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换我来保护你
    “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巨大的烟花猝然在夜空中绚丽绽放,烟花盛开的瞬间,将黑夜照得白昼一般,不远处,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子,正手执一把小弩,搭弓上弦,‘嗖’的又射过一箭。

    “当心!”

    有人大喊,那些黑影们立刻警惕起来,飞身避开射来的铜签子,纷纷从腰间抽出软剑,向少女冲去。

    沈若兰被扛在肩上,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但是却也猜的出肯定是素素追来了。

    素素就住在东厢房里,这伙黑衣人进来时,她肯定就已经察觉到了,只是怕伤及到她的家人,才由着他们把她劫持出来,到了这儿才动手的。

    沈若兰也是这样想的,刚才这些人劫持她的时候,她也是怕伤及家人,没敢在家里动手,就怕万一把他们逼急了,拿她的家人要挟他,那她就被动了。

    所以,也跟素素一样,打算离开家一段距离再动手的。这会子,素素已然开始动手了,她也就不用再悠着了,迅速的从空间里拿出枪,对准扛着自己这个家伙的脑袋,‘砰’的一枪,直接爆头!

    瞬间,脑袋被打穿了!

    那些正举着剑正冲向素素的影卫们,听到这清脆的一声响,都顿住脚步,回头看时,只见扛着沈若兰的兄弟,正直挺挺的倒下去,而他肩上的沈若兰,在她他即将倒地的霎那,灵敏的跳到了一边,一遛小跑的朝一座低矮的砖墙跑去。

    “怎么回事?”

    “抓住她,别叫她跑了!”

    立刻,有四个人回身,两个人去看倒下的同伴怎么了,还有两个跑去抓沈若兰,其余的几个继续向素素冲去,分工明确,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沈若兰不慌不忙,饶是他们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她的枪去。

    她躲在废墟里的一座矮墙后,看到那两个向她跑来的黑衣人,果断的举枪、瞄准——“砰、砰”

    两声清脆的枪响后,已经差几步就跑到她跟前儿的两个影卫倒下了。

    冲向素素的几个影卫再一次顿住了脚步,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此时,那两个负责查看同伴的个影卫也冲到倒下的伙伴身边时,看见他直挺挺的躺在那,眉心处多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月光下,鲜血和脑浆正汩汩的流出,眼见得是活不成了。

    这是什么暗器?怎么这么快还怎么厉害,竟把人的脑子都打破了?还没看到暗器在哪!这也太玄乎了吧!

    “不好,撤——”

    这批影卫的首领看出情况不妙,大喝一声,迅速的向远处跃去,其余的也都回过神来,跟着他们的首领往远处跑。

    沈若兰岂能让他们跑了?

    万一他们跑了,再去祸害他的家人咋办啊?

    她从矮墙处探出身子,借着昏暗的月光,啪啪啪又是三枪,立刻又有三个人应声倒地。

    可能是因为离的远,射的不大准,这三个中有两个被击中脑袋,第三个只是被集中了后腰,那第三个倒地后,立刻挣扎着从靴筒里拔出一个烟花似的东西,迅速引燃,拼着全身的力气往空中抛去。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一朵烟花在黑暗中绽开,霎那间照亮了夜空,火树银花,万分绚烂!只是这一朵跟刚才的那一朵完全不同,刚才的那朵是红色的,这朵是金色的罢了!

    素素看这些人也放了穿云箭,心里一沉,暗道一声‘不妙’。

    刚才她之所以放穿云箭,是因为看到这么多人围攻她俩,她自觉难以抵挡,情急之下就放了王爷给她的信号穿云箭。

    只是,放虽放了,但是她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望,她跟茵茵俩在方圆百里内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王爷或者他的亲随,所以放了也十有**不会有人来营救。

    只是眼下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才不得不死马当成活马医,抱着一线希望试了一下了。

    没成想沈姑娘竟然有那么厉害的暗器,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十个影卫击倒了一大半儿,这一下子,她觉得她们有胜算的希望了,本打算一鼓作气把剩下的几个都解决了呢,谁知对方竟然也放出了穿云箭。

    她的穿云箭十有**招不来人,可对方的却不好说了,万一他们再招来大批的人马,她跟沈姑娘岂不是要命丧于此了?

    主子把她派到沈姑娘身边时,曾郑重的嘱咐过她,一定要保护好沈姑娘,千万不能让她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可是现在……她大概要失职了!……

    素素正沮丧的想着,那边那伙人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沈若兰不会轻功,追了那几个人一小段儿,眼见的那帮人以箭一般的速度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中,自知是追不上了,只好气馁的放弃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她弯着腰双手拄着膝盖,气喘吁吁的说。

    素素走过来扶住她,说,“我没事,姑娘也没事吧?刚才姑娘用的是什么暗器?真是好生厉害,若不是您的暗器,咱两个今天十有**就凶多吉少了。”

    嘴里说着,忽然神色一厉,倏地抬起手,只见一道金光在暗夜中划过,只见刚才那个放信号的黑衣人惨叫一声,胸口上多出了一根铜签子。

    铜签子已经没入了胸腔,就只剩下一寸多的一点儿留在外面了。

    叫声过后,他很快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想必是签子上淬了剧毒,不然就算被扎中了重要的内脏,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

    沈若兰看到这一幕,难过的闭了闭眼睛,不过就很快恢复如常了。

    既然选择了跟他在一起,就必须学会适应这样打打杀杀,腥风血雨的生活,如若不然,她又怎么能站在他的身边儿跟他一起面对那些阴谋诡计,血雨腥风呢?

    “我没事,这是枪,我发明的独门暗器,杀伤力很大。”沈若兰晃了晃手里的枪,简单的回答了一下素素的问题,又问她说,“刚才他放的那个烟花是什么意思?还有之前那个,那个是你放的吧?什么意思啊?”

    素素说,“那个是求助的穿云箭,若是我们的人在周边,看到那个穿云箭后,会很快赶过来救我们,同理,他们的人若是在周围的话,看到他们的信号,也一定会赶过来救他们的。”

    听到她的解释,沈若兰的心里也‘咯噔’一下,心中立刻生出一阵很大的压力。

    淳于珟的人不在附近,但那会伙儿人就不好说了,万一他们的人在附近,而且还为数众多的话,她俩可怎么应对呀?

    而且,她还露出了这么厉害的暗器了,那些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说不定还会牵连到家里人呢。

    想到这儿,她赶紧定了定神,说,“素素,你把这几个人的尸体化了吧,不然明天被村民们看见了,会引起恐慌的!”

    素素着急的说,“沈姑娘,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想着这些呢,当务之急,不是管那些村民们如何如何,是应该想办法解脱咱们的困境才是啊?”

    沈若兰固执的说,“办法由我来想,你就负责把尸体化了就好!”

    她的语气坚定不容置喙,让素素也不得不乖乖顺从了。

    她有点儿幽怨的看了沈若兰一眼,大概是怨她不分轻重,任性妄为,但是看在她一人杀了好几个敌人的份儿上,也是看在主子叫她用心侍奉她的份儿上,她还是去做了。

    素素去化这几个尸体的时候,沈若兰也没闲着,她悄悄的把散落在地上的砖头瓦砾收进空间里,这儿收一堆儿,那儿收一堆儿的,等到素素把那几具尸体都化成水而完全不见了的时候,沈若兰的空间里已经堆了小山似的一大堆砖头瓦砾,一下子用意念移出来的话,绝对够砸死百十号人了!

    宾果!

    沈若兰看了看自己空间里的战果,心里还是十分满意的,要是真被逼急眼了,她也就只能暴露自己的空间和超能力了,不然总不能为了保密把一家老小的小命儿交代了吧。

    她都想好了,要是再来敌人,而且数量还很多的话,她就直接用意念从空间里往外咋砖头子,砸死一个少一个,一块砖头子咋不死的话,她就用一堆去砸,反正不管怎样,她都要保住她的家人的!

    化完几具尸体,素素和沈若兰回家去了。

    到家时,一进院儿就看到黑子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院子的正当间,身下是一滩血迹,躺的直挺挺的,身子已经僵硬了……

    看到黑子死了,沈若兰的心里难受极了,昔日要不是黑子及时相救,她早就死在刘顺子的刀下了,它的陪伴和保护还历历在目,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的回报它,它却已经永远的跟自己阴阳两隔了。

    想到这儿,若兰鼻子一酸儿,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她抱起黑子,轻轻的抚摸着,合上它的双眼,又把它抱回狗窝,帮它盖好被子,喃喃的说,“黑子,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素素见她还只管对着条狗絮絮叨叨的,急得直冒冷汗,说,“姑娘,您要是舍不得黑子,大不了等这事儿过去了把它给安葬了就是了,可是眼下您还是先把黑子的事儿放放,好好想想若有人来袭击咱们咱们该咋办吧!”!

    沈若兰看了她一眼,说:“目前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跟他们拼了!”

    素素一听,差点儿吐血!

    “可是姑娘,咱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三个五个的还好说,要是来上个几十个甚至几百个,您的那个什么‘枪’的,能对付得了吗?万一不能,咱们不就只有引颈待戮的份儿了吗?”

    沈若兰冷笑说,“未必,走着瞧吧,谁引颈待戮还不一定呢!”

    说完,也不去看素素的脸色,径自回屋去了。

    她要穿上她的软猬甲,要是打起来的时候,说不定会有暗器啥的,她防备着些,应该不会有错!

    **

    敌人来的比她想象中的早多了,沈若兰刚换好软猬甲,就听到素素在窗外焦急的喊她,“沈姑娘,来了,外面打起来了……”

    闻言,沈若兰精神一振。

    打起来了?

    谁跟谁打起来了?

    难道,他回来了?

    他跟他们打起来了。

    想到这儿,沈若兰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飞快的给枪装满子弹,撒腿跑了出去。

    “哪儿呢?在哪儿呢?谁跟谁打起来了?”

    她一边低声追问(怕吵醒爹娘和家人,不敢大声),一边满院子的找着。

    素素道,“您听!”

    沈若兰静下来,侧耳倾听。

    她的耳力虽然不如习武之人那样灵,但是因为常喝灵泉水的缘故,也变得跟习武之人差不多了。

    所以细细一听,果然听到了远处的厮杀声和呐喊声。

    “姑娘,应该是咱们的人来了!”素素兴奋的说道。

    沈若兰一听,比她还兴奋呢,“走,咱们去帮他们去!”

    素素怕她会有闪失,本想不叫她去,但是想想她手里那件厉害的暗器,又想想对方可能会来很多人,会在人数和实力上都碾压他们,就咬咬牙,决定让她去了。

    两人快速的走出院子,顺着声音向后山跑去,刚跑了没多远,就看到有两伙人在沈若兰家西瓜地里厮杀呢。

    都是武功高强,穿黑衣上的影卫,沈若兰一下子犯愁了,这都是谁跟谁呀?她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也不知道该帮谁哇?

    情急之下,她大喊一声,“都住手,我在这儿呢!”

    这句话深若兰可是用尽洪荒之力喊的。

    可惜,效果不大。

    只有离她最近的几个人听到了她的喊声,也跳出圈子暂时休战了。

    “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来呀,抓呀!”沈若兰叉着腰,挑衅似的冲着那伙黑衣人喊起来。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几个人仗着剑就向她冲来,一看就是过来收拾他的。

    沈若兰也没跟他们客气,看清跑在前面的几个人后,举着枪,“砰砰砰”就是几枪,那几个人立刻应声倒在地上,只剩下抽搐和惨叫的份儿了。

    他们的同伙看见他们的惨状,不由得又恨又怒,仗着人多,气势汹汹的冲沈若兰杀过来了。

    为数不多的几个黑人在拼命的阻拦他们,不让他们冲到沈若兰这边,只是收效甚微。

    他们不光人数少,而且似乎都很虚弱,跟另一伙生龙活虎的人比起来,显然逊色许多,而且有好几个还受伤挂彩了。

    沈若兰很快就辨清谁是那儿伙的了?

    当即果断的举着枪,“砰砰砰”的又是几枪,瞬间又撂倒了好几个人。

    这时,一支不知从哪飞来的箭,‘咻’的一下射在了沈若兰的身上。

    沈若兰被吓了一跳,她低头与看着射在自己胸前的那支箭,心中忍不住打哆嗦。

    艾玛呀,幸好她穿着软猬甲呢,不然今儿指定是一箭穿心了,要是真个被一箭穿心了,就是有灵泉水也肯定没用的,想想都吓人呢!

    她拔出箭,扔在了地上。

    月光下,那锋利的箭头发着蓝黑色的光芒,一看就是淬过毒的,这要是被射中了,哪怕不中要害,也会很危险的。

    “诶?没射中,大伙一起射,射死这个妖女!”一声号召后,立刻有许多箭向沈若兰射来。

    大概是因为沈若兰开枪杀死他们好几个兄弟,激起他们的愤怒了,他们纷纷的搭弓拉玄,毫不留情的射向沈若兰。

    沈若兰慌了,她可以应付仗剑来杀她的人,但是却应付不了这密集如蝗的箭雨,软猬甲只能保护她的躯干,却保护不了她的头和四肢,这些人的箭都是有毒的,而且都射得十分有力,要是真被射中了,就算她有灵泉水,恐怕也要九死一生了。

    素素见箭雨像是若兰飞来,当即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她的前面,用手中的长剑帮她去拨那些箭雨,其余那些人则奋力的和敌人厮杀着。

    可惜,敌盛我寡,就算敌人们抽出一部分人来射沈若兰,只留下一小部分人对付素素这伙儿的,依旧是显得绰绰有余!

    这时,不知是谁放出一直冷箭,直射向了沈若兰的眉心!

    沈若兰正忙着给枪装子弹呢,没成想,这一支箭就冲着她要命的地方射来了。

    沈若兰感知到危险,大呼一声‘不好’,就势向后倒去。

    她宁愿被摔个半死或者摔残了,也不愿意叫人家用箭给脑袋射穿了。

    就在她身体即将着地的时刻,忽然被人拦腰抱起,“当心啊!”

    随即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怀抱,让沈若兰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她一把抱住那个熟悉的身躯,委屈而又激动的说,“淳于珟,你这个混蛋,这么多天,你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主子,当心!”

    沈若兰质问的时刻,又有好几拨箭射了过来。

    英站和罗城抢上前,一边挥剑保护淳于珟,一边提醒他注意。

    淳于珟紧紧的抱了一下沈若兰,又松开了,声线低沉黯哑的说,“乖,爷先把这些东西解决了,待会儿再跟你说……”

    “可是,不行,你也受伤了!”沈若兰一把拉住他,不许他去打斗。

    刚才拥抱的时候,她明显的感受到他瘦了,而且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浓浓的药味儿,可见这些天一直在吃药来着,想必是受了伤,而且还伤的不轻,不然不会连说话声音都不如从前有气势了。

    “放心,就算为了你,爷也不会有事的!”他安抚着说。

    然而,沈若兰还是不依,她迅速的把子弹装好,说,“不用你,看我的,从前都是你保护我,今儿该换我来保护你了!”

    说着,她站在罗城的身后,由她替自己拨箭,自己则迅速的举起枪,冲着那些射箭的杀手开了枪,“砰砰砰砰砰砰……”

    连开了六枪,枪枪命中,六个生龙活虎的杀手都应声倒下,动作快得一气呵成,简直绝了!

    淳于珟的眼睛亮了,他还不知道他的兰儿有这么厉害的暗器,能瞬间杀死这么多一等高手呢!

    这本事,就算再他拥有盖世武功的时候,也未必比得上她啊!

    兰儿果然是最好的,什么都好,长的好,性格好,品行好,才学好,人聪明又善良,这样的女子,值得他为她拼死一战!

    对面的敌人阵营中,六个被爆了头的尸体倒在大家的面前,彻底燃起了对方的怒火,他们都愤怒的围拢过来,势必要跟沈若兰决一死战。跟不怕死似的,似乎就算是死了,也要把沈若兰拽上。

    沈若兰的枪一次最多只能打六发子弹,这会子子弹又被打没了,她赶紧重新安装。

    只是,情况紧急,敌人们红了眼似的杀过来,将他们的包围圈不断缩小,眼看着安子弹是来不及了,就算来得及安上这一发,下一发也肯定是来不及了!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