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沈若梅的婚姻生活
    沈若梅满心欢喜的坐在轿子里,偷偷的从轿帘往外看,见街上的百姓们都纷纷驻足往她这边看,还以为是别人羡慕她能嫁到大户人家去呢,不由得更加得意,嘴角上扬的幅度也更大,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虽然她是嫁过去做妾室的,但她嫁的可是吉州的首富,而且还是个年轻的公子,这么大的福气,也就只有她这种年轻貌美的女子才配享受吧,像街上那些摆摊儿货卖的丑女人,就只配嫁穷汉子,吃苦受穷的受一辈子罪吧,谁让她们长的丑,不受男人待见呢?

    她喜滋滋的摸摸自己的脸蛋儿,心里美的不行,李大官人在街上一眼行中看,又花了那么多聘礼把她娶回家,一定很中意自己吧?她也一定要好好的争口气,争取早点儿生出儿子,把他那个夫人给压下去,最好是能取而代之,那她可就美死了!

    她坐在轿子里做着美梦,做着坐着,轿子停下了。

    “到了!”外面有人吆喝了一声。

    这时,一个婆子上前掀开轿帘,笑眯眯的对沈若梅说,“沈姨娘,到了,请下轿吧。”

    沈若梅赶紧看了一眼,就怕像上次嫁小丁公子似的被糊弄了去。见眼前的确实是李家的府邸角门儿,这才放下心来,扶着丫头的手走出了轿子。

    出来的瞬间,婆子把一个盖头蒙在她的头上,嘴里说着吉利话,扶着她进了角门去。

    大户人家的规矩,妾室和姨娘都不能走正门儿,沈若梅是妾,自然也得走角门了。进去没走多久,被带入到了一所院子里,沈若梅蒙着盖头,没看清院子怎么样?只觉得院子挺大的,走了半天才走进屋。

    进屋后,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屋里暖融融的,还有淡淡的香味儿。沈若梅被领到一个榻前坐下了,就听那个婆子说,“沈姨娘先歇歇吧,等晚上时大官人就能过来看你,老身先下去了,您有什么事就只管吩咐丫头,让她们去做就是。”

    婆子嘱咐完,就到夫人的院子去交差了,婆子一走,沈若梅就迫不及待的揭开盖头打量起她的新房来。

    新房装饰的很是奢华精致,窗户上和家具上贴着大红的喜字,窗台上还摆着一对婴儿手臂粗细的花烛,地中间的雕花桌子上摆着一对儿酒杯和一壶酒,留着给他们喝交杯酒预备的,榻上也铺着大红的鸳鸯锦被,还挂着鲜红的百子帐,整个洞房里红彤彤的一片,充满里喜气。

    沈若梅真真是满意极了,上回嫁给小丁公子那个混蛋王八羔子时,他那样敷衍自己,想想她都觉得委屈,这下子好了,她总算有个像样的婚房,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沈若梅站起来,这儿摸摸,那儿看看的,稀罕的不得了,只觉得这屋里那儿那儿都好,她什么都中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没在这儿,要是他这会儿在洞房里陪着自己,那该有多完美啊?

    不过,婆子说他晚上会来,那她就老老实实的等着吧,他是吉州城的首富,做大事的人,每天一定有很多事做,不能总在后院儿也是常理。

    于是,沈若梅怀着激动而又欣喜的心情,坐在新房里静等着她的新婚丈夫,为了给新丈夫留个好印象,整整一天,她都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就怕赶在他来的时候她要出恭或者放水,影响到他对她的美好印象!

    饥肠辘辘的从晌午一直等到晚上掌灯时分,李大官人一直都没有来,甚至也没打发人过来说一声为啥没来,开始时沈若梅还算能沉得住气,可等到烛台上的蜡烛燃了一半儿后,她就坐不住了,不停的打发丫头出去看他来了没有。

    两个丫头流水般的出去看了一趟又一趟,直等到戍时末,李大官人还是没有来!。

    沈若梅慌了,一颗心也七上八下的,她带着两个丫头站在大门口引颈张望着,怎么回事儿啊?他不会是不来了吧?不能啊?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无论如何他也该过来的啊?

    再说,他不是喜欢自己吗?不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吗?还特意请媒人花重金把自己聘娶进来,怎么可能一娶进来就丢到一边了呢?

    忐忑间,一个时辰又过去了,未时的梆子也敲响了,一个丫头忍不住劝道,“沈姨娘,都这么晚了,大官人许是有事来不了了,您还是先歇着吧。”

    沈若梅正因为李大官人不来闹心呢,听到丫头在旁聒噪,心里更烦了,反手‘啪’的一个大嘴巴,厉声骂道,“你个多嘴的骚比,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我歇不歇的关你屁事儿?是不是指着等我睡下了你好偷懒去?”

    丫头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大嘴巴,还被指着鼻子骂了个狗血喷头,一时间捂着腮帮子,委屈的直掉眼泪。

    沈若梅这会儿正闹心呢,见丫头哭了,气得赶上去又甩了她好几个大嘴巴,嘴里骂道,“你个贱货,骚比,我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哭?存心想让我晦气吗?还不给我滚到院子里跪着去,我不叫你不许起来!”

    丫头也不敢反驳,只好去院子里跪着去了……

    沈若梅见这么晚了,只道是李大官人不能来了,赌气带着另一个丫头回去睡了。

    刚要睡着时,忽然身上一沉,一股子酒味儿传入鼻息。

    她睁开眼,烛光下,看见一个容貌俊美的男子正压在她的身上,欲行不轨之事。

    见她醒来,男子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还带着几分轻薄的语气,说,“爷今儿有事,来晚了,先前冷落了你,这会儿给你补回来。”

    一听这话,就知道着男人是谁了。

    沈若梅看着容貌俊美的男人,不觉又惊又喜,幸福得像要飘到云间似的,只觉得自己赚到了,狠狠的赚到了!

    及至男人把她的衣裳都脱了去,摆好姿势要做时,她才一下想起娘教她的事。

    她急忙说,“爷先等下,人家还没有洗身子哩!”她羞答答的说道。

    男人大概有洁癖,虽然如箭在弦,但是听到她还没有洗,放果断的放开手,催促道:“快去,爷等着你!”

    “嗯!”沈若梅点点头,娇羞的起身,披了一件褙子赶紧下地去了。

    其实她哪是要洗什么身子啊,她老娘给她的一块儿鸽子血被她藏在外面冻着呢,这会子需得用上了。

    起身后,她吩咐剩下的那个丫头去给她准备水,自己则急急忙忙的推门走了出去。

    一到外面,见之前罚跪的那个丫头子还跪在那儿呢,已经冻得缩成一团,眼看着就跪不住了。

    沈若梅快速的找到那块鸽子血,冲那个丫头斥道,“小贱人,这次念你是第一次犯错,这回姑且饶了你,下回要是再敢惹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滚起来吧!”

    已经被冻木了的小丫头听到这话,哆哆嗦嗦的起了身,颤颤巍巍的向她福了福身,几乎站立不稳。

    沈若梅才不管她站稳站不稳呢,攥着鸽子血快速的又回到屋里,这外面太冷的,她就只披了一件褙子就出去了,差点儿冻掉她一层皮。

    回到净室,丫头已经给她准备好热水了,她匆匆地澡牝,把鸽子血送了进去,又急急忙忙的回了屋里,准备和她的新郎官共度**。

    然而,当她满心欢喜的爬上榻,却看到男人已经睡着了,似乎还睡得很香,浅浅的打着鼾。

    沈若梅傻眼了,她啥都准备好了,他却睡着了,那她不就白准备了吗?最重要的是,等里面鸽子血在里面化了,流出来了,他半夜或者明天要睡她,叫她拿啥出血?拿啥装处子啊?

    想到这儿,她哆嗦了一下,只好厚着脸皮去叫他。

    “爷,爷,醒醒啊,人家洗好了呢!”

    回答她的,是他匀称的鼾声。

    沈若梅不甘心,又叫了几声,李大官人终于被叫醒了,只是早没了刚才的兴致,他迷迷糊糊的说:“先睡觉,明天再干啊!”

    说完也不管她什么感受,一翻身后背对着她,又沉沉的睡去了。

    沈若梅欲哭无泪,想要再叫,又怕他嫌自己主动,瞧不起她,不叫的话,里面的鸽子血马上就要化了啊!

    纠结了一番后,她还是没敢叫,就只好又悄悄的下地,把两个丫头打发回去睡了,趁着没人儿自己跑到净房里,又抠又挖的,把那块已经化了一半儿的冰冻鸽子血拿出来,包好后又出去一趟,藏在了院子里冻上了,后又折回到净室里去洗,把血迹去,血水也倒了,折腾到半夜才又回到榻上,精疲力尽的睡了……

    第二天醒来时,男人已经走了,丫头告诉他,爷有事先走了,不忍打搅她,所以就没叫她,让她继续睡,睡到自然醒!

    沈若梅听了,只道是男人疼她,心里边儿还甜滋滋的,美的不得了。

    起床梳妆完毕,一个丫头告诉她,爷交代过了,夫人这几天身子不爽利,不见客,故不用她去夫人那边拜见请安了。

    沈若梅巴不得不去呢,她可不是能伏低做小的性子,要是叫她去向夫人行执妾礼,她还真怕自己会因为嫉妒跟那个夫人怼起来呢,毕竟她现在还没有取代她,还只是个妾室,要是真怼起来,肯定会对她不利的,可她又怕自己压不住自己的性子,还好,夫人病了,不用去拜见她了,真真是好极了!

    早饭时,厨房送来了丰盛的早餐:熬的稠稠的紫米粥,包的像玫瑰花一样好看的小花卷儿,四样馅儿的包子,五六碟腌制的小咸菜,还有一碗建莲红枣汤。

    沈若梅看到这般精致的早餐,打量着自己豪华气派的新房,再看看小心翼翼服侍自己的两个丫头,越发觉得自己是嫁对了,现在,她总算是过上自己穿金戴银,呼奴唤婢的日子了,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呢。

    这会儿,要是死兰丫或者靠山屯儿那些瞧不起她的死老娘们们能看到她现在的生活状态该有多好啊!

    还有镇上丁掌柜两口子,区区一个棺材铺的掌柜,有什么了不起的,过去,她也是瞎了眼了,才会挣命似的想进他们家吧,现在,她真穿戴整齐了,坐着带有李家标记的马车,带着金奴银婢,上他们跟前转悠一圈去,让他们看看自己现在有多体面,多威风,吓死他们!

    还有牛家村那些嫖过她、不拿她当人的畜生们,她好想带着李家的家丁和护院们杀过去,去把那些畜生都绑起来往死里打,让他们都跪在她的脚下,为他们之前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至于牛奎那个畜生,就直接从大牢里捞出来凌迟处死,他老娘也不是好东西,就是她撺掇牛奎卖她的,害得她差点儿过了好几个月生不如死的日子,她真想把她也送到下等窑子里去,让她也尝尝被人糟蹋的滋味儿。

    要是大伙儿都嫌她老,没人要她的话,她可以拿钱倒贴,只要谁上那老猪狗一次,她就给谁五文钱,五文不行就十文,再不行就二十文,反正她有一千两银子呢,足够把那个老东西弄死了……

    沈若梅一遍想着,脸上不知不觉的露出了解恨的表情。

    她觉得,只要大官人宠着她,她的这些愿望迟早都能实现的!

    当然,前提是她一定得把大官人伺候好,拢住了,一定要让他死心塌地的稀罕上自己。

    对于自己的魅力,沈若梅还是很有自信的,在她看来,想把男人迷住,就只有多在榻上使劲儿,因为她从前的那些男人都是为了炕上那点儿事儿才找她的,她也就理所当然的认为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了,所以也做好了准备,一定要加把劲儿,把她的男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再也离不开她…。

    当天晚上,李大官人又来了,沈若梅赶紧借着澡牝的借口溜出去,把剩下那块儿冻鸽子血塞进去,随后就赶紧回来了。

    本以为他很快就能跟她成就好事呢,到时候也就水到渠成了。谁知他今儿不知怎么了,躺下后没跟她亲热,反倒悠闲的跟她聊起天儿来。先问她喜欢吃什么?穿什么?家中还有什么人?又有什么兴趣爱好等等?啰啰嗦嗦的说一大堆,把沈若梅都要急死了。

    她都感受到里面的鸽子血在慢慢的融化呢,再不做就来不及了。

    情急之下,她顾不上矜持了,故意靠过去跟他挨挨擦擦的,想挑起他的浴火,好跟他玉成好事。

    谁知他竟毫不理会,像是没感受到她的挑逗似的,依旧兴跟她聊着那些没用的废话。

    渐渐的,沈若梅感受到里面的冻鸽子彻底血融化了,都缓缓的淌出来了。

    她暗道一声不好,急得差点儿哭了。

    现在都这样了,她只能诈称自己来月事了,不然也没法解释啊!

    李大官人听闻她忽然来了月事,就起身穿衣走了。古人对女人的月信很忌讳,认为是不干净的东西,若沾染了定会倒霉的,所以这位也走了也属正常。

    他是没事人似的走了,可苦了沈若梅了,她明明没有来月信,却不得不装作有月信的样子,在未来的几天里,不仅不能跟大官人颠鸾倒凤了,还必须得弄出些血来。否则万一被这两个伺候她的丫头察觉出她是假来月信,肯定会禀告给大官人知道的,她们可是大官人派给她的人,绝对会忠于他。

    若是大官人追究她为啥诈称来月事,定会追究今儿这些血的来源,细究之下,她从前的那些脏事儿肯定会被人发现的,以大官人这般尊贵的身份,怎会娶一个不贞的女人?若知道她不是处子之身,还想要骗他,大官人肯定会厌弃她的,说不定还会重重的责罚她呢,那她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为了掩盖真相,也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富贵荣华,沈若梅别无选择,只好偷偷的给自己放血,用她的鲜血把月事带染红了,装成经血,掩人耳目。

    经血量大,一个正常的女子一天一条月事带是不够的,至少得两条到三条,为了不被人发现,沈若梅决定每天都弄出两条来。

    从前的她,手割个小口子都得又喊又叫的咋呼半天,但是现在为了保住她的富贵荣华,不得不偷偷的拿刀子割自己,为了不留疤,她不能往深了割,不往深了割出血量还不够大,没办法,她就只好在身上割很多浅浅的小口子,从这些小口子里往外挤血,这样既够把月事带染红,又不用担心会留疤。

    一连两天,沈若梅都是在‘痛不欲生’中度过的,拿刀子割自己挤血的滋味儿实在是太疼、太恐怖了,简直就是受酷刑一般,疼得她都要崩溃了,要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她肯定不会这样做的,而且,大量的血流失,也让她变得非常虚弱,连着两天都没出门,因为她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她也趁机偷偷存了点儿血,冻在了院子的某个角落,留着大官人来过夜时用,这也算是她的血没白流吧。

    三天后,她的“经期”终于过去了,沈若梅的身上大大小小的多了好几个口子,第一天割的那些口子已经结痂,后两天割的虽然已经不再出血,但是伤口凝聚的血巧板还没有结成硬硬的痂,一碰起来还疼呢。

    终于送走了‘月事’,沈若梅长长的舒了口气,她打算等过几天身上的伤口脱痂了再让大官人上她这儿来睡,免得被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伤。

    再有,这段时间失血过多,她一点儿劲儿都没有,也没力气伺候他了。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月事”结束的当天他就过来了,还是下午时过来的,而且似乎兴致还很高,不仅带着一瓶花雕酒过来的,还带了许多吃食,看起来想跟她饮酒作乐吧。

    看到他兴致这么高,沈若梅也不敢扫他的兴,毕竟她只是个以色侍人的妾室,生死荣辱都掌控在这个男人的手里,既然他兴冲冲的来了,她总不能把人往外推吧。

    沈若梅不敢拒绝,少不得得打叠起精神相陪,只是心里暗暗想着,待会儿跟他睡时小心些,不能让他看见自己身上的那些伤口…。

    李大官人今天的兴致确实不错,进屋后就叫人烫酒热菜,准备跟沈若梅畅饮一番。

    都是现成的酒菜,只需热一热就好,不多时,酒菜齐备,李大官人拉着沈若梅喝起来。

    沈若梅很少喝酒,酒量很差,没喝几杯就醉了。

    李大官人也有点儿喝多了,在酒精的作用下,有点儿不安分起来,他把沈若梅叫过来,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好在一起狎昵。

    沈若梅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抱在怀里,也美的云里雾里的,正狎昵着,李大官人忽然在沈若梅的身上嗅了嗅,皱着眉头说,“你且先去洗个澡吧,好好洗洗!”

    这是嫌弃她身上有味道了,这话说得沈若梅一下子脸红了,酒也醒了一半儿。

    做为一个女人,被自己的男人嫌弃脏,那是一件多难堪的事儿啊?何况他们还不是老夫老妻,而是新婚燕尔,被男人嫌弃了,简直太没面子了。

    她面红耳赤的起了身,跟两个丫头去净室里洗澡去了。

    进去时才发现,里面的洗澡水早就备好了,上面还飘着一层花瓣呢。

    沈若梅怕自己身上的伤口被两个丫头看见,就把她们赶了出去,自己飞快的脱了衣裳,进入到了浴桶里。

    刚进去,身上那些还没长好的伤口瞬间痛得如火烧一般,剧烈的疼痛让她瞬间失去了理智,她杀猪似的尖叫起来,“啊——”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差点儿把房盖儿抬起来,不光把两个丫头给招来了,把李大官人也给招来了,他们几个几乎同时闯进净室,一进门就看见了沈若梅表情扭曲的从浴桶里跳出来,一边尖叫着一边在地上乱蹦。

    “沈姨娘,您这是怎么了?”

    两个丫头奔过去,大惊小怪的喊起来。

    “啊,疼啊,好疼啊——”

    沈若梅痛到炸裂了,她万万没想到这洗澡水会让她疼的生不如死,这那里是洗澡水啊,简直就是辣椒水或者盐水,那水沾到她的伤口上,立刻痛得她产生了要被痛死的感觉,连伤口都顾不上掩饰了。

    “你身上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男人没管沈若梅为啥会疼,也没管她是否要被疼死,只盯着沈若梅胳膊上的一道道的细小的伤口,冷声发问。

    低沉的一声问,让沈若梅的理智渐渐回笼,她慌忙的掩住胳膊,可是那一道道伤痕早就落到了人家的眼里,又岂是她现在可以隐藏的住的。

    “说,这是怎么回事?你的胳膊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

    看到人民遮遮掩掩的样子,男人的语气更加严厉了。

    此刻,沈若梅身上的痛意渐渐止住了,只是恐惧又攫住了她的心,她嘎巴着嘴,该怎么解释胳膊上这些细细浅浅的伤痕呢?

    “我……我,不小心划的……”她磕磕巴巴的解释了一句。

    男人冷笑一声大步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将胳膊上的伤口送到她的眼前,冷声说,“一下子划出这么多伤口,你还真本事啊?来,你再划一个给爷看看?”

    他讥讽的说着,眼中早就没了刚才跟她狎昵时的亲热,那森凉的语气,嘲讽的眼神,不像是在跟自己的女人说话,倒像是再审贼问案似的。

    沈若梅心虚的低下头去,沉默不语,这会子,她真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了,只想自己快点昏过去,兴许昏过去他就不会再追问了吧!

    ------题外话------

    谢谢

    送了1朵鲜花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7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沈若梅幸福的婚姻生活正式开启,这只是餐前的开胃小菜,后面会给她加大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