒在自己的手心儿里,就着手心儿往他的伤口上涂去。

    淳于珟不觉得她这样做会对他的伤有什么好处,但是还是欣然接受了她的照顾。

    他喜欢她这样细致温柔的照顾他,让他有一种很依赖,很幸福的满足感。

    沈若兰把他的两处伤口都涂上了灵泉水,才允许他穿上衣服。

    “你瘦了,这段时间,我得给你好好补补!”她自顾说着,把玉瓶的瓶塞塞好,又收回到自己的怀中。

    ------题外话------

    谢谢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了1张评价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推荐好有文:

    《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