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陈皇后的诡计
    “皇上,您走后,母后又发了好大的脾气,把臣妾也指着鼻子骂了一顿,臣妾很担心她会被气坏了?您看,咱们用不用过去给她老人家赔个不是?”

    养心殿里,陈皇后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招以退为进,她用的得心应手,明知道皇上不会去给太后赔不是,她还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引起皇上更大的怒气和对太后更大的不满。

    那个老不死的,竟敢当着阖宫人的面那样羞辱她这个堂堂的皇后娘娘,让她颜面无存,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果然,皇上听到太后连皇后也骂了,心里更火了,随手将正在批阅的奏折扔在案子上,没好气的说,“不用,这么多年来,母后一直最爱老七,从来不把朕放在眼里,便是朕去赔不是了,她也不会原谅朕,还会变本加厉的责骂咱们,咱们本就无错,何必去受她那份闲气?”

    陈皇后见皇帝激动,急忙站起来,温柔的抚着他的胸给他顺气,“皇上息怒,臣妾不是有意让皇上生气的,臣妾只是担心,咱们若不去,母后心头怒气不消,臣妾怕她,怕她……”

    她欲言又止,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建安帝一边享受着皇后温柔的照料,一边道,“怕她什么?”

    陈皇后低下头,小声说,“臣妾怕她会对咱们心存怨恨,跟老七里应外合对付咱们,让咱们背腹受敌……”

    建安帝一听这话,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阴鸷,冷笑说,“朕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老七断断不会让他继续活下去,老七死了,她还跟谁里应外合呢?”

    “皇上英明,这招釜底抽薪用得极好,凭母后怎么偏袒老七,只要老七不在了,母后她就算再想帮他夺去神器,也没有机会了……”

    陈皇后毫不吝惜的夸奖着,一双纤纤玉手手又移到了皇上的肩上,娴熟的替他按摩起来。

    建安帝换了个姿势,向后靠了靠,好让她再帮自己按摩按摩头皮和太阳穴。

    陈皇后不愧为建安帝的贤妻,他一个动作,陈皇后就立刻领悟到他在想什么,于是,又去帮他按摩太阳穴和头皮,按得很认真,很仔细。

    皇上最喜欢她的按摩手法了,每次他心情不快或者发脾气时,只要她轻轻的给他按上一会儿,他的怒火和不快就会消去大半,心情也不像之前那么阴郁了!

    “想不到老七还有几分本事,皇上最精锐的隐卫派出去都没能杀死他,还让他给跑了,找这么多天也没找到,真不知藏到哪儿去了?”陈皇后边按边说道。

    她也跟皇上一样,是万万容不下淳于珟的。因为在她的眼中,楚国的江山将来是她儿子的,她不许除了他儿子之外的人觊觎楚国的江山,但凡有一点儿可能动摇他儿子江山的人,她都要坚决的将潜在的隐患扼杀在摇篮里,为她的儿子扫清障碍。

    “就是掘地三尺朕也要把他给挖出来,这次朕把身边儿大半的影卫都派过去,加上炳荣配合,肯定能找到他,朕已下旨,一旦发现他的踪迹,就格杀勿论,几百个隐卫加上炳荣协助,料他插翅也难逃出去。”建安帝发狠的说道。

    陈皇后笑着说,“皇上,其实要找到老七并不难,以臣妾的愚见,不如拿住老子的要害威胁他,把他逼出来,这样比兴师动众的搜查管用多了,也省事多了。”

    建安帝一听,立刻秒懂了她的意思,握住她的手小道,“皇后真是朕的解语花,总能在朕迷茫的时候帮朕想到好主意,此计甚好,老七是个重情重义的性子,只要拿住了他心尖儿上的那个女人,不愁他不现身。”

    “能为皇上解忧,是臣妾的福气!”陈皇后羞涩的垂下眼帘,被皇上这样握着手夸赞,她的心里也是喜滋滋的。

    很快,皇上又一道旨意传下去,十个带着旨意的二等影卫快速的离开京城,向北方纵马而去……

    **

    在马车上度过了两三天后,沈若兰赶到了吉州城,进城后她直奔王府,想到王府里去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然而,赶到王府时,却见王府的大门紧闭着,门口也没个侍卫。

    素素和茵茵上前叫门,拍了半晌也没人。

    沈若兰向素素和茵茵使了个眼色,素素和茵茵立刻飞起身,纵身跃过数米高的大门,飞身进到王府里。

    沈若兰坐在车里,忐忑的等待着、祈祷着,祈祷他现在就在王府里,祈祷他们马上就能见面,祈祷他安然无恙,祈祷他们可以顺利的度过这一劫去……

    然而,等素素和茵茵灰来的时候,没等她们开口,是若兰就知道出事了。

    一向面无表情的她们,此刻脸上竟都生出了几分惊慌哀痛的神色,看样子像是已经乱了方寸。

    “怎么样?他是否在里边?”沈若兰尤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其实看到她俩面色仓皇的从墙上飞出来,而不是坦然的打开大门迎她进去,她就已经知道事情的答案了,只是还有点不死心,就多问了一句。

    茵茵道,“姑娘,出事了,府里的下人全都死了,而且好像死了不止一日的样子,现在府里一个喘气儿的都没有了,王爷也不在那里。”

    闻言,沈若兰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她闭上眼,靠在了车壁上,难过得都要昏死过去了。

    他竟然不在,王府也遭到浩劫了,那他现在去哪了?为什么不给她个消息,好让她放心呢?

    或者,他时不时已经不在了。没法再给她消息了?

    这个想法让沈若兰的心痛得都要无法呼吸了,调节了半晌后,才睁开眼,对素素和茵茵说,“吉州是他的领地,他很有可能就藏在这里,我一定要找到他,你们两个这几天不用守着我,只负责帮我找到他即可。”

    “那可不行,主子吩咐我们保护您,须臾不得离您的身的,我们不能违背主子的旨意。”素素断然拒绝。

    沈若兰说,“倘若你们的主子现在命在旦夕,只有我能救活她,而我又不知道到哪里去救他,你们会怎么办?是守着他的命令眼睁睁的看他死,还是违背他的命令,找到他,把他救活了。”

    “这……”素素语塞。

    要是别人说这话,她或许不信,但是沈姑娘的本事她是见识过的,上次主子得肠痈病的要是死之时,群医束手无策,不就是她秒手回春把主子救活的吗?

    如今主子生死不明,很可能像沈姑娘推测的那样——负重伤躲起来了,若真如此,她要是拒绝帮忙寻找主子的话,岂不是把主子的性命给耽搁了?

    沈若兰说,“我一个人未必就有危险,而你们若只管守着我不去找他,若真因如此把他的性命耽误了,你们的心里过意的去吗?”

    素素和茵茵被说动了,她们相视了一眼,说,“那好,我们就听姑娘的。姑娘只管放心,只要主子在这吉州城里,我们就一定会将他找出来的”。

    沈若兰见她们同意,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好,那你们快去吧,当心点儿,要是发现有人跟踪,就不要找了,免得被人跟着你们找到他……”

    交代完,素素和茵茵就离开了,沈若兰让狗剩子赶车,把她拉到沈记火锅店去。

    她是去找周正的,想让他帮自己多弄点黑药,再多打几支枪的部分零件儿出来,因为她觉得现在极不安全,不光是他不安全,自己说不定也被人列入了死亡名单里,她必须得准备好,以免到时候促手不及。

    现在,她一个人有枪已经不够了,必须得多打几支,以备不时之需。

    到火锅店时,正好周正在,沈若兰把他叫到外面,直接让他辞去火锅店的职位,叫他往后替自己做事。

    周正听了,立刻高兴得答应了。

    其实就算沈若兰不来,周正也正想辞去火锅店的买办之职呢,现在的新东家虽然还用他做买办之之职,但却是因为沈若兰威胁他,不用周正就不卖给他孜然和番椒两种调料,是不得不用而已,周正得不到他的信任,每次采买回来都要被他仔细的盘问,还要在背后调查是否属实,唯恐他贪去一文。

    这样的做法让周正感到非常的憋屈和愤怒,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似的,于是就和绿芜商量了一下,正好俩人现在手头也攒点儿钱了,就准备辞去这个买办之职,用这些钱做点儿小买卖,也省得把下巴颌卡在人家的碗上,受人家的气。

    没成想,这边还没等付诸于行动呢,那边沈若兰就找来了,简直就是困了递枕头,在何意不过了。

    “多谢兰姑娘,兰姑娘放心,小的一定尽心竭力的帮您办事,小的这就去跟掌柜的辞职去,然后在回家去跟绿芜说一声,说完就去给您办事……”

    沈若兰见他这么积极,心中也十分高兴,就拿出五百两的银票递给他,说,“采买回来后一定要当心,急着了,千万别被让黑药沾到火或者热的东西,更不能让它们受潮了,还要当心不要让它们受到剧烈的震动,那五套零件儿要严格的按照我写好的尺寸去做,差一点儿都不行。”

    “是,小的一定尽心竭力,姑娘放心就是!”

    周正答应完,就进去向掌柜的递交了辞呈。

    掌柜的巴不得他辞职呢,好安排自己的小舅子上,每天买那老些东西,进出银钱的事,还是用自己的人放心啊!

    周正去辞职时,掌柜的只是装模作样的稍微挽留了一下,就同意了,当即给他清算了工钱,还多给了他一两五钱银子,也算是掌柜的对下属的一点心意吧。

    此时已经是晌午,周正便邀请沈若兰去她家吃午饭,沈若兰想想就同意了。

    周正家就住在火锅店附近,离从前的大爷家不远,房子是租的,一座三间青砖房,还带着一个一百多平米的院子,被他们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很是温馨。

    四个月前,绿芜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闺女,现在已经不出去干活了,整天就在家里带孩子,一家三口儿乐乐呵呵的过日子,过得幸福着。

    见沈若兰来了,绿芜很开心,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周正就让她俩聊着,他去买菜做饭,沈若兰见周正对绿芜这么好,心里也十分欣慰,也很替绿芜感到高兴,只是还有那么多姐妹都没有着落呢,真希望他们也都能像绿芜一样,能找到一个知疼知热,可以依靠一生的人。

    两人聊了一会儿,聊到了那些姑娘们的身上,绿芜给她说了一个重大的消息,这个消息跟玉奴有关,是关于玉奴爹娘的。

    原来,玉奴的娘家出了一件大事,前几天的时候,玉奴舅舅家的女儿成亲,玉娘作为娘家人去送亲了,因为那姑娘嫁的远,玉奴娘在外甥女儿家住了一宿,结果第二天回来时,发现玉奴爹和他那两个儿子都被炕洞子熏死了(一氧化碳中毒)。

    玉娘吓坏了,哭着喊着去报了官,官府过来验看后,申由甲这个女婿帮着准备了棺椁,把他们爷仨拉到坟场烧埋了……

    “如今她娘已经搬离了那座院子,玉奴原是想叫她娘搬过去跟他们一起住的,但是玉奴娘不肯,就先搬到玉奴舅舅家暂住去了,哎真是可怜,一家子刚团圆就遭了这种事,她娘还真是个命苦的呀……”

    绿芜唏嘘不已,沈若兰低下头,没有回应她的叹息。

    根据她做警察多年的经验,觉得玉奴爹的死没那么简单,十有**是人为的,而这个人,正是玉奴娘。

    玉奴娘深恨玉奴爹当年宠妾灭妻,那么无情的对待她们娘俩,更恨他现在竟然拿玉奴的过去威胁自己,为了玉奴,她不得不妥协,然而心中终究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便借着送外甥女出门子的由头,偷偷的将灶坑里的烟道堵死,这爷几个晚上睡觉烧炕时,不知不觉的就被烟给呛死了……

    杀人于无形,这个婶子还有几分本事!

    沈若兰在心中暗暗的给她点了个赞,虽然杀人这种事挺残忍的,而且那两个庶子也是无辜的,但是沈若兰一点儿都不觉得玉奴娘做错了,要不是玉奴爹狼心狗肺,冷血无情的抛妻弃子,宠妾灭妻,玉奴娘又怎么会决绝到这般地步?本来他抛妻弃子,宠妾灭妻已经禽兽不如了,现在竟还来跑到这里来拿玉奴的过去和未来幸福威胁玉奴娘,玉娘这么做,属于正当防卫,漂亮的反击,一点儿错都没有。

    至于那两个庶子,就只能怪他们没托生到好人家,没投胎着好爹娘罢了!

    他爹后娶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把玉奴拐卖的那位,现在还在青州府的大牢里,若是多年后她能活着从大牢里出来,发现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已经早不在人世,她该多痛苦啊?

    本来她生了三个孩子,除了被熏死的这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只是玉奴爹来吉州的路上盘缠用尽,被玉奴爹给卖了凑盘缠了,那个小丫头现在也不知流落到了哪里,只恐怕这辈子,她们母女都没有再相见之日了……

    一个抓尖儿卖乖惯了的女人,在大牢里消耗掉了十年的青春,还痛失了自己的三个孩子,对她来说是多么致命的打击呀?不过,沈若兰却一点儿都不同情她,她落到这般田地,要怪也怪她自己,谁让她当初造了那般深重的孽呢?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她落到这般田地,只能说是报应吧!

    ……

    此时,桃花村张家

    张大勇的媳妇儿坐在炕沿边儿,一边哄着小儿子一边跟婆婆闲话。

    “娘,听说沈若兰定的那个女婿到现在还没找着呢,你说是不是已经让人给杀死了呢?”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让人家给杀了,我听你舅舅说,这卧龙山里有一伙土匪,平时就藏在山里,然后派出喽啰四处打听附近谁家有钱,等打听到了,就趁着晚上上谁家去打劫去,沈若兰找的这个男人是个有钱的,还得得嗖嗖的住在山里,这不是上赶子让人家宰吗?这下好了,钱也没了,小命儿也没了,看她还得不得瑟了!”崔氏幸灾乐祸的说道。

    最近,关于山里住着一伙土匪的传闻传的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睛的。大伙一致认为,沈若兰的未婚夫就是被那伙土匪给劫杀了,据说那会儿土匪是一伙极其残忍,不光劫杀了沈若兰的未婚夫,前几天还虐杀死过好几个女人,把那几个女的挑断手筋脚筋,随意的扔进深山里,被几个猎户发现时,都已经被野兽给啃的不成样子了……

    所以,就更进一步的证实了这山里有土匪,现在大伙吓得都不敢进山去了,连附近村庄的猎户们也都纷纷改了行,要么到沈若兰家的作坊去干活,要么就凑钱买辆马车,帮沈家往外拉东西。

    沈若兰家现在每天出货量很大,需要大量的车马来往外运输,本村和附近村庄的车马都在为她家服务,但是仍然不够用,不得不高价雇佣镇上车行里的车子拉货,很多村民从中看到了商机,就凑钱买车买马,为沈家拉货,也能狠狠的赚上一笔!

    张大勇媳妇儿倒是没有幸灾乐祸,而是盘算着说,“沈若兰的未婚夫没了,她这不又成没主儿的女人了吗?你说,咱们家二勇要是回来了,他俩还能不能到一起了?”

    “呸,你想啥呢?从前她没跟别的男人订婚时我都不愿意要她,现在她都成望门寡了,还想进咱们老张家的家门儿?你脑袋让驴给踢了吧?”崔氏不是好声的训道。

    张金凤也在一边加纲,“大嫂,你从前不是最看不上沈兰丫吗?咋现在还帮她说话了呢?是不是她给你啥好处了?”

    话音一落,崔氏立刻严厉的盯着自己的大儿媳妇儿,像是她真得了沈若兰的什么好处似的。

    张大勇媳妇翻了个白眼儿,对这娘俩的逻辑简直是无语了。

    “人家能给我啥好处啊?人家现在还愁找不着好男人吗?咱们家二勇啥时候回来还不知道呢,你当人家傻呀,还愿意等他。”

    “那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张金凤歪着脖子问道。

    李氏说,“我这不就是寻思沈若兰把作坊弄的这么大叱,听说每天都能赚上百八十两银子,这要是成了咱们家媳妇儿,咱们家不就发财了吗?三勇想进县城的那个什么书院指定就能进去,金凤要是有一套像样的嫁妆也肯定能找到好男人,我爹和大勇他们也不用年年辛辛苦苦的出去卖花生米了,守家待地的在家过日子,多好啊!”李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从前,她确实反对沈若兰进门,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她已经听说了沈若兰家的作坊是如何如何的赚钱,沈家又是如何如何的日进斗金,听得她又是羡慕又是眼红的,心想着沈若兰要是嫁到张家,跟她就是妯娌了,她好歹也能跟着借点光不是?要是把她溜须好了,就不是借点小光的事儿了,说不定就能从此大富大贵,平步青云呢!

    所以,她现在不仅不排斥沈若兰嫁到张家,还一门心思的盼着沈若兰能嫁到张家来呢。

    崔氏却不是那么想的,她撇撇嘴,“做你的春秋大梦吧,那个死丫头邪乎着呢,就算嫁到咱们家来了,你也别指着能占到她一文钱的便宜,倒给咱们添堵,我可不想要这样的儿媳妇。”

    张其凤也认为沈若兰嫁进来对她没啥好处,不管她咋有钱,都断不肯往自己身上花上一文的,所以这样的嫂子不要也罢。

    不过,大嫂刚才有一句话倒是说到她心里去了,那就是——她要是有一套像样的嫁妆的话,肯定就会有好男人愿意娶她了!

    “娘,我爹他们啥时候能回来呀?今年能挣多少钱啊?”

    崔氏一听张金凤跟她打听钱,顿时警铃大作,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说,“姑娘蛋子家家的,打听这些干啥?家里挣多少钱那都是你哥和你弟弟的,跟你没关系,你少打听。”

    张金凤撇撇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行,我不问,我也不嫁了,就在家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天天吃你们的喝你们的穿你们的住你们的,你们最好能养我一辈子!”

    “美的你?”

    崔氏骂道“别做梦了,我都想好了,等你爹回来就给你定门亲事早点把你嫁出去,这回我们俩给你做主,可不能再由你说了算了,依着你挑三拣四的,这一辈子都别想嫁出去了,眼瞅着就成老姑娘了,人家不挑你就不错了,你还挑人家呢?”

    “我挑人家咋了?我凭啥就不能挑人家?我不管,反正我不相中的就不嫁,你们要是舍不得那点儿嫁妆,就养我一辈子,哪多哪儿少你个人掂量去吧。”

    “美出你大鼻涕泡儿了呢,还养你一辈子?你咋就这么敢想呢,我就跟你交代老底儿吧,这回我跟你爹帮你挑中的人儿,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要是不嫁就给我滚出家去,愿意上哪儿上哪儿,从此就别认我这个娘,我也不认你这个闺女。”

    “凭啥呀?你咋能这样呢?我跟大哥二哥和三勇一样,也都是你生的呀?你凭啥这么不待见我?”

    “就凭你是丫头片子,不是我们老张家的人……”

    “丫头片子咋了?沈兰丫还是丫头片子呢,不照样给老沈家挣出一份家私来!”

    “你能跟沈兰丫比?你要是能赶上人家的脚丫泥,也早就嫁出去了,何必还撅在家里当老闺女……”

    娘俩你一言我一语的锵锵起来,李氏一看这样,就知道跟她们商量这事儿等于对牛弹琴,索性闭了嘴,带着两个孩子回自己屋去了。

    她们两个愿意锵锵就让她们锵锵去吧,没一个好玩意儿,打一块堆儿去才好呢,打死一个少一个,不管打死谁,她都乐意!

    不过,这娘俩的战争并没有按李氏想象的来,张金凤的战斗力低于崔氏,最后这场战争以张金凤被崔氏给骂哭了,张着大嘴嚎着跑出家门而告终了!

    这种戏码在张家经常上演,已经不足为奇,连村里人都懒得看热闹了,有那看热闹的功夫,到沈家作坊去多干点活,多挣点钱,也比看她们娘俩耍狗坨子强!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3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